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9章

另一边,弥赛亚北门。

“这是?”

八月:“撤退。”

“你是八月?菲就是费特吗?”林潇说。

“八月!”

“费特,你为什么拿枪指着我?”

“你为什么要阻止我杀那个女人。”

“我,你真的不记得了,我是林潇。”

“你?”

“你是菲吧?”

“我?”

“你是不是忘记以前的事情,如果刚才那个人是八月,她会叫你菲就表示。”林潇说。

“住口,我没有过去我只有现在你说是什么我跟不知道,我不知道我的过去。”费特说。

“我也不想去知道。”

“费特?”林潇说。

“什么钢铁做的大螃蟹。”

“危险。”

“大家快到城墙后面去。”

“这是什么东西啊最好是钢炼出来的。”阿美说。

“不要以为大就厉害,看我烤熟它。”雷蒙特说。

“雷蒙特,那装甲上面,覆盖着一层单薄的刻纹。”

“那是抗性。”

“这家伙不惧怕我们的力量?”

“有趣这兵器就摆明趁着我们来的,不要以为我们战胜好欺负。”

“根据推断这个就是弱点,直接进行攻击。”

“没了其实了,要是它再爬起来不知道该怎么办。”小坠说。

“哈哈哈,要是它在爬起来我就烧烤。”

‘你的大火灭有用了就是一个累赘。’小坠说。

“刚刚被我们集中攻击的地方在动?”阿海说。

“真的再动。”林潇说。

“小心。”小碧说。

“好痛,差点闷死在里面,都是阿诺挑了这么个地,那里是引擎室,很热。”

“也不是我挑的,因为里面一片黑暗。”

不知道为什么,自已的腿不听使唤,心中却意外平静无法思考,熟悉的身影。

“秘密针对以及进行压制里面能吨级了很多萤石矿。”

‘而我们这些对深月不利的人,就被移动在那里充当搬运硬是以及岗个遗迹的苦力。’

“很多人都因为长期在劳动中,染上病毒,如同人间地狱。”

‘这么说你生意吸收这么多黑雾,也是因为长期在里面劳动的关系?’

“嗯,我不能让自已的部下感染病毒是我,我尽力了,但还是救不了他们。”

“深月竟敢做出这种事情,为什么他们要费力气来压制这些?”

“根据我们知道,黑雾地区李曼还有人居住,他们大部分都居住在黑雾无法入侵的一击,如果压制那些一击并且李玉刚能那些来蹲放萤石矿,必定会和里面的人们发生冲突的。”

“那些原本的人都被杀了。”

“似乎不想被人知道哦啊,他们压制的消息,据说那里面的都被杀害了,无一幸免。”

“深月如此丧心病狂。”

“这么说,当时我们从深渊之塔出来搭着扎尔的飞艇之所以会莫名其妙被袭击。”帕雷说。

“也是因为这个。”

‘’怎么了,帕雷。

“扎尔当时告诉过我们,深月的飞艇因为使用的萤石矿所以无法突破极限这样的原因他们都必须突破弥赛亚。”

“要是他们突破了?”

“黑雾地区的一击,加入他们将这个全部压制就如同你们说的,目的只有一个。”

帕雷说:“我去拿个东西。”

“这是收藏好的地图。”

“将遗迹都编辑出来,然后将萤石矿的飞行位置。”

“这样的只要利用这个不给,就可以绕开弥赛亚进攻,他们除了这个就是要大费周章整平一击就是希望可以入侵。”“深月这么明显要对南方出手。”

“时间点就是现在,宣战的理由除了这个,华个不可能不预料到韩德尔不会同意。”

“那么既然知道会选择,而且金耀会支援的情况。”

“深月有如何。”

“金耀因为支援而变成空城。”

‘她的高傲性格一点是这样,恐怕史提拉也会前往弥赛亚。’

‘深月连这一步都算到。’

‘声东击西,才是他们的计划。’帕雷说。

“我不可以让她们得逞,帕雷利用你的速度赶快去金耀,并且在可以感觉到冰神的范围和并设能说明。”

“那我也不隐藏身份了,属下这就前往。”

‘帕雷是战神?’

