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圣殿骑士团的宝藏之谜

战后不是所有人都去打扫战场的,就比如阿里,刚投降亨利不久,亨利可是不会让他有机会再度拿起武器,不管是步qiā

g还是弯刀。

还有阿明,作为费萨尔卫队的副官,他的职责是监督、管理,而不是亲自下场。还有哈里逊,他是亨利的贴身保镖,不管什么情况,他肯定是不会离开亨利太远的,打扫战场就不是他的职责范围了。

三个人陪着亨利再度回到地下室,看着亨利拽起来机关长qiā

g,看着石壁上打开的石头门户,一个个目瞪口呆:这么隐秘的机关是怎么找到的?

新打开的密室很小,里边只有8平方米左右,除了一个锈迹斑斑的铁皮箱子,就没有别的了,倒是让哈里逊几个有些失望。把照明的火把查到墙上的火把座,阿里就在亨利的示意下打开了铁皮箱子,刚刚打开一道缝,耀眼的金光就被火把的红光映入眼帘,三声惊叹立时响起。

都是金灿灿的金币、金块,满满一箱子金币、金块,还有闪耀着迷离光芒的宝石,红的、绿的、七彩的。

哈里逊三个人里只有哈里逊是跟着亨利时间最长的老兄弟,阿里是强盗出身,当初的强盗密巢也有很多抢来的金银珠宝,算是见多识广,阿明就不行了,即使他是费萨尔的卫队副官,可是也不过是见识过费萨尔老爹的富丽堂皇的宫殿,但集中摆放的如此多的金银珠宝,这只不过是第二次{第一次是阿里那伙强盗的藏宝}。

财帛动人心呐,即使是阿明估计心里也是在向真主抱怨“亨利就是一个开了挂的幸运儿啊,走到哪里都能收获一笔藏宝啊”,真主保佑!

和三个人不同,亨利总是觉得这里边还有文章,因为亨利感觉这样一个密室中的密室太小了:外边的地下室足有半个篮球场大{标准篮球场28×15米},新的密室只有8平米,风格不对,这个地下室应该是整体开挖的,要不密室机关怎么布置?也就是说,还应该至少还有一个机关室,那么开挖时就不会浪费空间,开凿一个更大的空间然后从容布置不是更好吗?这里边肯定还有一个密室!现在这个密室的财宝只不过是预防万一的迷惑人的那一小部分!是为了保护更多财宝做的障眼法!

人的心理都会有惰性,发现了密室、找到财宝之后,都会得到心理上的满足,而一般的小兵即使疑心,又有哪个带队的将领会听取呢?人微言轻啊。只要带队的将领满足了那一箱金银珠宝,那么更多的财宝就会被留下来,成为圣殿骑士团卷土重来的资本。

那么,未发现的密室的机关在哪里呢?会不会还是机械机关?还是重力机关?

亨利不想浪费时间,有的是人手,不成就把这间密室拆了就是。挥手让哈里逊去叫人,顺便把这个40多厘米高的铁皮箱子搬走,然后挨着石壁把小密室敲一遍,哪里有回音,哪里就是新的密室!

不多时,哈里逊叫过来的老兄弟们就找出了有空洞回音的位置,就在门口两侧的位置,一边一个重力机关,就是那种依靠蛮力才能触动机关的方式:紧贴着石墙的地面上有一个略微突起的石块,必须用脚使劲蹬开,才能打开隐藏的两间密室。

打开后的密室和亨利估计的差不多,有一间是机关室,负责打开第一个密室的机关的,第二间密室就比较大了,差不多有四米宽,十米长的一个空间,里边摆放的不仅有铁皮箱子还有兵器架子,这些能一眼看到的兵器明显的更加精美、更加的锋利,即使几百年过去,qiā

g尖上和剑刃上还依然闪烁着寒光。满满一排的兵器架子都是骑士长qiā

g和骑士大剑,还有精美的短刀、弯刀,足有上百柄之多。这排架子后边是一排放满盔甲的架子,也是满满的盔甲,在火把照耀下,能清楚地看到盔甲上精美的花纹,也有十几具之多。

