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法国来的麻烦

于连不愧是在酒庄服务商几十年的老人,挑出来的1905年年份的酒,口感还真的非常好:入口微有酸涩,但转眼就被葡萄的香甜吸引,一点也不刺激的酒液滑过喉咙,留下的是清新的味道。

嘱咐了于连为亨利盯着整个波尔多大区的葡萄酒庄园的出售事宜,还有代表亨利参加明年克里斯蒂春拍,亨利就不打算在法国多待了,亨利的生意可不止法国这一点儿啊。这不,远东的事情有出来了,还得亨利去解决。

这回的问题出自云南。此时继承蔡锷全部实力的唐继尧主政云南,自任靖**总司令,原本合作比较愉快的西康与云南双方,因为唐继尧对四川的觊觎,开始不断地冲突。

亨利手下在攀枝花经过多年的建设,已经开通了全部昆明到攀枝花的公路,虽然是不宽的石子路,但也是能让两辆卡车同时通行的,这就免不了唐继尧对攀枝花的窥探,仅1919年,驻守攀枝花的亚历山大保全公司就已经抓捕了不下30多名云南的探子,凭借美国的名头,唐继尧虽然没敢做什么出格的事,但设几个关卡刁难一下攀枝花的中方雇员还是没有问题的。

问题似乎看起来没什么,但到了1919年秋季,唐继尧的胆子好像突然大了起来,竟然将亨利通过滇越铁路运到昆明的一批机器给扣了下来,亚历山大公司随车的押运人员也被软禁,那可是每个人,这样一来,在攀枝花的领队就立刻通过平时交下的人脉进行斡旋,结果唐继尧开出了狮子大口,几乎就是要吞并攀枝花的所有产业,而且背后似乎还有法国人的影子,这下领队不敢自己做主了,一个电报发给了公司的美国总部,然后又转发给了还停留在法国的亨利。

亨利也很纳闷,法国政府的影子在唐继尧背后操作吗?可是有时为什么呢?问题是亨利自己人在法国,而他在法国政府里的高级官员没有一个给自己视警的啊?看来还得找合适的人,才能得到确切的情报。

还是人脉足,好办事。亨利只给巴黎财政部的一位副部长让·雅克打了一个电话,两天后,所有关于这件事的消息,就全部有了结果,不是别的,还真就是法国政府在后边伸手了,不过不是政府本身,而是负责远东殖民地的殖民地事物部长{计划和领土整治部}。

这位部长大人不知道亨利的实力吗?知道。可就是知道了亨利把大批的机器运到了越南,然后通过滇越铁路进入华夏的动作,他认为可以伸手从亨利身上刮油水,所有才让越南总督与唐继尧合谋扣押亨利的货和人,之所以软禁亨利的下属,就是等亨利上门谈条件,好分一杯羹。

不过,这位部长大人只知道亨利曾经是美国远征军的高级将领,但是已经退役,就算还有一个美国的大家族在背后,现在也不过就是一个商人而已,怎么可能和法国政府相抗衡呢。

所以,他就擅自开始行动,没有去了解亨利背后还有一个恐怖的私人军队组织——亚历山大国际安保公司,这可是在大战结束后,再度吸收了上万名退役美国远征军士兵的庞然大物!

这也就是亨利懒得和法国人扯皮,也不想额外付出利益,所以,干脆就做了两手安排,第一,联系美国在成都的领事馆出面,警告唐继尧,尽快释放被软禁的安保公司人员,同时解除对机器的扣押,同时保证今后的运输安全,这是文的一手;第二,命令亚历山大安保公司派遣至少一千人以上的安保队伍,携带重武器赶往越南,直接走滇越铁路进入云南,如果越南的法国殖民地政府敢阻挡,可以直接武力威胁,必要的时侯,可以开qiā

g!第三,通知战争部,请军方调动驻菲律宾的海军舰艇为安保公司护航,亨利会帮助处理美军的战争富余物资,这两项是武的一手。

亨利相信,有这两手,再加上自己在法国政府内部的斡旋,所有的问题都会指向那位无知的部长,就算不能让他下台,也会告诉他,像亨利这种顶级权贵,不是他一个小部长能撼动的。

