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疯狂的时代6

德拉诺就任马里兰信储公司后,得到了大量的自由时间,除了完成自己当年做律师的理想,还不断地尝试进行各种商业冒险,并了在其中——因为亨利为他准备了足够的资金,让他去体验商场上的种种波云诡异。

不过,可以确认的是,德拉诺在政治上是一把好手,但在商场上的的确确是一只弱鸡,凡是他自己投资的商业项目,没有一个能达到风险投资50%以上盈利的标准,最好的几个项目的利润不过将将达到5%,而大多数都是亏损!

不断的商业投资失败,对德拉诺的打击也不小,沮丧之下,德拉诺决定暂时抛开这些烦心的事情,去度假。

1921年的夏天是个很炎热的夏天。暴烈的太阳下,展目四野,都是一片静悄悄,平时最喜欢奔跑吼叫的拉布拉多“奥利”,也躲在罗斯福住宅的灌木丛底下不愿意露头。

整个美国适合避暑度假的地方无疑就是海边,夏天的佛罗里达固然是人们的最爱,但那里太热闹了,无数的富豪们都会在夏天过去度假,但德拉诺不愿意让人们在背后评论他是个失败的商人,所以今年他决定了,不去热闹的佛罗里达,即使亨利就在佐治亚都不可以,去最北边,远离人群,同时也能让自己清醒清醒。

于是德拉诺就带着安娜和孩子们来到了美国最靠近北部大西洋的缅因,而且还是缅因州靠近大西洋的最北角——马柴厄斯的一个小镇卡姆帕贝娄岛。这里和加拿大距离极近,就隔着一道窄窄的海峡。

度假本来是一件轻松的事情,然而德拉诺自己的热心肠却为自己带来更大的打击,这次打击,几乎让他一蹶不振。

在渔船上钓鱼的德拉诺,发现海峡对面的加拿大发生了火灾,松树林着火了,热心的德拉诺立刻赶过去试图救火,:先拉响了警报,然后带着闻讯过来的村民一起救火,最后一身大汗的德拉诺冲进冰冷的海水想洗个澡,自诩强壮的德拉诺没想到一热一冷之下,才上岸就晕倒了。

醒来后的德拉诺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而且双腿失去了知觉!天哪,这绝对是德拉诺一辈子受到的最重大的打击。

“我这是怎么啦?”醒来的德拉诺问站在病床前的医生。

医生耸耸肩,“朋友,你的双腿失去了知觉,但我们这里条件不足,不能确定到底是什么情况,你只能到医疗水平更高的医院去做详细检查。我建议你去纽约。”

“好吧。”对于医生的建议,德拉诺是必须遵从的,虽然医生总是被看作是三大吸血鬼之一{律师、医生、税务官},但医生的职业操守还是值得尊敬的。

回到纽约,在皇后医院检查的结果,让德拉诺集愤怒、沮丧、无措、不能置信等等情绪于一身,“怎么可能是小儿麻痹症!我的身体是那么的强壮!而且我是成年人!那种病不是小孩子才会出现的吗?!”

皇后医院有最权威的运动创伤方面的专家和研究脊髓灰质炎的专家,他们共同认可了对德拉诺进行的身体检查的结论,没错,德拉诺就是因为剧烈运动之后,身体受到强烈刺激所导致的身体抵抗力极度低下,而脊髓灰质炎的病毒有原本的隐性,转为了显性,使得德拉诺的下肢出现了瘫痪的症状。换句话说,每个人身上都会或多或少地存在脊髓灰质炎的病毒,平时都被强壮的身体自发地抑制住了,但身体虚弱的时候,抑制能力下降,就会让“监狱”里的病毒越狱成功,造成肌体损伤。德拉诺就是这种情况。

对权威专家的结论,德拉诺也不得不认可,这一下,原本雄心万丈的德拉诺万念俱灰,什么政治前途,什么商业富豪,什么娇妻爱子,似乎都成了泡影——一个残废还能干什么呢?

