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疯狂的时代9

梅隆不愧是能连任三届总统的财政部长的男人,历经哈定、柯立芝、胡佛几位总统而不倒,如果不是自由经济的大帽子压制住了梅隆的办法,经济危机绝不会是他任期的终结。随着梅隆的辞职,一个时代也随之落幕。

让亨利啼笑皆非的是,艾丽丝和香奈儿设计的首饰和衣服还没有在公众面前露面,反而是模特公司最先登上了《纽约时报》的封面。即使是1921年,大战后的美国女权主义愈发抬头的时候,这种专门让女人在无数人面前展示衣服的行业的出现,也一样是足够轰动。

模特没有天生的,就是之前出现在服装商店里的模特,实际上也不过是穿上需要在展示的衣服的店员而已,并不是对广大公众的。而模特公司不同,它是面对公众的!要让那么多的男人去看女人穿的衣服,无疑是很让这个时代的风气难以适应。是的,难以适应。

事实上一直到了本世纪六十年代,女权运动才初见成果,女性的开放才达成了事实。而现在,才是二十年代刚开始的时候。即使战争改变了很多,比如大量的女人走出家庭,走进了工厂,但战争结束后,男人们回来了,很多女人又回到了厨房,男主外,女主内的传统再次占据了上风!

变化也不是没有,去年,受亨利启发和鼓励,香奈儿推出了第一款黑色的裙子,提前了原时空6年,一下子就风蛮了整个西方社会,几乎所有的女人们都为了有一条小黑裙去掏空口袋,小黑裙也成了女人们反抗传统的代表。

小黑裙给女人带来的不仅是反抗传统的精神,还带来了女性展示自己的机会。女人们从重重束缚的厚重百褶裙中被解放出来,简洁修身成为了新时代女人们选择服装的要求,新的潮流从香奈儿的小黑裙开始影响了后世一个多世纪的时装风貌。

香奈儿的小黑裙一本历史曾经的设计,简洁不简单,只用了两条对角线就让整个肃穆的黑色活泼了起来,简洁的样式,让这款裙子能够和任何首饰搭配,能出现在任何场合,即使那些退回厨房的女人也不会放弃,在厨房里,她们也会系着围裙穿上小黑裙,这一刻,小黑裙已经成为了女性自我解放的象征。

小黑裙风靡世界,但却并不太适合艾丽丝和香奈儿最新设计的这套首饰,毕竟小黑裙很多时候都被看作叛逆的象征,而祖母绿翡翠代表的是高贵典雅,两者的内涵有些冲突。

《纽约时报》的正版封面都是一个身材高挑的年轻女性的照片,典雅的无袖白裙配合浓烈高贵的翡翠手镯、项链、戒指、耳坠,一种无形中的高高在上扑面而来,一定歪戴的白色插红玫瑰的礼貌遮住了女人的大部分面孔,让整套服饰笼罩在一片神秘当中,更增添了许多吸引力。

《纽约时报》刊出照片后,无数封信飞到了时报的编辑部,都是在询问这套服饰的情况。尤其是这套衣服的配饰,更是吸人眼球,因为这是彩色照片,在普遍都是黑白报纸的时代,《纽约时报》刊出彩色照片的轰动效应和照彩色片里那祖母绿色的首饰一比,却是差了一层。因为问衣服的信里更多的是在问那些祖母绿的首饰!

色泽和祖母绿相似,但材质却不尽相同,最重要的是这一套首饰数量不少,色泽、色度一致,应该是在同一块宝石上取的材料,那么这就代表着这块宝石是十分巨大的一块。无论什么宝石,被公众公认的一点是相同的就是大小!即使是最不值钱的白水晶,只要够大,一样的价值不菲!即使是钻石,4v到顶了,但是只有不到0.1克拉,也一样的不值钱!

