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第99章

开业这天程恪和江予夺都醒得特别早,倒不是兴奋,开个业不至于,主要是手机一直在响,不停地有消息进来。

“你那帮兄弟,一会儿我见着了,有一个打一个,一个都不会漏!”程恪把脸埋在枕头里,“一个奶茶店开业,他们这劲头我怎么觉得这他妈是开了个六星酒店。”

江予夺拿着手机边笑边看:“已经有人到了。”

“吉时不是十一点十八分么,”程恪叹了口气,“现在八点都没到,他们干嘛呢?是不是还打算封路啊?”

“二秃昨天晚上打牌干脆就没睡,打完直接拉着人就过去了。”江予夺笑着说,“傻逼。”

“高心吗?”程恪偏了偏头看着他。

“还行,”江予夺扫了他一眼,“也就那样吧。”

“真的啊?”程恪笑了笑。

“高兴,”江予夺本来已经坐起来了,又躺下搂住了他,凑到他耳朵边儿上,嘿嘿笑了两声,“非常高兴。”

“傻逼。”程恪笑着说。

“你醒了吗?”江予夺又在他耳朵旁边小声问。

“……没有,”程恪马上反应过来,“今天要忙一天呢三哥我提醒你……”

江予夺没再说话,手已经摸到了他腰上。

“滚啊,”程恪迅速翻身把他推开了,往床边蹭了过去,“我……”

“滚就滚。”江予夺迅速地滚了两圈压住了他一条胳膊。

“你是有什么毛病吗!折腾完还去不去开业了?”程恪卡着他下巴。

“我有什么毛病你不知道么,”江予夺啧了一声,“我可是个病人,我一会儿起床就得吃一堆药呢,你现在让我不高兴了我一会儿出门就能看到人。”

“靠,”程恪笑着往他脸上拍了一下,想想又问了一句,“这阵儿看到他们了没?”

“就上星期跟你说的那次,然后就没再看到了,”江予夺把脸埋到他肩窝里,在他肩上咬了一口,“你别打岔啊。”

没等程恪再说话,他的手已经往下摸了过去。

陈庆的电话打过来的时候,程恪和江予夺刚出门,车开到路口正等红灯。

“我们在路口呢。”江予夺说。

“哪个路口?”陈庆问。

“就……那个路口。”江予夺看了程恪一眼。

“看我有屁用?是我不让你出门的么?”程恪一边吃着糯米饭团一边凑过去喊了一声,“庆儿,我们刚出门。”

“我操!”陈庆喊了一嗓子,“我他妈就知道你俩刚出门,还路口,哪个路口也不敢说!”

“怎么不敢说了,就你右转闯了八千多次红灯的那个路口,”江予夺说,“来得及,你紧张个屁。”

“我没紧张!我就知道你俩不靠谱,我跟小孙都已经准备好了!”陈庆说,“我打电话就是提醒你俩该他妈起床了。”

“已经起了。”江予夺说。

“那我就放心了。”陈庆说完挂掉了电话。

“要没总护法你今天这业怎么开。”程恪笑着说。

“要没他我早上肯定就……不忙活别的事儿了。”江予夺说。

“给他写个感谢信吧,”程恪说,“感谢他赐你清晨锻炼身体的时间。”

“给我吃一口。”江予夺看了一眼他手里的饭团。

“你刚已经吃了一个了,”程恪咬了一大口,“还喝了豆浆。”

“给我吃一口!”江予夺提高声音喊了一嗓子。

程恪啧了一声,把手里的饭团递到了他嘴边:“吃吃吃。”

江予夺咬了一口,很满意地点了点头。

“你们可以卖饭团,”程恪说,“你边卖边吃。”

“我还真想过,不过店面就那么一点儿,”江予夺看了一眼后视镜,喵正趴在后座上睡觉,“什么桶啊机器的都快放满了,以后再说吧。”

“嗯,现在店员就你们仨吧,”程恪说,“还招人吗?”