德拉诺的情绪变化让埃莉娜感到十分的害怕,原本就内向、腼腆的埃莉娜甚至都有些慌了神,只能本能地寻找和自家关系最好的朋友,从他们那里得到帮助。亨利一家就成了埃莉娜第一个想到的朋友。

此时亨利正在长岛的家里处理安保公司的事情,亚历山大国际安保公司亚洲分公司成立了,第一批派遣去菲律宾的教官人选,并不是原本亨利原来准备派遣的白人教官——前一批刚回国轮换,原本轮换的已经派到华夏去了,现在要是去菲律宾就代表第三批次要提前出发,但第三批次的人员还有其他国内任务没有到期呢,而华夏裔安保队员的任务相对要少得多,美国国内的白种人对华夏裔还是具有根深蒂固的不信任。

权衡之下,亨利还是派出了几乎一半的华裔队员,由司徒的远房侄子司徒鹰带队前往菲律宾的训练基地——苏比克湾海军基地旁边的霍梅尔基地。而从云南和广西、广东出发的三批共一千五百人新兵也同时出发。这些人还承担着新基地营房的修建工作。估计等司徒鹰带着教官团到达的时候,营房已经可以使用了。——这个基地按计划将容纳至少两万八千人的居住、训练~~一个标准美军师的编制。

接到埃莉娜的求助电话,亨利一点没耽误的就赶到皇后医院,去看望德拉诺。亨利是知道德拉诺罹患小儿麻痹症的历史的,但还真是没有记住是因为什么和什么时间发生的。虽然亨利也一样对此感到遗憾,但是后来德拉诺从打击中走出,脊髓灰质炎的病症反而成了他自立自强的美国精神的代表,成立他战胜一届届大选对手的利器。

看到德拉诺的亨利。第一件事不是安慰某人,而是先让他出院,医院的环境对于一般的病人来说是合适的,但对于德拉诺·罗斯福这种人来说,就是一种煎熬,。对于德拉诺罗斯福来说,找一个安静的地方进行修养,才是最好的选择。

这个地方的选择并不容易,既要温暖、环境优美,还要不能远离华盛顿和纽约这种政治和经济中心,最好还有医术精湛的医生随时检查身体。对于别人来说麻烦的事情,对于亨利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事情。

作为能暗地影响美观政治经济的幕后大佬,亨利的彩虹城堡早已成为很多政经军三界大人物经常造访或者聚会的地方,只要不远离这里,亨利可以随时地及时干预美国的国策,甚至很多国策不是在白宫制定的,而是在彩虹城堡里的聚会是制定的:摩根、洛克菲勒、梅隆{匹兹堡财团}、杜邦、汉佛莱{克里夫兰}等家族的继承人或者新的当家人,当然少不了亨利家族所在芝加哥财团的代表,除亨利的大哥菲利普外,还有伍德家的汉密尔顿。这种聚会,作为主人的亨利肯定是不能不在的,不过,亨利在这时候往往不是代表鲍尔默家,而是代表新兴的加州财团,用亨利的话说,我现在是属于太平洋派,关注的是太平洋对岸的局势,而大西洋已经被美国钻在手里了,我不代表加州和夏威夷,难道还猫在纽约和大家争夺大西洋这里的利益吗?开拓新区域才是我辈的未来。

佐治亚的气候、环境都比纽约强的不是一点半点,彩虹城堡更是被艾丽丝艺术化了,对于德拉诺的修养肯定是好处多多。而医生,这里更不缺的就是医生,亨利的安保公司每年都会安排自己公司的雇员到佐治亚和佛罗里达度假修养,每个月至少会在彩虹城堡留下四个医生,要知道能加入亚历山大公司的医生都必须要达到一定标准的!

从纽约直接登上亨利的大玩具彩虹号游艇,走海陆直达彩虹城堡。

德拉诺从来没有登上过这艘大的离谱游艇,近200米的长度啊,这个时代的游艇还大多数不足百米呐!冷不丁登上超过两百米长度的大船,你能想象到德拉诺是如何的惊讶。

不同于德拉诺和埃莉娜要保持成年人的风度,孩子们可没有这个顾忌了。十三岁的詹姆斯、十岁的艾略特还有六岁的小小罗,刚会跑的四岁的约翰立刻就像脱了缰的战马,只是一转眼之间就跑的不见了踪影,只有十四岁的大姐姐小安娜还不敢独自离开,眼巴巴地等着父亲的点头。

小安娜可怜巴巴的样子,看得亨利哈哈大笑,对着小姑娘来了一个摸头杀,“去吧,自己去游艇上转去吧,不过不要去底层轮机舱就可以。在游艇上,我说了算。就是你父亲也要乖乖听话!”