何况,这块宝石几乎是上流社会很少见到的一种材质,但是看起来是非常的漂亮,这就足够了,不管是男人们还是女人们,对美丽的东西几乎都是没有抵抗力的。如果要是在漂亮的基础上,再加上能用典雅、高贵的名词来形容,那么这就是所有人都会去追求的啦。

照片上的这套首饰体现出来的感觉,就是这种让人忍不住要去占有的那一种。

早已预料到这种情况的亨利,提前提点了香奈儿,现在开出来的高绿翡翠并不多,架不住人民购买的热情,所有宣传的要点必须放在模特这个方向上,只有在制作出一批类似品质的翡翠首饰之后,通过时装展示会,才会逐渐放出来,上拍卖会!

受到委托的《纽约时报》为此专门做了一个专题,就是模特公司的出现会给美国社会风气带来什么?当然,以《纽约时报》一贯主张的严肃立场,这篇文章是以批评的口吻出现的。为此,报纸老板阿道夫·奥克斯还特地询问亨利,到底是怎么想的,以阿道夫和亨利的交情来说,就是违背时报一直坚持的宗旨都不是不可以——换一种角度就是了,夸夸模特没有什么不可以的。

还是亨利笑着告诉阿道夫为什么:“阿道夫,要吸引人们的注意力,最重要的是什么?是有人在为一个问题而争执,而争执的人越多,越会吸引一般人的注意力。打个比方,如果你在路上看到两个人和声细语地在说话,你会注意他们吗?”

“当然不会,我又不是**爱好者。”

“没错,换了我也是一样。估计可能连看都不看一眼,就直接走过去了。”看着阿道夫点头。,亨利继续说道:“但是当你走过去了的时候,突然听到双方嗓门一下子变大了,变成大声的争吵了,你会回头看吗?”

“我想,会的。”阿道夫迟疑了,然后给出了答案。

“宾果!”亨利说道:“就是这个道理。人们争吵的嗓门越大,越会吸引其他原本不相关的人们去注意。这就是让你的报纸正面批评的意思,你的报纸一直都是强调严肃、正派、有教养,正好符合批评人的角色。我会让其他和你平时总唱反调的报纸来攻击你的观点。明白?”

“你这个狡猾的狐狸!把我利用了,我还要感谢你。毕竟这种互相攻击的话题会让我的订阅上升的!”

看到阿道夫明白了,亨利不禁开始哈哈大笑,要知道阿道夫算是亨利长辈的身份,比亨利大了22岁!

亨利的办法很简单,确实非常的有效,很快人们就忘了宝石的事情,沉浸在《纽约时报》和《纽约邮报》为模特打擂台的争论中了,很多家庭都为了这个话题让男女主人发生了争吵——女人到底应不应该抛头露面,再次成了传统卫道士和女权主义者争吵的话题!模特和模特公司首度现身人前的第一次活动就要面世了!

从1921年9月到圣诞节前的4个月时间是香奈儿和艾丽丝以及格瑞斯和她们的盟友们最辛苦的几个月。

第一,并不是所有女孩子都敢开时代风气之先,走上t台去向无数观众展示身上的衣服;第二,当模特是要经过训练的,不是仅仅穿上衣服走几步就可以了,还要表现出衣服的特点,要表现出女性的风采——或柔媚、或刚强、或潇洒;第三,模特要有表现yùwà

g,要对展示的服装有一种能表达但说不清的感觉......

幸亏有香奈儿这个未来的时尚女王,能够调教这些敢于走到台前的女孩子。不过即使如此,第一次走t台,也是女性专场,排除了所有的男性。那些陪着妻子和女儿或者女友来到男人们,被请到一个单独房间休息,让男人们第一次感觉到他们有时候并不是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这次女性时装专场展示会,一共展示了十一套服装,都是裙子,香奈儿典型风格的裙子,配套的首饰全部是翡翠制品,除了登上《纽约时报》封面的那一套祖母绿色的之外,还有不同色彩、不同质地的十套,包括有一套三彩色,一套紫色,一套艳红色,都是足够惊艳的套装。

