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疯狂的时代4

有了列宁的高规格待遇和赞赏的哈默,能够随时见到列宁,随时闯入苏俄各部门的办事的权力,这对哈默在苏俄的各种贸易活动大为有利。

第一项确定下来的贸易事项,就是粮食。内战时期,因为粮食的欠收,苏俄被迫实行了战时gò

gchǎ

主义和余粮征集制,到了内战结束后,情况也没有恢复,所以苏俄当时正是极度缺粮的时期。

缺粮对于苏俄来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因为缺粮,苏俄军队必须不断和因缺粮挨饿而暴动的农民作战,不能让苏俄政府把全部精力转向恢复建设。

而美国不同,因为大战而飞速扩军的美国,为了填补缺少农民的空白,亨利的农业机械公司的农业机械销量大增,还获得了联邦政府的补贴,让美国的农业提前进入了大机械化生产的阶段,鲍尔默家也趁机再度兼并了大量的小型农牧场。

大规模机械化农业生产让美国不仅没有因为战争而导致粮食减产,反而促使粮食产量大增,肉用牲畜的蓄积量大增——美国的粮食和肉制品价格反而因为大战的巨额需求上涨了!

哈默的易货贸易方案的第一批粮食100万吨{不足460万美元},就来自于鲍尔默家的农牧场产出,失去了大战需求之后,美国粮食基本上是为了稳定欧洲局势而进行的低价销售甚至是援助,这都是不挣钱的,有了和苏俄的易货贸易,这将是美国农业获得一次补偿的机会!

所有接触到这一个易货贸易方案的美国议员,没有一个敢于干预这一方案的实行,反对是不存在的——等着无数的农民开着拖拉机堵门吗?选民们惹不起啊。

不仅是美国的农民将因为和苏俄的易货贸易获利,就连失去了大量战时订单的美国造船厂都重新焕发了活力:对苏贸易需要新的货轮参与海运,而原有货轮都在美国对其他国家的贸易航线上腾不出手,于是新开发的美苏贸易航线提供了大量的订单——美国东西海岸的造船厂都得到了。

截止到1921年第一船5000吨粮食到达苏俄的时间4月23日,苏俄已经基本掌握了贝加尔湖以西的前俄罗斯帝国的领土,在西伯利亚平原上的矿山和牧场开始为苏俄提供大量的宝石、贵金属和毛皮,用与和哈默的易货贸易。和粮食到岸的是时间一致,这些西伯利亚提供的宝石和毛皮也到达了圣彼得堡。

虽然苏俄以毛皮和宝石、贵金属{铂金、钛金、钨砂、镍、钼、铅锌等品种}支付美国的粮食款项,但有一个问题是始终无法避免的,就是到苏俄的货轮空置返航的问题。

为了解决货轮空置,就要随船装载货物,就算不能达到货轮的满载吨位,也要把货舱填满。可是粮食和金属矿产、毛皮都不是一类货物,这就给了亨利制定的集装箱货轮运输提供了机会,一时间往来美苏之间航线上的货轮,再也看不到除了集装箱货轮之外的其他形式的船只了。

受到集装箱货轮高效率的影响,世界海运方式提前开始了变革:英法为了得到美国标准集装箱的授权,不得不付出更多的代价。

英国转让了飞机和舰船方面发动机技术,法国也转让了哈奇凯斯机qiā

g使用的气冷技术,以及法国在飞机发动机方面的研究,同时法国还要补偿给美国其他利益,即法国在加勒比海地区的法属殖民地对美国海军开放,在印度洋的法属留泥旺对美国海军开放,法属越南建立美国海军的补给站等等不涉及主权归属的事项。

同时,英法也要求美国向欧洲原同盟国控制范围内的新生国家提供粮食援助,以保证这些国家免除国内苏维埃革命的威胁。借助美苏贸易的顺利开展,苏俄收缩对外扩张的政策,美国的粮食援助迅速稳定了中东欧的社会局势,同样也得到了英法的保证:不干涉美俄贸易。

如果哈默身后没有戳着美国国家力量的大腿,以哈默自身的实力,根本不可能在美国国内获得大量的粮食和工业机器——一个百万级别的富翁是无法操纵美国社会的基础领域的活动的。

