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0章

“也就是说,归根到底灰姑娘产生压力的原因在于我们。”林潇说。“如果实现自动啊血狂化存在就不会这样啦。”

说动漫诶成,但这话从你嘴里说出来很奇怪。”

“真没礼貌,这单事情我还是懂的。”

“老爹虽然掌握了一些关于血狂化的事情,但并未彻底说明。”林潇说。

“所以不能轻易公开,是这样吧啊林潇。”

‘嗯,在没有杰克的血之泪的请,所以才会这样。’

“要是没有杰克的血,大家现在都无法聚在一起。”

“可是虽然将话说道这里而且理解了当中无奈,但还是会忍不住去想让我早点了解学髋骨哈。”

‘如果早点了解在爱丽丝陷入血狂化就可以采取合理方式了。’

“假设是没有任何意义的。”格利特时候。

“就算没有意义我也依然会想,如果当时采取正确的处理方式,我们就不会失去她了。”林潇说。

“当时只要了解血狂化就可以救人。”

“只要想到这里就会忍不住责怪自已。”

感觉已经将当时的无知归为罪孽了。

“说起来最近一直没遇到过那个神秘梦魔啊。”辉夜说。

“辉夜你想见到她妈?”

“怎么可以,永远遇不到才好呢。”

“希望不要再转弯的时候突然撞到她。”

“它是如此恐怖的敌人吗?”灰姑娘说。

“如果和它交战我们之中可能回有人牺牲。”

‘却是强的离谱。’

“但是说老实话,之前戒饭去被摧毁我还在想你们不在真是太好了。”

“如果连林潇和公主都祛了我就。”

“姐姐。”

也该说是不幸中的万幸。

“它和我们至今打败的梦魔不是一个几倍。”

‘是啊,哈不容请没有丝毫迟疑的破坏。’

“却是如此,我仅今天哦能过外表就可以看出来。”

“她那夸张大强自然不用多说,除此之外,我还有一种别的感觉只是不知道该如何表达。”

“你的感觉没有错误,它的行动特点和其它梦魔完全不同,是个相当特殊的个体。”

“是啊,普通的梦魔一般不会离开自已的底盘。”公主说。

“除了那个神秘梦魔我没有兼顾怄气他的。”

“对了林潇听说你们遇到它好几次一次都没有交战。”

“因为知道肯定不能赢而跑。”

“不对,天炮的不是我们,而是神秘梦魔。”林潇说。

“不知道哦啊为什么那个梦魔看到我们每次都会逃跑。”

“嗯。”睡美人说。

‘大概是因为看出我们很强。’

‘我饥觉得不是这样,真是和不可思议。’

“却是如此回转窑看到活物就破坏的在。”

“莫非我们有什么特别。”

“特别是说?”v

“要是找到就不用这么辛苦,”林潇说。

“但是我觉得这个可能是非常重要的问题,随便什么都好努力想想。”小红帽说。

“可是。”林潇说。

“就算想到那个肯,去找那个梦魔正式结果,也只是乱来的走法。”

“白雪也是这么想的。如果避开还是尽量避开尾号。”白雪说。

“怎么可以如此懦弱,它杀死爸爸和大家啊,你们难道不想报酬?”

“小红帽冷静一下。”

“抱歉我没有控制住情绪。”

“小红帽说的没除,如果可以想到可能。”

“有人看到那个神秘梦魔产生神秘想法。”

“又冥界有可怕。”

“长发竟然说梦魔可怕真是少见。”

“说起来吐字虽然少,但是。”

“却是那是类似即可的?”

“但完全没有可以交流的感觉。”

“要是可以和它交流的话。”

“那个梦魔逃跑之前是一种憎恨合体。”林潇说。

“但是在逃跑的时候沉重的感情却瞬间消失,不知道在想什么。”

“你竟然能够从中感受这么多、”

“但终归只是感觉就算你确信不疑也无法和我们证明。”

‘你这么说,倒也是没错。’

“在现阶段无需确实证据,哪怕只是一些细微情报,让大家都了解也很重要。”

“但我完全不憨梦魔的心情。”

“尤其是哪个梦魔我早晚要干掉它。”

