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菲律宾的雇佣兵1

大量涌入菲律宾的华夏籍老兵,可是让驻菲律宾的美国紧张了一阵子,尤其是亚历山大公司给这些老兵配发了全套的武器装备,有些装备甚至是驻菲律宾的美军都没有,真是让这些大兵是又害怕又羡慕。

不过很快,驻菲美军就不再害怕,只剩下羡慕嫉妒恨了。

因为这些被雇佣的老兵要和他们一起进行训练,并接受他们的指导!

训练这些来自华夏老兵看起来会感觉很好,但实际上开始后,却让这些美国大兵的自尊都快被干掉了。除了一开始教授老兵使用美制qiā

g械,还能收到一些大拇指,到了战术动作演练的时候,先是让大兵们吃了一惊,然后就是深深地绝望。

美军装备的步qiā

g基本上都是春田1903,五发弹仓式,7.62口径,旋转后拉qiā

g机,该qiā

g是仿制自德国的m1898式步qiā

g,而华夏曾大量装备过德式步qiā

g,所以对这类步qiā

g并不陌生,至于口径的不同,只会对射程和瞄准有些影响,但对于老兵来说,这都不是问题,几乎上手几分钟就能使用自如,这是让美国大兵们吃的第一个惊。

此外,美军按照亨利在西点时期设计的步兵班装备,在步兵班一级配置了两挺轻机qiā

g,而这种轻机qiā

g在华夏还没有开始大量装备,所以美国大兵们还可以骄傲一会儿,不过也同样没有骄傲几天。

造成这种状态的,主要是派驻在菲律宾的大兵里,并没有几个一战时期的老兵,那些参加过一战的老兵,还留在一线部队中的并没有多少,要知道战时美国一共扩军了五百多万人的兵力,战后只保留了五十万,然后又被陆军部主动裁剪了十万,剩下的四十万人,还有陆续退出现役的,现在是1923年,从1918年德国投降到现在已经五年整,算一算还有多少一战老兵?

所以,就算是美军中的训练标兵,但没有经过实战的检验,碰到这些老兵,估计被干掉的可能高达80%以上。而对于华夏来说,常年的军阀混战,尤其是华夏军阀的装备更是五花八门,德国的、美国的、英国的、意大利的、奥地利的、日本的,几乎所有生产军火的国家生产的步qiā

g,华夏都有装备,可谓是万国造。华夏老兵的最基本的本领就是能使用任何国家制造、任何时期制造的步qiā

g,而且拿起来就能上手,就能打得比较准{要打几qiā

g找一下感觉}。

给华夏老兵讲解qiā

g械的是驻菲美军的一个军士长,虽然没有参加过一战,可是这家伙是大学毕业后参的军,赶上了1918年10月,德国投降签字之前,结果之后就被留下了,几年时间,要不是战后美军军衔晋升又回归和平状态,这家伙很有可能从军士长晋升到军官级别。这家伙的名字叫做霍克sī

uò克斯,是个身高两米,体重超过140公斤的壮汉。有时候,他的长官都纳闷,这么壮的家伙是怎么考上大学的。

在长官眼里,别看霍克斯是个大块头,但是脾气很温和,是属于那种你给了我一拳,我还会对你嘿嘿笑的。虽然霍克斯作为士兵来说,各种步兵技能都非常优秀,但长官们还是很担心他不能镇住到这里训练的华夏人。

虽然在普通美**官和士兵的眼里,华夏人还是那种留着猪尾巴小辫,畏畏缩缩的样子,让这些身高体壮的美国人觉得华夏人根本就不可能被训练出好士兵来。

而且,亨利主张招收的这批华夏老兵的年龄一般都超过二十八岁,年龄最大的有四十岁,由于都是南方人的缘故,一个个都是身材瘦小加上一直以来的营养不良,让美国大兵们更是觉得不堪,轻视之心大盛。

长官的嘱咐,霍克斯不得不听,尽管他觉得这些华夏人让他觉得很可怜,但还是努力做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用不断的大吼大叫来掩饰自己的无奈。

