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第62章

程恪没有马上放弃,这片荒地是个简易停车场,一排店铺差不多都有个后门对着这边,从这里跑出来的人,只需要跑几步,就能从随便某一个店的后门进去,再从前门走掉。

程恪回到前门这条街转了转,没再看见那两个人,他又进了店,一家一家打听,有没有两个人从后门进来走掉的。

问到倒数第三家的时候,老板点了点头:“有人从后门进来了,再从前边儿走了,不知道往哪儿走的,不过就一个人,不是两个人。”

“谢谢。”程恪说。

“怎么,遭贼了?”老板问。

“啊。”程恪应了一声。

“这片儿贼不少,”老板说,“开店的差不多都能认出来,刚那个我没见过。”

“……哦,谢谢啊。”程恪说。

“不客气,东西注意点儿啊,可别以为建材市场就没贼了,多呢。”老板说。

程恪走出店门,看了一眼站在外面的江予夺:“跑进这家了,往哪儿走了老板没看到。”

江予夺没说话。

“看到了也没意义,”程恪叹了口气,“也没法确定是不是路过,或者是不是跟着我们然后跑了。”

“我们买完水泥出来的时候,那俩烟还没有抽完,也没有聊完了要走的意思,”江予夺说,“我一直走到最那边的店才进去,就是看他们会不会跟过来,这一排那么多家木板店,他们跟到了最后,也一直没进店,我出来了,才突然进的店。”

程恪皱了皱眉,的确是这么回事。

以前江予夺说看到了什么人,他始终都不太相信,就是因为除了江予夺自己,没有任何再看到了。

但今天这两个人,或者一个人,他是看到了的,也有两个老板证实了。

“你刚说,”程恪看着江予夺,“不是他们?”

“不是。”江予夺回答得很干脆。

“你是怎么不是他们的?”程恪追问。

“我知道。”江予夺拧着眉。

程恪看着他,没有说话。

每一次“他们”出现时,江予夺都希望他能看到,也曾经不止一次地问过。

你看到了吗?

没有。

没有看到。

什么也没有看到。

这样的回答江予夺收到过多少次?

这一次终于有人告诉他看到了的时候,他却说那不是“他们”了。

程恪不知道这是为什么,真的不是“他们”,那会是谁,为什么这么可疑?如果就是“他们”,江予夺为什么否认?

是因为……他已经说自己“好了”吗?

程恪和江予夺买好了板子回到水泥店,老板已经帮他们叫好了一辆拉货的车,东西一放,就可以直接拉回去了。

不过只能坐在后斗里。

“这车能到地方吗?”程恪有些担心。

“能到,”司机叼着烟,“不过先说好,我不管卸货啊,只管拉,卸货进门爬楼什么都要加钱的。”

程恪刚想说那就加点儿钱,江予夺已经一边上车一边说了一句:“就这点儿东西我们自己卸了。”

程恪只好闭嘴,反正拉到门口了,也没多少东西,叫工人帮忙拿进去也行。

江予夺伸出手把他拉上了后斗。

“第一次坐这种地方吧?”他问。

“嗯,”程恪点点头,“第一次坐三轮小货车。”

“坐得难受吗?”江予夺又问。

“不至于难受,”程恪啧了一声,“你是不是又想损我呢?”

“没。”江予夺笑了笑,往车外面看了一眼。

程恪也跟着看了一眼,没有看到之前的人,也没看到什么可疑的人。

犹豫了一小会儿,他低声问:“你说不是他们……那你觉得会是什么人?”

“不知道,”江予夺摇了摇头,“这几天……”

“嗯?”程恪等着他说下去。

江予夺犹豫了一下:“你会烦吗?”