对于唐继尧更好办,唐继尧是洪门中人,和司徒是同门,让司徒帮忙劝说就好。如果唐继尧不上道,那就让他倒台!云南虽然是唐继尧的地盘,但军阀就是军阀,唐继尧的手下不一定和他是一条心,只要收买唐继尧的手下,发动一次兵变,就能让他灰头土脸的离开云南。

亨利记得继唐继尧之后的云南王是龙云,原本是1927年才发动政变、逼唐下台,然后独掌云南军政大权的,亨利不介意提前这一时间。而龙云也是一个知名的抗日将领和爱国人士,还是少数民族,最后还和平起义加入了新华夏,所有这些都是属于值得赞赏的功绩,亨利很愿意让这位云南王上位,并且加强龙云的实力的。

从德国捞到的大量步机qiā

g、火炮和dà

yào,反正都是要卖的,今后龙云可以从法国买到法制军械,为什么不能买德制军械呢?和未来的中央军使用同样标准的军械,也方便后勤补给啊。而且,亨利还有好几条qiā

g炮dà

yào生产线呢,配合攀枝花的钢铁,估计只要龙云愿意接受亨利的支持,那么滇军成为民国装备最好的地方军队是不成问题的。

不过,要等自家的安保队伍赶到越南,给法国的越南总督府施加足够的压力,还有时间要等,但后来也不能离开,只好让艾丽丝先回美国,自己等问题解决了再回去。无他,艾丽丝还是始终在惦记着这批巴勒斯坦的收获。

艾丽丝离开了,亨利在巴黎又剩下一个人了。

就在艾丽丝离开后的第二天,香奈儿打来了电话,不过很显然,香奈儿没有想到电话能够接通,自从和艾丽丝交谈了那两个小时后,香奈儿差不多每隔三四天就要给别墅打个电话,她的新香水配方的研究的花销比较大,她自己的手头的现金不多了!香奈儿在电话里说了一下香水的事情,亨利就明白这个电话的目的了,要钱!不过,亨利知道香奈儿鼎鼎有名的香奈儿5号就是1921年问世的,看来这段时间就是正在研究的阶段。没说的,亨利让香奈儿明天过来,想了解一下研究的进程,看看自己需要先给多少。

没想到的是,香奈儿听到亨利让她明天过去,却有些迫不及待了,“鲍尔默先生,如果您今天没有事情的话,我想今天就过去,您看可以吗?”

对于这个时尚女王的要求,亨利想了想,今天还真没有计划安排,“可以,你晚上过来吧,顺便请你吃晚餐。”亨利对香奈儿5号香水还真是很期待的,后世玛丽莲·梦露的那一句广告语“我在床上只用香奈儿5号”,就让无数女人为之倾倒,让男人们神魂颠倒。

香奈儿很高兴亨利没有拒绝,而且还要请自己晚餐,于是好好打扮了一番,就等晚上去亨利的别墅了。

可可·香奈儿生于1883年,比亨利小三岁,比艾丽丝大几个月{1883年8月19日~~1884年2月12日},到1920年,正是37岁,女人最成熟、魅力最强大的时候,不仅对艾丽丝具有别样的吸引力,对亨利来说也是一个尤物。即使亨利是个天主教徒,但亨利绝不介意和香奈儿这种独立自强的熟透的美女发生点什么。

一男一女两个人都对晚上的晚餐充满了期待。

晚餐当然是标准的法式大餐,一共13道菜,从冻开胃头盘、汤,到最后两道咸点、甜点,一道不少,同时每一道菜该配的红酒和白酒一样不差,大厨是来自于有100多年历史的大维福餐厅,每一道菜品都是这位餐厅大厨亲手烹制,让香奈儿享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豪华待遇,看向亨利的眼神都似乎要淌出蜜汁了。

香奈儿这位一生未婚的女人,某种程度上可以看作后世妇女解放运动的代言人,自由、开放,她自己形容自己“就像一座不会熄灭的火山”,面对亨利这种高富帅,一样的心头如揣小鹿,期待晚餐后发生的故事。

