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第6章

程恪看着江予夺起身,再走出门去,然后陈庆也甩着腿跟在后头走了出去,他正要松口气,陈庆拉着门一带,“哐”的一声,他被惊得差点儿从椅子上摔下去,坐那儿好一会儿才回过神。

其实陈庆关门的声音虽然挺响,但他并不是完全没有防备,就冲陈庆横着走的那个架式,声儿就小不了,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反应这么大。

也许是因为不安。

一个壳,无论是个什么样的壳,也总归是个壳,失去了就连假装安全的条件都不具备了。

自从程恪知道安全感这个词儿那天开始,他就觉得自己缺这个,非常缺。

特别是需要“面对”的时候,无论是面对什么。

他从家里出来的时候就比果奔多了身衣服而已,走的时候根本没想太多,就觉得憋得慌,喘不上来气儿,只要能开了门走出去就行。

想得也挺简单的,出去了再说,随便找谁家里待几天再说,事儿到眼前了再说……

结果都没等他摆好姿势,事儿就这么一股脑的全拍过来了,还都是些莫名其妙的突发事件,他有些应接不暇的迷茫。

从小到大,他处理过的最大的事儿就是跟程怿打架,而且没处理好,程怿砸破了他的头,还抢先告了状,他气得当着老爸的面踢了程怿一脚,结果被老爸从二楼一直打到了院子里。

……蠢啊。

程恪站起来,走到门后,从猫眼里往外看了看,楼道里已经没有人了,他打开了门。

江予夺给他的钥匙很可爱,上面吊着一个猫头的钥匙扣,他拿出钥匙试了试锁,开锁反锁,然后关上了门。

拿着钥匙好一会儿居然没想好应该放在哪儿,他记忆里就没有拿过钥匙,家里不用钥匙,他的房间也不需要钥匙,家里人无论进哪个门都会先敲门,什么抽屉柜子的就更不需要了。

最后程恪把钥匙放进了裤兜里,他现在还得回许丁房子那边,把钥匙放回物业,顺便再把他买的那些屯货装拿过来。

不过当他看到这些屯货装的时候又有些想放弃了。

他靠在浴室的门框上,看着架子上的东西,那天是怎么把这一堆东西拎回来的他都没想明白。

但看了几分钟,他还是拿了个兜,把这些东西都装了进去,他几乎没有行李了,就刚买的几件衣服,东西太少会加重“从今天开始出来单过”的不安感觉,他需要一些行李。

最后他拎着死沉死沉的一大包东西走出了房门,也没好好体会一下是不是好受些,就知道袋子勒得他手指头疼。

拎着袋子去物业还了钥匙,再拎着袋子走出小区,再拎着袋子站在路边打车,五分钟也没打着一个车,他开始有些后悔,把东西扔在脚边不想要了。

一辆出租车开了过来,程恪刚要抬手招呼,旁边两个小姑娘一边看着手机一边报出了车牌号:“就是这辆了。”

程恪看着她俩上了车,再看着车开走。

啊,这他妈是手机叫来的车。

程恪拿出了自己的手机,他还从来没用过各种打车软件,因为用不上,就连手机支付他用的都不多。

他临时下了个打车软件,研究完了怎么用,正要叫个车的时候,一辆空载的出租车从他面前开了过去。

不知道是不是他看上去不太像正要打车的人,车连减速看看他是不是要打车的意思都没有。

程恪看着远去的车,很感慨地说了一句:“操。”

软件提示有司机接单了,在等待的过程中,程恪一直默默祈祷不要有车经过,大概是霉运走得差不多了,地图上显示接单的车已经在路口了,都没再有出租车经过他身边。

一辆黑色的大众停在他旁边,他往边儿上让了让,车按了一下喇叭,放下了车窗。

“是你吗?”司机冲他喊了一声。

“什么?”程恪看着司机。

“是你叫的车吧?”司机问。

程恪愣了愣:“我叫的是出租车啊。”

“你叫的是快车,”司机说,“你对一下车牌和车型。”

“……哦。”程恪看了一眼手机,的确写着车型和车牌。

上车之后司机看着他笑了笑:“你是不是不常用这个?”

