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海军假日——航母战术

航母分舰队编制两艘航母的目的是,单一航母的舰载机攻击能力不足,无论是俯冲轰炸还是鱼雷攻击,都存在这样的问题,主要是俯冲轰炸机的载弹量有限,对加装了装甲的水平甲板的穿透、摧毁能力不足,鱼雷机同样的问题,只能使用专门的航空鱼雷,威力比舰载鱼雷的威力下,对战列舰等厚装甲战舰的毁伤效果比较差。

既然确定了美国海军的未来是以航母为核心的混编战斗群战术,那么就要对适合鱼雷机的鱼雷加以改进——在不改变鱼雷体积、重量的前提下,提高鱼雷的穿甲和bàopò威力,或者提高鱼雷的速度。同时,必须提高鱼雷轰炸机的飞行速度,降低鱼雷轰炸机被防空炮击中、击毁的概率,由此又提出了提高鱼雷安全入水速度等一系列要求。

——真是牵一发而动全身啊。海军发现要提高一项要求,随后在其他所有方向都要提高,然后又出现了新的弱点,需要提高。而且,这种提高几乎看不到尽头,属于是一种螺旋式上升的路径。除非有一天能有颠覆性技术出现,改写整个作战体系为止,不过,估计到那时又会有新的螺旋式改进出现。

还是亨利将军当年在主持装备委员会时说的好啊:“我们所有的装备,都要在现有的技术水平上最到最好,除非出现新的技术,否则,我们总会有需要改变的地方。这是一个长期的工作,也是一个永无止境的工作。“

不知道是哪个军官最先想起亨利一次吐槽的话,于是立刻先在装备委员会,后在陆海军中引起了一同的感叹,无形中亨利再次成了陆海军部和参联会里中下级军官中的偶像。

此时担任美国海军舰队总司令官的查尔斯·德佛列·休斯,也是亨利的老朋友了,休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一直坐镇斯卡帕湾大舰队基地,没有参战,但他是亨利在欧洲作战时期后勤补给舰队护航的策划者,很多亨利需要的物资都是通过休斯安排的。所以,在亨利的平易近人的感染下,休斯毫无疑问地成了亨利的好朋友和拥趸——亨利懂得和休斯一起分肥的。比如近葡萄酒一项,亨利在法国就低价收购了大量临近战区的葡萄酒庄园的窖存,然后通过休斯运回美国,再由内森接手,转交国内的渠道贩卖,整个大战期间,即使休斯仅可以获得一小部分分红{亨利解释的很清楚,里面有大量还在国内的战友们的股份在},但分红金额也到到了十万美元之巨了。

当然,休斯还是属于很正直的军人的,但面对这种不涉及国家利益、军队利益的问题,又有什么可以指责别人的地方呢?反正空船回国也一样是浪费运力的。

所以,就像这次海军航母战术的定型,就在休斯和亨利的探讨中被确定了下来,反正这种事两个人聊过的不止这一件了——休斯没有实际指挥大舰队作战的经验,几乎同时期所有的美国海军将领都没有;陆军倒是在法国有了一定的大军团作战的经验了,可潘兴实在不是海军将领愿意去接近、请教的,那么就剩曾经的战役设计者亨利了,退役的亨利更容易和陆海军将领们谈论各种战术、战略问题的。

其实围绕航母设计的海军战术在简单不过,就是始终利用舰载机的远程作战特点,打击敌人,保护自己。细分之下,就是两方面,第一是先敌发现,先敌打击,先发制人,直接取得战术优势,并且将优势保持到底,直到优势变成胜势,胜势变成胜利;或者在被动情况下,稳固防御,保护好航母和舰载机部队,然后再进行反击,只要能保护好航母和舰载机部队就可以——但这种情况,亨利认为一定是舰队在指挥上发生问题才会出现;第二,就是在先发制人的作战中,如何保护因舰载机部队进攻后留下的防御空档,避免敌方进行同归于尽的打击。