而美俄贸易给美国带来的最大的政治好处就是,第一个恢复了美国驻苏俄的领事馆,可以名正言顺地开展外交工作了,这就让美国有了正面了解新生的苏俄国内各个方面的情况,可以对苏俄进行基本了解,便于推断苏俄的威胁,制定或者更新对俄政策。

在美俄的”民间“贸易中获利最丰的还不能说是哈默,但一样也让哈默的个人财富发生了sā

jí跳:从百万富豪直接跃升到亿万级别。

这其中固然有哈默自己敏锐的市场洞察力,也一样有亨利、内森这样的美国权力新贵的帮助——只要想想后世美国开展的对华禁运就知道了。

从苏俄交换来的宝石和毛皮源源不断地抵达美国国内,艾丽丝和香奈儿合作下的奢饰品得到了充足的货源,除了占宝石{钻石、祖母绿、海蓝宝石、碧玺、芙蓉石、托帕石、青金石和紫色查罗石,其中以钻石为主}60%的数量被亨利收藏存储外,基本上涌入了美国和欧洲市场。

从香奈儿和艾丽丝对于市场的定位来说,香奈儿与其说是奢饰品,不如说是时尚先锋,所有的服装服饰、珠宝首饰都是面对更多中产阶级以上的人群的,这个市场比人数更少的顶尖豪门更大,利润更高。同时也不会引起这个时代的顶级奢饰品品牌的敌视。

也正因为如此,艾丽丝和香奈儿使用的宝石、钻石都不会使用最好的那一部分,适合,才是最好的。而苏俄提供的大量的宝石、钻石的品质都是属于标准之上的那种,可以供艾丽丝和香奈儿使用的数量不足货源的20%——太多的时尚首饰会搅乱市场,造成价格下跌,这就远离了时尚的味道。

除此之外的剩余的20%,则被艾丽丝和香奈儿以平价销售给了欧洲和美国的其他首饰类公司,还有一部风比较出色的宝石则被提供给了美国、法国、英国的拍卖行,让这总数40%的宝石、钻石出售的资金抵补易货贸易的亏空——美国赞同美俄贸易的政要也需要得到好处。

看到在美俄贸易中获利颇丰的造船业和农牧场主们,美国运输也的相关企业也坐不住了,纷纷向国会施压,要求参与这一盛宴。其中美国铁路公司是这些订单的大户,他们要按照俄国铁路的标准为苏俄生产铁轨和火车头、车底,帮助苏俄将远在西伯利亚的资源运输到圣彼得堡。

苏俄继承了俄罗斯帝国时代的标准,铁轨属于宽轨1524mm,而美国和欧洲其他国家使用的都是标准轨1435mm,美国铁路公司不能直接把火车头送到苏俄去,只能一边生产新车头,一边改造旧车头。铁轨的生产倒是简单,按照重轨60公斤/米的标准生产就是,反正俄国使用宽轨,载重要求就比标准轨要大。

带有援助性质的铁路系统的订单{美国政府给予了政府补贴},最终的金额高达两千五百万美元,让汽车开始大量普及时代,开始衰落的美国铁路再一次得以回光返照。股票价格也一度冲高到了历史顶峰。

和苏俄贸易开展的火热的同时,是苏俄不断恢复的实力,从1920年年底开始,苏俄把视线转向了东方。

1920年代的东亚,还是欧美国家不太重视的区域,华夏过于广大的领土面积、过于众多的人口,让每一个觊觎这个古老国度的国家都会感到一阵阵的无可奈何。遍数世界上的强国,他们的人口数量如果扔到华夏,也不过能够和一个华夏的中等省份的人口相当,况且,即使以华夏的人口数量,国内照样有大量的无人区存在,还有大量的山区是没有人烟的地方。

