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第97章

挂掉电话之后程恪愣了挺长时间,一直到江予夺把一杯冰奶茶贴到他脸上,他才回过神来。

“你店里的?”他接过奶茶看了一眼。

“你想什么呢,”江予夺说,“我店里现在只有水泥和瓷砖。”

“隔壁买的吗?”程恪笑了笑。

“隔壁送的,”江予夺压低声音,一个大姐开的店,“陈庆已经跟人家混熟了。”

“陈庆可以啊,”程恪往旁边店里看了一眼,陈庆正坐人家吧台面前跟一个大姐聊天,“以前没发现他这么友善。”

“友善个屁,大姐的女儿今年上大一,现在放假回来了,有时候过来帮忙,”江予夺说,“要没这个,你看他能不能跟大姐多说一句话。”

“那你们店不也有么,小姑娘,长得不好看?”程恪问。

“挺好……”江予夺说到一半停下了,“少爷你套我话呢?”

“我是那么小心眼儿的人吗?”程恪说。

“我哪知道啊,我跟你在一块儿之后,这还是第一次有机会跟小姑娘呆着呢,”江予夺说,“我哪知道这种事情上你心眼儿是大是小。”

“挺大的,”程恪说,“我毕竟是虚好几岁都快四十了的人。”

“小姑娘长得挺好看的。”江予夺说。

“哦,”程恪点点头,喝了口奶茶,“那陈庆怎么不冲自己店小姑娘去啊,天天见着,天时地利人和。”

“我不知道。”江予夺看着他。

“我告诉你,我知道。”程恪笑着说。

“我不想听。”江予夺眯缝了一下眼睛,“我他妈知道你想憋什么屁。”

程恪笑得不行,指了指他:“你文明点儿啊江老板。”

“你敢说我就敢揍你,数都不给你报的。”江予夺说。

程恪笑着到阳伞下坐下,慢慢喝着奶茶,看着店里的材料。

“刚谁给你打电话呢?”江予夺过来在旁边坐下,“发半天呆,我叫你你都没听见。”

“慧慧给我打了个电话,”程恪皱了皱眉,“刚好像许丁把……我爸带到餐厅去了。”

“你爸?”江予夺愣了,“许丁跟你爸很熟吗?”

“以前不熟,”程恪说,“但是后来熟没熟我就不知道了。”

“这是要干嘛啊?”江予夺问,“许丁叛变了?”

“不可能,许丁不是那种人,”程恪点了根烟叼着,“之前不是说有金主往餐厅送了点儿高级绿植嘛,许丁也没跟我说这金主是谁。”

“那就是你爸要叛变了?”江予夺转过头,“靠,那他要这么一弄,程怿能放过你吗!好容易消停了。”

“不知道我爸后来怎么处理的关系,我一直也没再跟家里联系过。”程恪说。

“录音你让他听了吗?”江予夺问。

“没有,”程恪说,“他其实也不是不知道,听不听都能猜得到程怿的想法了,他就是……大概就想要这种效果吧,竞争。”

“你问问许丁吧,”江予夺叹了口气,“你爸到底想干什么,说真的,程怿要再找你麻烦,我真的会把他打废了。”

“这么嚣张啊,三哥。”程恪笑了笑。

“得了吧,认识你以后我都差不多能去评我们社区优秀居民了,”江予夺拧着眉,低头大口大口地嘬着奶茶,“可别让我找着机会。”

程恪笑着揉了揉他头发。

许丁一直没跟程恪提过金主的事儿,不过程恪也没问,每月一号主题餐厅例会的时候许丁都会过来听听,总能见着。

程恪一直等到了一号,在二楼小露台上开完会大家都走了之后,他和许丁一块儿坐着没动。

“这么沉得住气。”许丁喝了口茶,笑着说。

“我就在想我爸这是怎么了。”程恪说。

“他找我之前,”许丁低声说,“就已经来过几次了,只是你一直没发现。”

“……他什么时候来过?”程恪愣了,他差不多天天都会上店里来,但从来没发现老爸来过。

“之前不清楚,最近一次是上个月,那会儿生意不是挺火爆的么,”许丁说,“他就又找我了。”

“拿钱了?”程恪问。

“财迷,”许丁笑了起来,“他问过我,这店走什么风格,我说小恪的意思是不端着,有品质但是也接地气。”

“嗯,”程恪点点头,“就这个意思,太端着吧,真懂的看不上,装懂的不敢进。”

“程总觉得这个思路对,”许丁说,“我又说了一下你最近想扩大一下,另外再找个合适的地方开一个,他就让你上这儿看看去。”

许丁把一张名片放到了他面前。

程恪看了一眼,名字不认识,但名片上的地址他倒是很熟,这是老爸去年新开发的一个商业广场,确切说,是他被程怿扣锅赶出家门的那个项目。

“交不起租。”程恪说。

许丁笑着没说话。

“他这是要刺激程怿还是要刺激我啊?”程恪叹了口气。

“都不是吧,”许丁说,“这地段本市最佳了,我感觉是和解,你出来都这么长时间了,估计是看你也没有低头的打算。”

“我还有什么头可低,”程恪看了看许丁,“他跟你还说什么了没?”