“烦什么?”程恪没明白。

“如果我让人跟着你,”江予夺咬了咬嘴唇,“你会烦吗?我觉得不一定是……冲我来的。”

“冲我么?”程恪愣了愣,“我也没仇家啊。”

“是么,”江予夺眯缝了一下眼睛,“有没有无所谓,堵着了再说。”

“我操?你想怎么弄啊?”程恪吓了一跳。

“他们只要敢跟到这儿来,就肯定跑不掉,”江予夺说,想了想又补了一句,“放心吧,就是堵人,不动手。”

程恪没有再说别的。

他们只要敢来,就肯定跑不掉。

江予夺说这句话的时候很肯定,透着属于三哥的自信和狠劲。

对于敢到他地盘上来的人,他有把握控制得住。

他有不少小兄弟,散布在这几条街上,跟个人,找个人,堵个人,不是问题,除了总护法,这帮小兄弟的战斗力应该不错,起码外形上大多都属于肉眼可见的混混。

所以。

为什么?

江予夺会拿“他们”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就算因为连江予夺都会被“他们”伤到,所以小兄弟们堵不着人,也不至于连人都没见到过。

所以就像江予夺承认的那样吧,“他们”是只存在于江予夺世界里的人,一旦他“好了”,就会消失。

但刚才他问是不是“他们”的时候,江予夺的回答是“不是”,而不是“没有他们”。

程恪看着江予夺的脸。

江予夺真的,并没有像他说的那样“好了”。

“嗯?”江予夺看着他。

“没。”程恪没有什么别的想法,什么想法都没有,对于绕了这么大一圈又回到了原处甚至还出现了新的麻烦,他没有烦躁,没有生气,也没有失望,什么都没有。

只在江予夺看着他的时候,觉得有些怅然,还有些心疼。

他伸手在江予夺脸上轻轻摸了一下。

江予夺很快地抬手,把他的手按在了自己的脸上,但没到一秒,程恪还没来及享受这突如其来的温情,江予夺又已经一把把他的手甩开了:“我操,你手怎么这么冰。”

“你他妈!”程恪简直无语了,“我现在不光手冰,我他妈心都冰凉了!”

江予夺啧了一声,又把他的手抓了过去,放在双手中间搓着:“行了吧,陈庆我都没帮他搓过手呢。”

“我是陈庆吗?”程恪说。

江予夺摇摇头:“不是,你是……”

“你给我闭嘴,”程恪举起石膏指着他,“警告你。”

江予夺笑着没再说下去。

从建材市场一路往店里回去的时候,程恪都留意着后面有没有人跟着,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被江予夺传染了,总有点儿疑神疑鬼。

“程恪,”快到店里的时候江予夺叫了他一声,“别看了。”

“嗯?”程恪也有点儿吃惊,他觉得自己应该伪装得很好。

“没有人知道我们今天要去那儿买东西,”江予夺说,“如果跟踪,是从家里或者店里跟起,会跟过去,但未必还会跟回来了,谁都知道你现在买了东西得回店里。”

“……我没看。”程恪顿时就有些没面子了。

“下车吧,”江予夺说,“到了。”

车停下之后,程恪跟在他后面跳下了车,进去叫了两个工人出来帮着,跟江予夺一块儿把东西都卸了搬到了楼上。

这会儿已经过了午饭时间,他俩吃得太晚,中午都不饿,也就没吃东西。

“你给我说说怎么弄吧,”江予夺踢了踢地上的板子,“你有工具吗?”

“有,电锯打磨机什么的,在隔壁那屋里,”程恪说,“我先给你画个图吧,然后你先把倒模的木头锯出来。”

“我可没用过电锯啊。”江予夺说。

“没事儿,要不你给我按着木头,我锯就行。”程恪说。

“……你会?”江予夺问。

“不会,”程恪说,“试试呗。”

“那还是我来吧。”江予夺转身去了隔壁拿工具。

程恪看着眼前的一堆东西发了会儿愣,他脑子里对刚才的事还很疑惑,想不明白,但江予夺明显没太放在心上。

这种没太放在心上,不是不关心无所谓的那种状态,而是很有自信能应付的状态,跟面对“他们”时的紧张完全不同。

如果真的是面对现实和虚幻的不同反应,那从江予夺的表现来看,他是会区别对待的。

可是……

程恪皱了皱眉,突然很想见见那个心理医生。

如果真有这么一个人的话。

江予夺把工具拿了过来,往地上一放:“我看了一下,感觉应该没什么问题。”

