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海军假日——波音

正如亨利猜测的一样,他凑热闹一样提交的简图,只被看了一眼就让到字纸篓里去了。每办法,这种怪模怪样的设计,负责进行初选的工程师根本看不懂。

其实,对于亨利来说,气垫船这玩意,他也不过是曾经一个朋友那里坐过一次,只知道这玩意不怕一般的崎岖地形、沼泽,可以在地面和水面上以120节的高速行驶。基本上可以无视一般的障碍,包括地雷。

不过气垫船的样子和原理,亨利记得很清楚。其实,就从名字上就能推测出它的原理,不外是使用专门的高速充气管道将空气压入船底的围挡内,然后靠巨大的风扇驱动前进。

知道外观,知道重要工作原理,那么就可以进行实验了。既然是实验,就没有必要做的那么大,只要有安装发动机和风扇的位置,然后再加上一个驾驶员就可以,唯一让亨利不好设计的就是气垫船停靠问题,小一点的不打紧,重量不大,只要有点支撑就可以,但是一旦建造的体积变大,比如要能运输坦克呢?诺大的重量,放了气的气垫船怎么支撑?绝不是有几个点可以的。那么就是不断地实验吧。

放下玩票性质的气垫船,回转亨利更关心的飞机。

1916年威廉·爱德华·波音在西雅图和好友康拉德·韦斯特威特一同制造了他们第一个作品——双翼水上飞机蓝凫。不久之后,康拉德就被调到东海岸任职,离开威廉之前,康拉德向威廉推荐了他的另一个好友,来自华夏的王助,并推荐王助担任威廉公司的第一任总工程师。

王助,来自华夏的留学生,是从欧洲转到美国继续学习深造的。到美国后,就进入了麻省理工,并因为冤大头复辟帝制导致留美学生的学费中断,引起了司徒的重视,经司徒和亨利商量后,由司徒出面设立了留学基金,提供给这些留美学子,王助就是接受基金帮助的一个。

王助以他的优异成绩得到了他的导师、后来成为美国国家航空咨询委员会主席杰罗姆汉萨克的引荐,结识了康拉德并成为好友。而康拉德也了解杰罗姆在航空领域的威望,也了解王助的天资,所以才有推荐王助成为威廉公司首席工程师的事情。

不过,此时的康拉德还不知道,他的举动得到了亨利的好感,这也成为了康拉德后来负责海军飞机采购这一肥差的原因之一。而王助出任威廉公司的首席工程师,也让亨利注意到了威廉这个原本不起眼的小公司。

亨利不是电脑,后世很多公司的历史不可能记得都那么清楚,大多时候都是有人或者有事摆到面前了,才能想起这个是哪个值得投资的公司,在后世会有什么样的规模、地位,然后才会投资或者收购什么的。

威廉的公司,此时还不叫波音公司,所以也没有引起亨利的注意,但王助这个名字,亨利还是知道的。第一次见到王助这个名字,就是来自司徒的资助名单,然后亨利就想起了王助何许人也——能成为波音公司首任总工程师的男人是个平凡人物吗?

然后就是,王助成为了威廉的公司——太平洋飞机制造公司的首席工程师,让亨利感觉莫名,难道不是波音吗?之后再一看,公司创始人的名字威廉·爱德华·波音,得,明白了,没错,这是改名前的波音公司——后世美国最主要的战斗机制造厂商之一、也是最大的民航飞机制造公司。

此时的波音还是刚刚成立的时候,人不过二十,全部资产不过500美元。

亨利非常高兴,立刻通过杰罗姆博士让康拉德代表自己向威廉的太平洋飞机制造公司注资,按照亨利的计算方式,即威廉的原始投资加王助的才华以及威廉自己的创造力、管理能力作价5000美元,自己再投资5000美元占45%的股份,还有5%留给了公司未来的管理层},将公司改组为新的合资股份公司——直接以威廉的名字命名的波音公司。其中给予首席工程师王助3%的原始股,威廉占有47%。

