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毕业

“呯呯呯”,敲门声粗暴的响起,随之而来的是鲍勃.约翰逊的大嗓门:“亨利,米尔斯校长叫你去他办公室。”“知道了。我换一下衣服就过去。”正在寝室内断离身体的亨利.鲍尔默放下手中的杠铃,有些无奈的说:“亲爱的鲍勃,你难道就不能轻一点儿敲我的门吗?我感觉这扇可怜的门要被你敲散架了。”“哈哈哈。你知道这是不可能的。西点的门都是好木材!”鲍勃停了一下继续道“我家可是北美最大的木材商之一,我了解他们。”

“报告,亨利.鲍尔默奉命来到。”亨利站在西点军校校长阿尔伯特.利奥波德.米尔斯的办公室门外大声报告。“进来。”一个温和的声音。

亨利走进办公室,立正,敬了一个标准的美式军礼,“学员亨利.鲍尔默奉命来到,听从您的命令!”

一个五十岁左右的瘦削的高个子军人走到亨利身前,用手将亨利敬礼的右手放下,“不必如此,亨利,你是我教过的最好的学生。今天叫你来,是想问一问你对将来有什么打算,是毕业后直接下部队,还是留在学校继续你提出的很多关于军队的研究设想。你要知道,第一次问你这个问题是一周之前。”

米尔斯边说边转过身走回办公桌后面坐了下来,又指了指旁边的椅子,示意亨利自己坐下,“你关于步兵连火力配置的论文,我拿给几个战争部的老朋友看了看,他们都表示很有想法,另外你对太平洋地缘政治的推测也得到了一些人的认可,伊莱休,你知道的,他一直在进行军队的改革,他认为军队需要像你这样年轻的军官,有责任心,有进取心。我们合众国刚刚结束在中国的军事行动,撤回的军队将主要部署在菲律宾,他希望派遣你去那里。而我,我认为你留在西点会更好,至少一年时间,将你的火力配置论文的研究结束或者取得一定成果,然后再说其他。你觉得呢?亨利?”

“谢谢校长!您的安排太好了!”亨利由衷的感谢道。“步兵连火力配置研究需要的不仅仅是人员、装备、训练物资,还要注意试验性部队之外其他人的关注,有些时候那些好心人也会干坏事的。”

“哈哈哈”一老一少两个会心一笑。“好吧好吧,”米尔斯微笑着说,“你还要解决一个问题,伊莱休。我知道你有办法的。”

“oh,god!”亨利以手扶额,“我亲爱的校长将军大人,我只是个小人物,这样合适吗?”

“当然,你父亲和罗斯福先生有很深厚的友谊,伊莱休曾经是罗斯福先生的竞选法律顾问,他会赞同你的。”

“好吧,说另外一件事。”米尔斯站了起来,走到亨利跟前,“立正!学员亨利.鲍尔默!”

“是!”亨利应声起立立正!他知道戏肉来了,这应该才是米尔斯校长叫他来的目的。

“西点军校学员亨利.鲍尔默在军校学习期间表现优秀,准予毕业。并授予少尉军衔。”

“西点军校毕业军官亨利.鲍尔默少尉提出的军事思想对联邦军队的建设具有前瞻性,特授予亨利.鲍尔默少尉临时上尉军衔。联邦战争部晋升军衔委员会。1902年9月10日”

1902年9月20日,华盛顿宪法大街,美国战争部。

亨利.鲍尔默走进军需大厦,门口值班的军士迎上来,先敬礼,随后问道“上尉先生,请问您有什么事情?”

回了敬礼后,“中士,我是上尉亨利.鲍尔默,我奉命来见战争部长伊莱休.鲁特先生,你可以打电话给部长先生的秘书,我预约的时间是上午10:00”

“好的,亨利上尉,请稍等。我马上打电话。”

没过几分钟,一个三十岁左右的黑西服匆匆下了楼,一眼就看到笔直地站在大厅中的亨利,紧赶了几步,张开双臂拥抱住亨利,“小亨利,时间过得真快,一晃你都从西点军校毕业了。”

“咳咳,咳咳”“比尔,这里是战争部,注意你的形象,你可是部长先生的秘书。”

“哈哈,这里可是我的地盘,”比尔转头看向大厅接待处的几名士兵,“你们看到什么了吗?”

“报告,我们什么都没有看到和听到。”几个士兵异口同声。

“哈哈哈,你看,你看---”比尔.霍华德大笑。“好了,部长先生还在等你,我们就不要啰嗦了,等晚上我们一起去喝酒。你请客。”

亨利无奈。比尔.霍华德是亨利大哥菲利普的好友,比自己打了7岁,从小就喜欢带着菲利普的弟弟妹妹一起疯玩,直到上了大学才去鲍尔默家的次数少了。

两人一边上楼,一边说“比尔,要不是问过父亲,还不知道你竟然给鲁特先生做了秘书,早知道我就该早一点联系你,很多事就好办多了。”

“现在知道了也不晚,我知道你这次来是做什么。老实说,部长先生也在犹豫。你知道,部长先生致力于军队改革,现在的军队后勤简直烂透了,刚刚建立起的联邦陆军中有的部队竟然连军装都不能按时下发,看起来像一群叫花子,更不用说粮食补给了。前一段时间刚刚裁撤了一大批行政机构和官员,你提交的论文很对部长先生的胃口,认为你是不可多得的人才。所以对于让你下连队还是先留在西点完成研究很是犹豫。”

