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菲律宾的雇佣兵7

龙福生有点后悔,他们是所有人都上了岸,连个留守快艇的人都没有,如果海盗真的利用地道从峭壁礁石方向逃走,那么这次的考核任务可就玩完了。

可以推测出来,从洞口绕道峭壁方向的道路肯定的是机关密布的,如果从山外绕路,估计是来不及了。只能选择强攻!

仗打到这份上了,龙福生也不打算善了,直接开口说话:“花小林,你收集我们手里的shǒuliúdà

,用这玩意开路,进洞追击。谭八斤、马云相、李红民带上你们的副手汇合狙击手和机qiā

g手,原路返回,上三艘快艇,绕岛巡视,重点是峭壁礁石方向,遇到逃出的海盗立即消灭。剩下的人由我带着打扫战场,并且警戒竹楼附近所有可以地点,海盗的山洞有可能会在竹楼附近开口子。行动!“

”是!“所有人应答。

没多久,山洞里就听到了shǒuliúdà

的bàozhà声。花小林是严格按照条例执行,在所有的拐角上都是先以shǒuliúdà

开到,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扔一颗,反正搜集了所有shǒuliúdà

的花小林有人帮他拿着。龙福生带着一个排六十个人,除了狙击手6个人没有携带,就连机qiā

g手都一人带了两颗,其他人基本上是携带卵式shǒuliúdà

六颗,木柄长把shǒuliúdà

四颗,投弹高手带得更多,像花小林这个身大力不亏的家伙一个人就用袋子装了至少十几颗。

所以,花小林根本不担心shǒuliúdà

不够用。

这个山洞地道并不是太复杂,没有那么多拐弯的地方,不过花小林为了避免山洞里的机关埋伏,基本上是每隔五米左右就会投一颗,以花小林投掷的技术,六十米的距离都能颗颗投进方圆不到二十公分的圆圈里,山洞里近距离的投弹就更不会出问题了。

花小林的shǒuliúdà

让海盗们精心准备的机关埋伏全部做了无用功。看着被shǒuliúdà

摧毁的密密麻麻的机关,花小林自己也是一抖一抖的,太他猫的龌龊了!

山洞拐了四个弯之后,出现在花小林眼中的是一个天然的洞厅,洞厅顶部还有一个洞口,能看到有黯淡的月光照射下来,在洞厅的地面上留下了斑驳的影子。

路走到这里,花小林反而不敢轻易前进了,他向身后一伸手:”照明弹。“

花小林要的这种照明弹,是一战前期美军开发出来的炮射照明弹的缩小版,专门用来供士兵用手投掷使用的,使用的也是和炮射照明弹一样的镁铝混合燃烧剂,长度只有40mm,但能持续照明时间达到六秒钟。而且亮度极高,在洞厅这种狭小的空间使用,足可以把藏在黑暗处的人的眼睛晃瞎——如果他正好盯住照明弹的方向。

这枚照明弹抛投的距离并不远,正好在山洞进入洞厅的位置不远的地方,同时可以让花小林和他的战友不受太多影响。

就在照明弹亮起的那一刻,惊天动地的惨叫声传来,果真有海盗藏在洞里打算偷袭进来的花小林等人,没想到没打成花小林等人的黑qiā

g,却反被照明弹晃瞎了双眼——因为惨叫的不止一个,而是至少有三个人。

躲过照明弹爆燃的瞬间,冲进洞里的士兵们就有了开qiā

g的机会,惨叫的海盗指明了方向,在照明弹的照耀下,海盗的身影在连续的qiā

g声中变成了一堆烂泥。

洞厅的左侧还有一个洞口,通向另一个地方。花小林等人再次甩出照明弹,仔细检查洞厅,发现没有活着的海盗了,三个被击毙的海盗平均每人被击中了3qiā

g,动能强大的7.62mm的子弹把海盗的身体打得一团糟,而洞厅里也没有了其他通道。

看着洞里的另一条山洞,花小林犹豫了,继续向前很危险,万一海盗丧心病狂的在出路洞口埋下zhàyào,自己几个可就回不去了,这很有可能的。

干脆一咬牙,花小林决定不再继续前进了,他在山洞里指挥一起进来的士兵点着山洞里原来的照明装置,仔细地在检查一遍这里的情况,下意识中告诉自己,这里有危险,,如果不解决,继续前进很可能一去不还。这种天生的第六感救了花小林好几次命了。

当洞厅里点亮所有的照明用的火把、油灯后,花小林和进来的士兵们都出了一身冷汗直:就在进来的那个洞口,边上就埋着几箱军用zhàyào。这些不知道是海盗从哪里搞来的军用zhàyào,引爆手段都十分的正规,不是那种导火索引爆的容易被发现的方式,而是用的电léiguǎ

引爆的方式,幸运的是引爆用的电线被照明弹使用的镁铝燃烧剂烧断了,不然......

