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3

“这样啊,你还是选择和她在一起,相当于精神的存在,也可以说是热情。”

“但相对的,似乎变的欠缺思考了呢,您还不懂现在的情况吗?”玉藻前说。

“就在刚才,你那方的英灵已经败北,事到如今你再护着她也没有用。”

“她将会失去王权,既然如此,你该寻求庇护之人。”

“应当是我,除了我之外没有其他人,因此只要您一句话我要的是玉藻前,如此一来我便立刻。”玉藻前说。

另一个代表精神的林潇绝对不会点头答应,他绝对不可能到这里来。

那就是和剑士相互依偎,他的存在方式,就如同决定和玉藻前奉陪到底一样,这其中没有任何错。

“尼禄小姐。”

稍微有那么一点点察觉的到,神情,语气或者说动作,都是综合判断。

玉藻前那股女王气质消散,这就好比积累已久的千头万绪突然掉落。

“就像是这样,尼禄小姐总是夺走我的东西,当时也是。”

“在圣杯战争结束之后,也是主人和你进入,那里没有我,因为如你所知,我走散了。”玉藻前说。

“在那最后发生什么,我无法知道,所以,但我被赋予戒指的时候,真的很开心,我打从心底这么觉得。”

“这次终于轮到我被选上了,我可以被选中了,我对无名指上的光辉如此确信。”

“但没想到,你竟然也获得了同样的戒指,这真的令我好震惊,你可以想见我看到你的无名指但是一会后有多么惊愕,很可惜,这次的赢家是我。”

“上次是你,这次是我,这样非常公平,不服气的话,就到地狱找人去说。”

“哈哈哈哈,王权的一切都在我手上,主人您看,俩枚戒指都归我所有了,事到如今,光凭区区千年都已经无法满足,我要活的支配一起一二,用伟光笼罩万物。”

“娇柔不忍目睹,堪称模型,看似漫不经心,实际上很聪明,这本来就是你的有点。”

“哈哈哈,对,你说的没错,既然你都毫不避讳说我魔性,我本来就是妖怪狐狸哦。”

“这就是我,我就是过去受到人类畏惧之物,这就是我想告别的过去,即便如此也无所谓,没有是哦,倘若这样做可以得到跑一个,对我来说并无妨啊,主人。”

彼此的视线相互交缠,玉藻前对林潇投注的视线里,有着足以让普通人沦陷的力量。

不确定是不是魅惑,但但是处于强烈的感情,不管哪一种都没有多少区别。

林潇并未逃离她的视线,而是反过来注视着玉藻前,仿佛在及说呢眼睛,这种事情无须考虑除此之外没哟其他。

“真是够了,亲眼目睹如此样子,依然没有丝毫动摇,简直是让人无语的信赖。”

“是我输了,那股心意很深,我无法对抗,王权就交给你保管,暂且不说了,就看在你是个好御主的份上。”

“那么再见了,日后因为后悔而来的时候,再见面。”

‘谁要去赔罪,就是因为最后还在开心下场,恋人才会因此被抢走,永别了尼禄,恕我直言想必我们不会再见面了。’玉藻前数

“不愧是被赋予特权的女王,这次去的了胜利,实在了不起。”阿基说。

“不过接下来是我的工作了,乳沟要重新统领王权,我身为技师,所拥有的技能不可或缺。”

“我正式为了这件事情而来,请你饶恕我的无礼。”

“你还真是着急啊,阿基,你是如此期望?”

“因为这是必要的,这是Wie了让您获得一切,以及安宁。”

“连安宁都搬出来,你还真是会说话,你说话真让人厌恶啊。”

“若不能能言山道,我怎么可以胜任,毕竟佩云一切很重要,只要王权和人文艺,就可以平息一切,你将获得安全。”

“速速开始吧,请您将手向天高洁,让应有的事物回归正确形态,快举起伪王的另外一枚戒指。”

阿基似乎有点焦急感觉这一点不只是林。

证据就是组澳前的姿态虽然如同平时一样美丽,但是指尖却流露出警戒之色。

无须他人多言,空气中都是紧张的气息,因为剑士以战而化身冷酷的玉藻前面前。

如今她的性情已经渐渐冷静,察觉到,啊基本似乎想做什么,玉藻前又回归平静的她。

“主人,请你不要动,我有股不详预感。”

‘王权我收下了。’

这声音是哪儿来的。

是从上面,正上面开着一个口子,伊丽莎白抢走了这个。

“这是何等的飞龙啊,您这是要做什么,您可别将其戴上。”阿基说。

“我才不是侍女阁下,你给我注意点,我更加华丽细腻的登场了,然后挺好了。”

“我是龙娘!”

