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2章

“就是这个,怪物王大人,终于到了毁灭这个世界的时候到了。”

“吾名为幻想者,你们绝望吧。”

“怎么会这样。”林潇说。

“安娜情况如何?”

“情况很麻烦。”

“怎么会,这么一来安娜。”

“别慌张,还有挽回的余地,司马先生设计的灵子再升,可以看看这个大佬其来那个。”

“话说回来怎么样了。”

“大致上没事情,他说先这样。”

“那家伙,真没办法。”

‘再升就在机甲库。’

“好的,我现在就过去。”

“经理他。”

“精力去决战现场了,无法联系。”

“放心,经理没问题,她可是巨型,战斗技巧也是经营。”

“她一定可以平安回来。”

“谢谢你”

“不用谢我,你要打起精神来。”

“小町,我要留在这里待命,以为经理或许会回来。”

“知道了,我们暂且待在这里。”

“有事情就通知我们。”

“那么,林潇,先走了。”

‘阿明怎么样。’林潇说。

“怎么了。”阿明说。

“安娜,没事情吧。”

“你担心他啊,但是你完全不打算立绘我?”

“我为什么要立绘生龙活虎的你。”

“伤口好疼啊,你快救我啊。”

阿明说。

“你一辈子就这样吧,那么她怎么样了”

“你要去剑她吗?跟我来。”阿明说。

“这是?”林潇说。

“保养?”

“加速体内的灵力,让身体的至于李爆发性提升的装置。”

“但是就算有这个装置,也只有勉强帮助她维持生命。”

“怎么会。”

“如果有最新的就好了,但帝都只有这个。”

“我已经用尽全力练”

“如果着这样可以回天乏术了。”

“到治疗结束,要好久时间。”

‘在这之前,我们束手无策,只有等待了。’

“我知道了。”

“无限,很遗憾,它还不可以动。”阿明说。

“我先检查一遍,但是找不到异常。”

‘是这样吗?’

“我连作为及动力的水晶装置都检查了,但是无法找出问题。”

“那么为什么不可以动。”

‘我也想知道,如果可以找出原因就不会烦恼了。’

“光是向着也没有用,你可以将初音带来。”

“将她叫过来?为什么?”

“我想请她协助我分析水晶。”

“是吗,我知道了,我马上去叫她。”

“拜托你了。”阿明说。

“啊抱歉。”

“不会,我没事情。”

“那个,你要去哪儿。”

‘我要去探望安娜,你呢?’小樱说。

“阿明拜托我叫初音你就知道她在哪儿吗?”

‘她会在哪儿呢,或许就和平常一样在中庭。’

“是吗,我去看看。”林潇说。

“初音,你现在有空吗》阿明子啊午休机体,似乎需要你帮助。”

“可是我对机械维护不懂嗄”

“他似乎让你看看,需要水晶灵体什么的。”

“灵体吗?虽然我不太明白,不顾偶可以帮忙的话,我就去看看。”

‘’是在机甲库,我们走吧。”林潇说。

“小樱发生什么了。”

‘安娜小姐,来看这边’小樱说。

“安娜。”林潇说。

“队长,各位。”安娜说。

“你回复意识了真的太好了。”

“为什么要救我,我背叛了大家。”安娜说。

“安娜,我们是伙伴吧。”林潇说。

“你们真是一群大笨蛋,就是因为这样才会被我欺骗。”

“没关系,你不要勉强。”

“没关系就让我说吧,或许这是最后一次了。”

“林潇,你就让她说吧。”阿明说。

“我知道了,你就说吧。”

“我啊,一直以来都活在虚伪之中,我从来没有活得像自已过。”

“总裁将曾经是孤儿的我养大,作为间谍,当成棋子,我Wie了他工作,我只知道,这条道路而已。”

安娜说。

“即便知道他是还想着,我也没有改变,人类也好,怪物也好,对我来说没有区别。”

“对,我甚至认为怪物更好,因为幻想者打赢过我,会让我的家人死而复生。”

“他们说,会让我在见到在战争中见到被杀掉的家人,我很爱的家人,所以我才。”

“对不起,爸爸妈妈,我变成了这副德行。”

“我好没用,已经无法见面了吧,我无法在去天国了。”

‘闪开林潇。’

‘我不会让你死掉的,绝对不会让你是。’阿明说。

“阿明,安娜她。”林潇说。

“现在下定论还早,不过我已经竭尽全力了。”

“我知道了,剩下的只有祈祷了吗?”