“对了以后要是响起什么,就继续说给打击爱听,现在继续前进。”

“说的对一直这么讨论未免太危险。”

“好各位继续前进。”

“原来如此,黑心在这种地方啊。”

“林潇,这就会你说的那个核心。”

“嗯,只要将它破坏就可以解除梦魔的不死之身。”

“之前来的时候要是将它破坏掉就好了。”公主说。

“没办法公主我当时还不知道核心的秘密。”

“总之赶快破坏。”

“小红帽等一下那个地方有童话看守。”

“别碍事。”

“我不会输给你。”哈美人说。

“真是的哈梅尔也是。”

“没办法跟上她们。”

“似乎已经没有守护者了。”

“哼,它们只是在浪费时间吧。”

“小红帽真是太强了。”灰姑娘说。

“不愧是我的好对吼就是要这样才行。”

“这根本不算什么。”

“在新的敌人到啦之前赶紧破坏核心。”

“说的对小红帽看你的了。”

“那我就动手了。小红帽说。

“又是这种让人毛骨悚然的惨叫。”

“但愿可以让监狱塔再次升高””

这总突然的感觉是这个区域的梦魔。

因为黑心破坏而痛苦,昂梦魔已经走了。

“林潇,怎么了。”睡美人说。

“只是感觉梦魔在痛苦。”

“真的吗,不是你的错觉。”

“应该不是错觉。”

“因为只有林潇,可以听懂杰克的话。”

“是啊,林潇比其他人懂杰克那张那一理解的语言。”

“我想着也是他们住在一起的原因。”

‘职位说明只有林潇可以体会这个呢。’

“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感觉到。”

“只有你具备这个能力,真是一个谜团。”

“话说回来我没问呢天使本身不就是个谜团吗?”辉夜说。

“却是可以这么说。”

“血狂化这种现象跟不是普通人身上发生的。”

“说起来曾经我么拿过去聊起来没有父母的话题。”

“我没有对父母的记忆。”

‘却是没有这方面的明确记忆。’

‘长发,哈梅尔,还有格利特你们呢。’

‘父母?不知道哦啊你在说什么我一直一个如’

“我也没有父母身为超然炙热,自诞生那一刻,就背负勇者的宿命。”

“你一开始明明是魔王。”

“我也没有父母而哥哥是梦魔。”隔离体说。

“这么说大家都没有父母啊。”白雪说。

“至少从刚有一事的开始就是一个人。”

“刚有意识的时候,我当时又是怎么样?”

“是公主我从刚有意识的那个瞬间开始就只想见到公主。”林潇说。

“哈哈哈不愧是林潇。”小红帽说。

“太没礼貌了。”

“真是太过坚强了。”

‘长发也很喜欢公主,但还是输给林潇了。’长发说。

“啊哈哈,长发你的对手过于想打了。”

“但长发喜欢你们每一个人,这就足够了。”

“大家都是好孩子,姐姐很开心。”

“呵呵。”林潇说。

“太好了很久没有看到小红帽露出这样的笑容。”

“怎么了,格利特。”

‘没什么只是在想一点事情。’

“不说这个,我们可以继续前进喇叭。”

‘说的也是,,好各位继续前进。’

“白色暗雾出现了。灰姑娘说。

“总算现身了梦魔。”哈梅尔说。

“小红帽,注意冷静。”

“放心吧,我从来没有这么冷静过”

“长发也也一样,一起加油。”

“真不错,大家都斗志昂扬。”小红帽说。

“白雪在进入监狱塔之前,燃烧起来。”

“好了,那么我们继续前进。”林潇说。

‘走过这里到监狱塔了。’

‘前面是童话和梦魔的根据地。’

“我的愿望很快就可以实现了。”

‘但监狱塔正面守备力度,恐怕会相当强。’

“呢,我们之前去过的监狱塔后面不同,这里有很多敌人,小心前进。”

“尤其是小红帽,就算遇到梦魔也不要贸然冲上去。”

“我知道哦啊,都说过会努力保持冷静了。”

“嗯,怎么了公主。”

“我在想爱丽丝到底在哪儿。”

“我们之前探索过很多的符,至今没有见到爱丽丝。”林潇说。

“没事情的杰克,不用担心。”