“为什么将第一个字省略掉,要改也没关系,至少多加工之。”

确实如同她说的还是往常意义昂。

“怎么都无所谓,不过你们两默默的感情很好。”

‘谁跟他感情好了,只是稍微合得来,像他这样老是将我当小孩子看待谁受得了。

根本就是所谓的青梅竹马。’

“名字这种事情算了,我只是为了自已,做我自所能做的事情,好了,你们给我看好。”

‘’到底谁才是最配得上戒指的人,我会在这里证明给你们看。

“小心你会出事情的。”

惊讶无比的力量,即便不适用解析诅咒灵赋,单靠着眼睛也可以做到正在发生拒绝反应。

魔力增大的复读,怎么看都已经是危险的警戒,与其说伊丽莎白的关系。

应该说着本来就不是一名英灵可以压制的量。

就算伊丽莎白有正规的御主在。

“魔力时空了,针对不具备资格者的防护机制,不对我在冷静分析个什么。”

“魔术师快救她。”林潇说

“不,主人卡莱没有那个必要了。”玉藻前说。

那只小蜥蜴似乎将王权和干劲了,我也觉得吃惊。“

‘什么,这是被消灭了?”

“到处都找不到王权,从伊丽莎白的体内消失了,完全消失了?”阿基说。

代表月灵晶体的戒指完全消失。

“为什么,又再一次。”阿基说。

“为何到了这一步已经改变路线了,你这家伙到底要妨碍我到什么程度,你这个不管到哪儿都丢人现眼的英灵。”

“为什么我会遇到这种事情,我有做什么。”伊丽莎白说。

“这是谁害的,那会是谁害的,当然是你害的啊。”

这么一来完全出乎预料,宝具解放,将阿基给打飞了。

这股威力林家所有人,被击飞的阿基不见了,估计已经是完全被毁灭。

透过接受王权达到性能强化,真不知道这件事情能否用这么简单的一句话解释。

伊丽莎白现在,周围的空间,有着无法言喻的独特紧张感。

毕竟都发生什么事情了,她的举动理所当然。

“哈哈哈,什么啊亏你还这么大放厥词这样就完了吗?”

‘我是不是变的很强,快看这就是全新的我。’伊丽莎白说。

“我要在这里发表宣言,我要用这股力量。”

“主人。”

这个瞬间,天开如同玻璃一般裂开。

“这该不会是宝具。”

不宛如要破坏世界的力量。

“我知道,这是什么,为什么那些家伙回来,为什么?”

“彼端的黑暗,谁都没有见过的未知领域中的怪物。”伊丽莎白说。

“是那个勾引主人的家伙。”

“为什么,你为什么也拥有戒指。”

“别搞错了,我是你的主人。”

‘什么叫你是我的主人。’伊丽莎白说。

林潇伸出手什么都无法阻止,破坏的军势吞噬了伊丽莎白,如此的情谊。

“方才那不是宝具,你的实力真强。”玉藻前说。

她的气势很强,焦躁,应该说更深沉,更河岸的情感。

赤色的眼睛注视着这里,林潇知道自已认识。

那是自已在私人房间做的白日梦,自已响起了她的名字。

她是阿提拉。

很快看清楚了是肉体的林潇。

“你忘记了吗,想必是忘记了,现在这幅姿态也难怪你不认识。”

‘我不需要有人知道我是谁,只要我在这里,那就不需要过去。’阿提拉说。

“你也一样就这样燃烧殆尽吧。”

