第708章

“我觉得也是。”

“公主给他洒一点童话的血吧”林潇说。

“我知道了。”

“真好吃啊。”

“是吗,太好了呢”

“好,长发姑娘,的确是天使。”

“那么长发妹妹和我们一起走吗、”公主说。

‘看起来很哈藕池。’“原因不明,但是更加亲近了。”

“她似乎愿意和我们一起走。”

“那我们就出发吧。”

“算了无所谓。”

“好,长发妹妹我们一起”

“啊,长发妹妹没有衣服。”

“嗯,什么?”

“要是让她这样跟我们走实在很难为情啊。”林潇说。

“好,先回去吧。”

“原来如此,这次这么快就找到天使了。”

“最近运气真不错。我好感动。”

“用着哈梅尔的伙伴又增加我也很感动、。”

“不过也有坏消息,昂梦魔有出现了”

“你说的是毁灭黎明的那个。”

“是的。”

“原如此,它逃到了哪里啊。”

“他逃想区域内部了。如果我们继续探索,很有可能再次遭遇。”

“久等了。”

“我给长发妹妹带来了东西。”

“嗯,长发姑娘在打扮以后很漂亮。”

“差点哦”

“哦,好多人。”长发姑娘说。

“啊,公主。”

“长发姑娘这身衣服很适合你。”

“哎嘿嘿,那个长发姑娘可以问你几句有关那个神秘梦魔的问题吗?”林潇说。

“就是之前和你战斗的那个怪物”

“那家伙最近才来,非常胸包。”

“就是他,继续说吧长发姑娘、”

‘其实原来还有另外一个讨厌的家伙、’

“就是原本那个区域的梦魔怪物。”

‘是的,但是新来的那个家伙更强,长发总是遇到危险’

“它将自已之外的东西全部杀死了,非常凶残。”

‘’是吗,你真是受苦了,现在已经没事情了。

“原来如此,在和黎明一样,将眼前所有活物杀死。”

“梦魔和核心链接在一起,一般来说不会离开。”

“因为依靠黑心等于不死。”

“那个梦魔却前往别的区域到底为什么?”

“莫非那个梦魔是史莱克。”

“史莱克是最强级别的梦魔。”林潇说。

“最强什么,难道比我还要强。”

“至少不是我们现在可以对付的。”

“我对史莱克也有所耳闻。”

“毕竟是早起残忍杀害早起成员的。”

“它的战斗力和参宝行让人害怕。”

“当时幸存的只有老爹。”

“非常相似。”

“看来那个梦魔却是有难以估计的力量。”

‘那样的怪物竟然在自由活动,真是太可怕了。’

“别担心,我会全力保护这个地方。”

“可是面对那样的毒死后我们可以做到多少呢。”

‘笨蛋这种时候怎么可以说让人不安的话。’

“我们人类自始至终都处于劣势但至少不要在精神上认输。”

“所以说这种时候就该说积极的话。”

“那么我向进一步了解新伙伴长发妹妹”

“好啊,我一样。”林潇说。

“嗯,怎么了怎么了。”

“长发妹妹你出神地方是。”

“不知道,刚有意识就在哪了。”

“真是意料之外的回答。”

“哪你平时都吃什么。、”

“吃什么?嗯就是那个啊。”长发姑娘说。

“那个是什么啊。”

‘墙。’

“墙就是神域中的墙壁。”

“嗯,吃了那个。

“那东西可以吃?”

‘哎呀,味道不错的哦。’

“你也吃过啊。”

“还有童话,很好吃。”长发姑娘说。

“原来如此,我一直没想到。”

“这不是什么佩服的事情。”

‘却是这东西很甜,但总觉得有危险的味道。’

“啊哈哈,好高。”长发滚爱国说。

“爬上去很危险的哦。”杰克说。

“长发姑娘吧爬到他身上。”

“我喜欢这里。、”

“哦,小心点。”

“杰克似乎很开心,不管了。”

“就是啊,长发在努力生孩子。”

‘孩子?’锈钢输。

“我没听错吧。”

‘但是一直都不成功,长发要更加努力。’

“哦,实在无法理解。”林潇说。

“太厉害了。”