“他跟我能说什么,百分百投资人的姿态,”许丁说,“一句多的都没有……哦,也有,让我别告诉你。”

“那我就继续装傻吗?装我不知道。”程恪说。

“装吧。”许丁点头。

程恪拿起名片晃了晃:“这都给我了,还能装得下去吗?”

许丁笑着站了起来:“你看着办吧,我就一个请求,多赚钱。”

喵的装修很快,大概是因为面积统共就那么一点儿,所以不到一个月就装完了,程恪第二次过去的时候,连招财猫小姐姐都已经放好了,角落里还有个猫爬架。

“这是给喵准备的吗?”程恪问,“什么时候买的啊?我都不知道。”

“这个是……”江予夺犹豫了一下,指了指在店门口跟陈庆一块儿撑阳伞的小姑娘,“就那个,她买的。”

“哟。”程恪看了那小姑娘一眼。

长得的确挺白净秀气,干活的样子看上去比陈庆利索多了。

“陈庆是不是……”程恪盯着看了一会儿,感觉陈庆的视线跟种人脸上了似的,一直就盯着没离开过。

“你看出来了?”江予夺立马凑过来,“他现在都不去大姐店里蹭奶茶喝了。”

程恪笑了起来:“你觉得有戏吗?”

“没戏。”江予夺想都没想就摇了摇头。

“我看也是,”程恪说,“毕竟人姑娘是冲着老板来的。”

江予夺啧了一声,拿了块抹布去擦桌子了。

小姑娘进店来的时候看到坐在吧台前的程恪愣了愣:“我们还没开业。”

“你看他像是来喝奶茶的吗?”江予夺说。

“哦。”小姑娘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这是孙琴琴,”江予夺给程恪介绍了一下,“我们店唯一的技术支持。”

“没有没有。”孙琴琴赶紧摆手。

“这个是我……”江予夺指了指程恪。

程恪一看他这表情,就已经感觉到他想说什么了。

不过就算是有心理准备,江予夺说出口的时候,他还是有些晕,还有些兴奋,还有些满足,还有些……说不上来的……他很意外地发现自己居然会在这种事儿上不好意思。

“我男朋友,程恪。”江予夺说。

“哦,”孙琴琴似乎并不是特别吃惊,“恪哥吧,老听陈庆说你。”

“嗯。”程恪笑了笑。

江予夺对于孙琴琴的淡定也有些意外,转过头看了她一眼。

“我以前打工的炸鸡店,”孙琴琴到吧台后面整理着杯子,笑眯眯地说,“老板也是男的,有个男朋友,在一块儿好多年啦,天天吵架,一直也没分手。”

“啊。”江予夺应了一声。

“这一箱没有喵标的杯子,”孙琴琴说,“做点儿贴纸贴纸上去吧,就这么不用了多浪费啊,反正我们不是也打算做贴纸吗。”

“行。”江予夺点头。

跟孙琴琴说了几句之后,江予夺和程恪走到了店门外面,陈庆一看他俩出来了,立马进了店。

“下午这儿没什么事儿了,”江予夺说,“咱俩去商场转转吧,我想买衣服。”

“你不是批发市场买衣服的么。”程恪说。

“不是咱这个商场,”江予夺指了指路那头,“一直往那边走,有个服装批发市场,陈庆发现的,说东西便宜得跟白送一样。”

程恪叹了口气:“不去,就在商场里买。”

“你是不是觉得我开了个店就有钱了啊?”江予夺说,“少爷,还没开业呢,一直都在往外数钱,连一毛线都还没进来过。”

程恪没说话,拿出钱包翻了半天,在角落里找到了放在这里头有好几个月了都没用掉的一个一毛钱硬币。

他拉过江予夺的手,把硬币放在了他手心里:“一毛,进来了。”

“操,”江予夺笑了半天,“行行行行,商场,就这个商场。”

逛商场也就逛了半小时,刚给江予夺挑了两件t恤,程恪的手机就响了。

他拿出来看了一眼:“餐厅打过来的,不知道什么事儿。”

“程哥,”一接起电话,慧慧的声音就传了出来,“两分钟之前程总过来了。”

“哪个程总?”程恪一下没反应过来。

“你爸爸,”慧慧说,顿了一下又重新说了一遍,“您父亲。”

“哦,他一个人吗?”程恪有点儿想笑。

“一个人,在二楼,”慧慧说,“芳姐上去点单了。”

“二楼今天下午是不是有表演?”程恪问。

“嗯,已经在表演着啦,”慧慧说,“这会儿可能就在看着呢吧。”

“好我知道了。”程恪挂掉了电话,看了江予夺一眼,“我得过去一趟,我爸在店里。”