“那行,我给你画出来。”程恪点点头,拿了粉笔在地上给江予夺画了一下水泥倒模的形状,再标出了尺寸。

“这不就是食堂蒸饭的盘子吗?”江予夺说,“你直接买个那种盘子往里倒不就行了。”

“……那个不够大。”程恪说。

“哦。”江予夺点点头,“行吧。”

江予夺虽然没用过电锯,也没接触过这些活儿,不过动手能力还是相当强的,拿起板子第一下就锯得很标准了。

“也不难嘛,”他啧了一声,“我可以去做木工了。”

程恪笑了笑没说话。

“你觉得做木工怎么样?”江予夺转头看着他。

“挺好的,”程恪点点头,“手艺好的木工师傅想请都得排队。”

“是么。”江予夺拿着电锯盯着板子,过了一会儿又转过头,“出租房那儿住了个木工,但是估计水平不怎么样,要不也不会在那儿租房子了。”

程恪看着他,过了几秒才猛地反应过来:“你不会是真想做木工吧?”

“不知道,”江予夺把电锯关了,转身坐到木板上,皱着眉,“我就是……你觉得我是不是……”

“你不是一直在帮卢茜做事吗?”程恪问。

“嗯,差不多吧,她牌舍和出租房有什么事儿都是叫我去,”江予夺说,“一个月或者两个月会给我钱。”

“钱少?”程恪又问。

“不少,挺多的,”江予夺揉了揉鼻子,“但是……我以后一直这样吗?卢茜应该是想帮我吧,这些事她请别人做,用不着这么多钱。”

“怎么突然想到这些了?”程恪坐到他旁边,跟他挨着。

“也不是突然,”江予夺想了想,“我不知道,我也没什么手艺,锯木头的时候……也算是突然吧,说不清。”

“你是想学点儿东西或者能干点儿什么,对吧?”程恪问。

“嗯,”江予夺点了点头,“我的……心理医生问过我,好了以后,有什么计划,我说不上来,反正就……总得有个计划,是吧。”

“是,不过不用急,”程恪说,“慢慢来,可以跟我商量。”

江予夺偏过头看着他。

程恪笑了笑。

“笑屁。”江予夺说。

“你的心理医生,”程恪试着问了一句,“是男的还是女的?”

“女的,”江予夺皱眉看着他,“一个大姐。”

“叫什么?”程恪又问。

江予夺眼神里闪过一丝犹豫,没有说话。

“算了,”程恪赶紧停下,“我……”

“你不会是吃醋吧?”江予夺突然问。

程恪呛了一下,瞪着他:“你说什么?”

“她四十多了,”江予夺说,“孩子都上高中了。”

“什……我没吃醋!”程恪喊了一嗓子,感觉自己声音都有点儿变调。

江予夺没有说话,眼睛往楼梯那边看了过去。

接着程恪就听到了有人上楼的声音,正想问是谁,楼梯那边有人说话了:“程哥!三哥!”

是林煦的声音。

林煦在楼梯上,这两声喊得挺大的,像是要提前宣布自己的到来。

程恪一听这语气,瞬间就反应过来,自己刚才那一嗓子,林煦八成是听到了。

“是不是东西运过来了啊?”程恪赶紧站了起来。

“是,”林煦从楼梯走了上来,脸上有少许尴尬,冲他俩笑了笑,“车在外头了,装了三车,还有两辆车马上也到。”

“那……”程恪顿时也有些尴尬,“现在搬?”

“在搬了,”林煦说,“工人说你在楼上,我就想叫你看看都放哪儿。”

“我马上下去。”程恪说。

“好。”林煦点点头,又冲江予夺笑了笑,转身快步下楼了。

“我先下去看看,”程恪说,“你……”

“我锯木板,”江予夺拿起电锯,“还挺好玩的。”

“嗯。”程恪拍拍他的肩。

往楼梯走的时候,江予夺又在后头说了一句:“那天你说……”

“什么?”程恪回头。

“你说要跟林煦说……”江予夺想了想,脚往木板上一踩,“没什么。”

程恪愣了一会儿才想起来,顿时有些想笑。

他走到江予夺身边,弯腰凑到他耳边:“不用说了,他已经知道了。”

江予夺猛地转过头:“他知道什么?怎么知道的?”

