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0章

为了寻找最后的主谋,学级审判开始了。

“首先,我想问一下,说要召开这次学级审判的林潇同学。”黑白熊说。

“这场学级审判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对啊,明明都没有死人,却要召开学级审判。”黑白熊太郎:“啊,发出了比想象中还大的声音,我今天的状况,或许还不错。”

“要比说话大声,我是不会输。”

“你说只要在学级审判中,揭发真相,终结一切,你们打算做什么呢?”

“啊,不错,这问题问的好哦。”黑白熊说。

“但是声音很小哦。”

“其实和声音么关系吗?”

“嗯我就回答你,这场学级审判的目的。”

林潇说:“就是重新审理过去的事件。”

“你是指哪起事件。”

“就是一开始发生的天海事件,我发现了有关这起事件的新事实。”

“为了讨论这些事实,我们要重新召开拿起事件的学级审判。”林潇说。

“重新召开又能如何,投票结果都已经出来了吧。”黑白熊说。

“对啊对啊。”

“如果这个投票结果是错误的呢?”林潇说。

“你说是错误的。”

“拿起事件的凶手是小枫,黑白熊也说是正确的。”小春说。

“你的意思,这是错的?”机望说。

“什么!”

“你反应过头了,这样显得我们处于劣势。”

“为了确认那个投票结果是不是错的,我们要重新召开学级审判”

“要是发现黑白熊的判断错误,就代表学级审判的可信度从根本产生动摇。”林潇说。

“这么一来,这场自相残杀游戏就无法城里。”

“原来如此,你要抓出我这个游戏管理者的错误,让游戏无效啊。”黑白熊说。

“如果你么有做出什么亏心事请,应该可以接受吧。”林潇说。

“一开始发生的事件,竟然会在最后的局面成为议题,很有趣,实在是非常有趣的发展,好啊,就让我们开始吧。”

“所以你发现的新事实是。”小春说。

“总共有好几个,首先,让我们弄清楚天海的才能吧。”

“关于他的才能是?”机望说。

“他是超高校级的生存者。”林潇说。

“我也看到了,他在影片里面也这么说的哦。”梦野说。

“他似乎在过去的自相残杀中存活,因此成为了超高校级生存者。”林潇说。

“而在消除记忆之后,再次参加这场自相残杀。”

“所以这不是天海第一次参加自相残杀。”白银说;。

“不过她为什么要参加自相残杀呢?”机望说。

“这还不知道,不过既然天海是超高校级生存者,他的目的就很明显了。”

“就是他在被杀之前来到图书馆的原因,还有他知道那扇暗门的原因。”林潇说。

“他之所以发现暗门,只是个偶然吧?”梦野说。

“我当时也是这样认为,但,那是不对的,天海之所以会发现暗门,确实是有原因的。”林潇说。

“太那会收到过一台生存者黑白熊平板,上面有才囚学院的整体地图,甚至于包含后来才开放的。”

“当然,也有标出隐藏房间。”

“生存者特典啊,没想到天海有这种东西。”机望说。

“他就是依靠地图知道暗门所在的吧。”小春说。

“而且,这台黑白平板里还有天海留给他自已的提示。”林潇说。

“在需要备用黑白熊的时候,主谋一定会去隐藏房间。”

“就是因为这个提示,以及那句动机,天海才会去图书馆。”

“如果要让黑白熊临时倾巢而出,主谋就会去图书馆的房间,所以天海为了找出主谋,才会在时限即将到来的时候,前往图书馆深处的隐藏房间吧。”

“没错,天海那个时候,和我还有小枫想的一样。”林潇说。

“虽然,他却因此掉进小枫的陷阱而失去生命,实在很讽刺。”梦野说。

“但是明明有这样的线索,为什么天海不和他们商量,他大概无法信任我们,那个时候自相残杀刚开始。”

“而且,这段提示最后写着只要将这里的情报分享给可以信赖的人,我想这段话应该也进一步加深了他的疑心。”