“嗷!万岁!”小姑娘简直是大喜,也不看德拉诺一脸的无可奈何,马上就消失在了甲板上。

“好了,弗兰克,到了这里,孩子们就是到了家,在自己家里还用拘束他们吗?”

“你总是有道理,你说的对,这些天,孩子们压抑的坏了,让他们放松放松吧。”

看着似乎放下了什么的德拉诺,埃莉娜也觉得心里轻松了不少。每天要面对德拉诺的冷面孔,是哪个妻子都不愿意享受的。

亨利的大船的速度可以算是这个时代最快的,从纽约到佐治亚只用了两天,下了船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解石。对,没错,就是解石。去年安排的收集缅甸翡翠的安保队伍已经运回了两批翡翠原石,而亨利还没有解一块原石——今年亨利还没有回国彩虹城堡,就连艾丽丝都把时间放到了孩子们身上,亨利和艾丽丝最大的孩子已经14岁了,正好是七年级的男孩正是心思变化最大,生理开始变化是时候,也是最让父母头痛的时候——艾丽丝放心不下啊。

推着德拉诺的轮椅,亨利来到了专门为解石准备的工作间。

“到这里是做什么?”德拉诺不明白为什么亨利会这么兴奋,难道这些石头都是xī

gfè

jì吗?

“德拉诺,这些石头可不是一般的石头,这里面可能存在着漂亮的宝石,当然也可能什么都没有,就看自己的手气啦,试一试,也许你也会喜欢上这种刺激的感觉。”

“没错,富兰克林先生,我保证你会喜欢从一块丑陋的石头里边解出一块美丽宝石的感觉。”说话的是司徒。处理完唐继尧和陈炯明的事情后,和运送翡翠原石的货轮一道返回美国的司徒,也是德拉诺的老朋友了,而且德拉诺现在还担任着司徒和安良堂的法律顾问呢。

工作间的地面上堆着大堆的石头,大大小小足有几百块,大的有半人高,小的只有拳头大,黑的、黄的、花的、红的,五颜六色。

“真的吗?这些石头里会有宝石?”不懂翡翠的德拉诺有些不相信。

“嗨,信不信没关系,你亲自选一块石头试一试不就知道了?要知道我们的乐趣就在于自己选的石头啊。”司徒很感慨的说。作为华夏人,司徒生于广东开平,而广东作为缅甸玉石加工的重要节点已经存在很久了,当然知道缅甸玉石赌石的风险,像亨利这种依靠权力大量攫取缅甸玉石原石的做法,确实是第一次见到,依靠权力获得的原石的成本接近为零,也就不存在赌石的风险了。

“德拉诺,不要考虑别的,你现在就是要开始挑选第一块石头了。”亨利打断了司徒的感慨。走到一堆随意堆放的石头前,也不挑,随手捡起一块大约有篮球大小的石头,“就这块了,看看我的运气怎么样。”

旁边跟着的保镖接过了石头,放到一台锯床上固定好,“先生,开始吗?”

“就从这里开始。”亨利随意地在石头上画了一道线,就贴着石头比较平直的一边的边缘。

这是一块黑色的砂石料,很明显的缅甸老场帕敢场区的老料,像这么大的并不少见,大部分的帕敢老场出产的原石质量都很不错,出翡翠的概率很高,出高品质翡翠的概率也很高。

嗡嗡的机器声响起,硕大的钢齿圆锯转动的动静并不大,但一接触石皮,动静就变成了略有刺耳的摩擦声,一边浇水一边下切的尘土并不大,不一会儿,圆锯就切到了石块的底部。

亨利叫德拉诺和司徒到边上一起观看,然后亲手将切开的一片石皮拿开,一瞬间,一抹春天般的绿色就闪现在了众人面前。

那是一种春天万物发生的颜色,带着淡淡的黄色感觉的嫩得出水的颜色,一种通透映上心头。

“真漂亮。”德拉诺喃喃地说道。

“真漂亮的颜色。”司徒也是一样。

“哈哈,我的运气还真是好啊。”亨利也没想到随手一块的石头就给自己带来了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