“这种事儿,”程恪叹了口气,“像你这么迟钝的人真的不多。”

一下午程恪和林煦都在忙活,把所有运来的桌椅和柜子都放到了设计好的位置上,店里顿时看上去完整了不少。

忙完之后,林煦也没有多呆,说是还要结账,跟着拉货的车一块儿走了。

程恪看了一眼时间,好几个小时,江予夺一直都在楼上露台,感觉都没出现过。

他赶紧上楼,喊了一声:“江予夺?”

“哎。”江予夺很愉快地应了一声。

程恪松了口气,林煦这次过来,江予夺似乎没有什么不爽的情绪。

“怎么样?”程恪走过去,有些吃惊地发现江予夺已经把用来做长椅的防腐木板都锯好了,甚至已经钉上了一块,“牛逼啊?我没跟你说要做成什么样吧?”

“你那儿不是有图纸吗?”江予夺指了指他放在旁边的几张设计图,“我就按那个做的,没错吧?”

“没错。”程恪说。

“怎么样!”江予夺有些得意地踢了踢板子,转头看着他。

“厉害。”程恪笑了笑。

“我算了一下,木头还有多,”江予夺说,“还能再做点儿东西。”

“做什么?”程恪靠着墙,他挺喜欢江予夺现在这种状态,没有紧张,没有警惕,也没有忧郁,只是一个二十出头愣小子的样子。

“我那天在商场看到一个灯,是个木头钉起来的,中间有个大圆灯,”江予夺说,“木头上有很多圆孔,打开灯,就能照出很多圆的光点。”

“嗯。”程恪点点头。

“我就想买那个给你当生日礼物,你是艺术家嘛,”江予夺说,“那个挺艺术的……”

“三哥。”程恪打断了他的话。

“干嘛?”江予夺看他。

“什么干嘛?还能干嘛!你他妈把惊喜说没了啊!”程恪瞪着他,“我说了别告诉我你要送什么啊!”

“啊。”江予夺愣了愣。

“啊你大爷啊?”程恪说。

“啊不,”江予夺想了想,赶紧安慰他,“没事儿啊,我现在不打算送你那个灯了啊,不送了。”

“……哦。”程恪看着他。

“我自己……”江予夺指着那些木板,说到一半停下了,看了他一眼。

程恪叹了口气,想想又乐了:“你自己做一个,是吧?”

江予夺没说话。

“自己做一个,比买的好,”程恪说,“我喜欢你做的。”

“还是有惊喜的,”江予夺想了半天,一拍巴掌,“你不知道我能做成什么样,对吧?”

“嗯。”程恪点头。

“万一我做不出来呢?对吧?”江予夺说。

“你大爷!”程恪气笑了,“做不出来也叫惊喜吗!”

“叫啊,”江予夺说,“我做不出来然后回头又把商场那个灯买来送你了。”

“……快滚!”程恪笑着吼了一嗓子。

“会有惊喜的。”江予夺补充说明。

“知道了,”程恪笑了一会儿,又盯着他看了半天,“江予夺。”

“嗯。”江予夺应了一声。

“过来让我抱一下。”程恪张开左胳膊。

江予夺皱了皱眉,先往屋里往楼梯那边看了一圈,然后又回头往露台外面看了看,这才走到了他面前。

“你真能打击人兴致啊。”程恪叹了口气,伸手搂住了他。

“我就是不太习惯,”江予夺也抱住他,“我长这么大,就没跟人大白天的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儿干过这种事。”

“哪种事儿你说清楚了,”程恪说,“别说的好像我在大街上把你干了。”

江予夺没出声。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很小声地开了口:“怎么……干?”

这个问题让程恪愣住了。

没等他想好是要回答还是装死,江予夺又啧了一声:“其实我差不多能猜到……算了不说这个,挺别扭的。”

如果遇到章节问题,请及时报错反馈。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