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疯狂的时代3

欧美国家上层社会一直以来流行的宝石,都是红蓝宝石、钻石、绿宝石之类,翡翠并不是主流宝石,没有收到多少关注。也就是说,这个时间正是亨利用泥土价从缅甸得到大量的翡翠原石的机会。当然,当地人也没有把翡翠原石当回事。

不过要等翡翠制成首饰上市销售还早着呢,至少要等派到云南的安保公司把原石运回了,还要看运气,能不能一下子开出优质的翡翠了。

整个1920年,亨利的安排都在关注东亚和东南亚,对欧洲的局势不打算做些什么:还等着德国继续穷困下去,然后举国进入复仇模式,然后再度把英法拖下水,顺便再度从德国掠夺科技力量呢。

但欧洲在1920年的大事,还得说是新俄。

巴黎和会没有新生的苏联的事儿,反而是承认了重建的波兰,并且将一部分当年被沙皇俄国瓜分的波兰领土重新划分给了波兰,这就让以继承了俄罗斯帝国版图的列宁苏联感到十分的愤怒,但是还没有解决国内宣称效忠沙皇的军队前,列宁苏联还没有能力解决波兰问题,反而是得到英法支持的波兰先对苏联下了手。

要说英法两国也确实是在一战后毫不收敛,即便是自己国内五劳七伤,也要在欧洲各地煽风点火,不管是希腊还是波兰、苏俄国内的báijū

,都能见到他们的身影。

不过话说回来,大战时期,英法两国都出动了大量人口组成军队,战后自然不需要保留那么多,于是就要处理富余的武器装备,可是数量庞大的军火装备能选择什么渠道处理?

大量库存吗?科技在发展,这些一战时代的武器很可能就落后了;卖出去吗?有几个国家能吃得下去呢?销毁吗?销毁也是要花钱的,还能让自己再花一次钱吗?

于是还不如借助军事援助的名义把这些富余的武器送出去,不仅可以免掉销毁的花费,还能获得一干小弟们的忠心,一举两得的事情,是哪个国家都愿意干的。

二战后还有海湾战争后,美国也是如此办理的。

希腊得到英法援助的大量武器装备之后,就开始了对土耳其的作战,波兰则是对苏联发起了进攻。两国的目的没有别的,可以说共同的目标都是在大战后显示自己的力量,让身边的老牌国家或者说大国,不要轻视自己,从而获得国际上的尊重。

然而两国的目标虽好,但真打起来不是一回事。

希腊人的战斗力还是差了点,尤其是希腊人对出国作战、占领新领土不太感兴趣,换句话说,希腊人偏安已久,不愿意打仗,最多就是对保卫自己的家园出力,万一要是打不过也就打不过了。

波兰不同。波兰与其说是新建,但对于波兰人来说不如说是复国。曾经被瓜分前的波兰也曾是欧洲强国,也能把沙俄打得找不着北,也曾经全歼德意志帝国的前身——条顿骑士团,波兰人是曾经拥有大国强国的自豪的。

在得到英法支持的波兰一经复国,就要找回曾经的场子,德国现在属于被肢解状态,有英法的强力压制,对德国作战的话,第一是没有什么油水,第二还会冒犯英法的尊严,所以,波兰对苏联的作战就成了最佳选择:谁让你还在内乱呢。

俗话说,师出要有名,波兰出兵的理由就是恢复1772年的波俄边界线,也就是波兰第一次被俄、奥、普瓜分时的边界。咔,这都是几百年前的事情了,波兰人的复仇之心可谓是极盛啊。

就在浓重的举国复仇的气氛下,波兰发动了对苏俄的进攻。进攻一开始,波兰军队就势如破竹一般,在宣称独立的乌克兰和白俄罗斯人的帮助下,很快就推进到了1772年的波俄边境。看起来波兰人心目中的大波兰就要成为事实了。

然而,以列宁为首的苏俄却不是这样看。虽然当时的苏俄没有把乌克兰和白俄罗斯列入苏俄的领土范围,而是以”紧密联盟关系“作为注解的”联邦关系“,但秉承沙俄大国沙文主义思想的苏俄,还是把乌克兰和白俄罗斯,乃至波罗的海三国都是为苏俄应该掌握在手的苏俄势力范围,怎么可能放任波兰在苏俄的地盘上建立反俄的国家!为此,还在内战中的苏俄着手建立了苏维埃民族军,以示不会在”历来的波俄边境问题上让步“。

