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6章

“你说这些家伙是白银战胜?”

“那么袭击沙漠难民的是战胜?”

“怎么可能,战神会去袭击那些人。”林潇说。

“如果说这些铠甲是被人控制指引的,那么能够操控指引这些铠甲的应该不单单只有白银战胜。”

“因为我们当时在深渊之塔,不也是遇到过一模一样的铠甲怪物。”

“总不会白银战神就在那里吧?”

“不会吧,难道说那个谜一般的白银战神是帕雷。”

“骗人的吧。”林潇说。

“白银战神怎么可能是她,当时深渊之塔这些怪物不也是袭击我们,盎时候帕雷是我们的伙伴。”

“难道说那个时候她想杀了我呢。”

‘先专心战斗吧,对方可是要把我们碎尸万段的样子。’

“没必要为了已经发生过的事情犹豫,我也没空帮你说。”

“我知道了先渡过眼前的危机吧。”

“等等你虽然是林潇的师父,但是目前深月一员。”

“没错是一个可爱的女孩子。”

“那我话说在前面,这一仗结束后我们必须赶到盖亚身边。”

“我希望你能够看到曾经林潇师父的份上,不要阻拦我们。”小坠说。

“否则这一战,我们同样是敌人。”

“呵呵,方希那我不会阻拦你,我只是负责守护在这里,你们通过我负责的领域范围,我根本就没有追击的必须。”

‘扎尔。’

‘好我了解了,那就共同作战吧。’

“请多多指教。”

同一时间。

“千年前,瑟莉丝和依协莉丝在黑与白,赤与蓝的意识指引下,继承了清洗大地的使命。

那个时候瑟莉丝的哥哥,扎克为了拯救即将被毁灭的世界,进而对对抗他唯一的亲人,也是他的挚爱。”

“你们人类的努力成就了现在的和平,你们人类的努力使的萤石科技被消失。

你们人类的努力让白翼和黑翼明白了爱和慈悲拜托了远大意识的控制。

直到今天,你们人类依然努力,努力的一位自已可以超越宿命,可以跳脱神的宽容。

努力认为这一切都是神话,一万物之灵自居你们,真的宽网的一位你们已经是这绿之星的顶点。”

“既是这样,按我就将能量赐予给你们。”

“神之威严是不可侵犯的,神之智慧是不可触碰的。”

“登上巴比伦之塔的世界之王啊,尽管任凭你将手中的最后砖瓦防止你最得意的塔上,完成你天真的梦吧。”

“在这一刹那你将深刻了解到自已的无知幼稚和傲慢无礼,将带来无法妥协的毁灭与新生。”

“白银之门泄露的是黑雾,乌斯阁下快回避。”

“好不容易才感到这里,为什么会突然发生这种事情。”

‘到底怎么了。’

“不好沙拉的刻纹,这篇黑茫茫的蒸汽是黑雾。”

“林潇。”

‘柯丽尔,阿托利雅你们怎么来了。’

“我们刚才赶到圣都就发现大圣堂上面开了很大一个口子,柯丽尔直接将飞艇降落,虽然很危险但是柯丽尔已经没事情了。”

“林潇没事就好。”

“柯丽尔?”

‘怎么了吗?》’

“没事,你没事情就好。”

“啊,黑色的雾气这上面被开了一个大洞,有什么东西出来了。”

“那是。”小碧说。

“柯丽尔?”林潇说。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盖亚长的和柯丽尔一模一样。”

‘你们真的来了呢,冰神告诉我你们会来。’

‘冰神?’林潇说。

“盖亚大人?”小坠说。

“不,我不可以走,因为一切都已经太迟了,但四个斩蛇你都恢复道题呢,但它开始呼唤我,谁也无法阻拦

对不起,我不能够原谅安歇杀害战胜的人,也不能够原谅那些伤害帕雷的。

我更加不能够原谅那些我付出一切,但是背叛我的人。”

“所以我决定顺从它的招呼,我决定实行我们已经忘记的命运。”

‘您究竟在说什么?’

‘请你们搬我带走她和他吧。’

‘帕雷,还有华格?’