这里不仅是圣殿骑士团的藏宝地,而且还应该是后备武器装具的储藏室。这些盔甲和武器也不是一般的武器,应该是那个时代的精品:盔甲都是极为细密的锁子甲,还有铁板制作的护臂护腿盾牌和金属马靴以及金属手套,可以很好的保护主人的周身安全;大剑和短剑、弯刀上能看到精美的花纹,那是有规则的美丽花纹组成的图案,应该是圣殿骑士团缴获的“大马士革刀、剑”;长qiā

g在这些盔甲刀剑的面前就逊色多了,因为中世纪时代的骑士长qiā

g基本上都是一次性用品{为了保护骑士的手臂,骑士长qiā

g一般用的都是易碎的木头长杆做qiā

g杆,一次冲击刺杀后,易碎的木质长杆断裂,骑士的手臂不受影响的可以继续使用大剑作战},所以只有qiā

g头部分是打造的很精美,这里的qiā

g头不像亨利在其他地方见过的那种圆锥状的qiā

g头,而是近乎四方形的,四个锋面上还有血槽,隐约可以看到里边还有黑色物质的残留;盾牌则是所有装具里最漂亮的,上边基本都用黄金宝石装饰出各种徽章纹样,比如巨大的红色八角十字架的周边就用了很多细小的红宝石装饰,还有一马双跨的骑士的眼睛和战马的眼睛都镶嵌着黑色或者蓝色的宝石,围绕骑士战马的文字就是黄金打造的,还有一面盾牌上面的纹章看起来是代表菲利普一世德·米利{后来的德意志王国国王,1198年~1208年在位,1198年被选举成为国王,同时期另一位德意志国王是奥托四世}的纹章,红、黄白三色的图案就使用了黄金、白银来代表红白两色,原本的黑色则是用了黑曜石装饰,非常的奢华。

看着这些武器盔甲,亨利不由得大了一个冷战,“鸟的,几百年了,杀气扑面啊!”

对于这样一个建筑坚固的古堡,亨利对当年的圣殿骑士团的强大有了新的认识,他们得有多么富有啊,难怪能在欧洲各地拥有那么多的庄园城堡,还能能成为法国最大的债主,难怪法国国王腓力四世迫不及待地要铲除圣殿骑士团的势力,不仅自己的债务没了,还能收获一大笔财产,真是一笔好生意,也就难怪教皇克雷芒五世都参与进去一起分赃了。

据说,圣殿骑士团被腓力四世清算的时候,只得到了骑士团在法国的庄园和城堡,而骑士团的大量现金和珠宝艺术品却消失不见了,腓力四世还曾派人苦苦追索了很长时间,但一无所获。而从此之后,圣殿骑士团的巨额财产就消失不见了。

之后的几百年时间,都有无数的寻宝者在收集线索,到处寻找失踪宝藏的下落,然而遍及法国和周边国家意大利、奥地利、西班牙等国的领土,却始终没有发现。而寻宝者集中探索的地方包括法国罗讷省的阿尔日尼古堡、夏朗德省的巴伯齐埃尔城堡,还有巴扎斯、阿让、马尔什等等以前曾经有圣殿骑士团驻扎的地方。

亨利对圣殿骑士团的宝藏传说倒是不以为然的,以圣殿骑士团的富庶来说,他们积累的金银珠宝肯定为数众多,但也可以肯定这些众多的财宝是不会集中存放的,狡兔三窟的道理,那些能把骑士团维持并发展的骑士团首领们不可能没有提前准备的后手。而大量的财宝一定会用来做骑士团万一瓦解后的重建,那么这些财宝就不会全部埋藏起来,而是会以各种方式分散到很多明面上与骑士团关联不大的人或者家族手里。

只要看一看在圣殿骑士团瓦解之后崛起的欧洲中小家族的数量和位置,就会有不一样的发现。再有,就在腓力四世清算圣殿骑士团的时候,苏格兰的国王罗伯特曾经公然拒绝教皇的圣喻,不仅不捕杀骑士团成员,反而对明面上表示脱离骑士团的成员予以保护。如果这里没有巨大的利益交换,即使罗伯特亲慕骑士团,可是和全欧洲的国家、势力做对,他罗伯特一个区区的苏格兰国王怎么敢呢!必定是有巨大数量的财宝被用来交易了,这才得到各国和势力的放纵:欧洲中世纪战争中的贵族被俘后都可以用金银来赎身呢,骑士团成员就不会干吗?