同一时间北门。

“你来的添满了,雷神。”

“没想到三个战胜都爱,这样深月无法赢了。”

“真是奇迹。”

‘你没受伤吧。’

公主说。

“对不起吾等虽然过来了但是,却让你们受伤了。”

“不过放心我等的红莲骑士团和战神都在了。”

‘公主的心意我们代表所有人感谢。’

“领主大人还没有确定深月撤退,您不要过来。”

“呵呵又小沙推着我,我泡的比谁都快别为我担心。”

“更何况有三个战胜在这里,也许说这是全世界最安全的地方都不为过。”

我是守护盖压的四大斩蛇凝神,弥赛亚的领主久仰了。“

“不敢当,我才是久仰各位大名,冰神,爆炎的战胜以及闪雷战胜。”

“这次弥赛亚的危机,还真多亏了各位的帮忙,才可以安然度过呢。”

“哈哈不用客气这是盖压的意思,要谢就去谢谢盖压吧,反正我很久没哟活动了。”

‘还是希望你们可以招待吃一顿好的,毕竟在南方甜甜吃好腻。’

“放心吧,飞龙亭的料理不会让您失望。”

“哦哦,你这米是啊呀的领主真是上道答应的真快。”

“雷斯特,现在还在战斗期间。”冰神说。

“哼我只是说说史提拉来了,就算对方来了也没问题。”

‘说道这个你么你怎么会在这里。’

“因为我们接到克洛的桐子说这群怪物会不行过来,所以我们wie了坐这顺风车就直接躲进去了。”

“嗯还拉的我好急,导致没能给克洛写一封感谢信。”阿托利雅说。

“不着急的话,打不上这种直接到达的顺风车怎么办,我可是要将你带回去才这么冒险。”阿诺说。

“可是又不是只有这样可以搭配,我明明空档到后面还有好几只,很壮观的。”

“等一下你刚刚说后面还有?”冰神说。

“果然hia有啊。”林潇说。

‘再来一般都不怕我么一起轰击他们。’

‘是。’

“那各位先退一边就让我们三个咋回事呢和你。”并设你说。

“不好。”

“怎么了,冰神。”

“白银战胜在和我谈话距离太远我要专心。”

‘你说盎整天躲在盖压背后的人。”

“大事情不好,可以麻烦你想戴着我们赶往金耀吗?”

‘帮师傅忙没问题吧。’

‘好是好。’到底怎么了?小坠说。

“详细的请我会在飞艇上和公主说明,同时也用思念魔法告诉领主大人,现在情况紧急,金耀恐怕被攻击了。”

“雷斯特史提拉你们配合弥赛亚交给你们,我的攻击属性没有办法和你们配合。”

“这总比你配合我们好。”

‘’让你守护苍穹之门是里面只有你可以发挥力量不是贬低你。”

算了,回来和你争你们好好守护。“冰神说。

“对不起你们只要带这公主去金耀。”

“虽然说这场战争真的不干我们事情,但是我还想欺负一下深月出出气。”

“阿托利雅被关的仇恨我可不能不报,再加上公主一向对我们特别好,你觉得我们有可能够置身事外。”

“呵呵是这么说吗。”

“我也去帮忙。”

“费特?”

“是这么说吗?”林潇说。

“好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我们出点吧。”

“大螃蟹杀来了。”

“出发目标金耀。”林潇说。

“林潇恐怕会和金耀发生激烈冲突。”阿托利雅说。

“我们稍微整备一下,再出发吧。”

“好的。”林潇说。

“进攻只是幌子,他们目的其实是驰援弥赛亚然后攻击。”

‘的确如此。’

“这天欺骗了,居然可以绕过去。”

“利用几年,在何物地区部署中继站,突破了萤石矿飞行引擎的先天限制,他们要进攻金耀。”

‘拿下了金耀就可以投入袭击弥赛亚,一举将这个地方都拿下来。’

“孤立盖压。”

“这个战术也太强了。”

“是太精了没错,不过深月嘀咕了我们的力量。”

“你一口气可以轰击飞艇。”

“因为黑雾里面被利用他们放石头的一击根本没有多少,了不起三欧师走。”