“先不招了,平时就他俩,他俩休息的时候就我,”江予夺说,“或者我俩。”

“……给我开工资么?”程恪看着他。

“不开,”江予夺说,“你是投资人啊,你还拿什么工资,你不是分红么。”

“哦,那给我分红是吧?”程恪问。

“再说吧,”江予夺说,“看生意情况。”

“恶霸。”程恪说。

江予夺的手机在兜里响了,程恪帮他掏出来看了一眼:“是卢茜发的语音。”

“我听听,她这几天陪老太太旅游呢,开业来不了。”江予夺说。

程恪把手机放到他耳边。

“老三!恭喜发财!开业大吉哈!姐今天去不了,等我回去了再带人过去给你捧场!”卢茜的声音听着很愉快,“哎你可算是出息啦,记得给我算个vip啊!这个红包你收着,这些年多亏有你帮着,姐谢谢你。”

“她是不是给我转账了。”江予夺问。

“嗯,”程恪看了一眼手机,“三万八千八。”

“这么多。”江予夺说。

“收吗?”程恪问。

“收,”江予夺笑了,“不收她会骂人的,过年她给我打红包也都很大,说算年终奖。”

“你说你这么多年,”程恪说,“卢茜也给你开了不少钱吧,都花哪儿去了?”

“不知道,”江予夺想了半天,“真不知道,请小兄弟吃饭,谁缺钱了给点儿应急……我以前也没想过要存钱,有了就花,没了就不花,过日子按天算吧反正。”

“以后得记账了。”程恪说。

“嗯。”江予夺点头,“你帮我管钱吧?”

“……我自己的钱都花哪儿了我也没数呢,”程恪想想又笑了起来,“操,咱俩都不太靠谱啊。”

“算了,还是我来吧,我起码不会把十几万的手表随便扔给不认识的人。”江予夺说。

提到那块表,程恪突然有些恍惚。

那天江予夺一惊一乍还很嚣张的样子在他眼前突然出现。

“再不拿开我要硬了啊。”

江予夺说这句话时的表情和语气都清清楚楚。

只是当时程恪真没想到,能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的江予夺,其实单纯得仿佛三岁半。

当然,现在已经非常不单纯了。

“想什么呢,笑得一脸流氓的。”江予夺在旁边说了一句。

“我笑了么?”程恪回过神,摸了摸脸。

“笑了啊,跟个傻子似的。”江予夺啧了一声。

“我那块表呢?”程恪笑着转过头看着他。

“不是给我了吗?”江予夺说。

“就问你呢,”程恪说,“给你以后呢?还在吗?”

“在,”江予夺说,“怎么,你要拿回去啊?”

“不是,我就问问。”程恪说。

“还在我那儿呢,就柜子里,我放内裤的那个盒子里,”江予夺说,“你别拿回去了,我已经想好用途了。”

“用途?”程恪愣了愣,“什么用途?”

“反正你也不稀罕,还是程怿送的,但是如果拆掉重新做个东西,就不一样了。”江予夺说。

“拆掉?”程恪还是愣的。

“嗯,我打算拆开,然后做个小玩意儿,明年你生日的时候送你个惊喜。”江予夺说,“怎么样?”

“……你到底知不知道什么叫惊喜啊?”程恪简直无语了。

“就是你没想到的啊,唰,突然就送给你了。”江予夺说。

“是啊!明年生日的惊喜,我他妈现在就知道了,”程恪说,“那明年我生日的时候你还唰!唰个屁啊?”

“啊,”江予夺看了他一眼,“是啊?”

程恪叹气。

“但你不知道是个什么,也是惊喜,对吧。”江予夺说。

程恪听到这话就感觉自己今年生日的那一幕正在重演,他捏了捏眉心:“三哥,从现在开始到明年你送我生日礼物的那一秒,你一个字都不能再提。”

“好,明白了。”江予夺严肃地点了点头。

喵开业比起上回程恪餐厅开业要简单得多,请的都是江予夺的朋友,主要就是撑撑场面。

但是车刚转进商场的这条小街,还没开到店门口,程恪就感觉这场面好像不是普通地撑一撑。

“不说五十个人三天轮着来吗?”程恪看着从街口就三步一个一路排过去正在发喵卡的一帮人,“这光发卡的都不止五十个了吧!”

“是一天五十个三天轮着来,”江予夺看了看窗外,笑了起来,“操,这架式不知道的以为商场这一层都归喵了呢。”

停车下来之后,程恪才又看了看,门口花篮倒是只有十全十美的十个,但是人都挤满了,对街都还站着不少。

江予夺一下车,一帮人就一块儿冲这边乱七八糟地喊了起来。

除了一声“三哥”是整齐的,后面就都听不清了。

“三哥生意兴隆!”