休斯在仔细思考后,对亨利的认识感觉又有了新的深度,”喂,亨利。看起来你懂得不止是陆军作战嘛,什么时候对海军也有研究了?“

”没什么,我毕竟在装备委员会工作了很长时间,那里可是陆海军所有的装备设计、需求的文件一堆一堆的,换了你,看了无数的文件之后,也会对其他兵种有很深刻地认识的。“

”说说,你还了解的海军的哪个兵种或者职能舰艇的情况?“

亨利想了想,说道:”查斯,我就拿海军陆战队举例吧,从名称来说,海军陆战队的作用是做汉奸做不了的事情,就是登陆作战,对吧?“

”嗯,是的。风帆时代是进行甲板战、接舷战,现在就是登陆作战了。“对亨利的话,休斯必须要认同。

”那么,登陆作战会总是在港口进行吗?“这次不等休斯表态了,亨利直接往下说:”港口一般在战时,往往会是防御方设防最严密的地方,夺取港口的话,未来还是要从陆地夺取,主要是为了避开港口防御的炮台的火力威胁。那么,登陆的地点就会选择浅海沙滩一类便于步兵涉水的环境。于是,不可避免的无遮无挡的步兵就要遭到陆军火力的杀伤,这里指的陆军火力包括火炮和机qiā

g,无论哪种,都会对步兵造成可怕的伤亡。“

休斯听到这里,已经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他虽然没有实际到欧洲战场上看过战后的惨象,但毕竟是听过陆军们的聊天,见到过陆军的伤兵的,他了解密集的机qiā

g火力下,步兵一片片倒下的状态。即使是海军,也不愿意看到自己的袍泽伤亡惨重。

”亨利,那么,你......‘休斯的话说道一半,有些迟疑了。

“休斯将军,”亨利忽然郑重了起来,“海军前一段时间征集的登陆舰设计,就很到位。我们必须设计出好的登陆舰,才能尽可能的让士兵们离海岸的实地近一些、再近一些,伤亡是不可避免的,尽量少伤亡却是我们的责任!”

“是的,亨利,你说的没错。这件事,回去后,我亲自抓。”休斯重重点了一下头。

“老朋友,除此之外,你还要多关注一下日新月异的科学技术发展情况。说必定哪天就会蹦出来一个更好的解决方案的。”

休斯满载而归,回去之后就开始审核登陆舰的各种设计方案,希望能从中寻找到比较好的设计。可惜,亨利当初画的草图连初选都没过,就被丢进了字纸篓,这会儿早就不知道被扔到哪里去了,怎么可能被休斯看到,要知道休斯看到的已经是筛选过两遍的方案了。

休斯也很认真负责,他从亨利的话里听出了点别的意思,对现成的筛选出来的方案并不满意,就要求参谋把所有投递过来的方案和草图之类的文稿统统拿来,结果发现了参谋拿过来的文件与收到的文件数量不一致,少了数十份。休斯十分恼怒,在休斯看来,这可能就是亨利话中有话的意思,海军当中一样有很多不负责任的做法,比如没有好好保存收到的文件就是一种!

当晚,休斯就给海军增加了一条规矩,所有的文件,已经收到,没有档案保管方面部门的同意,不准遗弃、不准损毁、更不准破坏遗失或者带出办公地点,违者,按反间谍条例处理!

随着这条规矩的制定,海军档案部门的工作量剧增。这是后话。

休斯确定了海军围绕航母进行的战术,就要开始训练。在1923年进行的数次航母舰队训练总结中,可以清楚的看到,航母作战的最大特点,就是攻强守弱,再好、再严密的防御都会出现被击沉,只不过看航母的运气了,有很多时候,都是驱逐舰或者护卫舰上去帮航母堵抢眼档鱼雷,才是航母没有被击沉的原因。但面对俯冲轰炸,航母鲜有未受伤的时候,最好的一次,被裁判判定为轻伤。

航母演习时候的轻伤,指的是航母不影响航行,甲板经抢修可以起降舰载机。不过,轻伤状态下的航母舰载机就属于可以放弃的那种,就是让飞行员跳伞,结果就是航母当时会丧失战斗力。