“法威镇的婆婆。,知道怎么之力考,我虽然取走了大部分白银灵魂但是还没有带走帕雷的生命。”

‘所以知道怎么治疗。’

‘治疗好时候,就前往弥赛亚,只有那而是被选中的地方。’

“请帮我照顾好这一关是我深爱的人,一个我曾经以为自已深爱的人。”

“盖亚,你最难道?”

‘我也没有夺走她的生命。’

‘不管你是什么名字,我觉得你应该知道我们的事情。’

盖亚说。

“我不可以将你留在这里。”

“她已经回不来了。”

“快点上上执行好没不然来不及了。”

“林潇。”

‘费特,八月?’

“阿美你们也来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看到了一大股黑色的气往大圣堂的上空冲出,也看到双子星号溅落进来。

“我也不知道,刚刚听到轰的巨响就”

那声音是从那座门里面出来。“

“大家立刻乘上双子星号离开。”柯丽尔说。

同一时间大战舰。

“大圣堂飘出大量的黑雾。”

“乌斯和丽雅将军重伤需要治疗。”

“到底发生了什么!”克鲁说。

“报告,电报中传来警告,让偶们立刻撤退。”

‘是扎尔的警告。’

“黑雾中出现了决断物体。”

“快撤,立刻撤。”

“所有炮击舰被毁灭?”艾琳说。

“出现了巨大物体。”

‘左边回避。’

“全力撤退。”

