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3章

“有问题不只是余吗?奏者啊,不现在就不说了,从这里出去之后再谈吧。”

和经验不同,我的战斗记忆和尼禄的记忆有着很大差距。

林潇感觉到了。

忍住马上就想要回去的心情,打起精神,尼禄也说之后在说,现在专心攻略迷宫。

整个门都被封印着道路。

“没见过的门,材料是防御,等级是。”

“这个记号是什么?”

“我也还是第一次看到,安全等级很高,本来最强安全你等级是A最弱是E,虽然有规格外的EX。”

“不存在这个分类,请等一下,我开始解析从林潇那传来的影像。”

“只要有这些视觉情报的话,即便是从这里也可以进行扫描,骗人的,预测不可以。”

“不是超出了计算,而是无法化为数值。”

“这不可能,居然是资料库不存在的防御。”

在身为AI的她看来,这扇门是常识外的东西,像是不可以存在的。

“关于这个以后再说,你们要小心虽然是我的直觉,但恐怕。”

通信在途中断开,就像是沙尘暴一样的杂音消去一般,来自学生会的声音无法传递过来。

在那里。

“到此为止,三流的御主和他的从者,明明只是穷光蛋,但可不允许盯着我。”

刚才的声音是从哪儿发出的,不比起这个这声音,没记错的话。

“禀,是你。”林潇说。

“欢迎来到我的城堡,一点都不高兴,但姑且欢迎一下。”

“那不是禀吗,为什么那极好在这里。”

参加御主的家伙,但是刚才的话语简直就像是这迷宫的主人一样。

“不是简直,确实就是这样,依旧是粗心大意的男人。”

‘这一点我不同意,总之等会,这里就是你的城堡吗?’

“我不是这说了,我就是这里的人,还是支配者,你们可以称呼我为月之女王。”

“女王?”

苟延残喘是指我们,她说要管理支配。

“你们的算盘我看穿了,想要从这里出去,所以才来到这个迷宫,不过很遗憾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们。”

“再说回去以后又打算你怎么做,你的实力最多打倒第二回合,不久以后就会死掉哦。”

“还是说你的兴趣就是自寻死路,如果是这样,在这里被我干掉也OK吧。”

难以置信,即便记忆暧昧的自已都受伤冲击,那和禀不符合的言行。

虽然是实力足以但是却清廉洁白的禀,比谁都值得信赖的对手,为什么会散发着那样冰冷的空气。

“你真是笨蛋啊。”

明明乖乖躲在校舍里面就好了,还像乌龟一样漫不经心跑到这里,简直就像是自投罗网,任人宰割。

“这座城是我的城堡进来的懂你心,我们可不会放过做好觉悟。”

看来是认真的,在哪里还有身为御主证明的令咒。

“打算互换枪兵吗?”尼禄说。

“出来吧,龙娘。”并说。

禀的从者确实是枪兵,但感觉和记忆里面的不同。

“这个杀气,没有这么简单,退下奏者,这家伙很危险。”尼禄说。

“不错,我很你中意,这是最好的食物,正好无聊的家伙也玩腻了,这些家伙可以发出不错的声音那边的家伙报上名来。”

“你刚才说什么,将吾之奏者当成什么了。”

“你应该感觉荣幸,快给我努力高兴起来。”龙娘说。

“骗人的怎么回事明明告诉我这个事情,跟说的不一样经纪人。”

从者说的话虽然乱七八糟,但双眼眸冲吗努力狂气。

而身边的尼禄,应该更加明确感觉到她身上的气息。

“等待枪兵,只是走俏,那些家伙不听话。”

“话说刺下去就解决一切了哦,被你的武器贯穿的话,谁都会难受的。”

“对哦,不愧是禀,你这敏捷的脑袋,就连我这个同伴都觉得害怕。”

“那是这边的台词,枪兵你那可靠的暴脾气,我都怀疑是狂欢暂时。”

“就算你夸奖欧我不会高兴。”

‘今天叶鏊最大限度工作。’

“这回击很白。”

“抱歉就像是炒股大失败。”

‘这来家伙相性和你好,如果没有人吐槽会持续犯下愚蠢。’

老实说真想当成什么都没有看见然后离开,但是找那个从者的还顺利和杀气是真货。

怎么办,该战斗,还是逃跑呢?