重伤,是指航母必须返回港口进行大修,时间从一周开始计算的。

可是不管是轻伤还是重伤,航母舰队实际上都丧失了战斗力。

海军得出了这样的结果,让自己都吃惊不小,经过海军内部的讨论,海军决策层得出结论,要保持在太平洋和大西洋的威慑力量不减弱,两洋尤其是太平洋,必须布置至少三只航母舰队才能保证足够的战斗力,和平时期一支战斗值班,一支修整,一支维护;战时三支航母舰队可以同时出动组成战略决战力量,对敌方进行决定性打击。同时还需要制定必要的后备补充计划,一旦发生战损,就能以最快的速度进行补充。

海军总司令部最后决定,在太平洋战区设立三支分舰队,一支为主力分舰队,由两支航母混编舰队组成,前出到夏威夷,以珍珠港为母港,一支分舰队作为轮换舰队,以加州圣迭戈为母港,编制为一支航母混编舰队,另外在华盛顿州霍揆厄姆建设新的海军基地,驻守一支后备航母编队,这只航母编队仅编制航母和驱逐舰和护卫舰,以补充太平洋舰队的消耗为主。

至于大西洋舰队,可以只布置两支航母混编舰队,一方面英国在一战中和现在都是美国的盟友型国家,另一方面没有必要引起英国的不安。所以,只要在诺福克海军基地和关塔纳摩海军基地,各布置一支混编舰队就可以保证美国的安全,而且两支舰队互相轮换就可以。

算起来,这样的布置,两大洋只要有五只作战舰队就可以保证和平时期的安全和对外威慑,至于战时,美国最担心的还是地处太平洋另一方的日本。日本的野心始终让美国不能放心。

所以,海军决策层除了安排布置航母舰队的规划外,对远离美国的海外领地也要预作安排。比如,将海外殖民地的海军舰艇调整为以旧式巡洋舰为主,旧式驱逐舰为辅的安排,第一,示敌以弱,第二,不怕损失。此外,所有海外驻地的海军均加强了潜艇这种水下作战力量。除青岛外,关岛、裨斯麦群岛等太平洋大小岛屿基地都安排了最新式的潜艇,菲律宾由于同样存在大量的日本移民和侨民,保密困难,所以加强的是速度快,体积小的高速鱼雷艇。

亨利得知了海军的安排,感到很满意,现在可以在东南亚进行下一步的布置了,还有华夏。

青岛现在虽然是美国的地盘,但除了美军占据的原德国的军事基地,其他的管理权力都交给了华夏的北洋政府,这是美国一贯的做法,不过美国的不作为,让日本在青岛的势力一点不弱于美国,要不是有美国人在背后撑腰,北洋政府安排的青岛市长几乎就做不下去了。

饶是华夏人的市长做的很辛苦,但青岛还是得到了难得的发展空间,大量的工厂建立起来了,原本诞生在天津的范旭东的永利碱厂就在青岛设立了分厂,由于有美**事基地的威慑,范旭东的青岛分厂发展的比在天津的总厂还要好,甚至建厂的速度还要快,原本1923年8月天津总厂才建成投产,可是青岛的分厂仅仅比总厂晚了两个月就投产了,要知道青岛分厂是在青岛的美国人得知范旭东收回在青岛的日占盐场后,才找到范旭东给予贷款建造的,也就是说,天津总厂经历是九个月的建设,而青岛分厂只有六个月就建成了。

像范旭东的例子在青岛并不少,很多都是通过亨利家族派驻在青岛的银行进行的,目的只有一个,鼓励华夏工业的发展,工业才是利润最大的来源,即使亨利有心扶植华夏的工业化进程,也一样要获得足够的利益,这同样属于亨利一直在强调的双赢范畴。

像范旭东的碱厂和盐厂,都关系到背后隐藏的工业基础——三酸两碱,只要掌握了三酸两碱,就代表着zhàyào的自主生产能力,对于华夏未来的军事工业有着非同一般重要的影响。

除了青岛外,美国海军加强的菲律宾的鱼雷艇部队和潜艇部队,都对华夏有同样重要的意义。因为,亨利麾下的亚历山大国际安保公司在华夏招收了大量的华夏老兵作为公司的雇佣人员,这些人都会在菲律宾进行基本的训练,其中就包括了海军方面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