“所以说深月在怎么会算,不会想到你们过来他们的弱点。”

“之前我们对付这个她上头有,我想那是专门对付我们。”

“盎机械对付我们、”

“我们独自很难杜康,但是俩个人难说。”

‘多亏你们在这里,因此我们才可以及时赶到弥赛亚,同时现在也能赶回金耀粉碎他们的阴谋。’

“应该说老天爷站在我们这边的吧。”

‘盖压不就是老天爷所以本来就站在我们这。’小坠说。

“哈哈说的好吗,那大家努力。”

“嗯。”阿美说。

“呼呼。”史提拉说。

“一口气来了4个要不是有我子啊你就要回去了。”

“都老队员了还记得我?”雷斯特:“别老是扑克脸。”

“有人子啊北门下面是深月的人。”

“你说那个穿着大红披风的人。”

另外一边。

“守护住,赶快!”

“剩余全部都冻结了?”

“这是?”

“父亲大人。”

“公主。”

“父亲大人您怎么起来您还需要休息。”

‘公主你怎么在这里?’父亲说。

“好久不见,狮子王没想到你大病初愈还这么勇敢”冰神说。

“我奉命前来支援你们。”

“盖亚?”

深月利用进攻的幌子,实际上是偷袭了金耀。

“金耀?这怎么可能,是怎么绕过弥赛亚的。”

“你知道他们为什么出现在这里吗?”公主说。

“战线不是还没崩溃,告诉我是怎么回事。”

“当然,这是我的义务,不过金耀的事情尚未平复,就让我们先处理这事情吧。”

“嗯,那么你身后的人是。”

“林潇上次配合我的冒险者,他们这次专门过来帮助我们。”公主说。

“见过狮子王陛下。”林潇说。

“真是一群强大冒险者。”

“你是利奇慢?”

“你认识我父亲?”

‘当然您父亲曾经是我们重要支柱人。’

“没想到在那件事情还可以看到你。”

“报告第四舰队出发了。”

“什么,礼拜堂?”

“陛下这场战斗交给我们了吧。”冰神说。

“放心我会好好代替史提拉惩罚这群恶徒,让她们知道南方并不是好惹的。”

“那就真的劳烦您了,盖压的恩情我们会保安的。”

“这本来是我们应该做的。”

“林潇,不好了。”

“怎么了?”

“我看到了扎尔。”

“什么,扎尔?”

“他也跳出来了?”林潇说。

“不是扎尔在金耀这边。”

“难道说,他们也是声东击西。”

“一口气就击垮了事态我飞行制造的攻城机甲”

“你就是首领,出现在这里是为了阻拦我们,你想来这儿举白旗的话,欧文可不接受因为这是领主的意思。”

“所以说这人还是战场你要是上前我会烧死你。”

“雷斯特你每句话都是一样的自信。”

“你说我自信哪儿来的,你们人类根本和我不同,你这么说话我。”

“战神是是仅次于神的存在搞清楚。”

“所以就因为对手最接近神,我才感谢你们在这里。”

“原本别以为只有史提拉回来。”

“什么。”

“丽雅杀了那个占社会能。”

“你刚刚说杀了我?”雷斯特说。

“好啊,我接受你的挑战赞,让你看看神罚。”

“这是我的尊严之战。”

“冰神?”

“雷斯特他出事情了。”冰神说。

“你们快去,他们的攻击力超出想象。”

“放心不下,就让小坠留在冰神身边。”

“时间紧迫,我会敢去和你们合作的。”

“到底怎么了?”

“从来没想到过回事这样,自以为是老天站在我们这里,自信满满。”

‘但是对方早就预料到了这一切是我害的,不该让雷斯特留在那儿。”冰神说。

“雷斯特他死了。”

“原来战胜是我是直接回归以太,和我们不一样。”

“这怎么可能。”

“雷斯特是个容易冲动的家伙,只要稍微挑拨一下他就会正面对上像是他的自傲。

当然我不能百分比确认雷斯特这关键的第一招是不是大火焰,但是你在身边我认为机会有三成。”

“雷斯特一直想要竞争,一直觉得你比他们若,但是却前往金耀,他更加不可以丢脸。”

华格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