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6章

“这前面是什么东西?”杰克说。

“不知道为何我好像见过这个。”

“果然有核心。”小红帽说。

“虽然这里给人的感觉和其他区域不太一样,不过真的有核心。”

“我的迷宫竟然有这种东西。”哈梅尔说。

“找到了就没办法了,真麻烦。”

‘在哪儿都不重要吧,找到核心就立刻破坏,就这么简单。’拇指说。

“守卫来了。”长发说。

“哎呀,来的好快。”格利特说。

“果然会这样。”白雪说。

“各位,打起精神来。”爱丽丝说。

“是啊,各位我们先动手。”

“破坏核心吧。”

“刚才的是神狱的叫声。”

“声音和平时不同。”杰克说。

“是因为在地下吗?”小红帽说。

“无所谓,反正这下可以打败梦魔了。”拇指说。

‘同感。’哈梅尔说。

“总之,最好不要大邑”爱丽丝说。

‘是啊,我们小心一点。’杰克说。

“梦魔不在应该就在附近。”长发说。

“我招呼一个过来,梦魔。”哈梅尔说。

突然变暗了。

“哦,出现了。”辉夜说。

“太突然了。”灰姑娘说。

“中计了。”睡美人说。

“我问你,你会说话吗?”格利特说。

看来不会呢。

“格利特现在不是这个时候啊。”

“哎呀,任何时候都要保持探索精神。”

“拇指,控制住梦魔,爱丽丝,格利特从俩边发动攻击,杰克负责支援三位前锋。”

“求之不得谁怕谁。”

“哈梅尔只要不乱来,随便你怎么做。”小红帽说。

“明白。”

开始了。“好对手变弱了。”爱丽丝说。

“唉,你这家伙给我站住,胆小鬼。”拇指说。

“胆小鬼居然逃跑。”长发说。

“梦魔。”

“逃跑了。”

“嗯。”睡美人说。

“哼,向来是怕了我的高强武艺。”

“话说回来,那个梦魔真奇怪。”

“和以往的梦魔相比,它的反应很特别。”

“然后我们该怎么办?”灰姑娘说。

“当然是去追了,各位追击敌人吧。”小红帽说。

“梦魔找到了。”长发说。

“费了我不少精神啊。”拇指说。

“类似了。”辉夜说。

“嗯。”睡美人说。

“啊哈哈,死心吧。”哈梅尔说。

“对手受了伤,各位千万要小心我们一口气做个了结。”

“来了。”爱丽丝说。

“成功了。”拇指说。

“好。”长发说。

梦魔虽然打到了,可这种无法解释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事情告一段落了。”

“嗯。”

“话说我们来到这么深的地方了吗?”灰姑娘说。

“回去感觉好辛苦。”

“啊,毕竟又是下楼又是上楼,走了不少路啊。”小红帽说。

“这里不可能是殿下,会是哪儿呢。”

“撞破那个墙壁应该可以去其它区域。”

“既然如此,那就让我。”哈梅尔说。

‘等等,这么做这里会崩塌的。’

‘这倒也是。’哈梅尔说。

“格利特怎么了、”

“这个区域有几个地方和其它区域不同。”

‘首先,只有这里有地下。’辉夜说。

“然后破坏核心的时候叫声和以往不同。”

‘再就是梦魔打到一半逃跑了。’拇指说。

“那是。”爱丽丝说。

“窗户。”睡美人说。

“还真是。”

“是啊,这就是窗户。”格利特说。

“虽然被埋在瓦砾之中,但应该是眸个建筑物立面吧。”白雪说。

“这就是更加搞不懂这里是哪儿了。”

“移动开这块铁板也许可以看到。”

“我帮你。”爱丽丝说。

“我也来。”

“好刺眼。”

“这是哪儿来的光芒。”

“天空,白色月亮。”

“那是监狱塔吧。”杰克说。

“嗯,而且这俩座塔几乎链接在一起。”

“到底怎么回事。”

‘感觉毛骨悚然。’灰姑娘说。

“这里好可怕啊。”长发说。

“嗯。”睡美人说。

“塔竟然链接在一起,神狱成长以后会发生这种事情。”

“这里酒精。”

“杰克,刚才移动开的铁板上面写着字。”

“这是车站标志牌,虽然上面休班很多。”

‘如果字体够大,还额可以认出来。”