“三哥发财!”

“三哥开业大吉!”

“三哥前程似锦!”

程恪抱着喵下车的时候,甚至听到了一句“三哥吉祥”……

“赶紧的!”江予夺冲陈庆招了招手,“时间差不多了没?”

“还五分钟,”陈庆跑了过来,转头又看了看跟在他身后的孙琴琴,“鞭炮你让他们摆好吧。”

“哦,好的!”孙琴琴一脸紧张,不知道是不是被四周这一群怎么看都不太像好人的人给吓的。

“三哥,致个词吧?”陈庆说。

“滚!”江予夺吓了一跳,“致你个屁的词啊!时间到了告诉我,我去把炮点了就完事了,你过瘾呢?”

“那行,你过来准备了,时间一到就点了。”陈庆说。

“我过去了啊,”江予夺看着程恪,“你在哪儿?”

“我就在这儿看。”程恪站到阳伞底下,拿出了手机准备拍照片。

“好。”江予夺点点头。

四周这会儿挤了不少人,旁边店里的人也都过来看热闹,这条街估计没哪个小店开门的时候能把人行道堵得走不了人的。

许丁从人堆里挤过来的时候,程恪愣住了:“他把你都叫来了?”

“那肯定得叫我来啊,”许丁笑着说,“这店还是我的关系租下来的呢。”

“跟这帮小屁孩儿凑热闹感觉怎么样?”程恪问。

“挺好的,”许丁说,“特别简单的满足感。”

“一会儿喝一杯再走啊。”程恪说。

“嗯,老三那朋友,是叫陈庆吧,给推荐了招牌奶茶,说一定要喝。”许丁笑着点头。

“招牌?招牌是哪一款喵?”程恪问。

江予夺这个店里所有的奶茶都不叫奶茶,全叫喵,一眼看过去喵喵喵喵的。

“姜汁鲜奶喵。”许丁说。

“听着跟卖萌似的……”程恪笑着捏住喵的耳朵,“准备点了吧?”

喵很不老实地甩了甩脑袋,把他的手指从耳朵上甩开了。

没等他再捏过去,那边江予夺点着了鞭炮。

鞭炮和欢呼哨声同时响起,四周跟炸开了锅似的,程恪顾不上再找喵的耳朵,赶紧一把抓紧了它的爪子,怕它受了惊吓跑掉。

但喵不愧是画在招牌上的喵,居然只是轻轻蹦了一下,很快就平静下来了,一直瞪着眼睛看着地上炸出的火星。

江予夺把招牌上盖着的红布扯了下来,然后捂着耳朵跑了过来,凑到程恪面前扯着嗓子吼了一声:“真他妈响啊!”

大概是因为兴奋,他这一下凑得有点儿猛,差点儿都能贴到程恪鼻子上了。

程恪往后让了让,也喊了一声:“操!不知道的以为你要亲我呢……”

话还没喊完,江予夺已经凑过来在他嘴上亲了一下。

“我靠!”程恪吓了一跳,赶紧往旁边看了看。

大家的注意力都在鞭炮上,似乎没有人注意到这边,但许丁肯定是看见了,程恪转过头的时候许丁正一脸笑地看着那边地上的鞭炮。

放完鞭炮,揭了红布,就算开业了,陈庆和孙琴琴开始在吧台后面忙活。

江予夺把喵抱进店里放在了猫爬架旁边的猫窝里,拿个小背带拴好了,喵非常淡定,也不跑,从窝里出来坐在架子上看着来来往往的人。

“你们先走开,”陈庆指着挤了一屋子的那帮小兄弟,“先让顾客买了的!你们跑这儿凑什么热闹!一会儿有空了再给你们做!”

