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期待一战

亨利chìluǒ~裸的把资本的本性展开在了彼得鲍尔默的面前,尤是彼得鲍尔默这种顶级大鳄也不由自主地感到了一阵心惊,彼得鲍尔默虽然担心欧洲局势恶化对家族生意的影响,但从来没有去设想有一天欧洲会以战争来解决市场分配问题。鲍尔默家从德国移民到美洲已经将近二百年了,已经放弃家族的中间名:冯,放弃了曾经的普鲁士军事贵族的身份。但鲍尔默家还是有很多家族成员还保持着“冯”这个中间名,一旦德英之间爆发战争,这些家族成员势必履行军事贵族的天职:上战场作战乃至付出生命!

这是亲情!

还有利益!更重要的是利益!

是的,彼得鲍尔默承认亨利说的话,在巨大的利益面前,资本家可以是非常冷血的。在顾及不了亲情的时候,从利益出发不得不说是正确的选择。那么,如果自己和智囊团认可了亨利的意见,下一步就是怎样获得利益了,索性现在还有时间,英德之间的冲突还都潜在水下,没有表露在世人面前,就连自己都没有意识到战争的可能,那么别的家族估计也没有往这方面考虑,这就是自己家族的优势。想到这里,彼得鲍尔默不禁在心里感谢上帝,感谢上帝给自己带来一个睿智的儿子,看来家族的荣耀将会继续传承下去,鲍尔默家仍将是美国最顶级的家族,甚至具备影响国际走势的家族。感谢上帝赐予我的儿子!

彼得鲍尔默坐在了亨利身旁,拍了拍亨利的肩膀,“儿子,你是我和你妈妈的骄傲!”

亨利知道,这是彼得鲍尔默彻底认可自己在家族中的地位,自己也将获得家族的全力支持。亨利深深吸了一口气,未来前途一片光明!

“爹地,谢谢你!如果没有爹地和妈咪一直以来的关爱,我也不会有今天!”亨利也很感动,如果要是换做别的家庭,一个傻傻活了十几年的孩子估计是要被放弃了,自己的父母不仅没有放弃,反而还不予余力的为自己的傻孩子设计未来的路,足有证明父母对自己的爱:他们没有放弃任何一个子女,甚至为了亨利没有再生育!让亨利作为最小的孩子获得了远超自己哥哥姐姐的待遇,难怪戴维说起来一脸的羡慕嫉妒!是啊,亨利从小到大连给花园除草的活都没有干过,而戴维从四岁起就开始干家务活换零钱了,这种培养孩子的方式虽然是美国家庭普遍的做法,可别忘了鲍尔默家是美国顶级豪族,完全可以不这样做的。同样,这种和哥哥姐姐们不同的来自父母的待遇和关爱让亨利也坚定了从各个方面补偿哥哥姐姐们的想法。一个家族,如果某一个家族成员过分受到有待和资源倾斜,会引来家族内部的不合,会减弱家族凝聚力,深知和则力强,分则力弱理念的亨利绝不会引来家族内部不和,只会让家族凝聚力更强,毕竟水桶装水多少靠的是最短的那一块木板。

亨利知道自己并不擅长管理企业,军队和企业还是不同的,自己在家族中做个狗头军师或者神棍更符合自己的定位或者利益:“爹地,您看军工这一版块游说负责比较好?我就只管提要求或者出技术设计指标就好了。当然,将来战争部的采购也由我来进行推动。”

