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迷彩迷彩

盯着一双熊猫眼,彼得鲍尔默就让斯嘉丽找来亨利,“还是先吃早餐吧。你们父子两不管有多少着急的事要办,也要先吃完早餐。”一日三餐是斯嘉丽的权力,在家里没有人能在吃饭的时候让斯嘉丽不满意。“好吧,先吃早餐。”彼得鲍尔默从善如流。斯嘉丽叫来了亨利,亨利不想彼得鲍尔默,这一夜睡得格外香甜。早上很早就已经起床,到斯嘉丽叫亨利吃早餐的时候,亨利已经绕着酒庄跑了两圈,还洗了个澡。坐在餐椅上,家里吃早餐的固定程序是先祈祷,照例是由斯嘉丽主导:鲍尔默家的规矩,不管吃饭的有几个人,进餐前必须要先祈祷,这是固定的。祈祷完,亨利抬起头看到了彼得鲍尔默的黑眼圈,不由嘴角一挑,招来的是彼得鲍尔默大大的一个白眼球。“亨利,”彼得鲍尔默把一块切好的熏肉三明治放入口中,“你昨天的计划,我这里可以通过。不过还要寻求其他人的支持,给我至少一个月的时间吧,我想把朋友们招来参加个酒会,到时候有了结论我会给你电话的。”“爹地,这不是非常着急的事情,您完全可以和朋友们考虑的更周到。”亨利喜出望外,没想到彼得鲍尔默这么快就意识到了成立保全公司的好处,也知道真的成立保全公司并不容易,无论是场地、人员,还是武器装备、训练场地,以及办公场所、交易对象,都不是仓促之间能够实现的,都需要时间。但是,一旦这一建议得到父亲的支持,那么其他问题就都不是问题了,唯一决定保全公司成立的就只剩下时间了。对,只剩下时间了,没有人能阻止鲍尔默家这种顶级富豪的动作,如果再加上鲍尔默家的盟友家族,比如芝加哥财团的其他成员就更没有能够阻挡鲍尔默家的力量存在了。

好了,下一步是先搞个服装厂,鼓捣出迷彩服来。亨利默默地打着小算盘。“妈咪,我想专门生产一种衣服,作为军队训练和作战的制服,您看能给我帮这个忙吗?”“亨利,你就说需要怎么做吧。妈咪肯定会帮你的。”斯嘉丽对亨利的要求从来都是有求必应,连彼得都有些嫉妒了:“思嘉,你就是太溺爱亨利了,我记得这几年你好像没有拒绝过任何一个来自亨利的要求,不管他要的是什么。”斯嘉丽笑了起来,探出手摸了摸亨利的头发,说道:“彼得,以前亨利从来没有要过什么,这几年亨利又是非常懂事,你看看他要的东西和办的事什么时候是让你我为难的事情,最多就是稍微费点事而已。我相信亨利不会让我做那些不好的事情。”“好吧好吧,我投降。”彼得举起手做了一个投降的姿势,笑着对亨利说:“亨利,你说的那个迷~嗯~迷彩,是什么?为什么不找个工厂采购一些,非要自己成立一个工厂呢?”亨利闻言摇了摇头:“爹地,这其中关键的就是自己的工厂,只有自己的工厂,在迷彩应用的初期才能避免这种服装溜出去。”亨利重新组织了一下语言,“爹地,你记得英国人在罗得西亚受到的布尔人的打击吧?高傲不可一世的英国人穿着大红色这种鲜艳的军装行军、进攻,却被不知从何而来的qiā