亨利在心里嘿嘿一笑,心说如果我不是一个重生前认真研究过美国近代史的工科狗,知道正是这个在美国历史上并不起眼的伊莱休.鲁特为美**队现代化作出的重大贡献,才不会在伊莱休.鲁特大刀阔斧对美**队改革的风口上提出“步兵连火力配置”这样的论文,更何况这个论文只是军队编制体系的一小部分,或者说是军队战斗力的基石,作为伊莱休鲁特这样的精英人物,怎么可能不明白其中的关节呢。

亨利.鲍尔默出生于1880年,是伊利诺伊州最大的农场主、矿业大亨彼得.鲍尔默的小儿子,可谁知道这个孩子的灵魂竟然是来自21世纪留学麻省理工学院取得了冶金机械双博士的华夏人李广海呢。更何况这个李广海除了学习属于学霸还喜爱研究历史,喜欢旅游,几乎走遍了美国的各个旅游圣地。不过运气不好的是,2019年拿到博士学位,刚刚游玩过五大湖,准备在芝加哥换乘飞机飞往旧金山的时候,就在通往机场的路上发生了车祸,于是懵懵懂懂之间穿越了一百多年的时光,重生成为了鲍尔默家的小儿子。

刚刚重生时,幼小的婴儿脑子还没有开始开发,一时间无法适应来自21世纪的庞大的信息流量,一直到十岁都显得比一般的孩子傻了不少,让妈妈斯嘉丽.鲍尔默操碎了,亨利十岁以后虽然显得聪明了不少,但还是反映比别的孩子迟钝,倒是身体之健壮远超同龄人,15岁就身高6英尺5英寸,体重220磅,于是爸爸彼得决定亨利去上军校然后从军,至少和平年代在军队里强壮的人能过得更好,再加上自家的势力和社会关系,未尝不能让小亨利一路平安的干到上校再退役,要知道即使在乡下一个退役上校军官也具备足够的威慑力,能保证小亨利一生平安的。

于是,十五岁就已经适应了上一世记忆的亨利在偷听道这一世父母的谈话后,感动之余决心继续装傻充愣,“哦,不对,是藏拙。”开始在自己的笔记本上用21世纪学来的速记符号回忆从1895年后的世界历史大事,科技发展,矿产宝藏,准备一有时间机会就大发其财,好好回报一下上苍给予的这一次重生。当然不能忘了要上军校从军,要知道二战时众多的美军名将可基本上都是自己的同龄人,比如麦克阿瑟就是1880年1月26日的生日,仅仅比自己大了两天,虽然不能虎躯一震,诸将来拜,也要让他们成为自己的好友,成为自己获得五星上将的助力。

“嗨,在想什么?”耳畔响起比尔.霍华德的声音。

“在想怎样说服伊莱休.鲁特先生,你知道我可是有一个大计划的。”亨利摇摇头,清醒了一下。

“好吧,你自己进去,我已经通报过了。”比尔.霍华德随手把办公室的门打开了一道门缝,伸手一指道。

亨利整理了一下军容,迈步走进伊莱休鲁特的办公室。

伊莱休鲁特今年57岁,但依旧还是一头浓密的棕发,只不过泛着星星点点的银光。此时,这位精力旺盛的改革家正在书桌上奋笔疾书,听到门打开的声音,也没有抬起头,“亨利.鲍尔默?旁边有沙发,等我几分钟。”

“是的,先生。”亨利知道战争部长先生很忙,因此也不客套,直接走到沙发那里坐了下来。

几分钟后,部长先生放下笔,抬起头看了看此时规规矩矩坐在沙发上的亨利,点了点头,“不错,是个精干的军官的样子。”

亨利看到部长先生抬起头,急忙站了起来,一边敬礼,一边说:“部长先生,陆军上尉亨利鲍尔默奉命前来,请指示。”

伊莱休走到亨利跟前,很随意的摆了摆手,“坐,亨利上尉。”

“是,先生。”

伊莱休坐在长沙发的一头,肩膀使劲向后靠了靠,“亨利,上个月参加洛克菲勒成立普通教育基金会时,遇到了你父亲彼得,听他说起你,他可是一肚子的骄傲,结果被老约翰鼓动着捐了一大笔钱。看着彼得当时又得意又心疼的样子---,哈哈哈”摇了摇头,伊莱休接着说道:“我和你父亲也是老朋友,你不用总是部长先生的称呼,就叫我叔叔吧。”

“好的,部长~哦~伊莱休叔叔。”亨利自然从善如流,能叫一声叔叔又掉不了一块肉,何况这样更容易取得伊莱休的支持,方便自己接下来的计划。

“我看了你的论文,这份论文应该只是一部分内容,今天就是要听一听其他部分。亨利,你说说吧。”伊莱休鲁特很干脆,一点儿都不拖泥带水,直接问起了亨利的其他想法。

“是的,伊莱休叔叔,您说的没错。可是从何说起呢?嗯,这样,这份论文说的是火力配置,那么就要明白为什么要对火力进行配置。”亨利想了想说。

“伊莱休叔叔,您知道自从马克沁机qiā

g问世以来,最突出的例子就是8年前英国人在罗得西亚50多人对阵5000多麦泰来人,这个战例已经列入西点的教材中了。就是因为这个战例哦,我萌发了这份论文的写作初衷。”亨利顿了顿,给伊莱休一个缓冲的时间,接着说道“三年级时,我考察了马克沁机qiā

g还有00年勃朗宁先生新研制的机qiā

g,无论这两种机qiā

g的性能哪一个更好,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的问题:太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