波兰和苏俄的战争就不可避免了。

不过通常国家的做法都是”攘外必先安内“,苏俄也不例外,从1919年开始,面对波兰军队的东进,列宁和托洛茨基只安排了不到5万人的红军部队负责监视波军的行动,而绝大部分的红军都投入到对国内báijū

的作战中了,也就是大约220万人的红军,要消灭只是松散同盟的báijū

力量。

自1917年俄历十月革命以来,苏俄红军在和báijū

的战争中就不断扩大,有趣的是,báijū

在内战开战之初不仅军队员额还是武器装备都远超新生的红军,而且还有大量的外国干涉军队的直接参与,但是在作战中,却不断有báijū

部队整只整只的转变了阵营,让白俄在全盛时期掌握的占原沙皇俄国时期的3/4的领土面积,一点一点丢给了苏俄,最后还一败涂地,只能liúwá

g欧美、亚洲的国家,简直是一群无能的奇葩。

所以,到了1920年亨利回国后,全世界关注的大事之一,就是苏俄红军击败了南俄最大的一股báijū

——佛兰格尔,这基本标志着苏俄内战的结束,也是恢复了1772年国境后再无进取之心的波兰和苏俄开战的开始。

1920年4月,当时的波兰和苏俄的对峙线两侧,波兰为应对苏俄可能的进攻已经布置了70多万人的兵力,而苏俄为了拿回乌克兰和白俄罗斯的地盘也从战胜báijū

的各个战场抽调集合了80万人的兵力。

所谓先发制人,后发制于人,所以波兰政府决定先发制人,不能等待苏俄的进攻。

4月24日,波兰开始了进攻。进攻之初,刚刚从其他战场调动过来的红军,因为疲惫不堪、还没有接受必要的粮弹补给,被波兰军队的攻势打得步步后退,让波兰轻松地占领了基辅。

然而,波兰军队的进攻也就到此为止了。

占领了基辅的波军开始放假、等待后勤补给,这一等就是二十多天,就等到了5月底红军的反击。

善使骑兵作战的苏俄将领布琼尼在突破一线阵地防御的波军后,利用骑兵的高速机动,不断地打击波军脆弱的后勤,而不是与波军正面硬钢,结果造成了前线波军补给不利、士气下降、人心惶惶,不得不在占领了基辅不足两个月的时间后,就开始了撤退。

与此同时,苏俄利用波军的中心在基辅方向的弱点,以图哈切夫斯基为主将的西方面军{苏维埃民族军改编}发起了对白俄罗斯地区的波军的进攻。

兵力薄弱的白俄罗斯方面的波军无力抵挡,维尔纽斯失守,配合布琼尼在乌克兰的进攻,波军的局面有被苏俄红军合围的风险,而新生的波兰也有再度被颠覆的危险。

看到波兰局面似乎无可挽回的英国棍子们又想玩丢卒保车的招数,但不管是苏俄,还是波兰,在这样的局面下都已经控制不了各自国内的mí

yì了。

苏俄是内部大量的官员的大沙俄主义作怪,想恢复沙俄时代的广阔领土;而波兰则是不甘心被再度颠覆。

这一次波俄战争,也就是在各自国内力量的推动下,发生了戏剧性的转变。

波兰利用苏俄强烈的领土yùwà

g,在华沙设下了口袋,并迫使基于建功的苏俄将领开始了毕功于一役的冒进——进攻华沙。然后,背水一战的波兰在华沙城下包围了苏俄的西北方面军,迫使其后撤突围。

这一战,奠定了波兰和苏俄的新边境,也让波兰得到了难得的近二十年的和平。同时也让苏俄开始反思武力推动苏维埃革命的道路十分正确,苏俄开始了对内、对外的政策转向。

转向对内建设的苏俄,也让亨利看到了从那里获取利润的机会。

一战后,美国的工业企业在不断地应用新的技术,转型不可避免,淘汰下来的大量机器设备只能封存,不能获得收益,这对资本来说,是不利的。

而内战后的苏俄国内工业凋敝,技术落后,正好是美国淘汰下来的各种机器设备最好的去处——苏俄不缺黄金!

