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酒庄

结束了巴黎的主要事物,亨利带着艾丽丝来到了位于波尔多河畔的玛歌酒庄。

玛歌酒庄位于波尔多市西北梅多克地区,一条沿着波尔多河的铁路通向这里,土质属于上层沙砾卵石质,下层赤褐色含铁质土——最适合葡萄生长的土质,品种以赤霞珠占75%,美乐占20%,品丽珠和小维尔多占剩余的5%,以优雅、细腻和温柔著称。

但包括玛歌酒庄在内的整个梅多克地区的葡萄酒庄都可以说祸从天降的是,上个世纪末,一场霜霉病和根瘤蚜袭击了波尔多,让这一地区的所有酒庄都一度停业,后来从美国引进了比较耐病品种,以其作为砧木嫁接,这才挽救了波尔多大区和梅多克的葡萄酒庄产业。多年来的只投入,不产出,让这里的酒庄经营家族承担了空前的压力,不仅是玛歌酒庄,从梅多克到整个波尔多大区的葡萄酒庄有很多都经营困难,在寻求外来资金或者直接出售的。

这一地区还有五个村庄级葡萄酒法定产区:博雅可、圣埃斯泰夫、圣于连、慕里斯和李斯特拉克~梅多克。现在博雅可{波亚克}这里就有二级村庄级酒庄{碧尚男爵}在内五级酒庄奥巴特利酒庄在寻求新的资金,以缓解他们的压力。著名的木桐酒庄、拉图酒庄、拉菲庄园都在博雅可地区哦}

其中,最有可能得手的就是奥巴特利酒庄,因为现在他的主人是巴黎银行家康斯坦·哈普汉,而这位在巴黎赫赫有名的银行家正是亨利在法国的合作伙伴!亨利和法国政府做的军火买卖,所有的资金都是通过哈普汉的银行操作的,所以,只要亨利提出收购意向,是绝对不会遇到一丁点麻烦的。

大战之后入手法国的葡萄酒庄,绝对是一个非常合适的时间点,这里远离法国北部的战场,没有收到战火的摧残,而且二战时代,这里也大部分时间也是未经战火的第三帝国控制区,直到1944年盟军重返法国,这里才遭到了短暂的破坏,但很快就恢复了葡萄的种植和酿造,唯一的重大损失就是占领军洗劫了这些著名葡萄酒产区的陈年葡萄酒,把他们作为战利品运回了德国,让德国的上层瓜分。比如,戈林的别墅里就藏有数万瓶来自法国各大葡萄酒产区的知名酒庄的葡萄酒。

亨利熟知这段历史,他的打算是把每年新酿造的葡萄酒除了准备销售或者拍卖的部分,其他都转移到美国的彩虹城堡。从购买到城堡,就对城堡的藏宝山洞进行了工程量巨大的改造,当年的山洞所在的山体,已经被亨利雇佣的建筑工程队掏空了,现在是一个拥有上下5层,长有5公里宽10米高5米厚度超过10米的巨大储藏空间的大仓库。

这些巨大的通道式仓库,不用太多的设备,就能保持极小的温度、湿度的波动,极为适合藏储文物,葡萄酒也在其中。自从在参联会任职以来,随着亨利的职务和军衔的提高,亨利也收揽了很多的文物,当然最多的还是来自华夏的文物,有司徒这个最好的华夏人合作伙伴在,以及现在华夏文物并不是欧美市场上收藏的主流,所以亨利可以轻松地得到数千件华夏文物,从瓷器到字画,从玉石翡翠到金银制品,可以说是来着不惧。

现在有多了玛歌酒庄的葡萄酒!巴勒斯坦的十字军盔甲!中世纪的大量金银币。

想到金银币,亨利就忍不住想笑,可能自己是欧洲金银币收藏者中品类最齐全的那一小撮人了吧。而且还是收藏数量最大的那个:估计金银币的数量超过十万枚了!

