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第91章

江予夺“旅游”的这几个月里,程恪有时候也会跟陈庆大斌他们这几个人聚聚,吃个饭,吃个宵夜,偶尔还会在街上溜达一圈,数数垃圾桶。

毕竟是代理三哥,他得让这帮小兄弟踏实,也得让别的人知道,三哥虽然没在,但这还是三哥的地盘,并没打算送人。

不过陈庆和大斌他们看到江予夺时那种兴奋的样子,程恪能看得出来,三哥在他们心里谁也代替不了。

江予夺是个很好的人,哪怕就是街面儿上混混,他也能混得让一帮人死心塌地只认他这一个老大。

程恪忍不住会有些遗憾,如果江予夺从小就有一份正常普通的生活,一个正常普通的家庭,受过正常普通的教育,那他现在……

不,也许不一定。

江予夺的魅力和他待人处事的方法,他所有能让追随他的小兄弟感觉到踏实的风格,都来自于他跟所有人都不一样的经历。

但程恪很希望,他知道江予夺也一样很希望,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平淡的,人群里一丝光芒都没有的,像所有路人一样匆匆走过的普通人。

没有刻骨的痛苦,没有一生甩不掉的黑暗,没有分分秒秒的惊恐,只有淹没在人群里的平淡的小小的幸福和满足。

程恪偏过头,看着江予夺,也许他永远也“普通”不了,永远也“正常”不了,但至少从现在,是他开始一步步接近的开始。

江予夺刚才又看到了人,程恪没有多问,回到之前的环境里,有可能会有一些反复,但只要保持情况稳定,就不会有太大影响。

不过刚江予夺说的是“可能”是幻觉,这让他有些在意。

李大夫和罗姐都认为,江予夺能分得清“他们”和普通陌生的区别,哪怕他之前并不知道,但跟“他们”正面冲突时,他下意识里会挑选能够避开被身边的人目击到的场合。

这一点程恪也能感觉到,所以江予夺这次不能确定是幻觉还是真实,让他有些意外,不知道这是不是治疗效果。

现在一车人,他也没办法问。

接下去就更没机会问了。

酸汤鱼的店停车的地方离了有二百多米,他们停好车之后得走一段路过去。

这个店还在三哥的地盘上,往那边走的时候,程恪能感觉得到目光,各种各样的。

跟江予夺在一块儿的这些日子里,他已经慢慢了解这个就在人群之下的世界,能够从看到的各种各样的人里大致分辩出哪些是混的,哪些是以为自己在混的,哪些是这片儿的,哪些是外来想落脚的。

挺有意思,以前他绝对不可能分别得出这些,而他的家人可能会觉得这样的事除了无聊,再也没有别的意义了。

但现在程恪觉得挺好,他并不希望江予夺就一直这么混下去,但也并不介意一点一点去了解他的生活。

江予夺的兄弟很多,有些甚至可能都没跟三哥说过话,但江予夺离开和回归,依旧会让他们波动。

而站在酸汤鱼店门口等着三哥的人,场面就波动得有点儿大了,路过的行人每一个都要盯着他们看半天。

程恪感觉再晚到五分钟就得有人要报警,这里有不明身份的社会人员聚集。

门口站着的服务员也是一脸迷茫加紧张的。

“操,”三哥本哥都有点儿吃不消,“干嘛呢这是?是不是挺长时间没过黑社会的瘾了啊?”

“……我不知道啊,”陈庆也愣了愣,“我就让他们先过来。”

“过来了肯定不能先跑包厢里坐着,”大斌在后头说,“得在门口候着……主要是今儿人多,平时站几个人也没事儿,今天这一家伙站了……”

“得有三十个了。”二秃说,“靠,这阵仗,这还是没来齐呢,人要都齐了……”

“都齐了就一块儿坐警车去吧,”江予夺说,“庆儿。”

陈庆快走了几步到前面去了,把站在门口搞不好要一块儿齐声喊“三哥好”的一帮人都推进了店里。

陈庆订了个会议包,里面四张大桌,还加了位,这会儿已经差不多满了。

一进去程恪就听到一片的“三哥好”“恪哥好”“庆哥好”……感觉脑子瞬间就被塞满了,屁股都隐隐作痛……

他瞄了江予夺一眼,这人看上去还挺正常,坐下的时候也很平静,自己技术还是可以的。

但说实话,江予夺的这个作业交得实在不怎么样。

程恪也就是想给他留点儿面子才表示嗯嗯啊啊很棒棒。

其实除了疼,他的快感都他妈属于精神快感。

这个就只能怪自己了,教得暴风骤雨下一秒就能干仗,那学的自然也是狂风暴雨下一秒就打上了。

程恪坐到江予夺身边的时候,江予夺偏头看了他一眼。

“看什么?”程恪问。

“看帅哥啊。”江予夺说。

“也是,挺久没看了,好好看看吧,毕竟不多见。”程恪说。

江予夺点了根烟,凑到他耳边低声问了一句:“你……有没有哪里不太……舒服的。”

“没有。”程恪赶紧回答,以免伤了江予夺的自尊。

“哦,”江予夺看着他,“那你技术不如我啊?”