“现在要忍耐对吧,奏者,虽然高明但那个从者的杀气很异常,撤退似乎很麻烦呢。”尼禄说。

尼禄说的没错,还是感觉逃跑。

对手的能力和整体都不明,再加上我们的能力还降低了。

眼下可不是开战的时候,而且虽然很像是骗人,并和枪兵在梦中大笑着,完全没有注意这边的态度。

悄悄后退拉开距离才行。

“枪兵煮熟的鸭子呢,难道说已经打倒了?”

“哈,我一步都没做动哦,不见了,禀你是笨蛋吗?”

“我唯独不想被你这么说。”

‘虽然似乎没有追击又多了俩哥们集团,。’

从禀的话来看,她似乎就是这个迷宫的主人,剑我么能囚禁在这里的元凶。

“终于连上连通性,刚才受到瞧的干扰,仿佛是像是歌声一般的干扰波放假来我们通讯。”

“这边会紧急思考对策,你先休息一下吧。”雷欧说。

“你辛苦了,林潇先生。”小英说:“休息房间在二楼最深处从外面看是完全的私人房间。”

‘这边也已经传递好了。’

“回来了吗?这个地方处于维护,除此职位,NPC都处于强制休息中,你也早点回去歇息。”

进入了私人房间,这是完全只属于自已和尼禄的空间。

窗外的是夜晚,似乎是表示从学生会来的东西被折断。

在这里的话就可以不想被人听到的话。

“呼终于可以休息啦呢,是说每次都这样,练休息的空闲都没有说的就是这件事情。”尼禄说。

因为这里会成为以后的据点,所以尼禄很谨慎地检查房间。

因为发生了很多事情,身心都十分疲惫了。

面对自已这种不成熟的御主,尼禄轻轻咳了一下,安静地搭话。

“御主啊,虽然一直无法确信,汝失去了记忆是吧?”尼禄说。

面对尼禄的话。

是啊,即便失去记忆,但身体还记着以前的时光,光是让她露出遮掩的表情,就觉得很痛苦呢。

林潇说。

“果然是呢,虽然很伤心,但也别这样实录能让你说出来,我和你高兴哦。”

实际上现在连自已是什么人都想不起来,虽然有着和从者一起在圣杯战争中战斗的确信,但详细的确实什么都不知道。

会不会是包含这个一在内,一切都是被某个自已植入的马牌或。

脑袋里面有这个想法。

“是这样啊,话说俺表情会余记忆中的奏者一模一样,这样的话,余也要坦白才行呢。”尼禄说。

“想必你从高文听说我的记忆不玩安正,一同飘荡在圣杯,但有个地方欠缺,我感觉这是人为,我缺乏的是机制。”

“毕竟这是直觉,归根究竟,从者在进入背面的那一刻,在表层的记忆就会被消除也说不定。”

是这样吗,虽然可以明白,但是尼禄的坦白给了自已很大的冲击。

不仅仅是自已,练尼禄也失去了记忆这就像是回到了俩人刚相遇之时。

尼禄的记忆和尼禄一同战斗的记忆,以及已经丢失了。

“别摆出那种表情,莫名想要保住你,我的记忆很奇怪,别让我困扰了。”

“不管如何,要重新开始了呢奏者,从今以后期待你成为我的御主,你也好好看清楚我这个从者。”

‘’答案在那之后出现,现在就好好休息,治愈疲劳,毕竟从明天开始这就是日常呢。”

因为闹钟一样的通知声而醒来,是从学生会发来的声音。

从充分的睡眠中醒来,在哪里的是夕阳的校舍,果然这个地方似乎是没有日期概念的。

“睡的还不错,虽然不满狭窄的像是猫一样,但除此之外大致都可以接受。”尼禄说。

“而且翻身的时候还可以看见你的脸,这一点很好,就算看一晚上都不会觉得厌烦哦。”

“不好现在不是兴致勃勃讨论的时候前往学生会吧。”

