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7章

“牛金,你的包围已经被破,劝你早点撤退,不然你跑不了了。”

“林潇,俺老牛是被吓大的,你以为嗲这中美单兵马可以做什么。”

“干嘛,没看到我在对敌。

“我们后面被人偷袭了。”

“你是白痴吗,干嘛将我们的事情说的这么大声。”

“哼你们运气好,这次就到此为止。”

“纵然你救了我哦,我也不会感谢你。”马岱说。

“我也没有要你感谢,只是执行任务而已。”林潇说。

“你这家伙是什么态度,一场仗输成这样还有脸说。”杨兰说。

“将军果然是心太软了,当初跟随一起入蜀的马家,在这场战斗之后就已经所剩无几。”

“您还不明白吗?现在要复仇是最后的机会了。”

“等一下。”

“感谢将军多年来的照顾,西凉马家军,军魂不灭。”

糟糕,没想到马岱来这一手现在根本来不及阻止。

“没有这么容易。”

“林潇。”

“怎么会这样。”

“小人一时失手,无颜见将军。”

“马将军这样你就满足了,为了二十多年前的事情,被仇恨包围着甚至于不惜将自已的尊严卖给了杨艺,这样好吗?”

“我希望的不是这样、”

“我们之间还有很多仇恨,或许此生都无法化解,但至少请你明白不要再将武器对象自已人了。”

‘文长的死是我大汉永远的痛苦,如果你还想报仇,我还是会一次次挡在你前面,直到断气为止。’

林潇说。“林潇,不要再说话了。”杨兰说。

“很严重,再不医疗,可能回死。”宁随说。

“那就快点,绝对不可以让林潇就这样死掉,要不然我欠他的这辈子都还不完。”

杨艺这一切都因你而起,看来你光是活在这世界上就是个灾难。

“阿香,你到底要我每天来你这里做什么?”林潇说。

“不要急,坐下来吧。”

“不会是伊苏叫你来安慰我吧,我在征战中放走敌人,现在已经变成了笑柄。”

“被发现了?”

“真是多事,欧文不需要什么安慰,也没什么好辩解的。”林潇说。

“那我就不安慰你,你只要静静坐在这里就好。”阿香说。

‘等到你想说的时候再和我说。’

“曾经我以为自已id目标是为父亲报仇,俺知道,打败之后居然做的和以前事情灭区别。”“为了报仇,就要制造更多人,这就是我们的宿命。”

“你可以接受吗?明明他们也是人,为什么要互相战斗。”

“难道我努力到最后就是为了这个?”

“按时因为你不是一个沉浸于仇恨的人,所以就算有复仇的机会,你的理智还是会告诉你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你是说,我应该和其他人一样就不会这么痛苦。”

“不,这是你所拥有最珍贵的特点,如果失去这个你就不在是自已了。”

“就算世人认为你胆小懦弱,至少还有人知道你的本心。”

“在你找到新目标之前,就请将这里单程休息的地方。”

‘阿香,这样依赖你好吗?’

“一个人的力量本来就很薄弱,请千万不要害怕去依赖别人。”

“或许哪一天我不在了,到时候也请你去试着依赖别人。”阿香说。

“主公您醒来了。”

“太好了,您终于醒来了。”

“我到底躺了多久?”林潇说。

“大概半个月左右。”杨兰说。

没想到居然会这么久。”林潇说。

“你还敢说,当时你血流如注,送到军营连脉象都没有了当时大家都以为你死定了。”

“为什么要做这么莽撞的事情,你以为我没有办法应付那种货色的袭击。”

‘说真的,我没有考虑那么多,单纯的只是不想伙伴受伤。’

“愚蠢,从来灭有听说过一个讲究在乎佣兵的死活。”

我杨兰活到现在早就习惯别人漠视,轻蔑,或者充满敌意的态度,这么被人重视还是第一次。

真烦啊,脑袋一团乱。

“主公,您要保护别人,果没有反对的道理,但是你不顾生命,就有点不对了。”

好惊人的气魄,原来丞相的千金生气赖是这么可怕。

“还有杨姑娘也是。”

“干嘛想吵架?”