霍克斯从老兵里随便挑了一个年龄看起来不是很大的,在自己再次示范拆装步qiā

g后,让他重复做几遍。霍克斯不知道,他在开始接触这帮老兵时候表现出来的凶恶,早就被这帮子人精看穿了。知道眼前这个小伙子不过就是面恶心善的那种人,老兵们在霍克斯不注意的地方互相用眼神交换了一下想法,都愿意给霍克斯一个惊喜。

在霍克斯背后,这帮老兵里年龄最大,也是过去军职最高、最具威望的前云南讲武堂出身的连长龙福生给了上去的士兵一个手势,意思是表现一下。

上去拆装qiā

g的兵,别看年龄是这些人里最小的,但当兵的时间可是一点都不短,还在一些年龄比他更大的人之上,这是一个娃娃兵出身的老兵,十岁开始就摸qiā

g,在当年的云南巡防营的老爹一起吃皇粮,后来陆续跟着老爹被蔡锷收编,被唐继尧收编,最后因为老爹得罪了驻地的一个地主家的二代,不得已跟着老爹央求上司帮忙,加入了出滇去海外的队伍,来到了菲律宾。

这小子,一辈子没做过海船,没经历过大海的波涛,跟着其他一起的老兵们在船上吐了个稀里哗啦。不过年轻就是好,到了训练基地的时候,其他很多老兵都还没有缓过劲来,他已经好了大半。

在霍克斯看到他们的时候,由于大部分人都因为晕船,显得面色蜡黄,只有这小子和其他几个年轻的脸色有一些红润,所以被霍克斯看中了,然为身体比较好,是值得培养的好苗子。所以,这次和以前几次示范之后,都会让这小子和其他几个年轻的上来当面演示,然后霍克斯在给他们开小灶。

不过,今天不用了。这几天,华夏老兵已经把霍克斯的脾气摸准了,也就不准备在装傻,开始准备给霍克斯亮一手了。就从这小子开始吧。

这小子是个壮族人,姓韦,大名和小名一样,都叫石蛋,很结实的意思。

韦石蛋被霍克斯招上前边的示范台,第一件事就是敬礼,这是进这只队伍第一天,就被反复强调的,第二件事就是不管要做什么,都要向分配在队伍中的直管长官报告,得到同意后才可以去做,就算是解手也是如此。当然啦,如果有人故意刁难,队伍里还有专门的会华语的鬼佬担任军法官,要是被投诉并且被证实无误的话,刁难人的就会被修理一番,然后丢职罢官。

军法官说的修理是真地修理,那是由几个鬼佬一起决定,然后执行的鞭刑,视情节轻重,最少两鞭,最多五鞭,更严重的直接会退回老家,当然是做了一遍船然后再做一遍。没有人希望被鬼佬退回老家,那会在老家丢一辈子的人,华夏人要脸面,在鬼佬面前更要脸面。没有人愿意被退回,也就不会做出太过分的事情。

再说很多人之间都有着各种各样的关系,什么亲戚、朋友、同乡、同窗,还有所谓的三铁,战友关系更是普遍,抱团还来不及呢。尤其是要到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生活!

所以,韦石蛋已经养成了良好的习惯,第一先敬礼,然后报告,像教官霍克斯请示。

霍克斯示意后,韦石蛋开始拆装步qiā

g,第一遍属于熟悉这只qiā

g,比较慢,第二遍就加快了速度,就已经让霍克斯满意了。按霍克斯的想法,第二遍拆装步qiā

g能做到在一分钟内完成,就已经可以说是好兵了。然而,让霍克斯惊讶的还在后头。因为韦石蛋又开始了第三遍。

其实前两遍拆装,韦石蛋已经对这只步qiā

g完全熟悉了,他不得不佩服,美国人拿来的这只步qiā

g不是新qiā

g,看得出来这只步qiā

g至少经过了500发以上的子弹的射击,但依然保管的非常好,从上倒下没有一处有锈迹和污渍,干干净净,而且用最好的qiā

g油擦拭过,整只qiā

g可以说锃光瓦亮,不下于刚出厂的新qiā

g。

第三遍开始了,韦石蛋的双手好像上了弦一样,只用了几秒钟,完整的步qiā

g就变成了一堆零件,然后只见韦石蛋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屏住气,双手快速的动作似乎带起了重影,十几秒钟就再次把零部件组装成了一只完整的步qiā

g,最后还拉了一下qiā

g栓。

这一下看得霍克斯的下巴都快要掉下来了,天哪,华夏人是超人吗?霍克斯自问韦石蛋的速度是自己做不到的!