“不由分说是吧,大王。”

‘主人你快过来,我要用最大输出摆脱她。如今先撤退。’玉藻前说。

“是因为共享分担了痛苦?总算成果了战斗,就算透过王权进行强化感觉疲劳也是不容否认。”

确实没错啊,阿提拉实在太可怕,能够活着都是奇迹。

就连林潇都感觉到了疲惫,盎魔术师更不用说了吧。

“你就乖乖休息吧。”

“嗯,非常抱歉,主人,我这怒不知道怎么缓和气氛,还请你多多担待,是我太不够高明,进入被大量魔气所害,导致失败。”

‘但是您不用的耐心,骂我们的四人房间全年无休,是为您敞开大门的地方。’

“娱乐殿堂,这个名字第一次听到。”林潇说

‘而且听起来太廉价了,应该叫尊贵的殿堂比较好。’

“没错,这是一般房间不可以比的证明,不过虽然没有特别差别,但是日后增加各种机能,请您慢慢拭目以待。”

很好放心了,这个英灵根本不累啊。

“没有那回事,我打从心底觉得累,而且还超想和你撒娇。

“所以说,主人来休息吧,所幸可以枕头在一起。”

“俩个人在一起效果恢复回事俩倍,我已经决定今天要将女王的工作抛弃了哦。”

原以为魔术师会朝着这边扑过来,不过她是直接钻进被窝。

“主人晚安哦。”

看着昏迷姿态睡去的魔术师,都是为了让自已逃回这里,她才会这样吗?

总而言之,还有和阿提拉的战斗了只剩下。

“我支配的领域被夺走了,不,应该说是被破坏了该这么说吧。”玉藻前说。

“虽然大家的努力暂且制止敌人,但是只是时间问题,如果不阻止破坏的军势,不久一切都会被破坏。”

“你打算怎么做?”林潇说

“我要和你在一起,无论何时都要面临终结,我已经决定了和你一起,因此恳请您和我一起战斗,即便这一站没有胜算。”

玉藻前说。

“太好了,这样事情就好谈了,既然魔术师你决定战斗我会以御主的身份和你同在。”林潇说

“就算这场战斗获胜的可能性极低,就算结果关系到消灭,我也不会有任何后悔哦。”

“因此我大葱一开始就决定了。”

“你不过问理由是吗,谢谢您,主人,能有您这样的御主我。”

“啊哈哈,好感人,我笑到肚子痛了。”

“哎呀,这么杀气腾腾太没品了,你以前的从容不迫去哪儿了。”

现身的是伊丽莎白,这座王城有结界,但是她可以直接出来。

“哦,你终于好好教我名字了,要是叫错,就杀死你,不过我就特别原谅你,既然你都这么叫我了,开玩笑,我就款待你们吧。”

“这也是我的意思,不过你们当成是游星的意思。”

“竟然在月亮在谈星星,你可真会搞笑啊,看来和你身上的纹身有区别。”

“没错,这身就是游星之力的证明。”

“我为了能接下小小游星碎片就成了,这家也能够,让我承受王权,让我拥有强大的力量,比原本的形态更强。”

“被破坏歹意精灵阿提拉,这一切都是他带来,简单来说它就是一切元凶,经过一万四千年出现的游行。”

“侵略,破坏,吞噬,我的维尔怕。”伊丽莎白说。

“维尔怕吗?毁灭之行。”

‘你真是震惊,果然原型比较打就是不一样,就是所谓的。’

“恶龙,你得到力量就得寸进尺,我会封上你的嘴。”

“好恐怖,骗你的,应该感觉恐惧的是你们才对。”伊丽莎白说。

“既然你是来源自神灵的英灵,应该可以明确感受,惊恐,不自然之物将要破坏一切自然,你还想不起来吗?”

“游星的使者,白色巨人的存在,那就是阿田了真正的样子。”

“你都晕了呢,是不是想起来什么。”

“算了无所谓,我就好心来告诉你吧。”

“几乎是万能的月之圣杯,当然不可能有威胁它的存在,但是,圣杯最恐惧的就是游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