此后的近一个月时间,香奈儿都留在了巴黎二区的别墅,在这里,香奈儿以亨利为服装设计灵感,设计出了好几款精致的男装,让亨利穿起来平添数分潇洒,即使亨利也是四十岁的人了,可是穿这几件衣服的时候,仿佛又年轻了十岁。

不过这种日子并不会长久,香奈儿也不是那种离开男人就活不下去的女人,因为从越南传来的消息,亨利要离开法国回国了。

从越南和成都美国领事馆分别传回的消息实际上是一个,在越南的法国总督府最先服软了。面对上千的装备了重武器的美国私人军队以及压阵的美国海军战舰,不得不让在西贡的法国总督胆寒不已:每个人这是要干啥?出动军队要消灭法国殖民地军队吗?还他祖母的带着大炮!他祖母的还是155mm的大炮,这是要和法国开战吗?

等接到美国海军派出的联络官的通报,这位总督德·拉芳斯破口大骂:“该死的勒盖尔,你不是说那是一个退役军官、小商人吗?!小商人能动员上千带着大炮的私军行动啊!那他祖母的是军队好吧!老子不伺候你个鳖玩意了,还要弹劾你!你要不完蛋,就是老子完蛋了!“

德拉芳斯总督大人第一时间就赶到港口,想要和登陆的亨利私军解释,一路上真的很是提心吊胆,生怕一言未发就让这帮明显的军队动了手,那样自己的官帽子可就彻底完蛋了——巴黎有多少人等着印支总督的肥差呐!与其指望那帮人不落井下石,还不如跟这帮子私军搞好关系呢——大家毕竟都是来自自由国度嘛。

到了码头,看着井然有序下船、搬运武器dà

yào的私军,德拉芳斯心里是拔凉拔凉的,万一要是谈不拢,自己和西贡的一千多殖民地军队很可能瞬间就回归上帝的怀抱了。大家到东方来,还不是为了发财,有几个怀着建功立业的心思呢。

还好,那边看到总督一行来到了码头,也派出了一队精干的人手过来迎接,不管是不是带有示威的意思,德拉芳斯还是感到了事情有回旋余地。

双方是在”友好、坦诚的环境下,进行了开诚布公的谈话“,”最后大家一致认为,亨利机器被扣事件是一个不应有的误会,承担责任的应该是法国海关那边通讯不及时造成的“,德拉芳斯总督阁下代表法国驻印度支那总督府表示”诚挚的道歉,表示要严厉惩罚犯错的海关相关人员“。

到此,双方皆大欢喜,亨利的公司可以不受任何阻碍的运输任何货物,而总督阁下也借机会把手伸进了和他不那么对付的印支海关体系。至于唐继尧那里,本来就是受法国殖民地当局的压力才做的,不然以他洪门大佬的身份,是不会和支持司徒这个北美洪门巨头的亨利发生冲突的,即使他在觊觎攀枝花,也知道一件事,就是如果自己不能把势力扩展到川桂黔三省,自己就无法对抗美国后台的攀枝花:那里可是有至少500人的美国雇佣兵和大量的美国工程师的。

远东的问题解决了,就剩下收拾巴黎的这个计划和领土整治部的勒盖尔了。有法**方将领、老虎总理克里孟梭等军政两届的政要出手,就在德拉芳斯给巴黎去电弹劾勒盖尔的第三天,勒盖尔就被免职,之后的1923年,因寓所煤气bàozhà而身亡。

与此同时,远赴重洋的司徒也来到了昆明,除了和缓唐继尧和亨利公司的关系之外,还要邀请他参加几年后的世界洪门第四次恳亲大会,因这次地址定在了旧金山,而唐继尧作为主政一省的军阀,不一定有时间或者敢放心地参加,所以司徒必须亲自上门邀请,亨利同意了保证唐继尧去美后,云南还是姓唐的!——因为唐继尧只活到了1927年!云南换当家人,这会儿还不着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