“那个形态是神话中记载的状态,不是我们累可以应付的对手我们究竟做了什么。”艾琳说。

赤和蓝之神的净化神罚,神造之神的灭世,以前只是童话故事,在很小很小的时候,就已经熟悉。

人们疑问是使用禁忌的萤石,污染了原本纯洁的大地,酿成了黑雾带来的灾难。

这样的自私危害了世上万物,带来了神话中的灭世。

就在神造之神无与伦比的力量破坏下,七天世界上文明就整个毁灭。

一直到这都没有问题,一直到这里我们知道的神话也都是事实。

但是我们知道的宗教寓言在这开始又了很大不同。

八岁那年,圣都的使者来到我家里,使者如铃声般轻灵的声音,我知道了我被圣都选为引导者。

这个圣都最高荣誉的身份让我的家人雀跃不已。

他们深刻为我感到骄傲,当然晓得时候我也因此得意不已,因为自已已经拥有了半片天空。

进入圣都之中学习了几年,每一天我都会和自已的家人,利用书信分享我所学到的奇妙知识。

刻纹的应用和构成咒语的背诵和拆解,体术和剑术的练习和延伸。

这些成为引导者的必备知识,都让我仿佛拥有天天你发现新世界般的惊喜不过几年后。

随着经验接收踏入领域越来越深,慢慢开始封闭了这些,也慢慢疏远了坚定信仰的家人。

因为我发现我们所接触到的历史,那天上的神因为七贤者的牺牲而宽恕人们的神话教义。

竟是个天大的谎言,赤和蓝之神根本没有宽恕我们,而神话中取代神造之神的盖亚,实际上仅仅是一个背叛者。

选择站在人类势力,选择站在她挚爱的扎克身边的白翼使徒。

这个名字叫瑟莉丝的使徒,因为扎克的愿望在灭世的最后一刻背叛了赤与蓝之神。

因为扎克希望在大地即将被神造之神进化的最后一刻背叛了黑翼使徒。

黑与白使徒,赤与蓝的力量相互冲突下,有着人类支持的瑟莉丝以微小差距粉碎了黑翼,阻止了灭世的脚步。

灭世的举动被阻止以后,仅剩的神之使徒瑟莉丝wie了继续履行自身的宿命,决意让黑雾消失。

而为了不让人们使用萤石矿,所提供的能量,瑟莉丝和七大贤者之一的扎克,利用了神造之神的基础加上科学,创造出了无限机关,似乎的确解决了问题。

让人们舍弃了萤石矿,继续享用,只是无限机关来源被封印于大圣堂的神造之神。

而神造之神的力量来自使徒的生命付出,就在无限机关开始供应能量之后,瑟莉丝的生命开始枯竭了。

扎克当然不希望事情演变这样,因为瑟莉丝的的是我除了代表他的挚爱消失之外,也代表着无限机关将停止运转。

失去了能量人类将为了生存而卑鄙使用萤石矿,重蹈覆辙。

绝望中,同是七大贤者的爱蕾诺亚出现了,以瑟莉丝等人的生命的石头为理念。

共同协助研究出了复制下一个神之试图的可能够,经过一连串的努力,奇迹缰绳了。

在第一个个复制体成功诞生后,为了能够让这样的讯号可以无限持续让无限机关永远继续。

一个专门复制和教育培养神之使徒的组织白之屋和引导者们出现了。

在这个被称为白之屋的封闭空间,经过世界各地选拔出来的优秀仁慈啊,将可以利用完成的规划,设计完成教导出神之使徒,那就是盖压

“引导者们将培养一个精神上完美的拥有着自我牺牲,来驱动无限机关的复制体。”

“为了不被利用,爱蕾诺亚将神之力和刻纹契约,创造出了四大战神。”

“在接受教导后,成为守护盖压,守护白之屋,守护无限机关的存在。”

“就在一切做不完比后,连接着神造之神无限机关转动了,为了继续守护这个核心。”

“七大向着伴随着无限机关城里了盖亚神圣教派,而被冠以传说,人们将黑雾四位一段并且信仰现世之神,成就了传说。”

“只是现在这个天堂,已经崩塌了。”

“醒来了吗,雷蒙特。”

“老师。”

“我还以为你迷恋瑟莉丝都忘记了。”

“是谁救了我?”雷蒙特说。

“很不可思议吧,那个被你折磨的盖亚就是救了你的人呢。”

“她为什么要救我呢。”

“你问我为什么这个答案你比谁都清楚,她是个可怜的孩子,她犯下了错误,却拼命想要弥补,也许我们可以说她的错误没有ibu的办法,但是雷蒙特她的错误,全部是你一手造成的。”

“你天真的以为扎克可以带走瑟莉丝,所以身为引导者的你认为你也可以带走自已深爱的人。

因此你除了培养瑟莉丝,私下又培养了另一个用来取代他成为盖亚的人。”

“你给了她们相同的记忆,给了她们相同的爱,但是相同爱着你的她们,却只有一个人可以得到你。”

‘得不到你的哪一个会做出什么事情,想不想你的疯狂,也许你就可以了解我说的话。’

婆婆说。

“还好在圣都的废墟中有找到这些东西看来老天爷真的站在我们这边。”

“不过很多东西都被压毁了,所以加加减减就剩下这几瓶希望能够有用。”

“就是婆婆说的除魔草和返魂水。”小坠说。

“快找那个人跟我一起拿个婆婆谁知道哦啊帕雷可以支撑多久。”

“我来帮忙好啦。,”阿托利雅说。

“情况怎么样了,圣都还有附近。”

“很抱歉,那已经是一片废墟了。”

‘地下飞出来的神造之神,还吸引了一堆魔兽那已经是人间地狱了。’

“情况这么糟糕了吗》”

“不真正糟糕的是深月,从神造之神的破坏痕迹来看它是朝着北方飞去,它的目标是深月首都。”

“毕竟深月想触碰了神之逆鳞。”

“话不可以这么说神造之神现在是想针对深月进行报复没宠。”

“但是水也无法保证这个原本就用来毁灭世界的家伙不会在灭了深月以后转头灭掉其它地方。”

“盖亚在离开前,有提到过弥赛亚,难道真的如她说的,唯一的地方就是弥赛亚。”

‘你也知道怎么操作飞行船,可不可以请你带着小碧回弥赛亚。’

“加入弥赛亚成为避难所,必须好好的救人才行。”阿海说。

“我相信公主也会出发的。”

‘我们现在就走。’

‘我也跟着一起去,圣都因为突然爆发黑雾这附近都是怪物盘踞,人多比较安全。’

“那么就麻烦你了。”林潇说。

“包在我身上。”阿美说。

“可以了,看来情况不会再恶化。”

“那真是太好了,没想到帕雷还是有救。”

‘’盖亚说的没错,带来婆婆这里就好了。”林潇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