“下次再仔细问她吧。”

‘对了,林潇下次探索时要戴上长发妹妹吗?’公主说。

“这个让孩子们小的孩子一起去,未免有些可怜。”

“但是长发姑娘可以和那个梦魔对抗是个很强的战斗力。”

‘这倒也是,在这种情况,不可以拘泥于次。’

“那就带上她,请多指教了。”

‘终于找到了。’格利特说。“这样啊,总算可以和梦魔战斗了。”

“看核心守护者来了。”

“呜呜呜。”长发姑娘说。

“长发结界接下来会很危险,跟到我深厚。”

“大家互相资源突破吧。”林潇说。

“这也叫守护者,未免太可笑了”

‘同感一点没错。’

“但你已经很累吧哈梅尔。”

林潇说。

“算了就当你不累。”

“好将核心破坏掉。”

“这么一来我们就可以和这个区域的梦魔对抗了。”

“真期待和梦魔战斗那么久出发吧。”

‘长发姑娘哦们出发了。’

“好多血,真开心。”

“你在对童话的尸体做什么?”

“在反复刺它是在玩?”

“要不要一起一万,很有趣。”

‘不用了。’林潇说。

“长发妹妹不可以这样哦我们为了生存不得不啥死它。”

‘但是童话只是因为保护神域才攻击我们,双方都在求生。’

‘战斗时无法避免的,但在战斗解释后不要破坏他们。’

‘刺来辞去多麻烦,一把火烧掉。’

‘要确认生命是否消失必须这样。’

“你们完全没明白公主的意思。”

“长发妹妹你要对生命环保敬意。”

“嗯死掉以后不可以蚕丝哈=”

“知道了,长发以后不刺死掉的孩子。”

‘被摸头头喜欢。’长发姑娘说。

“啊,长发妹妹哈不容一的头发,而且还有细小的东西。”

“哎,不会吧,不要。”长发姑娘说。

“必须洗干净。”

“原来如此,指挥这个。”

‘在这种只要使用手帕就可以了。’

“好啦,已经干净了。”

“真的吗,谢谢你公祖。”长发顾念说。

“头发要是不干净就不可以生孩子。”

‘所以真是太好了。’

‘孩子?’

‘你之前这么蜀国。’

“以为什么想要孩子?”

“不知道?”

“那个重点不咋这个,你的身体离这还早。”

“总之必须要让头发干净。”

“年级这么小孩生孩子而且要为了头发干净。”

“干净看不懂。”林潇说。

“她人难以理解的强迫思维和现在的长发姑娘完全相符合。”

“原来如此,那就没办法了。”公主说。

“想要让自已干净,干净和回归昂一样啊。”林潇说。

“那是谁,你该不会认为那个人比我还伟大。”

‘’放心比你厉害的人补充子啊。

这样啊,我果然是最引人注目的。“

“这边你也他们来个都算不上伟大。”

‘我还真好奇那个灰姑娘是谁。’

“灰姑娘是过去和我们在一起的天使,她总是充满自信,在意自已的容颜。”

“她在前不久和你们失散了?”哈梅尔说。

“不,灰姑娘在更久以前年纪还小就不明了。”

“在哪以后其他伙伴也离开了。”

“你们是去了很多?”

“嗯天使一下减少很多我非常安国哦。”

“太阳教团是什么?”

“这个啊。”公主说。

“更为先别聊天这些集中精神大白梦魔。”

“一直呆子啊这里可不是什么好主意。”

“这倒也是赶快去干掉梦魔。”

“长发妹妹不可以这么说的o哦。”

“真没办法,我们去讨伐梦魔吧。”格利特说。

“在这里。”

“更为我们一口气解决它。”

“那还用说看我收拾它。”

“不要随便离开我们哦。”

“呵呵呵呵。”

“那家伙不管怎么打都复原。”

“别担心我们将核心破坏了。”

“就是可以打败了。”哈梅尔说。

“可以干掉它了吗?”