改名的理由很简单,现在的公司只有蚊子大一点,还要叫太平洋,实在是太过份,容易引起别人的觊觎或者反感,还是用创始人的名字命名比较好,不容易引起外界对公司的敌意——以人名命名的公司往往都是私人公司,规模不大。

有了亨利的注资,也就获得了亨利的人脉,波音的发展就像开上了高速公路。再加上王助的天才,经王助修改设计的水上飞机b&w-1的c型机诞生了,并以其优异的性能,完美的表现,得到了海军试飞员的夸奖,让初出茅庐的波音得到了第一笔订单——57.5万美元。

不过,虽然后来王助很快就离开波音回国,但波音的发展已经走上了正轨,经杰罗姆博士的引荐,无数优秀的工程师来到了这里,西雅图几乎就成了美国的航空中心。

位于美国西北角的华盛顿州属于美国最晚开发的几个州之一,天气寒冷,居民较少,可谓是地广人稀,能够最大限度的保密,所以有不少的飞机公司都跑到这里或者沙漠地带去进行飞行实验。而西雅图因为是华盛顿州的首府,生活条件比较好,也就成了当时飞机公司最愿意来的地方。

波音成立不久,就开始用飞机运送邮件的商业之旅,不过不是在美国,而是在新西兰。1919年12月奥克兰成为第一个用飞机运送邮件的邮局,使用的就是改进型“蓝凫”。

同时,新西兰天主教奥克兰区主教克里里就成了这架飞机的第一个乘客——主教要乘这架水上飞机去附近小岛上给毛利人传教,有了飞机,主教往来小岛就方便得多了。

不过战后波音飞机公司的很多军方的订单都被取消了,而且并没有给予补偿,这让威廉很失望,但公司还要继续开工,保留那些熟练的技术工人,出于对飞行的热爱,威廉宁愿自己掏钱给工人们发工资。

在给亨利的信中,威廉写道:“亲爱的亨利·鲍尔默先生,您好。波音公司是在您的帮助下成长起来的,包括第一笔军方的订单。但现在,公司陷入了很困难的局面,由于没有新的订单,公司在飞机的改进上已经没有资金了,而我本人的资产也不足以维持公司的继续。我热爱飞行,为此特别经营了一家小的奶牛场维持生计,甚至还借了很多债务。不过,公司资金的缺口还是很大,期望能够得到您的建议,帮助公司能够维持下去。”

接到信的亨利,对威廉的情况进行了专门的了解,发现早在1919年波音的飞机就进行了邮件运输的经营,那么为什么不在美国也开展这项业务呢?难道飞机运送邮件没有铁路更快捷吗?

还真不是这种原因,而是美国内陆和沿海基本上邮件的运输都是铁路公司负责,基本上是属于垄断性的潜规则,所以波音要在国内开展邮件运输,等于就要破坏邮局系统和铁路系统的合作,自然就是开展不了的。

不过,市场并不是只有美国才可以,波音在新西兰不就经营了这项业务了吗?那么在铁路没有涉及到的地方呢?居民们有没有这种需求?有。肯定有!

亨利就把这个看法通过信件告诉了威廉,没别的,你自己去尝试!被逼到绝境了,就要杀开一条血路!

接到亨利回信后,威廉立刻就和他的飞机驾驶员开始了第一次西雅图——温哥华航线开拓之旅,将西雅图所有的写往加拿大的几十件邮件全部捎带上,义无反顾地出发了。

这次冒险,成就了世界上第一条国际航线,也为波音进入民用航空领域奠定了基础——第一个吃鸡的群众往往会成为最强大的一个。未来,如果没有欧洲联合打造的空中客车,波音就是唯一一家超级客机企业。