“很好。”彼得鲍尔默也很满意亨利的话,自己的儿子再也不是几年前那个还是傻乎乎的儿子了,现在的亨利表现的很聪明很有自知之明,清醒地知道自擅长什么,不擅长什么,也知道分享利益才能让家长给团结。“亨利,戴维很喜欢牧场的生活,你给了他10%的钻石公园份额就很好,未来我和你妈妈也打算让戴维继续管理我们家的牧场、农场;菲利普热心政治,那就让他去努力成为家族保护伞;马可在哈佛读经济学博士,管理家族企业将是必然,那么家族企业在填上一家军工企业也不是问题,那就让他去从头开始建立一家军工企业吧,也算是将来接掌家族财产管理哦位子打个基础。”“那么姐姐呢?格瑞斯可也是才女啊,我记得她参加过一个什么智商测试,数值高达150呢!”亨利问格瑞斯的安排可并不是简单的关心姐姐在家族的地位,二十想了解家里还有那些涉及到的行业安排,只有清楚的了解了家族实力,才能更好的打造自己的未来:用钱的地方多,用钱的方向也多啊。彼得鲍尔默微微一笑,作为父亲,亨利一撅屁股就知道儿子要问什么,“亨利,我已经给格瑞斯安排了。格瑞斯虽然也是常青藤联盟毕业,可是现在很少有女性成为企业领导者。”彼得鲍尔默有些无奈,他不是大男子主义者,但是这个时代就是如此,鲍尔默家不能特立独行。“亨利,洛克菲勒先生和摩根先生都成立了慈善基金,鲍尔默家也不例外,所以格瑞斯现在在你妈咪领导下为家族基金工作。”“啊哈,爹地,我能想象格瑞斯整天无可事事的恼火样子了。”亨利哈哈大小。彼得鲍尔默也跟着会心一笑,可那又能怎么办呢?父子两笑了一会儿,亨利说:“爹地,我有一个想法,让格瑞斯高兴起来!”“说说看。”今天的遭遇,让彼得鲍尔默对自己的小儿子刮目相看,现在一听亨利有了新的主意,也是蛮有兴趣的。“爹地,你注意过报纸和期刊吗?还有广播电台?”“没有,不过菲利普有一个好友,家里有一份报纸,好像叫《芝加哥lù

》。”“爹地,你知道掌握大量的报纸期刊意味着什么吗?就是我们的主张有人倾听,一旦我们的想法灌输到普通人当中,我们就将主导舆论!比如,如果洛克菲勒先生能有一大批报纸为他鼓吹垄断比自由竞争好的话,总统先生还能那么坚决地拆分标准石油吗?肯定会有所顾忌,甚至是左右摇摆,最后不了了之的。”“你的意思我明白了,但格瑞斯合适吗?”彼得鲍尔默对洛克菲勒的遭遇也有同感,虽然洛克菲勒通过巧妙的手段拆分了标准石油,自己还能隐性控制,但洛克菲勒家族的衰败已经不可避免的开始了。同样是美国顶级家族的鲍尔默家自然也有兔死狐悲的感觉。“爹地,没有那么多困难。格瑞斯是女人,那么我们就从女人的角度做起!都说女人和小孩子的钱是最好赚的,就让格瑞斯创建一本期刊,专门介绍女性服装饰品,引领时尚潮流。甚至可以建立专门介绍母婴用品的期刊,争取家庭主妇们的重视。就像我们家,有时候你总会征求妈咪的意见一样,这些期刊会为我们带来女人们的好感,一定程度上可以影响家里的男人。一旦格瑞斯在期刊届站稳脚跟,她就可以开始进军报纸和广播电台,一点点在引领舆论方向上发挥作用。而我们家也会在很多领域内获得舆论支持,办事会少很多麻烦。”“格瑞斯的事就按你说的办吧,我想你姐姐会感谢你出的主意。那么,亨利。你还有其他的想法吗?我指的是你专业的范围。”彼得鲍尔默难得幽默了亨利一次。没想到亨利会说“有的。”彼得鲍尔默有点惊了,这个曾经傻傻的小儿子今天一天的表现真是简直了...“咳咳,”亨利看着老爹看外星人一样的目光,也有点尴尬,自己确实有点楚庄王三年不鸣一鸣惊人了,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错过今天父亲的震惊时刻,很多事情要办理起来会增加很多周折,不如快刀斩乱麻,早办好早安心。“爹地,最后一个计划,是收买人心和增强家族实力的。每年都有士兵退役,尤其是未来预计要发生的欧战,到时候我们美国为了自己的利益肯定会参战的,而战争结束之后必然会有大量退役士兵和军官,这些人需要联邦为其提供大量资金作为善后,不是贬低联邦政府,真要是到了那时候,他们未必能拿出那么多钱来支付给这些人。但是很多退役军官和士兵经历了真实的战火磨砺,战斗力会远超家族的牛仔,包括国民警卫队。您看我们是否可以建立几个保全公司,吸纳这些退役战士成为公司的主要力量...”“等等,亨利你说的话信息量太大,你让我好好想想。对这种事我还要找家族智囊们商量一下,这不是小事。”彼得鲍尔默打断了亨利,一下子从报社舆论转到了保全公司,有点儿蒙,保全公司说得好听,实际上就是家族的武装力量,虽然家里有不少属于家族农场牧场出身的牛仔提供保安,但那不能称为家族武装,按照亨利表达的意思,由退役士兵组成的保全公司必然会持有攻击性很强的武器装备,现在还不知联邦的态度,这种充满了攻击性的保全公司还没有在美国出现过,各国列强范围内似乎只有法国的外籍军团与之类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