“我砂蜜豆不知道,安娜,竟然有这种过去啊。”库拉斯说。

“安娜总是在舞台上光芒四射,然而。”

“为,林潇,安娜会怎么样。”

“我们该怎么做才好。”

“我们待在安娜身边,直到她醒来位置。”

“毕竟是这样。”

“很像是林潇思考的话。”初音说。

“真是差劲啊。”库拉斯说。

“林潇,望月要惩罚。”

“总之安娜是我们的伙伴先不管其他,我们就温柔守护他。”

‘真是的,林潇,你老是这样。’经理说。

“经理,果然你回来了。”林潇说。

“话说回来,幸亏你平安无事啊。”

“托各位的福气,大家帮助了我。”

“这件事情,之后在说吧。”经理说。

“结果帝剑被夺走了呢。”

“很抱歉,我没有守护住。”

‘没有吧不耐烦,告诉你们详细没有,是我的错。’

‘’为什么我的武器回事帝剑,那把武器是母亲的遗物。

‘我也不太清楚。’

“总之先再次确认就好,十年前,我们将怪物王封印在幻想只城。”

‘’而帝剑就是钥匙,还想着但是还以为打倒他了,不过他却假装成人类,操控着这个。

使用抢走的帝都,解开了幻都的封印。”

“不管如何目的只有一个。”

“复活怪物王吧?”林潇说。

”“没错。”

“那万一他复活怎么办。”

“他是究极集合所有人,都只有风影。”

“他复活这个世界就完蛋了。”

“绝对不可以让他复活。”经历说。

“不过再这么想爱去,封印还是会解开”

“那么一来就无法阻拦了。”

“没有别的办法了吗?”林潇说。

“还有一个办法。”

“你是?”

“铁匠先生。”

“爸爸,你怎么来了。”

“因为这是我的责任。”

“你说还有办法,你知道吗?”

“对。”

“帝剑,是我十锻造的,也是小樱手中的武器名称。”

“那神器的力量将帝都一分为二将其封印,如果封印解除,怪物王会复活。”

“是吗,既然这样,要快点抢夺回帝剑。”“力量太强大,帝剑只有一把。0”

“只要锻造新的武器就是去力量。”

‘解开封印就不可能了。’

“锻造新的帝剑。”

“没错,那是个突破这种局面的唯一办法了。、”

‘填好了,各位,我们反败为胜的一招。’小樱说;“这样就可以了。”

‘太笨了,快点开锻造吧。’

“为了锻造新的武器,有意见东西不可或缺。”

‘清说,我觉得的会凑齐,俺就是需要小樱你的生命。’

“你说什么?”林潇说。

“父亲,你再说什么。”小樱说。

“小樱,遵从命运,赌上生命的时刻到了,你的母亲也是在那个时候献出了自已的生命。”

“下载乃帝剑也是你母亲的生命换来的。”

“怎么会这样。”林潇说。

“母亲,化为了我的刀,这就是帝剑的真相。”

“那父亲,母亲的的生命?”

“怎么会这样。”林潇说。

“大叔,你刚刚说了什么?”初音说。

“将生命献给帝剑,你是认真的吗?”

“这可是你女儿。”

‘我不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

“若不清楚我在说一次,不牺牲小樱打造不出帝剑。”

“小樱你必须接受自已的命运。”

“要用就用我的生命吧。”

“并不是任何人的生命都可以我已经说过要锻造帝剑,需要小樱的生命,只有她。”

“怎么会这样。”林潇说。

“可恶,我怎么可能让这种事情发生啊。”

“林潇,听得到吗?”