“好的。”林潇说。

事不宜迟,来回顾一下之前的情况吧,首先从书记代理的哥哥开始请发言。”雷欧说。

“由林潇的迷宫探索带来的成果有俩个,一个是知道有发呢比之门,在那之后虽然想要继续读取,但是无法做到了。”

“既然雷欧做不到,表示其他人也做不到,入侵是不可能的。”

“那太夸张了,我束手无策也许有其他人。”

“可能性也不是零,学生会将那扇门称呼为护盾,今后也要以护盾突破为最优先课题。”

“实际上不突破防护盾的话就无法前进呢,那么请会记代理的高文繁衍。”

“我来场但i所遭遇的事情,还有分析记过。”

‘就结论来说,禀是本人,虽然她的言行有诸多疑点,但大致上和我们记忆中的性格一样。’

“不,灭有那个意思,没什么继续吧。。

“她自称月之女王,虽然不?理由她英嘎是这个事情的原因,囚禁我们的敌人不会有错。”

禀的从者是枪兵,这一点和我们记忆中一样,多少有一点诧异。”

“这就是有一点。”

“你对这首歌有什么结论。”

‘继续,确实她们是无论如何必须达到的,但是如何处理这些问题。’

‘这才是你,那我继续收了,枪兵作为从者并不是那么强大,最多是B+只要不达意完全可以击败。’

就是因为这样,天才们的标准吗?

“另外妨碍的是枪兵,他身上有宝具,所以可以得出结论,以后也能应对。”高文说。

“真是完美,不愧是高文,不禁有作为骑士战斗。”

“这屙屎我的爱好我生日背负着圣剑,但也不可以组织这个。”

“先不说这个,你这个爆升价你可不只是如此。”

“那么现在的情况,我们都没有问题。”

“那么我们接下来有办法”

“有我出场的办法。”门司说。

“没有哦,继续讨论,生日关于自称女王的家伙情报还不多见,但是增加战斗力就足够充足应对了吧。”

“问题是护盾,要是这边没有更明确的方针,是无法解决的吧。”

“因此可以请你将这份情报给杀生院吧。”

“生日这交给她没问题,但为什么是她呢?”

“没有为什么,只是可能性,如果她和传说一样,说定有办法打破防御,我欧式这么想的。”

‘她到底是?’林潇说。

“那就拜托和她无法队里毕竟价值观相差太远了。”雷欧说。

“杀生院,总觉得在哪儿停手过。”门司说:“这头疼是怎么回事,脑袋要裂开了。”

“怎么回事光是回响起来这个名字就快要疯了。”

门司先放在一边,反正也没有办法了,试着去找杀生院吧。

“哦呀真是严肃的表情我听说你进入迷宫,在那里发生了什么?”杀生院说。

将在樱花迷宫的事情说,在学生会支援的事情。

还有被阻拦以及整体不明的从者。

“竟然会有这种事情,因为我的力量疩,一条条事情出现了,没有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

‘不过我安心了,迷宫什么的,你可以努力哦。’

“那个为什么?”

“你们可是第一次进入哦。”

“被当面谈到这锅”

重新认识一下,这个人可能很那个。林潇说。

“不是说这个啊,樱花迷宫,说的是竞技场吗?”杀生院说。

“对不起,你听到我擅自的想法,这件事情唯独你呢。”

杀生院听到了很多呢。

先不说这个雷欧倒是这样。

“我数据过目了,这感觉解不开,就不能解开的东西呢。”

杀生院用笔直的眼神看着那个。

“倒也不是说这种话的场合。”

“林潇,你这份数据来源,禀她有说什么吗?”杀生院说。

“如果达到那个家伙之类的。”

“碰到那扇门之类的。”

“别盯着人家看。”林潇说。

“果然是这样,那个防御是秩序做成的,这是人类的过年去哪个,实化的心之防御。”

“总的来说是为守护米吉米,虽然地上有进行很多治疗办法,但是痛苦的原因是摘除医疗法呢。”

“但是在那之后很多几率出现这种麻烦,甚至于消灭了凌子华的魔术师是最危险的。”

“雷欧同学疏于这个,不知道很正愁”杀生院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