这里莫非就是我们受在的神狱的外面?“格利特说。

“不会吧。”小红帽说。

“是啊,这种感觉,语气说是在外面,更像是在里面。”拇指说。

“这里就是神狱的外面,我不信。”爱丽丝说。

“这么诡异的地方,怎么看都不像是充满希望的样子。”爱丽丝说。

“去看看吧,各位。”林潇说。

“现在失望还太早,我们也不清楚前路。”

‘是啊,不去调查我们甚至于不知道那座塔是不是监狱塔。’格利特说。

“话是这么说。”灰姑娘说。“感觉会调查户更难以接受的事实。”

“真想将道路封印起来,当做没有看到。”辉夜说。

“你的心情我明白,但是这样子解决不了任务问题。”

“各位,出发吧。”爱丽丝说。

‘杰克说的没错,不去调查就什么都不知道。’

“是啊,反正都已经来了,也没有选择掉头的余地了。”小红帽说。

‘去了不就明白了吗,你们真叫人着急。’

“希望有个号的结果。”

“相信我们一定可以找到的。”

这种感觉是怎么回事好奇妙。

“好了,各位,我们走吧。”小红帽说。

“说不定有很多地方有这样的监狱塔。”

“既然找到了第二座。”

‘设计到底是怎么了。’小红帽说。

“也许已经没有地面了。”爱丽丝说。

“别乱说,不可以放弃希望。”

“但是调查结果是这样。”杰克说。

“杰克你有什么办法。”

“这个啊,我。”杰克说。

“谁。”

‘你是刚才的。’小红帽说。

“不要快跑、”梦魔说。

“我们追,杰克你来掩护。”

“站住。”

“逃到哪儿去了,围住它。”

“我去前面。”

“什么应变能力好强。”

“灰姑娘去堵住它的去路。”

“已经逃跑道这么远的地方,跑的好快。”小红帽说。

“追上了。”

“白雪睡睡,你们绕前面的路去阻拦。”

‘是拇指结界。’白雪说。

“以为可以掏出我的手掌心吗?”

“不,救命。”梦魔说。

“求饶,这只梦魔在打什么注意。”

“不这只梦魔好像真的在。”

‘废话少说,拿命来。’

‘等等,哈梅尔。’格利特说。

“干什么,格利特现在是精彩的时候。”

‘当然是让你助手这只梦魔样子不对劲。’

‘我也这么觉得。’林潇说。

“它又是逃命又是求饶不像是其他的梦魔。”

‘但是也不可以否定是梦魔的陷阱。’

‘既然它会说话,以它的智力,也许是讲我们故意从地下洞窟引来这里。’辉夜说。

“可是感觉它很害怕的样子,稍微问几句话怎么样。”杰克说。

‘我也对这只梦魔感兴趣,等我们问了以后再杀它不迟。’格利特说。

“好麻烦啊。”

“如果它有可疑动作的话就要排除。”

‘谢谢大家。’

“我问你,你为什么害怕。”

‘我不喜欢战斗。’梦魔说。

“你们打我,我只有逃跑。”

“如果我们不打你,你就不会做什么吗?”灰姑娘说。

“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梦魔。”

“我很久以前离开这里,闯进了你们那里,结果回不去了。”梦魔说。

‘这个地下却是太大了。’白雪说。

“在洞窟的时候我被童话攻击,人鱼公主救了我。”梦魔说

“你知道人鱼公主吗?”

“不,没什么。”

“她明明救了我,我却害怕的要死。”梦魔说。

“但是人鱼公主对我很好。”

“后来我们慢慢熟悉。”

“那个叫人鱼公主的一定很温柔。”

“嗯,可是我没有说过一句谢谢她就不见了。”梦魔说。

“所以我想要再见她一面说一句谢谢。”

“你们知道人鱼公主在哪儿。”

“问我们也不知道,那个人我们也不认识。”杰克说。

“你说很久以前,到底是多久以前。”

“人鱼公主在哪儿。”

‘人鱼公主她。’小红帽说:“被我杀死了。”

“小红帽小姐?”杰克说。

“那个时候我刚成为天使没多久在牢房区域遇到他,本来要保护他,但是她血狂化。”

‘发生血狂化就没办法了。’

‘但是现在又人来找她了,那就必须向它解释。’

‘虽然是这样,但是我杀了人鱼公主对这件事情我向你道歉。’小红帽说。

“你杀了她?”