因为打折,大概也因为场面有点儿夸张,这会儿买奶茶的人居然就排起队来了,江予夺坐在门口阳伞底下,笑得不行:“操,生意这么好。”

“开门红嘛。”程恪说。

“我去做两杯给你们,”江予夺站了起来,“我之前跟小孙学了一下,我会做招牌喵。”

“三哥你别添乱了,他俩够忙的了。”许丁笑着说。

“你这就不够意思了,我亲手给你做的奶茶你不想尝尝么?”江予夺说,“以后肯定轮不上我做……做了估计也没人喝……”

这个姜汁鲜奶喵做起来挺复杂的,江予夺在吧台后面杵了半天才摸到了打汁机,但是马上又被孙琴琴拦住了。

“三哥,你干嘛?”她很紧张地问。

“我做个招牌喵啊。”江予夺说。

“别了吧,”孙琴琴更紧张了,“我做就行,你去招呼那些朋友吧。”

“我做给许丁和程恪的,”江予夺说,“不卖。”

“哦,”孙琴琴松了口气,从旁边拿了一个量杯过来,“你用这个吧,打好了的,机子现在很忙,你快点儿做好出去吧。”

“……谁是老板啊?”江予夺问。

“你,”孙琴琴又拿了鲜奶过来递给他,“赶紧的,去旁边做。”

江予夺只得把材料拿到了旁边招财猫小姐姐的桌子上,折腾了半天做好了两杯招牌喵。

“尝尝!”他把两杯喵放在了许丁和程恪面前。

“谢谢江老板。”许丁拿过去喝了一口。

“怎么样?”他马上问。

许丁叼着吸管冲他竖了竖拇指。

他顿时得意地一挑眉毛,又看着程恪:“怎么样!”

程恪喝了两口,靠到椅背上笑了起来,怎么都停不下来了。

“笑屁啊!”他一看程恪这样子就知道,这估计做得不怎么招牌,于是一把抢过他手里的那杯喝了一口。

味道的确有些艰难。

大概是记错比例了?

“你这个虚伪的人,”江予夺看着许丁,“就这味道你还给个大拇指呢?”

“你让程恪做一杯,比较一下,肯定还是得给你竖拇指,”许丁笑着说,“他在餐厅自己榨个果汁儿都费劲。”

“许哥,恪哥,”孙琴琴拿着两杯奶茶走了过来,“这个是我们的招牌奶茶,姜汁鲜奶喵,你们尝尝。”

“你什么意思啊?”江予夺看着她。

“庆哥让我做了拿过来的。”孙琴琴笑着说完就跑回了店里。

江予夺往店里看过去,陈庆站在吧台后头冲他招了招手。

“我带着喝吧,”许丁拿着两杯奶茶,“我还得回公司,明天我要出差,一堆事儿呢。”

“你忙你的。”程恪说。

“三哥,生意兴隆。”许丁冲江予夺笑笑。

“谢谢。”江予夺今天听这句话听了很多遍,但每次听到的时候都还是会觉得愉快而新奇,特别是听到许丁这样的大老板说出来,格外地满足。

许丁走了之后他都还在回味。

“江老板,”程恪一边玩手机一边说,“给想个词儿。”

“什么?”江予夺看着他。

“我发朋友圈,喵开业九宫格,”程恪说,“说点儿什么比较好呢?”

“你问我啊?”江予夺指了指自己,“我都不发,发了也就说句废话……我看看都什么照片。”

程恪把手机放到桌上,他凑过去看了看。

一堆图,之前拍的他出来进去瞎折腾的几张,喵的招牌,放鞭炮的时候,排队买奶茶的人,还有一张招牌喵奶茶特写。

“这广告真硬。”江予夺说。

“这可不是广告,”程恪笑了笑,“这是……炫。”

“炫什么?”江予夺看着他。

“炫一下我的幸福。”程恪清了清嗓子,“这么说好像有点儿肉麻。”

“还行。”江予夺笑了起来,看着这些图,“要不就不配字儿了,说明幸福得无言以对。”

“……你这用词不对啊。”程恪说。

“反正就那个意思吧。”江予夺啧了一声,“赶紧的,快发了炫。”

“嗯。”程恪点点头,加了个笑脸把图发了出去。

江予夺迅速拿出手机,去点了个赞。

“这么积极。”程恪笑着说。

“嗯。”江予夺收起手机,看着他。

“干嘛?”程恪顿时有些紧张,“现在人少了,你干什么可都有人看得见!”

“没想干什么,”江予夺还是盯着他,“就是想说……”

“嗯?”程恪看着他。

江予夺咬了咬嘴唇,这话要不赶着兴奋劲儿还在,他实在是不好意思说出口。

“我爱你。”

程恪愣住了,过了好半天才轻轻地也说了一句:“我爱你。”

如果遇到章节问题,请及时报错反馈。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