玛歌酒庄有一个拿破仑时代风格的主堡和专门用来酿造葡萄酒的平房组成了主体部分,还有一个同样长达数英里的地下酒窖,里面存储了数万桶酿造好的葡萄酒,以及灌装好的可以继续储存的瓶装酒数十万瓶。

不过因为当年的病虫害,最近二十年出产的葡萄酒质量不能得到品酒师的高等评价,所以曾经的庄园主维持的很艰难,再加上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影响,前任庄主终于不想再让酒庄拖后腿了,就连从1890年开始窖藏年份的葡萄酒都不要了,和酒庄一起打包卖给了亨利这个美国权贵。

现在,到达酒庄,入住古堡的亨利第一件事就是通知自己的老爹,安排货轮把酒运回彩虹城堡!就算品酒师认为这些酒配不上玛歌酒庄的名声,又怎么样?我可以用彩虹城堡的名字卖出去啊!以后彩虹城堡可以作为玛歌酒庄的副品牌经营,玛歌酒庄这个品牌就卖那些品酒师评分最高的年份的好酒,维持在奢饰品市场的地位;彩虹城堡品牌就是其余年份的差一些的葡萄酒使用的,负责进军中低档市场,既能回收大量的资金。还能不影响玛歌酒庄的金字招牌。

别看今年年底时美国国内喧嚣尘上的禁酒呼吁终于形成了禁酒法令,决定从1920年{明年}1月2日生效、16日开始执行,但对亨利根本没什么影响,第一亨利不是酒鬼,只是会在晚餐时小饮一杯;第二,禁酒令没有规定国民不能在自己家里饮酒,只是禁止销售和制造和转运。

法律的作用对普通阶层的百姓的影响是最大的,但是对亨利这样的顶级权贵,还不如踩到狗屎——踩到狗屎还能恶心一下,禁酒能造成什么损失?

不说别的,彩虹城堡略加改造,就可以把原来停游艇的码头改造成货轮码头,轻松供5000吨级别的货轮装卸,也就是亨利不愿意改成货轮码头听噪音罢了。就算用游艇运输,也不是不行,200米长的游艇,能装多少东西?那本身就是一艘老式巡洋舰改造的!只要需要,美国海军随时可以给彩虹号拆掉上层建筑、加装上炮塔,然后去执行军事任务,整个时间不会超过一个月!亨利的定制实际上就是使用了一整套全新的驱动系统:燃煤锅炉换成重油,炮塔拆除改成储藏室,上层建筑拆除换成舒适的居住空间,取消了原有的火炮和鱼雷发射装置后,这艘老式巡洋舰立刻爆发出35节以上的速度,老舰焕发第二春。

有了彩虹号的先例,美国海军都有拆掉所有老式驱逐舰和巡洋舰,全部改装成游艇的打算了。不过,看过游艇市场销售数据之后,无奈的放弃了:200米长的巡洋舰吨位能达到一万五千吨,即使拆除装甲也还有接近万吨的排水量;而100米长的驱逐舰的吨位也有1500吨,有几个富豪买得起啊。

亨利这个实验性游艇,没用自己花钱买船体,只是拆除更换原有军事用途的单位是自己花的钱雇佣海军造船厂进行的,由于亨利多次帮助海军获得国会额外拨款,这笔花销也是大了折扣的,实际上亨利花的钱也不过是120万美元左右,可以说海军在这艘游艇上面给了亨利一个大礼!

与亨利这种权贵不同,法国的很多葡萄酒的销售目的地就是美国,这一次禁酒时期对法国的酒庄影响也是非同小可,亨利完全可以利用这段时间将更多的酒庄收入囊中。

来到酒庄的第二天,休息过来的艾丽丝就拉着亨利让酒庄的大管家带他们去参观酒庄的酒窖。到了酒庄,在酒窖品酒也是一个享受,后世还被很多酒庄用来当作招待游客的手段。

酒庄的大管家也是老人了,家里几代人都是在酒庄工作的,对酒庄的感情很深,就连前主人提出亨利接手的条件都是:不得改变酒庄的一切,包括酿造、藏储还有葡萄品种比例等等,只有亨利全部接受才能得到玛歌酒庄,为此宁愿舍弃窖藏多年的陈酒,就可见一斑了。

大管家让·于连今年54岁,管理这座酒庄已经13年了,对酒庄的一切都熟悉得不能再熟悉,对酒窖也如数家珍,用他自己的话讲,就是闭着眼睛都能拿到主人要求的任一年份的酒瓶。