g弹打中,弄得士气低下。很久之后才发现是军装颜色惹的祸,于是终于让大英帝**队穿起了难看的土色军服,这才能艰难地在去年勉强结束第二次布尔战争。我的灵感就是来自于布尔战争中布尔人的衣服,这种接近土黄色或者浅绿色的服装在南非那种战场会成为不显眼的存在,极大的起到了保护自己打击敌人的作用,于是我把这种能够隐藏自己的颜色叫做保护伞。”斯嘉丽插话道:“保护色,很好听的命名。亨利,我记得在生物学上也有这种说法,说的主要是昆虫。对吗?亨利。”“哦,妈咪。你真是太博学了!”亨利赞美起自己的妈妈简直有点儿夸张得没有下限。斯嘉丽笑着打了亨利一巴掌,这个臭小子,真会抓住时机拍马屁,不过听着很舒服,就饶过你了。亨利接着刚才的话,说道:“保护色就是借鉴了生物学的命名,妈咪说得很对。我想单一颜色能起到一定掩护自己的作用,但是也只是起了一定作用,还是能发现的,那么为什么不使用多种颜色混合,来改变自身的形状呢?如果能够改变形状和颜色进行配合,让我们和所在位置的背景产生一种~~嗯嗯,怎么说呢,一种融入的效果,是不是就是真的隐形了呢?”亨利转过头对彼得说:“爹地,我去年在华盛顿的时候用照相的方式做了一些实验,嗯,妈咪记得我跟你要的那笔钱吗?对,就是选择了一些衣服进行了特别的染色,染的颜色是我找的一处固定的地方——战争部大楼后边的一堵墙。通过特别的染色,在照片中根本分不清楚衣服和墙壁。虽然照片是黑白的,没有色彩,我们人类的眼睛中世界万物都是色彩斑斓。但是没关系,只要道理成立,色彩就不是问题,一样会起到同样的作用。这就是为什么必须是自己的工厂的问题的答案,只有两个字:秘密。美国不发生战争就决不能泄露出去的秘密。”斯嘉丽和彼得对视一眼,小儿子做的好大事啊!做父母的一定支持,也必须支持。还要按照儿子说的,必须保密!“那么,我的宝贝,”斯嘉丽皱起了好看的眉毛;“怎么保密呢?工人们的嘴可是不能封起来啊?万一他们随便一说,这个秘密就保不住了啊?”“很简单,妈咪。”亨利对这种问题早有准备,“您还记得太平洋铁路吗?那些华人吃苦耐劳好管理,是这家工厂需要的最好的工人。而且他们很多人不会英语,泄露秘密的机会比别人更是哦啊。”“亨利,你别忘了排华法案!”彼得打断了亨利的话。“该死的排华法案,这些议会大老爷们就不能干点人事吗?!”亨利感到出奇的愤怒,大概是源于身体中存在着的华夏灵魂吧。“那些懒惰的墨西哥人、西班牙人,还有只有力气没有脑子的黑人,他们整天都在等政府救济,把自己不愿意干的、嫌钱少不想干的交给华人干,然后还叫嚷华人抢了他们的工作,那些狗屁的国会议员还就真的在国会为了这些懒虫提出了议案,真是不可思议的议案还通过了!哦,上帝呀!求求您,伟大的上帝啊!求你一道闪电把这些狗屁的国会议员都劈死吧!”亨利连珠炮一般的痛骂了一番提议并通过《排华法案》的人,最后意犹未尽的说:“那些狗屁迟早会后悔的!美国也会因此后悔的!别忘了我们的宪法第十修正案,还有我们美国高举的道德旗帜。我们的国家一天不能纠正这一错误,一天就存在着道德的缺陷。只要这样的缺陷存在,美利坚就不可能成为伟大的美利坚!”看着因为自己发脾气而目瞪口呆的父母,亨利做出了结论。

斯嘉丽和彼得对视了足有五六分钟,似乎对亨利的话很难接受,但又觉得很有道理。最后还是斯嘉丽打破了平静:“亨利,先不管《排华法案》是怎么通过国会的。你要知道这个法案毕竟生效了,选择华人做工人似乎不太方便...”“不不不,这一点无所谓,爹地会解决的。我不信加州或者伊利诺伊州还有其他有我们家农牧场的州敢找我们家的麻烦。”看着斯嘉丽将目光转向自己的彼得,无奈的说:“这个小子说的是走私人口。让那些我们需要的华人偷渡过来,进了我们的工厂就是我们的人。”彼得仰起头,对斯嘉丽说:“思嘉,在我们的影响范围内,没有人会关心这些华人是从哪里来的。”

搞定了迷彩和迫击炮工厂之后,亨利觉得他的公费旅行暂时可以告一段落了,现在可以开始考虑寻宝的下一个目标了。在太平洋的东海岸,美国的西海岸有哪些宝藏比较方便去挖掘呢?

记忆中的太平洋沿岸的宝藏好像只有海盗藏宝了,不知道自己前世看到过某位同学的作品里提到过哥斯达黎加的科科斯群岛的利马宝藏{向《寻宝美利坚》致敬}是不是真的,自己似乎可以去做个实地考察,如果确如书中所讲,仅仅黄金就价值数亿美元金券的话,不管自己将来做什么都会获得坚强的资本后盾,即使不依靠家族的帮助,也一样能风生水起。再有一点,如果真的找到科科斯群岛的海盗宝藏,就说明前世记忆中的很多宝藏都可能是真的,等待自己的将是一笔笔巨额财富!就像印度喀拉拉邦的神庙一样,领先了那些小说主人公数十年时间的自己,嘿嘿嘿......亨利摊在壁炉前的躺椅上发出一阵阵的低笑,空气中弥漫着猥琐的味道。对了,好像还有那本书上写着洛杉矶和芝加哥的某栋别墅小屋还有藏宝来着?嗯,好像是库卡蒙加荒原和席尔瓦牛顿的住宅,嗯嗯嗯,还是这两个地方方便,不用下海,距离自己也近,还是先这两处吧。还有东海岸的半山城堡!哼哼哼,不着急,不着急!是哥碗里的肉就绝对跑不了!先让卡尔帮忙把这几处地方买下来,算一算能用钻石换到的钱,估计够了:半山城堡建筑时花了大约两万英镑,现在有一百万美元金券足够了,以鲍尔默家的地位,可能用不了,尤其是半山城堡还是一处鬼宅,用家族势力压一压价,恐怕二三十万就能拿下,至于荒原小屋和席尔瓦的破石头房子也花不了几万,自己的钻石款够用了。嗯嗯,还得投一部分钱用到服装厂和迫击炮厂,初期都不用很多,一家工厂有个十万就够,那么预算到一百万美元吧。即使现在手里的钻石不值这么多,但架不住会源源不绝,所以便宜老爹应该是会替自己出这笔钱的。

意淫了半晌的亨利终于从壁炉前做了起来,该行动了!老祖宗讲坐言起行,确实不能只在家里想想,那些财宝是不会自己长腿跑到跟前的,先去洛杉矶,回程的时候再去芝加哥,半山先买下来,下一个休假时间再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