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 黑白熊校长

“是谁?”日向创听到了这个声音,立刻出惊惧的疑问。

“噗呼呼,很惊讶?你们很惊讶吧?”这样话的家伙像是要看好戏一般。

没有人回答,因为大家都感觉到了和此刻环境格格不入的诡异。

而后显示屏内的声音继续道:“对吧?现在抱歉让大家久等了,让我们丢下那些没用的娱乐活动!现在请你们立刻去贾巴沃克公园,我在那里等你们哟。”

没有后续,兔美露出非常慌张的自言自语道:“如果。。这是真的,天啊,我必须做什么。”

很显然兔美是知情者,观察到这一切的林潇,心中不安更加强烈了,这透露着古怪的修学旅行,看来接下来才是重。

“交给老实我吧!”兔美露出非常严肃的样子,可惜它只是一个粉红色的玩偶,怎么看都不觉得有威势。

然后她突的一下消失不见了,非常的神奇。

“看来生了不得了的事情!”索尼娅吃惊道。

“我有不好的预感。”阿托莉雅轻皱眉道。

“我们最好现在立刻过去。”话的是一直玩着游戏机的七海千秋,她此刻也收起了游戏机,转身离开。

“该死,如果有家伙搞鬼我一定不会放过他!”九头龙丢下狠话然后也离开了沙滩。

在这之后众人全部都来贾巴沃克公园,那里竖立着一个神圣动物的雕像。

赶到那里之后,众人都围在雕像的四周,而兔美站在中间拿着魔法权杖在公园里警惕的叫道:“你在哪里?藏哪里?”

声音贯穿了整个公园,看起来相当的生气。

那个悠闲的声音回道:“藏?噗呵呵呵!”

然后一个东西突然跳了出来,坐在了动物雕像的空闲之处。

“那么,感谢诸位等待!”

这个东西是?又是一个玩偶,不过是熊玩偶,它的颜色一半是白色,一半是黑色。

白色的这边很可爱,而黑色的那边右边眼睛有着诡异的样子的红色眼睛,同时右边的嘴里还露出了洁白的牙齿。

“好久不见,我是黑白熊,这所学园的校长!既然我已经闪亮登场,那么第一件要的事情是。。。真是差劲,太差劲了!”

不明所以这话的黑白熊,不知为何让人非常讨厌。

兔美震惊的叫道:“没错,果然是你?但是黑白熊?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这个爱的修学旅行是怎么一回事!你要迎合这个时代,没有人想看高中生的日常生活!大家想看的是其他人的绝望和悲惨啊!太无聊了!简直太无聊!立刻停止!”

“这个奇怪的家伙是什么!的东西一都不懂!”九头龙非常疑惑。

“大家退后,这里交给我!”兔美这样着,接着她挥舞这魔法杖和黑白熊打了起来。

最终,黑白熊取得了胜利,并且将兔美的魔法权杖给踩断了!

“铛铛铛!赢了。”黑白熊大声宣告道。

“啊我的魔法杖!”

“那么取得了完美的胜利之后!对!先要做的是!”接着如同魔法一般粉红色玩偶的兔美。

也同黑白熊一般,一边白一边粉被改造了!

在这之后,兔美陷入了沉默。

大家看着这匪夷所思的一幕,都惊骇不已。

“这究竟怎么回事?”

“兔美阁下你怎么样了?”

“这个玩偶好讨厌!”

不过林潇却感觉到了,不同寻常的气息,有不好的事情要生了。

黑白熊大声的叫道:“我不是玩偶,是熊!黑白熊!希望之峰学园的校长!现在我正式宣布,学园杀戮之路正式开始。”

“不刺激的游戏根本不好玩,你们认同我的话对吗?”

“谁会认同你啊!本天才魔术师可要享受南国的风光!”山本十五鄙视的看了一眼黑白熊!

“噗呼呼,南国风光那根本没有意思,那么我简单明一下,学园杀戮旅行就是让你们自相残杀,你们可以当作是校长的考试!”

“自相残杀,明白了!等等!自相残杀!”左右田惊骇的望着黑白熊。

“不要,那怎么可以!”泉惊慌失措道。

黑白熊悠闲的:“你们不觉得友好相处是很无聊的?我已经改变规则了,想要离开这里就必须杀人!”

“杀人。。”因为过于害怕罪木已经流出了眼泪。

“在杀人之后不被抓住,然后在进行学级审判!如果你们当中有一个被杀了!幸存者就要参加学级审判!

在学级审判中分为无辜的学生们和被怀疑的凶手,你们要进行推理和调查找到真正的凶手!

之后进行投票,如果投票选择的是正确的凶手的话,除了凶手会被处刑,其他人则继续留在岛屿中生活!

当然如果选择错了的话,则所有幸存者全部都处死,凶手则可以安然的离开这里!总的来想要离开这里就是必须杀人,杀人之后再隐瞒自已的罪行,安全通过学级审判。

噗呵呵呵。。。。简单而又熟悉的规则。。。对吗?”

“处刑?是怎么一回事?”索尼娅苍白着脸询问。

“字面上的意思,不过偶尔会有独特的精彩处刑哦。。”

“也就是会死!”山本十五惊叫了起来。

“杀人的方法有很多种,锤杀,火烧,勒死,刺杀。。。。任何方法都是有效的。。。但是要记住哦,如果不准备周全,是无法随便隐藏自已的罪行哦。。。噗呼呼呼。”黑白熊狂热道。

“开什么玩笑!谁会去杀人!”阳光少年黑崎野生气了,怒视着黑白熊。

“尽在这里扯淡!”九头龙脸色不太好怒声道。

“对呀!谁去杀人!”左右田附和道。

黑白熊:“我不会强迫你们任何人,全部取决于你们自已是否想要去杀掉某个人。。。不过心啊。。大家都刚认识不久吧,年轻人可是很善变的。。。。如果你不下手的话,搞不好别人盯上的就是你呢!”

这样的黑白熊一副非常有道理的样子,林潇眉头紧皱。

在场的人气氛瞬间就凝重紧张了起来,黑白熊这是故意的,他想让大家互相猜忌。

“我已经忍你很久了,你以为我会任凭你继续下去吗?”终里赤音走了出来,她一份怒容。

“你可别看我们!”黑崎野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