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1章

很快众人来到了公园。

“嗯,这里还真热闹啊。”艾特说;“不过几天的气氛更加好一点。”

劳拉:“戒备有点森严呢。”

“在公园巡逻的好像都是守备队。”

“但是保护水景庭院的确实巴尔佛莱姆宫的近卫吧。”马奇说:“毕竟举办游圆会呢。”

“公主殿下也说她会出息,既然有皇族,自然戒备严密一点吧。”黎恩说。

“嗯?可是这样一来不就糟糕了吗?”艾特说。

“嗯?”马奇说。

“喂喂,你们几个在那边做什么呢!”

近卫走了过来:“你们怎么会在这里?从哪儿进来的?”

“额,看到我们是不小心从警戒圈内入侵的样子。”劳拉说。

“发现守备漏洞了?”菲说。

“嗯,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了吧。”黎恩说:“看来还是说明一下情况比较好。”

众人向守备说明了一下情况。

“原来如此,你们是学园的学生啊。”近卫:“没想到在这种地方居然有隐藏的门。”

“而且还是通往遗迹的地下道。”近卫说:“看来是我们的守备漏掉了。”

“这其实是我们实习的时候发现的。”黎恩说。

“但是,这也有可能被拿来作为入侵的线路吧。”劳拉说。

“我们马上就将守备人手也调过来这里。”近卫说:“虽然是无意间发现,但是也承蒙你们帮忙了,向你们道声谢。”

“哪里。”马奇说。

“那个,可以帮上忙,真是太好了。”艾特说。

“这下这一区应该姑且没问题了。”菲说。

“嗯,我们也离开吧。”黎恩说。

众人离开了这里,来到了另外一个地方巡逻。

“不过比起来昨天还真是来了很多人。”

“啊哈哈,目的是看皇族们的游行吧。”艾特说。

“巴尔莱姆宫,记得今天有皇族的游行吧。”黎恩说。

“感觉非常的庄严。”劳拉说。

“游行中使用的礼车,好像也是完全防弹,防爆,当然都是最高规格。”马奇说。

‘嗯,毕竟是皇族的人坐的车子啊。’艾特说。

“我听说近卫也聚集了许多厉害的人。”劳拉说:“看起来十分训练有素。”

“万一遭受袭击应该也足以应付吧。”

“嗯,看着样子,确实也是不用担心吧。”

“熬,德莱凯尔斯广场应该差不多就这样,我们就去调查其他地区。”黎恩说。

随后众人离开广场,来到了码头。

“唉,怎么会这样呢。”

“真是的最近的年轻人啊。”

“那个,请问怎么了呢?”黎恩说。

“哦哦,原来是昨天的学生们啊。”工头说;“只是发生了让人伤脑筋的事情。”

“伤脑筋的事情?”马奇说。

“不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工头说:“突然有好几个年轻人突然辞职了,他们大约半年前进来的现在好不容易才习惯工作的。”

‘对啊,因为这样严重扰乱了工作的安排。’

“那确实很麻烦。”劳拉说。

“有什么我们可以帮忙的地方吗?”黎恩说。

“不,这次的事情我们不会委托任何人帮忙,你们无需在意。”工头说。

“话说回来工作应该要交接一下才对啊,反正他们一定是因为今天仲夏节开心过头了吧》”

“真是的最近的年轻人。”

难道会因为这样的行为而辞掉工作吗,感觉非常的奇怪。

众人坐上了导力车前往下一个地区。

这个时候,在路上居然遇到了。

“派克你来了?”离乐说。

“我被邀请来参加游园会,话说你们几个连今天都要实习?”派克说。

“还真是辛苦你们了啊。”

“对了你今天也是一个人来的,那位叫作瑟雷丝的的管家没有跟着你。”

“别将我当成那种一天到晚都让管家跟着的人,没有管家我一样可以做到很多事情。”

派克说。

“你刚才说是,?”