随着亨利旗下的动力实验室,在新的国防采购规则激励下飞速发展,波音的飞机制造也发展的越来越快——新的、更大的发动机推力,让波音的飞机可以越早越大,能够携带的邮件更多,很多时候,飞机上能有更多的空间顺便带上一个两个特别乘客。并且,顺路携带乘客的收入慢慢超过了运送邮件的收入,于是波音开始注意到专门载客的飞机未来更加的光明。

征得亨利的再次注资的承诺后,威廉和他的工程师们开始设计更大的邮政飞机——著名40型,波音第一款进入满负荷生产的飞机,设计上有12个座位——实际上已经开始承担客机的功能了。

两年多以后,40a设计完成,开始进行各种试验检测,又两年投入正式运营。

就在研制40a的同时,亨利向威廉的波音公司移交了一套从德国获取的战前容克飞机公司的全金属结构飞机的全部技术资料,这是战后利用德国的危机获得的{另外还有合成氨技术}。

全金属结构的设计,按照亨利的要求必须保密:波音要研制的新飞机是为海军航母提供的,除了全金属结构的飞机资料,一同移交的还有海军对航母飞机的技术要求。

二十年代的海军航母使用的三种飞机:战斗机,又叫驱逐机,俯冲轰炸机,还有鱼雷机。辅助用飞机还有水上飞机,用来进行舰船之间的通讯,救助落水人员等工作,另外还具有反潜的功能——可以携带两枚以上的深水zhàdà

现在用于飞机发动机的技术比战前有了很大的提高,尤其是吸收了大量德国专家以及技术后,在气冷方面发展的速度更快,动力标准已经达到了500多马力{1922年}。需要波音做的就是使用全金属机构制造辅助用的水上飞机!

{威廉吐槽:怎么还是水上飞机?!我们难道就不能造别的吗?}

{亨利表示:有本事你就造,造好了,如果比寇蒂斯还强,我就说动海军找你下订单!}

{威廉:我没有造过。}

{亨利:你还可以放大你的邮政飞机,造客机,还可以造运输机,还有轰炸机。不都是飞机吗?}

{威廉:我服。要不你是老大呢。}

——————波音开始把主要精力放在大型飞机制造方向了。

后世著名的b17、b29、b47、b52,还有同样著名的Kc135和e3都是波音的杰作。更不用说前些日子刚出问题的波音客机737max了。

当然喽,波音生产的水上飞机也是美国海军采购最多的辅助飞机,从一开始的舰队通讯和搜救,演变成了兼顾侦查、预警的多用途飞机。这一飞机的代表就是在中途岛海战中立下大功的卡塔琳娜水上飞机。

没毛病,波音后来被德拉诺拆了,客机、货机归波音,涉及军方的水上飞机归联合飞机制造公司,负责客货运输的联合航空公司独立。所以,卡塔琳娜归根到底还是波音的正宗产品。

说到底,最终令波音一直稳固发展的还是客货机业务,许多专注军用飞机的公司都在大萧条中倒下了,而波音即使经历了拆分,也依然坚挺不倒,最终战胜一切其他航空企业,位列世界首位,选对了发展方向,必不可少——世界上最大的市场还是普通老百姓,不是军队。

对于波音来说,和军方的关系是维持他对美国政治影响力的必要手段,而不是保持世界第一的必须手段。

和威廉建立波音公司几乎同时代,美国出现了很多以制造飞机为主业的企业,比如寇蒂斯,比如诺斯罗普,比如洛宁飞行器公司,比如洛克希德公司。这些公司并不像波音一样,他们都是不断地期望自己的飞机能够飞得更高、更快、更远,以及还更凶猛,与波音的路子截然不同,从此美国的飞机制造业出现了军、民两种体系。但同样,这两种体系也有很深的联系——动力。

随着各家公司的成长,他们对动力的要求也各有不同,亨利旗下的通用动力实验室有点负重过高、效率下降的趋势,亨利果断地以实验室为出资,同各家公司联合设立了不同的实验室或者发动机分公司,变相地扩大了亨利影响的范围,也减轻了通用动力的负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