于连很遗憾的就是今年葡萄采摘的季节已经过去{现在是1919年12月},没有新主人参加的收获仪式,总是感觉缺了点什么。亨利和艾丽丝倒是不以为意,买下了酒庄哪年不能参加呢?不过,为了表达对于连工作的认可,艾丽丝表示明年一定参加酒庄的丰收节,和大家一起庆祝,这才让于连咧开了大嘴,喜笑颜开。

酒庄的酒窖开凿在石灰岩上,深入地下才能保证酒窖的恒温恒湿,让葡萄酒在良好的恒温恒湿的环境里继续缓慢的成长,直到达到最好的口感。

一进入酒窖的地方是一个十米左右进深的品酒室,安置有沙发和茶几,于连从他手里的一大串钥匙里找出一把硕大的铜钥匙,打开了酒窖的储藏通道大门上的一扇小门,顺手拉开了电灯的开关,长长的酒窖通道立刻明亮了起来。

于连站在酒窖里边,等着亨利和艾丽丝进去,然后开始介绍酒窖的情况。

酒窖最外侧放置的是橡木桶装的葡萄酒,年份越小的越靠外侧,年份越长的越靠里侧,每一段通道的分区都是一个年份,而所有可以装瓶饮用的葡萄酒也一样是按照不同年份置放在架子上,只有品酒师确定的最好评分的年份酒才会被单独置放、藏储。

葡萄酒有最佳饮用年份,并不是真的年份越久,口感越佳。虽然酒庄可以用蜜蜡进行密封,这样就可以保证这瓶酒能保持住最佳口感,但一样不能坚持太长的年份。更多市场上销售或者拍卖的陈年葡萄酒,实际上都不是用来喝的,而是用来炫耀的。

于连的介绍让亨利有点尴尬,二十一世纪的记忆让亨利真的以为葡萄酒也能像华夏白酒一样能放上百十年还能饮用,而且味道越来越好呢。

“于连,谢谢你的介绍。现在是不是给我们挑一瓶你认为最合适饮用的酒呢?”大概看出了亨利的不自在,艾丽丝打断了于连滔滔不绝的介绍。

亨利感激地看了艾丽丝一眼,心道:不愧是我老婆啊,太理解我了。

于连优雅地鞠了一个半躬,说道:“如您所愿,夫人。”然后走进幽深的酒窖。

亨利和艾丽丝等了二十分钟左右,就看到于连骑着一辆自行车从酒窖深处滑了过来,自行车后座上的金属筐里插着三瓶没有标识的酒。

看着亨利二人惊讶的表情,于连赶忙解释,“酒窖太长了,如果步行,就会让主人和夫人等很长时间,所以就用了自行车代步。”

“于连,那么酒窖到底有多长啊?”艾丽丝也很好奇,自家彩虹城堡的一个储藏室就有5公里之长,步行一次也要半小时,骑自行车也要二十分钟,那么酒窖至少也有5公里长!这可是拿破仑时代就开始经营的,开凿这么大的酒窖需要多少人力啊!

“夫人,酒窖全长有4公里,不过这是放置橡木桶的区域,还有单独放置瓶装酒的区域,这几瓶酒是我昨天晚上准备后的,所以回来的比较快。如果现挑的话,我们就不走这条通道了,外面的地方主要是供品酒师使用的。请您原谅,这是我的私心,想让您和主人能看到我们酒窖的全貌。“于连的耳朵都红了。看来这是一个老实人,今年没参加酒庄的丰收节,让他误以为新主人不太重视这里了。

”没关系,于连。你做的很好,对你的想法,嗯,我很能理解。“亨利打破了沉寂。他确实不在意于连的小心思,对于认真负责的手下,亨利从来不会太苛刻。

看到主人没有在意自己的小心思,于连也放心了,随即从品酒室的架子上取下一个精美的木盒,里边的天鹅绒上安置着六只水晶高脚杯。用螺丝起子打开一瓶红酒的软木塞,然后放在一旁的装满冰块的醒酒桶里,于连说道:”主人,这瓶是1905年酿制的赤霞珠为主的红酒,现在已经到了最佳饮用期,等会醒20分钟左右就可以饮用了。不过,最好还是主人自己体验,最佳的口味出现的时间,就算是最好的品酒师有时候也无法掌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