“总你们尽管跑腿打杂,再见了,哈哈你们尽管嫉妒吧。”派克说。

“真是的有什么得意的,黎恩甚至还收到工会组邀请去跳舞呢。”

菲说。

马奇;“总觉得连怒气都不知道跑哪儿去了,总之这里的警戒好像也没有漏洞了,应该不需要太担心了。“”

黎恩说:“嗯,差不多就该走了。”

很快他们离开了这里,来到了旧市区。

“嗯,这个地方是什么情况。”黎恩发现了一个可疑的建筑物。

“这是地下水路。”马奇说。

“没想到在这种地方居然会有这样的东西,有点惊讶。”黎恩说。

“而且魔兽还在里面到处晃悠吧。”菲说。

“该怎么说王城就是这种城市吧。”艾特说。

“有时候会在意想到不到的地方发现入口。”马奇说:“毕竟大家都心知肚明,也不会随随便便进去。”

“嗯,这样啊,总之这里好像有什么异常。”劳拉说。

“菲,怎么了?”黎恩说。

“发生什么事情了?”

“没什么,我只是有种感觉,连我们昨天离开的时候痕迹也没有。”菲说。

艾特;“这是什么意思?”

“昨天我们离开后有人进来这里。”黎恩说:“然后出去的时候将我们留下的痕迹也消除了。”

“是这样意思吧?”

劳拉:“会不会是你想太多了?”

“嗯,不能肯定。”菲说。

“为了以防万一还是先记下来,差不多要中午了吗,等和沙拉教官报告吧。”黎恩说

中午1点。

众人和沙拉联络。

“你好,我是黎恩。”

‘我是沙拉,请回报状况。’

“了解。”

黎恩将今天的调查回报。

“原来如此,有点奇怪呢。”沙拉说:‘从菲的反应来看,那群可疑的家伙没有在大街头上乱晃悠。’

“但是,总觉得确实有什么不明的事情正在暗中进行。”黎恩说。

“好好磨练你们的直觉吧,皇族的礼车差不多要要巴尔佛莱姆宫出发去参加各种活动了。

塞德里克皇太子是西北的教堂,艾尔芬公主是东北的公园,奥利维尔皇子则是西南的赛马场。”

“奥利维尔带你下身边有很厉害的护卫,所以没关系,我请B组负责皇太子那边,艾尔芬公主就拜托A组了。”

“等她到了会场就立刻开始巡逻。”

“了解。”黎恩说:“我们这就去公园。”

“沙拉教官有什么指示。”艾特说。

“嗯,公主殿下的礼车好像从巴尔佛拉姆宫出发了。”黎恩说。

“沙拉要我们去确认殿下是否平安到达目的地。”

菲;“原来如此。”

“那么我们就从大道前往圣母公园吧。”劳拉说。

“好,准备完毕,我们出发。”黎恩说。

众人很快前往了任务地点。

另一边。

公主和爱丽榭乘坐在车子上。

“呵呵,偶尔像这样出现在人前也不错。”公主说。

“既然都来了爱丽榭也打扮一下,跟我以前出场啊。”

“唉,请不要强人所难了。”

爱丽榭:“虽然您和我很要好,但毕竟我家世也只是男爵,如果和公主殿下并驾齐驱,必定会引起风波。”

“真古板,都已经是有平民担任守长的时代了,该不会你还在为我邀请你哥哥当舞伴的事情神器吧?”公主说。

“呵呵,明年干脆直接邀请他当舞伴好了。”

爱丽榭:“真,真是的,公主您闹够了没。’

“骗你的啦,原谅我嘛,爱丽榭。”公主说。

“呵呵不过这很好呀?看黎恩先生那样子应该没有女朋友。

呵呵,不过他身边都是很出色的女性,掉以轻心就糟糕了呢。”公主说。

“我,我不是说过,也是。如果哥哥有你重要的人,那或许是最好的。”爱丽榭说“:“不管对哥哥还是对我。”

“爱丽榭怎么了?”