“您明知道马岱和他的手下多血气方刚之士,却还是出演挑衅。”

“主公今天受伤,您至少要付一半的责任。”

“怪我?马岱那个家伙被救,不但没有表示感激还口出恶言,谁能够看得下去?”

杨兰说。

“害主公受伤就是不对,再多的理由都是狡辩,请道歉。”

“俩位。”林潇说。

“林潇,你说着女人是不是无理取闹。”

“主公为了避免以后有类似危险,今天必须要好好检讨事情发生的原因。”

“这件事情其实都是我的责任,跟杨姑娘无关,是我自已太鲁莽。”

“既然主公都这么说了我就不多说了。”

‘欠下人情的感觉好不爽。’

“林潇,我知道哦啊自已不该去挑衅马岱,结果害你无辜受伤是我不对。”

其实我也知道自已不敌,但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想人防诸葛果称心如意。

“主公,既然杨姑娘这么坦率,也请您现在发个誓好吗?”

“什么誓言?”

“珍惜自已的生命,以后绝对不再做不顾自已生命的事情。‘

我明白了。”林潇说。

“马谡,你这个家伙果然活着就是个罪恶,正在蒋琬背后用锦尽啊手段高调我的就是你吧。”

杨艺说。

“就和你一样吗,我们都是脏到应该马上从这个世界消失的东西。”

“说吧,你又想搞什么。”

‘现在朝廷马上要派人来抓不你。’

“因为我的罪名?”

“之前马岱的暴走和你脱不掉关系,现在他几乎失去所有马甲队,一个人被留在汉中闭门思过。”

“那关我什么事情,马岱自已愚蠢,想要急于和我划清界限才会这样。”

“不用狡辩,我和蒋琬都已经认定,若是放任你下去,只怕新体制永远无法山股权。”

“呵呵,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要货什么现在说,以后没有人在听你说一句。”

“你凭什么,现在的你什么官职都没有,哪儿来的权利。”

“我是没有,不过你认为自已还可以翻身?”

‘过去你得罪留疤还要芗提拔你,现在你以为还会有人愿意相信你。’

“魏延用她的死制造了你残忍无情的形象,打从一开始就是要拖累你。”

“你现在死了,妻子和小孩可以保住,也会被允许回成都,比起魏延,你还是运气好。”

“别指望我救你,我可是碧水都希望你早点从这世界上中消失你是我大汉的祸端。”

“哈哈魏延到头来我们也一样,只是马谡你认为你就不会走上我们来个人的大陆。”

“丞相让你活着根本就是要折磨你,让你过着暗无天日只能为别人的生活。”

“以后你永远没有荣耀,只有恶名。”

“是吗,一年俩年可以忍耐,但是十年二十年,你以为魏延为什么会发飙,你真的以为他是那种控制不住自已的人?”

杨艺说。

“你们是谁?”

“好大胆,见到新任太守还不跪。”

“稍安勿躁,我有话问这位夫人,在下陆之是新上任的太守不久前和林潇交战过。”

“我儿还好吗?”

‘果然你还是很关系你母亲,这就是在下要问您的事情,为什么作为一个关心孩子的母亲却眼睁睁看这孩子背叛大魏。

在下认为如果林潇真是个孝子应该抛下一切立刻回归大魏。’

‘别开玩笑,你以为我会阻拦儿子的前途,他在那边获得重用能够一扫过去子啊这里收到的打压,实现自已的理想。

我有什么理由让他回来,你在说下去,我就血溅八步。’

“您让在下想起自已的母亲,她和您一样是个伟大母亲。”

“如果不是母亲帮助我也绝对不会再这里。”

“天数我还要很多事情要做,我们走吧如果部分性我们这边。”

上任以后曹玲没有阻拦我来这里,有如此睿智的人伴随身边,陛下的大魏江山看来是无可撼动。

“因为思考深远所以可以了解天下大势,夏侯太初就是这样的人,因为洞察人生就可以完成打野。”