“这是老大,你应该很清楚,前三位的情况。”

‘如果要抗争没有办法,必须用小樱的生命锻造新的帝剑。’

“这是决定,没有你说的余地。”

‘去吧,按照天宫先生的话来做。’

“你们还在犹豫生命,牺牲一个人,拯救手游人,你们不认为这件事情和你光荣。”

“你说光荣,你以为小樱的生命是什么。”林潇说。

“小樱,拯救苍生吧,你都是恒明,能够拯救这个世界的所有人。”

“没出就和当年一样,能够时候为了守护重要的人,为了守护你的未来牺牲了生命。”

“她用笑容面对一切,现在只有你才可以守护中人,你的觉悟。”

“我现在明白了。”小樱说:“母亲当时一定是这样的心脑清,想要守护重要的人,和珍爱的城市,我想要守护花组的伙伴。”

“所以,请使用我的生命吧。”

“不行。”林潇说。

“林潇。”

“不行,只有这一点绝对不行。”

“就算你说不行,也无可奈何啊。”

“母亲也这么做了啊。”

“只要牺牲我,用我的生命就可以守护重要的人。”

“灭有无可奈何的事情,不是你教我的吗。”

‘’坚持到底的精神,永不放弃的勇气都是你家叫我。

“我绝对不会在遵守这个命令。”

因为你正在哭泣啊,后湖和平,这就世界,一个让女孩子停止哭泣的人都做不到,还守护世界。“

‘我已经发誓了,傲搜狐所以不会让你们锻造帝剑,绝对不会这样。’

“你要我守护女儿的生命,舍弃帝都。”

“要帝剑,当然会有,我回去竞技场多回来。”

“就算只有我个人,也要去,救下她。”

‘喂,你别一个人耍帅啊。’初音说。

“抱歉,让你一个人那么伤心。”

“对不起,我们要表明立场,我们会一同赌上生命,夺回帝安金科。”

“各位。”

“就是和专业昂,不管小樱你怎么说,我们都会去。”

“这种天真的想法,怎么可能拯救世界,你这小鬼。”

‘我也想要拯救你。’

‘你说什么。’

“即便挽救了小樱,她还在哭泣,我绝对会禽兽夺回你们一起笑着活下去的世界。”

“林潇,你。”

“我可以吗?”小樱说。

‘’在你身边,继续活下去。”

真的可以吗?”

“当然,我们要一起活下去,小樱。”

“谢谢你,各位谢谢你们。”

“现在可不是气妥的时候,快点突破眼前的逆境吧。”

‘池子的帖子额,不要犹豫,朝着胜利出发。’

“开始反击了,让哦我们写下最棒的故事。”

“等一下你们子啊说什么,这可是违反的。”

“这是我们的决定,现在马上杀了她。”

“经理。”

“果然花组的队长就应该这样。”

“我就看着你们的觉悟,这场战斗一定要赢。”经理说。

“全员准备出击,幻都再封印作战开始。”

“了解。”林潇说。

“那么开始作战会议,这次的任务,夺回帝剑,再次封印幻都。”

“嗯,将被抢走的东西多回来,就是这么简单”

“不过实际操作么那么容易,帝都竞技场是敌人的要塞。”

‘砂蜜豆不想直接过去,太乱来了。’

‘要是有那个的话,只要有那个杀手锏。’

“还有什么好办法吗?”林潇说。

“有可以将大家带去竞技场的最终兵器,不过要使用昂兵器,必须踏破的公园。”经历说。

“就算这么说具体怎么做。”

“阿明,我的武侠你可以做了?”

“只有你的无限,应该可以,你打算自已去。”

‘是的。’

“等着我们的修理好。”

“不,如果封印完全借卡我么就输了,而且时间拖着越来越,怪物也超级多。”

“要做的只有现在,但是只有你一个人。”

‘他不是一个人,我也要去。’安娜说。

“安娜?”林潇说。

“你好了?》”

‘我的无限没有受到夜叉的攻击,应该可以动。’

“不行,安娜,你必须安静修养。”

“库拉斯术偶读没办法,I你的姿态不错。”

‘我背叛了你们,金塔大家的感情。’

“即便知道是你的遗物,我还是将它交给了敌人。”

“我想要补偿,我就这样失去也无所谓。”

“拜托你了队长,让我一起出击。”

“知道了,但是你不要说了死了也无所谓,和我约定好一起回来,我一定会回来,你也一样。”林潇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