所以,自从鸦片战争开始,欧洲列强就只有一个手段,压迫华夏政府代替他们对华夏的掠夺。只有日本,才敢以小国妄图吞并华夏这个大国,结果是华夏没有吞下去,自己被撑死。

受俄国十月革命的影响,华夏的知识分子开始翻译马克思的《资本论》。gò

gchǎ

主义思想开始在华夏开始了传播,短短的几年时间,在北京、在上海、在长沙、在武昌还有在济南都成立了以研究gò

gchǎ

主义思想的小组。

开始和美国易货贸易的苏俄,恢复了一定的元气,4月初,苏俄就派出了维京斯基为首的小组到华夏进行考察,寻找建立gò

gchǎ

国际东方支部的机会和地点,再次期间他们分别和***、***等人会面,商讨建立华夏gò

gchǎ

党的事宜。这代表着苏俄开始对外推行革命从武力推进向扶植各国自己的革命组织的转变。

维京斯基在与***、***等人接触的同时,也开始了和孙逸仙的接触,这为未来孙逸仙联俄联共政策的诞生奠定了基础,也为孙逸仙建立忠诚于民党事业的军队奠定了基础。

在维京斯基和孙逸仙接触的同时,从云南返回广东,准备从广东乘船回国的司徒再次会见了孙逸仙。

司徒再见孙逸仙不是别的,而是孙逸仙和主政广东的陈炯明在治国理念上发生的冲突。陈炯明为人温和,主政广东也是以经济建设为主,军队战斗力为辅,主张先发展广东一地,”联省自治“,在全国则先形成邦联,然后再通过工业经济建设,加强各省的联系,最后再组成中央政府,换句话说,陈炯明奉行的是美国建国时代的政策。

孙逸仙不一样,从辛亥革命起,就主张大一统的强有力的中央政府,然后再开始自上而下的改革,对于如何保证中央政府的威权,则是准备通过北伐的方式,以武力统一中国。

这两人的政见不同,尤其是孙的北伐主张要依靠广东的经济支持,而陈则担心,一旦北伐,广东多年来的建设成果就会被北伐掏干,这是陈不愿意发生的。

当然,原始空历史的发展证实了陈的担心,北伐后的广东经济至少后退了有二十年。

此时正是孙逸仙再次改组中华革命党为华夏民党之后,在广东开始公开活动、招收党员的时候。由于招收的党员不分出身,只要缴费就可入党的方式,招致了陈炯明的不满,认为孙逸仙的做法无疑会让原本纯洁的革命党泥沙俱下,使得两人为此发生争吵。

司徒就是要调节两人的纷争,司徒觉得两人的争吵不利于广东政局的稳定,同时也希望陈炯明能参加旧金山举办的洪门恳亲大会。

司徒的斡旋虽然让两人暂时停止了争吵,但裂痕已经出现,最终两人还是兵戎相见,陈炯明兵败逃往香港。

司徒回到广东之后,就发电报给亨利,说明了云南唐继尧方面的情况,此时唐继尧已经按照司徒的要求征集了大量的劳工,开始了自昆明到瑞丽段的公路建设;而负责缅甸腊戍到瑞丽的铁路的是出身鲍尔默农场的劳森·卡特维尔,也在缅甸招收了大量的缅甸华侨,在海运过来的大量的工程机械以及英国当地驻军的帮助下,开始了铁路建设。

亨利接到了司徒的电报高兴不已,立即让自己的二哥马可帮自己组织矿业专家去缅甸,考察缅甸的矿产资源,同时准备到印度通过喀拉拉邦、马哈拉施特拉邦和古吉拉特邦的几位朋友帮助采购大量的钢筋和水泥,并负责运输到腊戍和密支那两地,亨利准备在这两地开始建设必要的仓库,储存物资。

未来的东南亚战争中,如果华夏军队能守住腊戍,就能保证日军无法向东入侵云南,守住密支那,就能保证日军无法向北进攻,即使曼德勒被日军占领,但有腊戍和密支那的华夏军存在,美军就可以布置大量的空军遮蔽印度到华夏的空域,华夏军就可以进可攻退可守,利于不败之地。同样还能得到美军运输机的大量空中补给,让国内的局势也得到缓解。

如果可以的话,亨利都想修通自密支那直达腊戍的铁路,不过那样一来,亨利就有代表美国势力深入缅甸,与英国争夺缅甸利益的可能了,反而会引起英国的不满,想到这,亨利只好放弃了这个打算。不过,一旦战争开始,亨利还可以动员英国和华夏一起再修一条腊戍到密支那的公路,并打通胡康河谷,方便美军对华夏军队的补给。

因为亨利总是在担心,万一战争持续的时间一长,仅靠攀枝花一地的钢铁产量可能不够民党军队的战损补充:攀枝花的矿山开采能力实在是不容易提升啊。如果矿山能够满足攀枝花的设计能力,全力生产的钢材也只能满足每个月补充两个美军满编师的装备,而战争一起,民党军队的损失何止每个月损失两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