“我就没用过。”程恪如实回答。

“是吗,”司机有些意外,“这个多方便,现在年轻人没用过的还真不常见啊。”

“我大概不是年轻人。”程恪说。

拎着那个死沉的兜掏房门钥匙的时候,程恪突然有种不太放心的感觉,他盯着门锁,犹豫着又把耳朵贴到门上听了听。

江予夺老让他觉得精神不太正常,现在他住在一个不允许换锁而江予夺还有钥匙的房子里,总怕一开门就能看到江予夺坐在沙发上,旁边站着总护法。

门里很安静,听不出什么来,程恪想想又觉得自己有点儿好笑,但打开门的时候他还是很小心地又往里先看了一眼,才进了屋,然后从里面把门反锁上了。

程恪把手里的东西往地上一扔,倒在了沙发上,闭上眼睛长长地舒出一口气。

躺了不知道多久,背都有点儿麻了他才又重新坐了起来,看了一眼时间,发现自己应该是睡着了,这会儿离他进门已经过去了两个小时。

饿了。

程恪起身,进厨房转了一圈,有厨具,但是他看不出来是否齐备,再把自己的屯货装放到浴室里,瞬间架子上就摆满了,看着跟超市的货架似的。

瞪了好一会儿,他才又把这些东西拿下来,放到了柜子里。

从卧室里转了一圈出来回到客厅的时候,程恪突然觉得很烦躁。

非常烦躁。

他本来以为,房子已经租下了,钥匙拿到了,人也住进来了,这就算完事了。

结果他发现他还需要去买被子枕头床单被罩,而且他进屋之后没换鞋,因为没有拖鞋……

“啊!”程恪把自己用力地摔进沙发里,又对着沙发扶手狠狠地蹬了两脚,“烦死了!”

“这个好吃,这个拌饭酱,”陈庆拿起一个瓶子放进超市推车里,“里面有肉粒儿,特别大颗。”

“想吃肉你直接买肉不行么,”江予夺说,“指着拌饭酱里那点儿肉,加一块儿有一口吗?”

“差不多吧,”陈庆说,“我嘴又不大。”

“我不想跟你说话,”江予夺说,“我求你今天晚上回自己家吃饭去。”

“我姨在我家呢,不想回去,烦得很,”陈庆皱了皱眉,“她心情一不爽就上我家来挑我毛病,也不知道哪儿来的习惯。”

“我看到你就没有心情好的时候。”江予夺说。

“那边有猫粮,”陈庆指了指前面,“要给小猫子买点儿吗?”

“它吃饭。”江予夺说。

“有猫粮为什么要吃饭?”陈庆问。

“不买就没有,没有就吃饭,”江予夺看着他,“捡个流浪猫我还买猫粮,它之前垃圾都吃。”

“那你还给它买罐头了呢。”陈庆说。

“你,”江予夺指了指他,“去收银台排队。”

“好嘞。”陈庆点点头,转身走了。

江予夺推着车往卖奶粉的架子那边走过去,听说小猫要喝羊奶,喝牛奶会拉肚子而亡。

“靠,这么贵。”他盯着架子上的各种奶粉看了半天,拿了两袋羊奶粉放到推车里。

货架之间有点儿窄,他拖着车退着往外走,一边走一边又拿了一袋婴儿奶粉,不知道买来干嘛,就觉得很好喝的感觉。

刚退出通道,没等转身,江予夺撞上了身后的一个人。

“不好意思。”他说了一句。

身后的人没说话。

连个“没关系”都不会说吗!

他这种没素质的人难得有礼貌一回,居然碰上个没回应的人!

什么素质!

他转过头瞪了一眼。

积家。

不,程恪。

程恪拎着个篮子,站在后面一脸不知道是震惊还是烦躁还是无奈还是嫌弃的表情看着他。

“你连个没关系都不知道说吗?”江予夺瞪着他。

程恪还是看着他,复杂的表情变成了震惊一种,几秒钟之后才说了一句:“没关系个屁,你撞我伤口上了,我没抽你你就感天动地吧。”

江予夺往他腰上看了一眼,这倒是挺意外的。

他感觉自己那天把握得还挺准,应该只是扎穿衣服,不会碰到身体,居然伤了?

“你腰这么粗?”他忍不住问了一句。

“什……”程恪先是愣了一下,然后似乎突然失去了说话的兴趣,转身走了。

“有推车,”江予夺看到他篮子里装了不少东西,“为什么拎个篮子?”

推着车不太好跟踪吧?

拎着个篮子一边跟踪一边掩人耳目地往里放东西,最后不小心给放满了?

程恪转过身,走回了他面前,看着他:“有纸和笔吗?”