“司马懿就是如此。”

“因为出神入化所以不费力气,就可以疾如闪电不用走路就可以抵达,我听说过这样的新购让,但是美玉遇到过这种人。”

“我看你说了半天最后说的就是自已。”

“今天是我们聚会没有想到这么多人。”

“停手圣上强调禁止这些,所以大家都害怕。”

‘圣上只是大惊小怪。’

“也不见的,因为我们的平乱太过出名,甚至于可能影响到选举,和皇上象牙将选举收归公有冲突。”

“子远的想法颇有见地,只是圣上享用前十中手段来压制我们的活动是不可能的,预留自然会做出自已的选择。”

“倒是大奖金将军,不知道哦啊还好吗?”

“父亲出发之前去了长安。”

“这样圣上何苦对待击退诸葛亮的攻城呢。”

“我倒是可以理解,毕竟太尉年事已高。”

“现在应该年轻人当家,所以子远你可是被起点接替你父亲的明日之星”

“大事不好,圣上已经展开行动,似乎要要我们紧固。”

“之后全部紧固,那些浮华交友、。”

‘陛下,帝王不管是牵动,还是其他都要宫的选定祭祀的地方。

如今还没有安置却大肆兴建,使人们无法正常生产,这样非常不对。

上天你的赏罚完全根据人民心意,故意让宫殿简陋是永垂千秋的风范,而宫殿过分建立正式商周的暴虐。”

‘而现在宫殿过分兴建,使彗星在天空闪耀着十人次天赋的训诫,陛下当竭尽全力恭敬接受的本分不该忽视他。’

“瞧你说的口沫横飞,有这么严重吗,居然要将朕和暴虐的商纣王相比。”

“其实朕有时候会很生气,但是古代圣上听不到自已的过失,我听了以后明白你的苦心。”

“陛下,现在一些肤浅小人物,总是夸张秦汉那样奢侈生活,迷惑陛下圣心,去寻求搬运而”

“人民劳苦,金钱浪费,伤害这些,这样是不行了。”

‘我倒是认为这些并不影响,也不打算。’

“每一个人都一起努力,今天国内萧条,没有意石存粮,国库也没有继续。”

“外面有强大敌人,使大军暴露,不可以休息这样兴建,退休的官员也不再发钱。”

“你的话让我惶恐,只是你既然担任过我的拉屎难道不能多体会一下我的想法?”

“陛下过去的苦难我怎么不知道哦啊,但这不是加苦役给这里。”

‘你还是退下吧。’

“皇妹,朕是不是错了。”

“我只知道,您做到了那个可恶父亲做不到的地方。”

“现在我大魏的疆域已经扩大,现在只要建立好皇宫,我就比他强大。.

“只要看到这个宫殿,就会想起朕而不再有人提起曹丕,这才是我的真正想法,然而地下的人他们终究不明白。”

“朕为了坚定自已的决心,给自已去下没给你做就是要建立千秋万世。”

话虽然如此是不是太急。

“对于共宋佳怎么处理。”

“虽然之前公孙家斩杀使者表明中心,但现在有有叛逆之心。”

“让他们去讨伐。”

“不知道他按是否。”

“让她成为大奖,这样也可以。”

“我们大魏便的跳过依靠司马懿,加上夏侯威的事情然我感觉很不舒服。”

曹睿说。”

“我要压制他的起眼,又因为浮华案将他儿子免了,现在司马懿应该很惶恐。”

“恕我冒昧请求公主深夜而来,是在是因为我的时间无多,不得已才出此下策。”

“别孩子们说你是我们过去的人。”

“一下的话请你原本告诉皇上,反正曾子说过,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陛下将全力集中到中间,透过中书令就能够将自已的意志贯彻。”

‘这样的系统,虽然是这样,然后人却忽略了一些人。’

“我可以理解。”

“我建议是命令所有亲王奢岭读物,这样才可以压制这些。”

圣上太在乎一些事情,我贯彻陛下,这样的话,很危险大魏。”

“我可以告诉你,万一驾崩事情就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