“什……”程恪愣了愣,“技术?”

“我现在就有点儿不舒服,”江予夺声音低得都快听不见了,“就坐着有点儿……不那么太……”

“闭嘴。”程恪吓了一跳,江予夺居然能当着一屋子几十个人的面讨论技术好坏的问题,他实在是有些意外。

江予夺低头嘿嘿嘿地笑了几声。

程恪看着他,又赶紧看了一眼四周,好在这帮人每次聚会,喊完三哥好就开始疯狂吹牛逼,没有人往这边看,也没有人注意到他们一向嚣张霸气的三哥居然低头冲着自己□□傻笑。

不过程恪抬眼的时候发现自己漏掉了一个最大的目标,总护法陈庆,这会儿正一脸嫌弃加悲痛地看着江予夺。

“庆儿,”程恪赶紧拿起自己面前不知道谁给倒了一满杯的酒,“咱俩先喝一个。”

陈庆叹了口气,拿起杯子很不情愿地跟他碰了碰:“你俩还真是……甜蜜蜜啊。”

“不服找一个去。”江予夺说。

“三哥!我可不喜欢……”陈庆很紧张地压低了声音,“男的!我找什么找一个!”

“我让你,”江予夺看着他,一句一字的,“找一个,女朋友去。”

“哦!”陈庆尴尬地喊了一声,“哦!”

“喝你的酒,哦个屁。”江予夺说。

陈庆仰头把酒喝了,啧了一声,又叹了口气:“哎,女朋友,谈何容易……”

程恪看他那样子都差点儿想说要不我给你介绍一个吧。

不过看到江予夺的笑容时,他又分神了。

“你今天心情很好啊?”程恪问。

“还行,”江予夺叼着眼又笑了笑,眯缝着眼睛打量了他一下,“程少爷小三十年的技术也就……”

程恪迅速用空杯子往他杯子上磕了一下:“三哥,喝一个。”

“一杯酒喝俩人,”江予夺一脸不爽,“换别人这么跟我喝我肯定得摔杯子了。”

“那不也不是别人么。”程恪说。

“嗯,”江予夺拿起杯子一口喝光了,“男朋友呢。”

程恪顿时又一阵紧张,他知道江予夺今天心情肯定挺放飞的,出院了,见面了,上床了,干与□□都经历了……

虽然他一向无所谓被人知道性向,但江予夺肯定不同,他所处的环境,他所面对的人,他的精神状态,都不能冒这个险。

“三哥,”程恪在桌子下面握住了江予夺的手,“我恳请你。”

“说。”江予夺看着他。

“好好吃饭喝酒,”程恪说,“你就差个喇叭了。”

江予夺笑了起来,反手在他手上捏了捏:“好,我知道了,我就是……兴奋。”

程恪看着他。

“特别高兴,”江予夺说,“也说不上来具体有什么高兴的,但就是高兴。”

“嗯。”程恪点点头。

“不过李大夫说了,”江予夺放低声音,“我还是得注意情绪管理,不能让自己情绪起伏太大了。”

“那你得照做。”程恪说。

江予夺用力一点头:“你放心。”

其实江予夺的自制力应该算是非常强的,以前完全没有治疗的时候,他面对自己的异常,靠的全是自我控制,不让人发现自己的紧张和恐惧,感觉自己要失控的时候会迅速脱离人群。

程恪提醒过他之后,他也就迅速恢复了常态,回到了三哥的身份里。

一直到吃完饭,挨个儿拍完来跟他道别的小兄弟的肩之后,才又变回了江予夺。

而且还不是惯常状态的江予夺,而是自我感觉床上技术第一次就相当了得的江予夺。

“是吧!”江予夺看着程恪。

“是什么?”程恪问。

“我技术比你好。”江予夺说。

“哎——”程恪无奈地弯腰撑着膝盖,“三哥,你没完了是吧?你这个结论到底是怎么得出来的?”

“因为我不舒服,你没有不舒服。”江予夺说。

“我……”程恪叹了口气,“行吧,你技术最好了,宇宙第一。”

江予夺得意地笑了两声之后突然停下了,一把抓住他胳膊:“程恪。”

“嗯?”程恪愣了愣。

“你是不是安慰我呢?”江予夺说,“其实挺不舒服的吧?”