不过,仅仅展示但不出售,或者说不在展示会上出售的消息,让这些全部出身上层社会的女人们几乎疯狂!展示刚刚结束,设计师香奈儿和主持人格瑞斯就马上被出席的女人们包围了。提前做好准备的两个人,还是被热情的女人们吓了一跳,这种情况超过了她们自己的预测。还好,亨利替她们准备好了另一个房间,待会儿模特们换下衣服后,会有专人把今天的衣服和首饰带到现场,供拍卖使用。

当然,展示结束之后,男人们也会被请到这里,和自己的女人汇合——还要让男人们掏腰包嘀。

激起了女人们购买热情,对男人们来说绝对是属于“痛并快乐着“——衣服和首饰作为一整套一起拍卖,足足让成交价高出香奈儿预计几个的两到三倍之多!——比如,单独的一件衣服预估价格是五百美元,首饰是三千美元,结果一起拍卖的成交价是一万美元。拍卖现场就是这种状况,参加拍卖的女人们似乎都疯了。

随着拍卖会的结束,尽管这是私人拍卖会,但还是有无数的小道消息流传了出去。翡翠首饰制品的优美、高贵等等评价在上层社会里静悄悄地流传,几乎是马上,翡翠这种宝石就成了上流社会的新宠——很多人把它归入了绿宝石的行列。

亨利是非常喜欢这种轰动的效应的,这代表着能为亨利带来更多的金钱,更多的社会影响力!

就在亨利努力地在西方不断拓展自己的商业版图、加深自己在美国的影响力的时候,古老的东方开始了一个华夏历史上影响无与伦比的转折——华夏gò

gchǎ

党成立了!

就在德拉诺病倒之前,7月份,华夏嘉兴,华夏gò

gchǎ

党悄悄地成立了。谁也没有预料到,这个成立时只有五十多名党员的微型党派,会在二十八年后成为了新华夏的领导者!

在俄共和gò

gchǎ

国际的支持和帮助下,华夏众多的gò

gchǎ

主义小组派出了各自的代表,选举了自己的组织领导机构,开始了艰难的对华夏独立、mí

zhǔ、自由、强盛的不断追求和探索,付出了无数人的鲜血,最终重新成为了屹立东方的巨人。

现在正处于探索初期的华共,按照苏俄的模式首先在工人群体中展开了工作,而发动工运和罢工就成了这个时期的主要工作。虽然华共希望通过工运改变工人的生活,提高自己在工人群体中的影响力,但他们忽视了一点,华夏这个时代并不是像西方一样的名义上有法律保护的,华夏是军阀说了算的,如果罢工规模小,影响的只是一个小工厂主,没有得到小厂主孝敬了足够银子之前,他们是懒的管的,但一旦罢工涉及了大金主或者影响了军阀控制的产业以及交通运输,那么,这些平素好似无害的军阀立刻就会露出锋利的爪牙,让那些影响他利益的人或者团体付出血的代价!

这基本上就是华共成立后,工运开展不起来最主要的原因。而此时同样对前途感觉苦闷的孙逸仙在苏俄以及gò

gchǎ

国际代表的撮合下,联系到了同样对未来前途苦闷的华共,有着共同苦闷、共同目标的两党,立刻就发现了合作的巨大好处:一个走上层,具备巨大的政治影响力;一个走下层,具有拓展底层民众的天然根基;双方的合作立刻就让两党得以迅速发展,短时间内就会具备武力统一华夏的基础。

确定了两党合作的具体事项,那么就差最后一项了,孙逸仙最在意的武力方面!现在,要开始培养两党自己的武装力量了。而黄埔军校的建立,就是两党合作的又一次尝试。

不过,这都是未来的事。现在的华共还是刚刚成立的小不点,除了租借巡捕会注意这此有些”鬼祟“的jíhuì,还没有任何人注意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