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疯狂的时代7

“快,快,你们也一起选一块,看看我们今天手气谁更好。”

德拉诺还是真的没想到这么丑陋的石头里面,能有这么漂亮的颜色,简直颠覆了自己平时的认知,对这些难看的石头的兴趣一下子就高得多了。不等亨利说完话,就自己推着轮椅,来到了另一堆石头跟前。

这堆石头一样什么颜色、质地、大小都有。翻翻捡捡一通后,德拉诺拿着一块暗红色发锈的石头看了起来,这块石头也明显是砂石质地,但表面看起来就像是裹了一层石蜡的感觉,比较光滑,“就他了”,德拉诺做出了决定。

就在德拉诺选好了石头的同时,司徒也挑了一块砖头大小的黄色石块。两个人一先一后来到切石机旁边,还为了谁先切石相互谦让了一番,最后还是德拉诺辩不过司徒先切石。

看着固定好的石块和缓缓下降的圆锯,德拉诺的心情突然紧张起来,一种莫名的期待占据了所有的注意力,就连亨利走到身后招呼他都没有听见。

背对着亨利的德拉诺没有看到亨利的嘴角弯出了一个微小的弧度,这是亨利习惯性地得意的表情。熟悉亨利这种表情的司徒,马上就开始想象,是哪个家伙被亨利算计了?!

司徒没有猜错,亨利正是为了转移了德拉诺的注意力而得意。对于德拉诺这种意志力、自控力极强的人来说,只要他开始转移注意力,就代表他开始走出了之前的挫折,今天的切石就是转变的开始。

五分钟左右,德拉诺这块暗红色的石块被切开了,他可不敢像亨利一样,随便画条线就下锯招呼,而是使用的砂轮从石头外皮蹭进去的,速度还让保镖慢一点再慢一点。不过足球大的石头再慢又能慢到哪里呢?随着石头粉落下,砂轮擦开来拳头大小的一个平面,即使被层层的石粉遮挡,但是还是能看出来石粉下隐约的红色——暖暖的好似夕阳一样的金红色。

浇上清水之后,一抹让人沉醉的黄红色出现在几个人面前,没错,就是那种太阳将落山未落山的那中泛着金边的暖红色,让人觉得温暖但不刺眼的那种发黄的红色,很正的夕阳感觉。

“呃,德拉诺,你不觉得这个颜色很舒服吗?让我想到了......”

“夕阳!”三个人异口同声。

“那么,就让我们看看剥掉皮之后的石头整体是什么样子吧!从现在开始,德拉诺,你要好好想一想这块石头要做成什么了。你不觉得这块你第一次挑选的石头会是一个很好的纪念品吗?”亨利又开始给德拉诺挖坑了,不过这次绝对是一个好主意。

“没错,弗兰克。亨利说得很对,在华夏对于第一次解石就能解出的好石头都是要保留的,这代表着好运气。”司徒也跟着肯定亨利的说法,还拿出了华夏是传统说事。

“是吗?华夏还有这样的传统吗?那我把它留下。那么,做个什么东西好呢?这么漂亮的颜色,做出来的东西一定要能成为艺术品!”德拉诺开始纠结了。

“咳咳,”看到德拉诺成功地被自己带歪,亨利很满意,“德拉诺,我建议你可以和埃莉娜,还有艾丽丝一起去商量,听听她们的建议。”

“对啊,为什么不呢?”已经被绕进去的德拉诺,不由自主地就开始按照亨利带的路思考去了。

擦掉石皮的翡翠露出了全部真容,足球大小的原石,石皮并不厚,只有不足一厘米,剩下的也能称得上小号足球了,不过就是不太规则,大体上能够算是长方体加上一个椭圆形的脑袋。经过清洗之后,这块石头让人的感觉更加鲜明,不但是暖暖的夕阳色,而且还带着水润,刚过完水的表面还不断闪出莹莹的光彩。

“真是迷人呐。”亨利捧着这块石头不愿意松手,让一边的司徒看得开始着急起来,“德拉诺,我都想把这块石头从你手里抢走啦。”