“……也没有。”程恪说。

“犹豫了,”江予夺指了指他,“你犹豫了。”

“咱们不讨论这个话题了好吗?”程恪简直要疯,他怎么也想不到之前还跟他说接受不了上床的江予夺在上完两回床之后会突然如此大方,逮着个舒服不舒服技术好不好的来回研究。

“没事儿,”江予夺摆摆手,“下回我注意。”

“下回?”程恪看着他。

“你要想轮流的话我就下下回。”江予夺说。

“回去吧,”程恪拽着他胳膊往前走,“闭嘴走路。”

江予夺终于停止了这个问题的讨论,跟程恪一路说着这帮小兄弟没什么变化,没跟他们去吃宵夜改天得补上之类的。

程恪听得出他心情很好,那种生活依旧还在的轻松感。

他的朋友,他认识的人,他熟悉的环境,一切都还在那里等着他。

程恪笑着抬手在他脸上摸了一把。

江予夺笑着偏过头,正要说话的时候突然又猛地往后转了过去。

“怎么?”程恪愣了零点几秒也赶紧跟着转过头往身后看。

身后是他们之前拐进来的路口,程恪转头的时候只看到了一辆车开过去,路边还有两个正说着话的大爷,他们过来的时候大爷就已经在那儿了。

“你看到了没有?”江予夺问。

程恪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感觉自己全身的血都凝固了,瞬间被拉回了几个月之前的那种担忧里。

但他不相信江予夺的反复能反复得这么严重,他知道江予夺现在每天都按时吃药,他拉了江予夺一把:“去看看,往哪边去的?”

“右边。”江予夺跟着他跑了两步又停下了,“程恪。”

“怎么?”程恪看着他。

“算了,”江予夺皱了皱眉,“我可能看错了,也可能是……幻觉。”

“是不是幻觉你是知道的,对吗?”程恪问,“你分得清。”

“嗯,”江予夺还是拧着眉,“但是……我挺长时间没有看到过他们了,有可能……就算不是幻觉,这会儿也跑没了……”

“你在这儿等我,”程恪说,“我去问人。”

没等江予夺说话,他转身就往路口那两个大爷那儿跑了过去。

“大爷,”程恪冲两个大爷笑了笑,“我想问问,您二位刚聊天儿的时候有没有看到有人从这儿过去?”

“有吗?”胖大爷看着瘦大爷。

“好像……”瘦大爷这个像字拉得特别长,撑满了他的整个回想过程,最后他一皱眉,“有吧,没过来……也不是没过来,就往这儿晃了一下又走了?像是走错道了。”

“你这么一说我好像也看着了这么一个人,”胖大爷在肚皮上拍了两下,“是不是挺瘦的。”

“是不胖,但是个儿头我就记不清了,就那么一晃。”瘦大爷说。

“谢谢,谢谢大爷。”程恪冲他俩弯了弯腰,又快走了几步到了路口,就像江予夺说的,就算有人,也肯定跑没了,右边拐出去紧接着就又有俩路口。

转身准备往回走的时候,江予夺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他身后。

“你问了吗?”江予夺有些紧张地看着他。

程恪也看着他:“问了,他俩不是特别确定,但是说像是看到了有人……”

“从那儿出来然后又退回去了,对吗?”江予夺抢着先问了,像是迫切地想要证明自己看到的并不是幻觉。

但这句话一问出来,程恪猛地松了一口气。

“是的,”他说,“说像是走错了路的。”

江予夺没有说话,一直拧着的眉头虽然没有松开,但脸上的表情一下松弛了下来,过了好一会儿才轻轻说了一句:“程恪,要没有你,我这一夜可能又要睡不着了。”

“怎么会,”程恪拍了拍他的脸,“去问问就知道了。”

“我怎么敢问?”江予夺还是轻声说,“我怎么敢去问……”

“我敢,”程恪说,“我去问就行。”

江予夺看了他半天,笑了笑,张开胳膊抱住了他:“嗯。”

回到家里,喵非常不满地叫着,他俩回来以后给喵喂了半个罐头,但是出门之前忘了给它准备晚餐,现在喵虽然已经把剩下的罐头扒拉到地上吃光了,却依旧对于食盆子里没有晚餐表示不爽。

“小寸,”程恪给它放了猫粮,“你这种不讲理的行为是不对的。”

“你叫它什么呢?”江予夺啧了一声。

“大寸的弟弟小寸。”程恪说。

“大吧?”江予夺突然一扬眉毛。

“……你是不是中毒了啊?”程恪简直无语了。

江予夺喝了口水,靠沙发里笑了半天,但笑完之后又有点儿走神。

“怎么了?”程恪问。

“那人肯定不是走错路,”江予夺说,“我今天看到他两次了,没看清脸,但是衣服是一样的。”

如果遇到章节问题,请及时报错反馈。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