唯一影响美国对苏俄贸易的就是苏俄的意识形态,欧洲各国和美国以及亚洲的日本为什么干涉苏俄的革命?还不是苏维埃对资本家、地主等有产阶级的做法,让标称自由国度的资本主义国家害怕了。苏俄建国之初实行的武力推动苏维埃革命,以及苏俄对国内有产阶级的清洗,都是崇尚私人财产不受侵犯的资本主义国家的国民无法接受的,有谁愿意自己的财产被武力剥夺呢?

要和苏俄进行公平的贸易,就要打破这一层意识形态的坚冰,就需要有人以民间贸易的方式去试探苏俄的反应。

胆大包天的俄国后裔哈默就步入了以内森为首的美国国家情报委员会的视线。

这个俄国后裔,在哥伦比亚医学院读书时,因为将父亲投资的制药厂从危机中拯救过来的年轻人,就开始在商界崭露头角,引起了亨利这个有着”乐于提携后辈的伯乐”的眼中,而由内森的国家情报委员会吸收为wàiwéi情报人员,主要负责欧洲各国商业情报的收集。

1920年,苏俄内战和苏波战争的结束,让这个年轻的雄心勃勃的哈默看到了巨大的商机,与当时美国工业界的需求不谋而合,但要想开展和苏俄的贸易需要有强有力的后台支持,哈默就把自己的建议上报给了情报委员会,收到建议的内森迅速和亨利达成了一致,同时征求了情报委员会的专家智囊团,获取了美国上层的支持,并由内森负责协调美国联邦政府的各个相关部门,为哈默的红俄之行做好了准备。

1920年年底,在美国国内做好一切准备的哈默,还获得了内森出面为苏俄准备的礼物:价值10万美元的医院的野战医院设备以及价值7万美元的医疗器材易耗品,由亨利注册的美国战时军队退役的运输舰组成的赫尔墨斯海运公司负责运输到红俄的圣彼得堡。

为了保险起见,在赫尔墨斯海运公司的货lú

dà西洋白星号到达圣彼得堡之前,要先在芬兰的首都赫尔辛基停靠,只有哈默在红俄见到红俄高层,并得到安全的保证后,货轮才会驶进圣彼得堡卸载物资。不管是哈默还是内森都不想看到自己的物资打了水漂。

1921年2月,几经周折的哈默在苏俄的安全人员监视下,终于来到了苏俄首都莫斯科,终于见到了苏俄的领袖列宁。

当哈默再度说明了来意后,这位睿智的地中海男人终于感受到了巨大的惊喜,对于打破了俄罗斯一切旧秩序的苏俄来说,哈默的礼物——医院设备和医疗器材虽好,但哈默代表的背景,才是令列宁欣喜不已的地方——苏俄将打破老欧洲各国对苏俄的封锁!

到处废墟、百废待兴的苏俄此时只有大量的军工企业得到了发展,而其他各方面能够增加国家综合实力的工厂都只是图纸或者计划,还没有实现规划的办法,哈默的到来无疑是雪中送炭一般。

哈默或者哈默背后的利益让他和列宁的交流十分的畅快。有着大量情报支持的内森委员会给哈默的建议是:不要试图从苏俄得到现金,因为苏俄内战使得苏俄的硬通货极为缺乏,而美国国内暂时不需要俄国的黄金来增加美联储的储备,美国需要的活跃美苏之间的贸易,而苏俄为了获得美国的粮食和机器,必定不会把苏俄国内的各种物产给出高价,那么这些可以低价得到的物产就可以在美国和欧洲获得高额利润,这是双方共赢的好事。如果由哈默提出来双方进行易货贸易,那么将得到苏俄更多的好感,这对稳定美苏贸易有巨大的好处。

哈默和列宁交流之后,对内森委员会的建议感到非常的佩服,因为原本很节制自己从不多喝酒的列宁,用了一大杯伏特加来表达对哈默的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