“没有什么,公主你看,人们都很期待您和大家打招呼哦。”爱丽榭说。

很快车子来到了公园,下车后俩人朝着水晶庭院走去。

进入会场之后,里面有许多贵族,都鼓掌欢迎着公主殿下。

另一边。

黎恩:“嗯,爱丽榭陪伴着公主殿下一起去的。”

“呵呵,她相当受到公主的信赖呢。”艾特说。

“话说回来,公主殿下看起来气质超凡呢。”菲说。

“嗯,她很适合象征皇族的红色服装。”劳拉说。

“我开始有点羡慕派克那个家伙了。”马奇说。

“好,这里没问题了。”黎恩说。

“快点吃完午餐,然后继续巡逻其他地方。”

“嗯。”

“希望不会有什么事情发生。”艾特说。

之后众人继续巡逻发现是完全没有任何可疑的地方。

于是众人最后决定前往同行管制的广场。

到了下午点4O。

来到了广场。

“各地方的活动差不多要结束了呢。”

“嗯,活动结束之后好像还有恳请会的样子。”马奇说。

“既然如此,现在这段时间是大家最松懈的时候。”劳拉说。

“那个时候突然发动袭击效果最好。”艾特:“嗯,什么都没发生才是最安全的。”

“我们一直保持警戒到最后吧。”马奇说。

“好,我们去广场巡逻吧。”黎恩说。

没想到来到了会场,遇到了托娃会长和徐姐。

“学姐和会长你们好。”黎恩说。

“哦,是黎恩你们啊。”会长说。

‘嗯,真巧啊。’学姐说。

“在这话总地方相遇还真是难得。”劳拉说。

“呵呵,这就是所谓女神指引的相遇吧。”学姐说“劳拉,菲不嫌弃的话和我们一起。”

“不我们现在在实习。”

“就是这样。”菲说。

“对了你们骑导力机车过来的?”黎恩说。

“嗯,骑它的话大约4O分钟就回到了,所以我就带着托娃来了。”

“嗯,就好像是机械马么。”劳拉说。

菲;“好帅啊。”

“啊哈哈,小安骑的很快,所以很可怕就是了。”托娃说。

“不过庆典真不错,如果不用担心可疑人物就好了。”

“你们这么会知道。”马奇说。

“难道说是从沙拉教官那里听说了什么吗?”艾特说。

‘嗯,我也有帮忙一些,跟你们实习相关的迪庆。’托娃说。

“昨天我也帮忙将首长先生的请求转告哦,因为有点担心就和小安一起来一趟。”

“原来如此。”

“看来是在我们看不到的地方承蒙你照顾了”劳拉说。

菲:“感谢。”

托娃:“其实我们也没有做什么了不起的事情拉。”

“哎呀,你不是帮忙处理繁锁的手续还有写公文吗?”学姐说:“而且代替爱偷懒的沙拉教官联络各方面人士。”

黎恩说:“原来是这样。”

“沙拉教官,我本来是对她刮目相看了。”马奇说。

“嗯,好像偷懒过头了呢。”艾特说。

“还好啊,教官也很忙的。”托娃说:“话说回来黎恩,你们见过公主殿下了吧?”

“真好呢,就算只有一眼也好,真想看看她。”

“哈哈,我们也吓了一条。”黎恩说。

“确实和传闻中的一样,就像个天使。”菲说。

“啊,好好哦!”托娃说》

“呵呵公主殿下的可爱是帝国的宝物,但是黎恩的妹妹也具备出色的气质呢。”学姐说。

“是叫爱丽榭我真想见见她。”

“哦我妹妹现在正在陪同殿下出席游圆会呢。”黎恩说。

“真的吗!啊,公主殿下和爱丽榭如果再加上菲。”学姐说:“这根本就是最强的15岁少女。”

艾特;“你好像也被算上去。”

“没关系感觉不错。”菲说。

“早知道这样的话,就听父亲的话参加游园会了。”学姐说:‘但是如此俊俏和帅气的我是不适合穿礼服的锕’

“糟糕既然这样我穿燕尾服出息就好了。”

“什么啊,你们都在。”

“哦,是学长啊。”黎恩说。

“什么啊,你也来了啊。”学姐说。

“嗯,对啊。”

“这么说来你好像说要去看仲夏杯,结果如何?”

“别往了,谁都没料到那个死后黑色居然出现,而红龙闪电进入成为第二名,名次瞬间被洗牌了。”

“是吗,我中奖了。”学姐说。

“真是受够了,随随便便就中特奖了啊。”学长说。

“我们或许应该再巡逻一次。”

“不好意思,学长和学姐,还有会长,我们差不多要去忙了。”黎恩说。

“是吗,那么再见。”会长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