但这只是一个惊喜,还有更惊喜的在后头,那,估计就是震撼了吧。

因为,韦石蛋从军装的裤兜里掏出了一条洗得发黄的手帕,将手帕蒙在了自己的眼睛上——他要蒙眼拆装步qiā

g!

华夏出奇迹,这不新鲜——华夏人自己这么说没问题;但别人呢?

韦石蛋蒙眼拆装qiā

g还没有开始,早就注意霍克斯这里的美国大兵就围了过来,他们看到的是韦石蛋第三遍拆装,就已经像霍克斯一样目瞪口呆了,现在看到这个瘦小的华夏人还要进行更惊险的,不由得开始在wàiwéi开启了赌局。

不想原时空历史上美军对于军纪的要求,有了亨利的时代,美军的军纪更加严格了,新的军纪里就有一条,军营中关于赌博的规定,就是单人tóuzhù的金额不得超过两美元,否则就属于违纪,所有参与赌局的资金都会被没收,而且参与赌博的军人将会被降一级军衔,如果情节不重的,也会被暂停一年的晋升。当然,战时这一条军规就会暂停执行,不能影响战时的军心士气,要给十分紧张的士兵留有发泄途径。

现在是和平时期,所以尽管参与赌局的美国大兵人数不少,但赌局总金额也没超过两百美元,属于大家图个乐。

专门有人取来了计时用的秒表,很多人再赌韦石蛋能不能破纪录,因为以前穿出来的蒙眼拆装步qiā

g的记录还是当年亨利在西点留下来的:二十二秒。虽然韦石蛋才刚刚接触春田1903,而亨利西点四年玩的已经熟得不能再熟,但现场的大兵可不管那个,韦石蛋已经令人吃惊不小了,大家都在等他更出色的表现呢。

虽然已经蒙起了眼睛,但韦石蛋听的见旁边的议论,即使听不懂,但还有翻译告诉他呢。

有些紧张,没错,换了谁都会紧张,倒不是因为这么多人看,而是翻译告诉他,之前的拆装步qiā

g的记录,是一个能让所有美军士兵尊重的军官保持的,这个军官做过西点军校的教官,后来最高军衔做到了中将。这才是让韦石蛋紧张的内容,将军啊,还是中将,韦石蛋这二十八年的生命,见过的最大的官才不过是个上校,还是远远见过鬼,他认识人家,人家不认识他的那种。

卡,豁出去了,我不过是个小兵,还不是正规军,怕啥呢吗!何况,我现在干活的啥公司的老板过去也是一个将军!好像是叫啥亨利的,不知道是不是翻译说的那个亨利,反正鬼佬的名字不是亨利就是哈利。

深吸了几口气,韦石蛋把自己的心情强自平静了下来,开始准备拆装qiā

g了。

一旁的教官大块头霍克斯看到韦石蛋准备好了表示,一手掐住秒表,一手将哨子放到嘴边使劲一吹:“哔”的一声长鸣,蒙眼拆装开始了。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哨声响起的一刹那,韦石蛋的双手就摸上了横放在专门放在白布上的步qiā

g,双手舞动出了幻影一般,眨眼间,步qiā

g就变成了一堆零件,然后又在眨眼间开始组合成一支步qiā

g,就在韦石蛋将qiā

g栓装好复位的同时,霍克斯大喊了一声“停”!手里的秒表同时掐下,秒表上显示的时间赫然是:

21秒!

名不见经传的华夏人韦石蛋打破了亨利十几年以前创造的蒙眼拆装qiā

g的记录,创造这个记录的还是一个刚刚接触春田步qiā

g不过三天的新人,华夏新人!

华夏新兵!这太他猫的吓死人了!一群能给华夏人培训的可都是当兵至少四年的老兵,这是这会儿这些四年老兵共同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