“司徒,该你了,你还挑了一块石头没有......嗯,怎么说来着,嗯,对了,是切,你的石头还没有切呢,让我也看看你的石头怎么样?”德拉诺可不管亨利怎么说,既然亨利让自己选,那么就是自己的东西,德拉诺可不担心亨利会抢自己的东西,况且还是亨利自己的决定。

司徒选的这块转头大小的原石,黄色的表面毫不起眼,如果不是表面上看起来和德拉诺选定石头一样,有着一层温润的蜡光,估计就会让人把它当成是普通石头而扔掉。

在切石机的平台上固定好,司徒亲自掌握切石机的握把,轻轻地在一阵轰鸣声中切了下去。司徒估计是自己解过石头,很有经验似的,只是紧贴着石头的边缘下刀。

司徒的动作很快,选择的部位也是一块面积并不大的凸起部分。随着圆锯的抬起,淡淡的蓝色露了出来。这种好似天空一样的淡淡的蓝色,并不是华夏传统中最认可的绿色,也不是同样得到好评的红色或者黄色、紫色,这让司徒有些失望。

不过,并不是华夏人的德拉诺和半个华夏人的亨利与司徒不一样,这种淡淡的蓝色,在这两个看起来,也是一种非常美丽的颜色。

全部解出来的蓝水翡翠只剩下了半块砖大小,司徒对着亨利和德拉诺苦笑着摇了摇头,“还是没有你们两个选的石头好。”

“哈,”亨利怪叫了一声,“你自己选了一块小家伙,还埋怨没有我们选的好

?怪我喽?”

“不不不,不是那回事。大小不是我说的好坏。你们都是白种人,接受的是西方传统教育,和我接受的教育不一样。我是华人。”司徒停了一下,看着两个白人一副蒙逼的模样,只好详细解释:“华夏对这种石头叫做翡翠,颜色上来说,是以绿色为最好,质地呢以杂质越少、越透明越好,还有一个感觉上的评价,叫做润泽感或者叫做油脂感,这种感觉越舒适越好。除了绿色之外,红色和黄色、紫色都是公认的好颜色,尤其是紫色更是被认为是高贵的颜色,价值更高。而其他颜色,不管是蓝色还是白色、无色,或者其他颜色都是主流之外、不被公认为好颜色的翡翠,价值不高。”

一通对翡翠的简单介绍之后,司徒也无奈了,他自己也不过是赌石的门外汉,能了解并且说出这么多,已经是相当的不错了。但是,亨利和德拉诺显然是没有听明白。好吧,没文化,真可怕,三个人都是不懂翡翠的主,一个沾了点儿边,两个是一点边都不沾{看起来的样子就是得这样}。司徒也不好问为什么,亨利敢一下子弄来这么多翡翠原石,不懂翡翠的主要这玩意干嘛啊?

他是不知道,亨利的灵魂来自二十一世纪的华人,即使亨利不懂翡翠,但是架不住他知道这玩意儿后世被炒作到了什么价格。再加上亨利现在的地位、财力和权势,要想把翡翠的价格在欧美上流社会炒作起来,根本是不费吹灰之力:只要艾丽丝带着全套的帝王绿首饰出席一次上流社会的聚会,就足以吸引与会的贵妇人们争相寻找这种不知名的宝石!那么,价格不就可以轻易地炒起来了嘛。

司徒最后还在试图解释一番华夏对翡翠的说法,但是越说越乱,让德拉诺越来越摸不着头脑,但最后德拉诺还是得到了一个结论,就是司徒的石头属于不被华夏人重视的那种颜色,所以司徒觉得自己的手气不如自己和亨利。得出这个结论,德拉诺心里就有了谱了,看来自己的运气还是很好的,至少不比亨利差,这就行了。

德拉诺的心情随着翡翠的解出,也变得好了起来,虽然一看到自己原本强壮的身体却被迫做轮椅,心里就有一些不舒服,但得到了一块硕大的宝石——华夏叫作翡翠,一点沮丧还是很快就烟消云散了。