“有。”江予夺说。

“给我用用。”程恪说。

江予夺眯缝了一下眼睛,从兜里拿出了一张烟壳纸和一支圆珠笔。

程恪接过去,低头在纸上写了三个字,再把纸笔递回给了他。

利培酮。

“什么?”江予夺问。

“药店能买到,”程恪说,“治精神分裂的。”

“操|你大爷。”江予夺说。

“随便。”程恪转身走了。

篮子非常重,程恪拎得手都有点儿酸,但江予夺还在后头看着他,他不能走得太狼狈。

他不是不想弄个推车,他是压根儿就没看到哪里有推车,进了超市之后,就只看到货架旁边有篮子,而且只有一个。

一直到转过了两排货架了,他才把篮子往地上一扔:“操。”

太他妈沉了。

他往旁边看了一眼,一个穿着超市衣服的小姑娘正把一辆推车上的货往架子上放。

“这些都要放上去吗?”他问。

“是啊。”小姑娘回答。

“这车能让我用用吗?”他又问。

“啊?”小姑娘愣了愣。

“东西太多了,”他指了指篮子,“你们的推车是不是要踩到机关才能出现啊?”

小姑娘笑了起来:“车就在门口啊,你从电梯一上来那里,两大排呢。”

“……这样啊。”程恪突然就有些尴尬,瞎的吗?居然没看到?

“你用这个吧。”小姑娘把最后一件东西拿了出来。

“谢谢。”程恪非常感动,赶紧把篮子里的东西放了进去。

接下去还要买什么,他差点都想不起来了,又盯着车里的东西看了一遍,才想起来是要买内裤。

内裤在哪儿,他转了半天也没看到。

这个超市挺大的,无数的货架,跟迷宫似的,他一开始觉得这超市大概是个u形,转了一会儿又觉得可能是个回字,再转一会儿又觉得也许是个凹字,最后他从两个货架之间出来,迎面又碰上了江予夺的时候……

他觉得这超市应该是他妈操字。

江予夺看到他的时候,一点儿也不吃惊,看上去非常平静,甚至胳膊还撑着车冲他笑了笑。

程恪扯了扯嘴角,没能笑出来。

“找什么?”江予夺微笑着问他。

“内裤。”程恪回答。

“那边儿。”江予夺往自己身后指了指。

程恪看过去,看到了满墙的胸罩。

江予夺大概是看出了他内心的愤怒,又补了一句:“内衣内裤都在一块儿,您不是这个都不知道吧?”

“晚安。”程恪说完推着车走了。

江予夺转头看了一会儿,开始有些怀疑自己的判断。

虽然从程恪出现到现在,很多细节都解释不通,怎么想都觉得有问题,但他又实在没办法把这样的一个人,跟以前那些人联系到一块儿。

如果程恪真的有问题,那这次也实在是太不按套路出牌了,简直新颖独特。

程恪消失在货架中间之后,江予夺叹了口气,转头推着车往收银台走过去,老远就看到陈庆站在收银台旁边冲这边挥手。

“你这也太慢了,”陈庆说,“我都让过去一个足球队了。”

“我不得挑挑么,都是天天要吃的东西,”江予夺说,“我又不跟你似的没有味觉。”

“我有味觉,”陈庆把推车拉过去推到了收银台前,“我就是味觉不是很发达,简单地说就是我不像你那么挑食。”

“我外边儿等你。”江予夺把钱包给了陈庆,走出了超市。

现在天黑得早,刚下班的时间,外头已经一派华灯初上的样子了,江予夺伸手在兜里一边掏烟一边往四周看了看。

他不喜欢晚上,不喜欢阴天,不喜欢有雾,总之不喜欢一切饱和度和亮度不够的空间。

会让他害怕。

哪怕这会儿他身边有无数个人来来往往地走着,有人说话,有人笑,有小孩子哭,路对面还有人在吵架,目光所及之处,满满当当。

他还是会害怕。

因为无论有多少人,都没有谁看到他,他哪怕是在这里,拉开拉链对着街尿一泡,都未必有几个人能看到,而且在尿完之前,这几个人可能就已经走远了。

江予夺点了根烟叼着,把烟盒放回兜里的时候,摸到了程恪写的那张烟壳纸,他拿出来看了一眼。

利培酮。

去你妈的。

他用打火机点着了纸片,看着程恪写得挺不错的三个字慢慢在火光里扭动消失。

酮字怎么念啊?