“人鱼公主在哪儿?”

‘人鱼公主已经不再这个世界的。’

“骗人,让我见人鱼公主,我想见到她。”

‘我明白你很难过,但是我们也无能为力。’

“啊,等等。”林潇说。

“逃走了?”

“可能无法接受人鱼公主死掉的事实吧。”格利特说。

那个梦魔掉了什么东西。

“是麦克风。”

‘上面还有开关。’

“我们该怎么办?”

“它好像不会还人,不需要去追。”

‘说真的,我不想再折磨它了。’

“那个梦魔为什么珍重这个东西呢。”

‘啊,动了。’杰克说。

“怎么,杰克。”

“这是哪儿的记忆不知道多少记忆进入了脑海。”

“我没事情了,全部明白了,这其实就是我的记忆,这是上个世界的记忆。”

“现在的是林潇和公主。”

“杰克你认识麦克风里面的少女。”

“我认识,因为我本人也在场。”杰克说。

“在场?”

‘各位,去追林潇,追那个梦魔吧。’

‘杰克,你这是怎么了。’

“杰克一个人太危险,我们一起过去。”

‘找到了。’杰克说。

“不要过来。”

‘等等听我说。’

“如果人鱼公主死了,我要让她复活。”林潇说。

“我找到你要做什么毫无疑问林潇打算实现愿望。”

但是这那个东西是磨具,转生伪天营救。

“你快想起来是我杰克啊我生日现在是人类但是我和林潇你一起生活的杰克啊。”

“杰克,你在说什么、”白雪说。

“一起生活过?”爱丽丝说。

“妾身听不懂。”

‘怎么办,怎么做菜可以让你想起来。’

“不认识,杰克。”林潇说。

“总之不要来烦我。”

“总之不可以让魔具诞生,公主也许可以依靠别的办法复活听我说。”

“你怎么知道那个。”林潇说。

“我蜀国,我和你一起生活过。”杰克说。

“我也可以看到你那个时候做的梦。”

“不记得了,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林潇说。

“你想欺骗我吗?”

“没有我没有骗你这是wie了你和公主所以听我说。”

“不要阻碍我。”

“很危险快躲开杰克。”

“但是。”

“杰克,冷静点。”格利特说。

“我不明白你都知道了什么,但是现在不是武这些的”

“那个梦魔已经将我们当成敌人了。”

“走开。”

“早知道当初打到它了。”

‘等等各位。’林潇说。

“现在没时间听你解释林”

“即可我不明白什么情况,但是敌人攻击我们,我们只有应对。”爱丽丝说。

“各位,总之让这个梦魔安静下来。”

“很好我们占据了上风。”

‘坚持下去可以赢。’

“等等为,这个梦魔不是坏人,所以我们想象有没有不用战斗的办法。”林潇说。

“话虽然如此。”

“不要妨碍我。”

“对手还要打,我们不可以放弃。”

“结束了”哈梅尔说。

“抱歉,杰克,除此之外没有别的办法。”

“怎么会这样,林潇。”

“等等不对劲。”拇指说。

“没有消失。”

‘的确将它打垮了但是么渔鸥消失的痕迹。’

“难道我们将它其他地方当成本体了。”

“原来如此,本体在刚刚被破坏的地方下面。

‘那接下来才是本体。’

“出来了什么东西。”

“还没完,我还可以打。”林潇说。

“语言,变的和人类一样。”

‘而且外表也非常接近人类。’白雪说。

“嗯。”睡美人说。

“林潇。”

“看样子是了,虽然是敌人可志气值得表扬。”哈梅尔说。

“各位,这次一定是本体,一口气发动总攻。”

‘算了吧各位。’林潇说。

不行光靠这样没有办法。

有没有东西可以让林潇的记忆恢复。

很好,似乎有效果。

‘林潇,是我,我是杰克。’

“杰克。”

“对,是我。”

“难道他们真的认识。”拇指说。

“对不起,虽然说笔迹的可我竟然攻击你们。”林潇说。

“乜办法啊,林潇,毕竟这个世界你还是梦魔啊。”杰克说。

‘杰克,谢谢你唤醒了欧文的记忆。’

“我是梦魔吗?”林潇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