“那个梦魔已经无法治疗自已了。”

‘话虽然如此但是它的攻击威力没有弱化。’格利特说。

“你说的对,他虽然不在是不可以战胜的强敌但也不是杂鱼。”

“长发姑娘还有更为不要大意。”

‘成功破坏了。’

“嗯,只要交给我轻功可以获胜。”

“可以打败这家伙了。”

‘继续这样配合尽快几百它吧。’格利特说。

“长发姑娘我们在努力一下就机油滤。”

“我会加油了。”

“好,大家一起上。”林潇说。

“终于打败他了。”公主说。

“打败了打败了。”

‘我们只要联手就天禧霞无敌。’

‘在面前梦魔如尘埃。’

“这样就探索完毕这个地方了。”林潇说。

“但还没有发信啊。”

“没发现什么。”

‘曾经在黎明的其他天使和博士我们如此品名一个人都没有’

‘放心吧公主。’

‘这里离的很远,所以大家都没有来。’

‘我们探索过的地方很多他们一定逃跑道别的地方了。’

‘既然还没有探索过的地方现在不是南沽偶读。’

“伙伴已经越来越多,不要闷闷不乐。”

‘说的对,谢谢大家。’

‘我们再去其他地方吧。’

‘话说回来这个真是。’

“公主总是偷偷哭呢,因为少了这么多。

我不想让它受苦了。”

小红帽和其他人一定还活着只要继续坚持一定找的道。

“你说的对我们不可以放弃。”

‘你重新燃烧起来了啊,公主我也不会落后、’

“新的天使不断增加,一切都好起来了。”

“根本美玉哦悲观的理由,更为我们继续努力吧。”

有人敲门这么晚。

“是我可以进去吗?”

“公主”林潇说。

s“晚上好林潇。”

‘晚上好公主这么个时间过来怎么了。’

“昂今天可以一起睡吗?”

“啊?”林潇说。

“可是这个,那个可以吗?”

“呵呵你也太慌张了,只是一起睡觉而已。”

‘说的也是呢,哈哈哈。’

“冷静下来了吗?”

“嗯,冷静了。”

“那么可以一起吗?”公主说。

‘’虽然感到很荣幸但是你有什么事情。

“没关系不愿回答没关系。”

‘你记得我之前的学氧化。’

‘嗯,是那个。’

“你当时和我说有需要可以找大家帮忙。”

‘所以我就来找你了。’公主说。

“找我?”林潇说。

“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紫瑶独处就不安如果和你在一起应该可以安然入睡了。”

‘是啊,和我一起就可以。’

“林潇,是不是让你很为难。”

“怎么可能,,能够和你一起睡觉实在是莫大的荣幸。”

“呵呵谢谢你林潇。”

‘姑且要这样。你

“我们也睡觉吧。”公主说。

“让人松口气但是真复杂。”

“林潇,只要握住你的手我就会非常安心。”公主说。

“是吗,非常荣幸。”林潇说。

睡不着根本不可能睡着啊。

真希望这样的时间永远持续下去。

“公主、”

公主的手在颤抖。

‘希望以后谁都不会死,这样的时光持续下去就好了。’

‘我也这么想着,要是可以让时间停止就好了。’

‘对啊,公主都说。’

“林潇,千万不要离开我啊。”

“放心吧我不会死,要让公主孤身一人,还算什么王子。”

“所以你就放心睡吧。”

“嗯,晚安林潇。”公主说。

嗯我一定不会离开不会从你身边。

“这里是?”公主说。

“乎乎。”

‘想起来了昨天来这个房间了。’

“从睡脸来看,就是普通少女。”

“我的王子殿下,其实比任何人都有少女气息。”

“我喜欢我会想保护你一样保护我。”

“嗯。”林潇说。

“呵呵可爱的睡脸。”

公主说。

“林潇起来了吗?”

“怎么了杰克,还没哟起床时间啊。”

‘还没到?’

“都这么晚了?”

“糟糕不快点就吃到了要是迟到大家不知道怎么说。”

“谢谢你不叫我就麻烦了、。”

“不客气林潇。”杰克说。

“地赶快将布缠好,真是谢谢你了。”

‘有空吗?’林潇说。

“是林潇啊,抱歉如果没有急事就等一下。”

“嗯,知道了。”

“那么这些文件。”小树说。

“我有事情要你帮忙。”

“什么事情。”

“我要去买东西啊。”林潇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