“况且对他来说,他根本不记得自已写过这些,既然如此,连他自已能不能信任这段记录都无法判断,对不对。”小春说。

“这应该让他更加谜啊,所以他才无法找任何人商量。”林潇说。

“到底要相信这份记录,还是相信我们,还是相信自已。”

“他应该一直很迷惘吧。”

“不过随着时限渐渐逼近,他也只能赌一把这个可能性了。”

“他说自已做好了觉悟,要结束这场游戏。”

“然后,他没有和任何人商量,一个人前往图书馆。”

“然后掉进小枫的陷阱。”梦野说。

“那个时候只有我们和天海发现了隐藏房间,不过我还有小枫同学,我认为她可以信任,所以将隐藏房间的事情告诉她。”

“我和天海的差别,就是在这里,有没有小枫同学的差别。”林潇说。

“反正凶手就是小枫没错。”黑白熊说。

“是啊,真是心狠手辣的女人。”黑白熊仔说。

“话说回来,大家从刚才都说在说是,是我忘记的事情?”

“可以说完全没听过。”

“所以,那又如何,事到如今,就算知道天海同学的真实身份和目的,也没什么意义吧。”黑白熊说。

“不,这是有意义的,只要基于现在知道的事实,重新回顾天海的事件,我们就可以发现隐藏在其中的真相。”

“新真相?”

“我是听不太懂,但是只要重新回归天海同学的时间就可以了。”

“那就试试吧。”

“我们全员一起努力,揭开一切。”机望说。

“靠我的智慧和魔法之力,将黑白熊的身体变成单元剧形式。”梦野说。

“我是听不太懂,就是将黑白熊变成多重结局吧。”白银说。

“天海去图书馆的时候,即将来临了时间限制。”小春说。

“他是因为有生存者特典,所以直接去了暗门。”

“目的是揭发真正的主谋的身份。”梦野说。

“不过,在他达成目的之前头部就被铁球打中了。”

“凶器就是全自动机关,凶手甚至于不在案发现场。”黑白熊说。

“在发生凶手案的时间段去了图书馆的,只有天海同学啊。”

“不对,在行凶的时候,不只是天海去了图书馆,证据就是这台生存者特典的黑白熊平板。”林潇说。。

“为什么那台黑白熊平板会是证据。”

“我应该说过,这台黑白熊平板,就是只有天海收到过的生存者特典吧。”林潇说。

“但是在调查天海的尸体时候,他身上灭有这个,他只有学生手册的黑白熊平板。”

“也就是有人在天海死后,将生存者特典拿走了。”

黑白熊仔:“反对。”

‘现在没工夫搭理你们。’林潇说。

“都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

“可不能让你们这些杂鱼太嚣张了。”黑白熊仔说。

“沾到血的黑白熊平板好脏。”

“你说什么呢,拿出证据来。”

“但是天海带着生存的特点来到图书馆,既然会不见,只能是被某人偷走。”

“我觉得应该不太可能。”

“他可能根本没有带生存者特典。”

“不,天海确实将生存者特典带到了图书馆,”

“在临死前拍下的照片,他手上拿着的就是生存者特典。”

“你怎么会知道那个就是那个啊,也可能是别的。”

‘不,那个绝对是,这台黑白熊平板上的痕迹,和照片中他拿着黑白熊平板的手指位置完全吻合。’

“啊,真的啊。”

“在拍下这张照片的下一刻,天海的头应该就被铅球击中,那个时候喷出的痕迹沾染到了黑白熊平板。”

“所以这张照片里面天海手上的黑白熊平板。”林潇说:“绝对是生存者特点。”

“你说啥。”

“就说了不可以露出那么大反应,我们这不就劣势了。”

“我可爱的孩子竟然输了,让我好不感性的按下了按钮。”黑白熊说。

“狮子会将幼小的狮子推下山谷。”

“回到正题。”

“话说回来没想到有小偷,真是个坏家伙。”

“所以是谁拿走了黑白熊平板,除此之外,你还有其他发现吗?”小春说。

当然还有其他发现,“偷走生存者特典的人,毫无疑问是主谋。”

“你说是主谋?”梦野说。

“我实在图书馆深处的隐藏房间找到这台生存者特典的,可以进入那个房间的,除了主谋之外没有其他人了。”

“所以,在天海死去被发现的这段时间内,主谋将那个带去了隐藏房间?”