“我也去。”江予夺说。

“嗯。”程恪点点头。

老爸一个人去了,估计就是想找他,但又放不下架子跟他说,只能偶遇,他如果现在不过去,老爸大概就会走人,还有没有下一次偶遇就不好说了。

因为老爸肯定知道店里的人会通知他,他要不去,估计老爸一怒之下能把那边已经开始找人在设计了的店面给收回去。

“我一会儿就在外头,不进去了,”江予夺开着陈庆的私人电动小轿车,带着程恪往那边开,“我怕你爸看见我会不爽。”

“有什么不爽。”程恪说。

“我还吃着药呢。”江予夺皱了皱眉。

“你以前没治疗都不怵他,”程恪说,“现在治疗着呢怎么还怕了。”

“我不想影响他对你的印象,这刚有点儿转机。”江予夺说。

“我跟我爸,”程恪捏了捏眉心,“无论有没有你,无论努力不努力,都不可能像正常父子那样亲密无间,我们这么多年都没有亲密无间过,能差不多不冷战就可以了,有些东西错过了,有些事发生了,是弥补不了的。”

“嗯。”江予夺应了一声,也不知道听没听明白。

“你要是不想跟他说话,就在一楼喝点儿东西吧。”程恪说。

“好,那我就在一楼。”江予夺说。

车开到餐厅门口,在他们自己的员工专用停车位上停下了。

这个停车位,程恪还是第一次用,他没有车,店里也没谁有车,许丁来的时候停一下,平时都是客人用了。

两人下了车,江予夺看了看旁边:“我们打个车来多好呢,为什么要开陈庆的车?”

“……不知道,”程恪看着只有旁边的车一半大小的陈庆的小车,“我……”

“你爸出来了。”江予夺突然压低声音很快地说了一句。

程恪愣了一下,转头往店门那边看过去。

果然看到老爸正站在门口,一脸说不清什么情绪地看着他俩和这辆车。

“爸,”程恪往前走了两步,跟老爸打了个招呼,“你怎么来了。”

“明知故问。”老爸走了过来,拧着眉看了江予夺一眼。

“叔叔下午好。”江予夺说。

这似曾相识的一句问候大概勾起了老爸不怎么美好的回忆,程恪看到他眉头拧得更紧了。

“我先进去了。”江予夺说完就快步走进了店里。

“聊几句吧。”老爸一直盯着江予夺的背影直到他进了店,才转头看着程恪说了一句。

“嗯,”程恪犹豫了一下,拉开了车门,“车上聊吧。”

“车上……”老爸明显有些震惊。

程恪也没看他,坐进了车里。

老爸过了好几秒钟才像是下了决心似地坐了进来,第一句估计就是没忍住:“这是你的车?”

“不是,”程恪放下车窗,侧脸冲着窗外,“江予夺朋友的车。”

“上回带头拦车的那个小瘦子吧。”老爸说。

“嗯。”程恪点点头,“这车挺好的,新能源,还有补贴。”

老爸看着他半天才说了一句:“你是在气我吗?”

“不是,”程恪转回头,“我没打算买。”

老爸沉默了一会儿清了清嗓子:“那边连锁还是分店的,开始弄了吗?”

“在设计了,那边空间大,有些功能区还在跟设计师讨论。”程恪说。

“嗯,”老爸点了点头,“你……不要觉得我有什么阴谋。”

“我从来也没觉得过。”程恪笑笑。

“也不要觉得许丁有什么事瞒你,也就这两个月,我跟他之前并不认识,只是知道有这么个人,”老爸说,“合作还是要讲个信任。”

“我知道。”程恪看了看老爸,说出这些话,对于老爸来说,是非常难得的,他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听到老爸跟他解释什么。

“你那个男朋友……”老爸往店门那边看了看,然后一愣,“他怎么又跑过来了!”

“嗯?”程恪也愣了愣,赶紧往那边看。

江予夺拿着两个大马克杯过来了,一直走到车门边,把杯子往车顶上一放,直接拉开了老爸那边的车门。

“喝东西吗?”江予夺问。

老爸瞪着他没说话。

“叔叔下午好。”江予夺说。

程恪感觉老爸可能要疯。

江予夺跟别人不至于这样,只有面对老爸的时候,别人未必能知道,但他能感觉得出来,江予夺很紧张,连笑容都没能挤出来一个。

看上去非常像一个强买强卖你要不买下一秒就让你横着走出这条街的黑店老板。

“喝,你拿这两杯什么?”程恪赶紧接了话。

“西瓜汁。”江予夺把车顶上的杯子拿了递进来。

程恪把两个杯子都接了,然后递了一杯给老爸:“爸,你喝点儿西瓜汁吧。”

“嗯。”老爸接过杯子,低头喝了一口。

江予夺哐地一下把车门给甩上了,转身离开。

老爸被这完全没有减震消音的一声巨响吓得差点儿站起来,咳了半天。

“那个,他……”程恪也被吓了一跳,拿过老爸手里的杯子,“有点儿紧张。”

“看出来了,”老爸皱着眉,“没什么大出息。”

程恪没说话。

如果遇到章节问题,请及时报错反馈。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