“那个价iao爱丽丝你的人如果还活着,应该血狂化,在那种状态,就有可能来往各个区域。”

“我么年至今没有遇到只是碰巧没有遇到。”

“书偶读对爱丽丝一定生存在眸个地方。”

“我们虽然要进入监狱塔,但并不会越狱。”

“离开的时候一定要将大家一起带上。”哈美人说。

‘至于爱丽丝我们也会努力寻找,所以你不用的耐心,公主。’

“但爱丽丝酒精在哪儿。”

‘说不定离我们很近。’

‘总之一定要找到爱丽丝。’

“我在这里哦?》”

“刚才的声音是从哪儿来的。”林潇说。

“杰克你怎么了。”

“那是杰克的声音,杰克在哪儿。”

“你是?”

“竟然真的。”小红帽说。

“你们是。”

“爱丽丝。”林潇说。

“这么晚了,必须起今天灭有做奇怪的梦呢。”

“杰克呢?”

‘’对了,他今天在爱丽丝的房间。

“终于所有天使都找到了。”小树说。

“是的,终于找到爱丽丝小姐了。”

“你就是爱丽丝啊,总算见到你了。”

“虽然说初次见面但是已经是老彭哟经了。”

“那个你们是?”

“虽然没有建工面,但是记得我们的名字。”

“这生意”

““我们是牢房的令居。”

“当时真是谢谢你们了。”

“那真是太好了。”爱丽丝说。

“你们原来认识啊?”林潇说。

“虽然没有见过面,但也是有友情道”

“好棒的冲锋。”

“对了即可。”

“这个。”林潇说。

“他应该和你们一起来到这里了。”

“爱丽丝你拼镜一下做好心理准备。”林潇说。

“也就是说这个梦魔就是即可?”爱丽丝说。

“是的。”林潇说。

“怎么会这样。”爱丽丝说。

“杰克,你竟然变成了这样。”

“很痛苦吧。”

“对不起,我没有保护好你,杰克。”爱丽丝说。

“杰克可以和爱丽丝小姐正常交流。”

“即可可以抱抱我吗?”

“爱丽丝。”

“不管变成美食样子,你都不会忘记爱丽丝啊。”

而且不只是爱恋之情。

虽然指着弄振奋高安,原来是这样你对爱丽丝竟然如此。

“我可真是竟然当着大家的面。”

“你们继续拥抱我们并不在意。”辉夜说。

“是啊好不容易相近,怎么样子也好。”

‘你稍微含蓄一点吧。’小树说。

“少嗦,我是下网他们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你们不要吵架啊。”林潇说。

“杰克,谢谢,可以先放开我吗。”爱丽丝说。

“嗯。”杰克说。

“对了,爱丽丝你是怎么活到现在。”

‘当时陷入血狂化后来是怎么解除的。’

“解除血狂哈布我也很想知道办法。”格利特说。

“不知道。”爱丽丝说。

“和林潇你们走散以后的事情我一点都想不起来。”

“毕竟你当时处于那种情况。”

‘当我恢复意识的时候已经处在一个陌生地方。’

“突然清醒之后眼前陌生的景色让我不知所措。”

“但我找到必须回去,于是小心已死前进,最后终于找到了出口。”

“揍到外面我回头一看这才发现一件事情。”

“原来我之前在的地方是监狱塔。”

“你当时在监狱塔里面没有遇到童话吗?”白雪说。

“遇到过一些当时我觉得消息能躲藏就足够了。”

“原来如此,你努力掏出来了。”

“你当时的新勾当是在是。”

“我掏出来以后因为不认路到处走,随后就遇到了你们。”

“是这样啊”林潇说。

“虽然很想知道哦啊,但是你自已好像也不知道。”格利特说。

“那个我失去记忆以后发生了什么。”爱丽丝说。

“杰克遭遇了梦魔攻击到会你陷入血狂化。”林潇说。

“血狂化之前你们提到过那是什么。”

‘天使会陷入一名特殊状态。’公主说。

“一旦陷入就会失去理性,完全失控。”

‘所以当时就形成了梦魔,爱丽丝和我们三方混战的结局。’

‘最后导致大家失散了。’林潇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