“不,那是不可能的。”

“为什么不可能?”机望说。

“不知道的吗?我的孩子们也知道了。”黑白熊说。

‘没错,这里交给黑白熊天狼。’

“但是我现在讨论是麦兜了。”

“不行他打算按下去我们完蛋了。”

“为什么,主谋没有被图书馆的隐藏照相机拍到呢。”

“主谋说来也对啊。”白银说。

“要向进入隐藏房间,必须移动暗门的书柜,但是林潇同学你们设置了照相机,如果主谋是从那里进出,应该会被隐藏的照相机拍到吧?”白银说。

“不过,没有任何照片拍到类似人物哦。”

“那么你的推理是错误的。”

“好厉害,你立功了。”

‘不,请等一下,图书馆的隐藏照相机应该有时间间隔。’机望说。

“那可是O秒才拍一次的快门。”

“主谋是趁着这个时间行动的。”

“原来如此,躲在隐藏房间的主谋,看好时机,进来然后杀害了天海。”梦野说。

“等一下,刚刚的推理有矛盾哦。”黑白熊说。

“你说什么,哪儿有矛盾。”

‘你问我,我怎么会找到,这个是黑白熊仔的问题。’

“虽然否定推理但是不会将理由这就是黑白熊的讨论风格,所以交给黑白熊仔了,不想死的话,赶快给我认真想。”

“要讨论什么好啊。”

“隐藏照相机,照相机竟然没有拍到主谋。”

“主谋是利用了间隔时间。”

“可相机只有O秒时间间隔,时间的确足够。”

“那么主谋躲在什么地方”

“当然是隐藏房间。”

“如果一直呆在图书馆的房间中,就乜办法知道外面的情况吗?”

“即便她呆在隐藏房间,应该也快恶意知道图书馆,只要利用监视摄影机。”

“那是啥,到底哪儿有偶那种东西。”

“明明同样是黑白熊仔,却不知道?”机望说。

“就是这个啊。”

“啊。小小的好可爱。”

黑白熊:“你们的兄弟哦。”

“这孩子叫黑白熊奇奇。”

“因为爸爸要我告诉大家,我彻底忘记了,现在想起来了。”

“有无数这样的小黑白熊仔出现,存在这里,而他们拍摄的画面,从黑白熊母体传给黑白熊。”机望。

“没出,会经过黑白熊之母,主谋想知道的话,很点,只要问黑白熊之母告诉他隐藏时机就好了。”

“如果是这样,毫无疑问异常房间的主谋,拿走天海的平板。”

“他为什么要偷黑白熊平板。”

‘主谋一定是害怕天海的生存者特典,落入我们手中。’林潇说。

“当然,不是。”

黑白熊:“我并不是害怕,只是因为那是为了填海同学准备的生存特典,如果她自已愿意和大家分享就好了,但是要其他人形式得到了生存者特典就说不过去了。

这样就不算是为填海同学准备的生存者特典了吧。”

“所以我就在他i了以后回收,只是这样。”黑白熊说。

“我并不这么认为。”

“啊?”

‘虽然你假装游刃有余的样子,其实是在死撑吧,生存者特典上清楚写着主谋就在这所学院。’

“要是在那个时候确定主谋的确存在,我们一定不愿意自相残杀,转而开始寻找主谋。”

“为了不让情况变成这样,你才将注意力转移了吧。”林潇说。

“反正你已经承认是主谋投了的吧。”小春说。

“嗯是,的呢。”

“但是这明显是主谋的失误,如果要回收黑白熊平板,主谋为什么要自已不让黑白熊去。”

“不不,不可能的,因为校规说了我不可以插手杀人行为,所以回收什么的是违反规定的。”黑白熊说。

“你既然这么拘泥于规则,这场自相残杀,果然有观众,如果是这样,那个观众就是。”

林潇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