所以,按照这样的情况算起来,圣殿骑士团所谓的消失的宝藏十有**是被那些逃跑的骑士们消耗掉了,相反,只有那些没有带回法国的、存储在巴勒斯坦地区还有塞浦路斯的,一些不为人知或者被遗忘的骑士团的据点还会保存了数量不小的财宝。就像亨利所在的这个耶路撒冷战役之前的堡垒,当那些回撤的骑士们战死之后,再也没有骑士团的人回来过,这些地方就成了被遗忘的遗迹,原来留下的财宝就成了今天亨利的收获了。

亨利是很大方的,直接就把地下室最外边密室的一箱子金币,给阿明带来的费萨尔卫队队员赏赐了下去。别人害怕暴露暴富的财宝,亨利不怕,就算是在美国之外也一样,就凭自己现在随时携带的武力,亨利就敢和任何一个地方政府对着干,因为亨利的身后还有一战战胜国的美国,尤其是亨利还曾经担任过美国远征军的高级将领,就算是英法两国政府,都要顾忌亨利的身份!

第二个密室中的密室里除了大量的兵器铠甲,还有十几个和最外侧密室一样的铁皮箱子,里边分门别类的装满了金币、银币和各色宝石。

亨利不想在这里清点,毕竟刚刚消灭了大量的强盗和部族武装,但谁知道还有没有不长眼的前来,难道就被拖住在这里吗?还是先回到自己的游艇上吧,只要离开巴勒斯坦的海岸,进入地中海之后,海上就有大量的英国皇家海军的舰艇游弋,小股海盗是绝对不敢撞上去找死的。

没有耽搁时间,让艾丽丝安睡了一晚之后,亨利就命令启程。本来就距离采埃莉姆不远,离港口汉尤尼斯也不过一天的路程,路上也没有不长眼的强盗劫道,亨利很顺利地来到了汉尤尼斯。

头一天晚上,亨利的游艇彩虹号就已经赶到这里了,游艇上还有的40多个保安下来了一半,就在港口布设了明暗哨,必要的防御是绝对在任何时候都不能少的,这是规矩。至于港口驻守的英军,就当他们不存在好了,就那么几个人,一个班的兵力,还没有船上的保安多呢。

亨利一行人到达的时候,为数上千的大牲口让规模不大的港口都被惊住了,奶奶,多少年也看不到这么多的骆驼和战马啊!就连驻防的英军,都如临大敌,所有的士兵都躲在沙袋后边,以及唯一的一座混凝土小楼里,架起了步qiā

g。就在亨利手下的保镖前去交涉的时候,差一点被吓得手脚哆嗦的英军士兵一qiā

g击中。

差点被子弹击中的保镖还没有觉得有什么惊吓不惊吓的时候,看到自己部下开qiā

g的英国上士就已经吓得要死了。只听他在大声的吼叫那个走火的士兵,一通污言秽语就好象小瀑布一般喷到了小兵的脸上!

换了谁当这个小班长,也得被吓个半死,要知道一个班的兵力不过是十个人,就算是加强班也不过十六个人,这种驻防兵力又没有机qiā

g,就凭十几杆步qiā

g,面对上千头骆驼和战马组成的队伍,呵呵,如果对他们存心不良的话,一个冲锋,他们这些士兵的小命就立马交代了。

痛骂了一刻钟还看不到停止迹象的小班长被其他手下拉住了,外边还有大队人马呐,该怎么办啊?上士得给个主意才行哦。回过神的上士,把身上所有的武器全部扔到地上,空着双手,张开双臂,对着亨利派出的保镖迎了过去。

一边走,一边后心冒汗的小班长哆哆嗦嗦的来到保镖面前,没说话,先弯了腰,很恭敬地询问保镖的来意。得到保镖肯定的回答后,一口气松懈下来的英国上士踉跄了一下,好悬没有坐到地上。上帝保佑,来的是美国人,是英国的盟友,安全了!上士一边划着十字,一边招呼自己的兵:“没事啦,都出来吧,解除警戒!来的是美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