“三哥,”陈庆叫了他一声,“走吧。”

江予夺把烟掐了,回头看了看,陈庆拎着两个大袋子走了过来。

“这么多。”他接过一袋,掂了掂还挺沉的,于是又伸手把另一袋也接了过来,比较了一下还是前一袋轻一些,于是把那袋又递回给了陈庆。

“太明显了吧三哥。”陈庆看着他。

“车都没有还要上我那儿蹭饭,”江予夺说,“我还帮你拎一袋已经很违背我原则了好吗。”

“对了!”陈庆一边走一边猛地转过头一脸兴奋,“你知道我刚结账完了,回头一看,看到谁了吗!”

“知道。”江予夺说。

“积家!”陈庆说,“居然看到积家了!没想到吧!”

江予夺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哦,你说的是知道啊,”陈庆愣了愣,“你怎么知道的?”

“因为你他妈!”江予夺压着声音吼了一嗓子,对着陈庆甩到自己跟前儿的脚踹了过去,“见了他就激动得一蹦三丈高!你他妈爱上他了吧!”

“哎!”陈庆往旁边蹦了一下,“别给我踹折了。”

“还有,”江予夺指着他,“别再叫他积家!”

“为什么啊,”陈庆说,“我又没当他面儿叫他积家。”

“我怕听多了!”江予夺往他背上甩了一巴掌,“我他妈看到他会叫他积家!”

“……哦。”陈庆点了点头,想想又凑到他旁边,“三哥,其实我就是不太明白,为什么不能当他面儿叫积家,外号嘛,咱管狗子不也叫狗子吗?”

“丢人。”江予夺说。

陈庆没说话,沉默了很长时间,在江予夺都快忘了之前他俩说的是什么内容的时候,才一拍大腿:“知道了,叫他积家好像显得咱们没见过钱似的,对吧!老记着人家有块高级表了!”

江予夺憋了好一会儿,叹了口气。

“但是你的确是没有十几万的表。”陈庆补充。

江予夺转过头,陈庆迅速抬手护住了脑袋。

“操|你祖宗。”江予夺气乐了,“你上辈子上吊的时候我是不是踹你凳子了?”

江予夺不太喜欢在厨房呆着,空间太小,感觉很憋,所以一般陈庆来蹭饭的时候,他都是坐在客厅里等着吃,虽然陈庆的手艺对于那些食材来说是一种侮辱。

“三哥!”陈庆在厨房里喊,“排骨做糖醋的怎么样?”

“随便,能做熟就行,”江予夺看着手里的合同,合同最后附着程恪的身份证复印件,“别太难为排骨了。”

程恪的确是叫程恪,江予夺盯着出生日期看了一会儿,又在心里计算了一下程恪的年龄。

我操。

都二十七了。

实在是没看出来。

江予夺用手指在程恪的照片上弹了弹,他这儿随便一个十七的孩子都比这位少爷生存能力强。

起码不会在超市里找不着内裤。

窗外飘进来一阵辣椒味儿,江予夺呛了半天,起身过去把窗户给关上了,正要走开的时候,感觉外面有人。

他没有动窗帘,这会儿客厅没开灯,外面看不清他的影子,他偏了偏头,从窗帘缝隙中往外看过去。

一个人影迅速地退进了斜对面对两栋楼之间的通道里,消失不见了。

江予夺皱了皱眉,回到沙发上坐下,打开了电视。

“弄好了,准备吃了啊。”陈庆端了一盆汤出来放到了桌上。

“你今儿晚上在我这儿过夜吧。”江予夺说。

“嗯?”陈庆看着他,接着就立马靠到了窗边,往外看了看,“你看到人了?”

“不确定。”江予夺说。

“那我留下吧,”陈庆拿出手机,“我再叫几个人,跟外头守着。”

“你这样,”江予夺按了按眉心,“你要不写个横幅挂窗户上吧,就写‘我已经发现你了’。”

陈庆愣了愣,把手机放回了兜里:“靠,你什么时候能好好跟我说话。”

“你什么时候能在脑子里给你的智商腾点儿地方啊!”江予夺起身进了厨房,把陈庆侮辱好的食材端了出来。

“三哥,”陈庆坐到桌子旁边,“我有个不成熟的提议。”

“等成熟了再提吧。”江予夺说。

“你要是觉得积家有问题,”陈庆说,“咱不是有钥匙么,他不在的时候进去找找,看看有没有什么蛛丝马迹。”

江予夺没说话,看着他。

“怎么样?”陈庆问。

“别叫他积家。”江予夺说。

“……哦。”陈庆点头。

如果遇到章节问题,请及时报错反馈。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