三个人各自回房间洗澡不说,还是看看埃莉娜在做什么。

亨利的孩子们这段时间都没有回彩虹城堡,家里只有德拉诺的5个孩子在。几个孩子在诺大的彩虹堡里和埃莉娜捉迷藏,无数的楼梯让孩子们可以迅速逃离妈妈的寻找,即使埃莉娜发现了孩子们,以她的年龄和速度也赶不上孩子们,唯一一个能被埃莉娜抓到的就是四岁的约翰。还没长开的小约翰就是迈着两只小短腿一个劲儿的紧倒腾,也不过就是和埃莉娜走路快一点相当,怎么可能逃过妈妈的双手呢。不过让埃莉娜挠头的不是别的,是孩子多啊,除了小约翰,还有四个呢!就算能让姐姐小安娜负责看着小约翰,但是剩下三个可都是男孩子!最能跑的就是男孩子!埃莉娜一个都抓不到!

再说,亨利的彩虹堡地上有五层,地下有两层,每层三道楼梯,还有无数的房间,按亨利的说法,所有的房间只要没锁的,他们都可以进去,天啊,这么多的房间可是怎么找啊!埃莉娜就一个人嘀。

最后,埃莉娜仅仅找了三层,就不得不放弃捉迷藏的游戏,在楼道中大喊:“孩子们,你们自己玩吧。记住不要搞破坏,还有按时间到楼下集合去吃饭啊!”

刚喊完下楼,就看到司徒推着德拉诺的轮椅,和亨利一起走了过来,德拉诺的怀里还抱着一块红黄色的大石头。埃莉娜有些奇怪,德拉诺抱石头干嘛?不过颜色看着倒是真漂亮啊。

德拉诺哈哈大笑,他好像很久没有这样畅快得大笑了:“埃莉娜{有时候也称妻子《埃利奥诺拉》},这可不是一般的石头,在华夏这种石头叫做翡翠,也是一种名贵的宝石。”拍了拍怀里的石头,德拉诺又说:“这种宝石据说是华夏那个敢跟全世界列强宣战的太后最喜欢的一种宝石,只不过西方世界不太认可,所以也就没有什么太大的名气,你没有听说过,再正常不过了。同样,我也是不了解啊。多亏了司徒,给我和亨利介绍了一下这种美丽说石头,呃,不,宝石,我们才多少有些了解了。你难道不觉得这块宝石有着迷人的色彩吗?最重要的是,这么大的体积,可是钻石和红蓝宝石没有的!”

没错,德拉诺的话一点错都没有,除了碧玺等少数宝石,几乎再没有什么高档宝石能和翡翠比大小了。不过可能正是因为如此,西方才没有把翡翠列入和红蓝宝石、钻石同等级的宝石行列吧,如果没有华夏的迅速崛起,经济飞速发展,可能国际翡翠价格还是会几百年不会有太大起伏。哪里像现在,翡翠原石的价格都能涨到天上去了,这把华夏人当冤大头耍啊。

让埃莉娜高兴的不是这块石头——宝石值多少钱,而是德拉诺刚才说话的口气,如同过去身体健康时的开心的感觉,这才是高兴的原因。

接下来,德拉诺的动作让埃莉娜更加的高兴,被推到埃莉娜身边的德拉诺,双手举起宝石,“埃莉娜,这块宝石我想找人雕刻出一个艺术品,当作我们结婚十五周年的纪念,你来决定雕刻什么样子吧。”

德拉诺的话,让埃莉娜喜上加喜,简直就是喜极而泣了。双手捂住嘴的埃莉娜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眼睛中还隐约有泪光在闪动。两个人谁也不再说话,一时间空气都好像静谧了,只能感觉到隐隐约约的环绕着一股子粉红的味道。

“妈妈,妈妈,我们饿了!”几个孩子的叫声打破了这会儿的温馨气氛,埃莉娜回过神来,立刻感觉不好意思:夫妻两个竟然同一时间陷入了对方的眼帘.....

亨利其实和司徒一样,都不忍破坏夫妻两个之间的温馨气氛,所以都没有出声打扰,却没想到搅局是德拉诺的孩子们,只好哈哈一笑,招呼孩子们:“来吧,跟我来,孩子们。我们去吃饭。不过你们要告诉我,你们想吃什么,才可以让厨师们去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