哥几个赶紧把zhàyào附近再次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一遍,非常小心,生怕海盗在zhàyào箱上布置了诡雷。这是越怕什么,就越来什么。花小林还真的在zhàyào箱上发现了一根隐蔽的细细的引线,引线连接着一枚木柄shǒuliúdà

。只要一不小心搬动了最上方的zhàyào箱,移动距离超过5厘米,就会牵动这根引线,然后几秒钟后就会在”轰“的一声里连shǒuliúdà

带zhàyào一起引爆,最后就是这个山洞都会和士兵们埋在一起了。

花小林不仅是shǒuliúdà

投掷的高手,也是学习布置zhàdà

、诡雷的高手,拆装也是优秀,这个诡雷装置也不在话下。只见他轻轻托起木柄shǒuliúdà

,然后慢慢地间断拉线,将shǒuliúdà

从zhàyào箱旁边移开。这时还不能放心,万一海盗还在这里设置了其他机关呢?

小心驶得万年船,这话一点都没有错,马上,花小林就在zhàyào箱底部发现另一个机关,那是一枚压发式地雷,保险已经打开,只要搬走上面的箱子,一箱两箱还好说,搬到第三箱就会使地雷上的压力不够、从而引爆地雷,然后上边的zhàyào会一起引爆,洞里所有人的结果还是一样——被埋在洞里。至于搬zhàyào的人,估计能找到一星半点血肉残渣就不错了。

”真是他猫的混蛋啊。幸亏电引爆的导线断了,不然......“骂到这,花小林不由自主地就是一个哆嗦,可把边上看着他排雷的士兵吓坏了,这他猫的要是哆嗦的不是地方,哥几个可就跟着大变活人啦。

花小林哆嗦归哆嗦,手还是非常稳定的,这是一个诡雷专家必须具备的素质。有惊无险的拆除了地雷,花小林背后的衣服已经湿透了。

上岛行动之前,所有的士兵都换装了热带丛林专用的作战服。这种衣服是全封闭式,弹性收口式长袖、长裤、套头衫、专门的高腰丛林战靴,包裹式战斗帽,目的只有一个避免热带丛林中的蚊虫小咬给作战部队带来的非战斗减员。

要知道热带丛林作战时,大量的伤亡往往不是由于交火造成的,更多的是因为疾病、寄生虫导致。往往很小的一个伤口就可能导致溃烂,一个蚊虫叮咬就导致疟疾,还有一种更加凶猛的飞虫叫做人肤蝇,叮咬之后如果不及时处理,就会让虫卵在人体内迅速繁殖,最后整个人都会被虫子吃空,非常的可怕。这些都是在基地培训时,花小林等人接收到的知识。除此之外,还有更恐怖的丛林巨蟒,想象一下,一个人被巨蟒慢慢地缠紧,慢慢地窒息,那种可怕,哈。

还别说,刚上岛时,龙福生这些人就遇到了一条巨蟒,不过大概是人家吃饱了,没有搭理他们,就在那么多人眼前,慢悠悠地游走了,让堂堂六十条壮汉除了一身冷汗。

花小林虽然不打算继续前进了,但那条山洞还是要处理一下的。只要不把山洞搞塌的办法还是不少的。将洞厅里能移动的物件,比如床啊、桌子啊、箱子啊——嗯,箱子!箱子里是什么还没看呐!那可是足有半人高一尺宽的箱子!“怎么那么别扭?!”这是一个老兵在念叨。

没有人念叨还好,已有人念叨,不少人都发觉不对劲了,这箱子又高又长但偏偏很窄,根本不是平时大家习惯的样子。而且,这个箱子的位置也不对劲啊,为什么紧贴着洞壁?如果说没有鬼,谁信呐!

这是一个竹子打造的大箱子,开口就在顶上,还有一把古老的青铜大锁锁住。用手里的bǐshǒu撬开之后,花小林发现大家想的都错了,这哪里是什么箱子,这就是一个用箱子的外形隐蔽的山洞入口,有一个入口!

这个如口被竹板挡住之后,要想进去,就必须从上边进入,然后再爬进去,看上去很不方便,但唯一的可能就是这里是这伙海盗藏财宝的地方!这样的安排,没有谁能避开别人,私自从洞里把财宝偷走!——“真他猫的狡猾!”所有的士兵都吐了一口口水。

zhàyào的危机解除,剩下的未知去向的山洞就不重要了,花小林指挥手下用山洞里找到的所有能移动的物件把山洞堵了个严严实实,顺便也装上了诡雷,要是剩下的海盗从这里退回来,等着他们的就是“轰”的一声。

留下两个人看守洞厅,剩下的人鱼贯而出,山洞外面还不知道收拾的咋样了呢。

山洞外的龙福生这回是即高兴又痛苦。高兴的是自己人没有伤亡,而返回快艇巡视的韦石蛋带着的狙击手和机qiā

g手发现了从山洞里出逃的海盗,这帮子海盗只剩下了七个人,划着一条小木船已经从礁石区里划了出来。结果被快艇发现,撞了个正着,一个也没跑掉——面对飞速赶到的三条快艇上黑幽幽的机qiā

g口,这几个人就没有打算反抗~反抗也没有意义,步qiā

g、手qiā

g对机qiā

g?想啥呢!

韦石蛋也是一个狡猾狡猾的家伙,他是这几个兵里军衔最高的,理所当然的仅次于龙福生的指挥官。他没有让手下直接上去,亲手捆绑这些海盗——要真是调到海里,以自己人的水性,估计就成了海盗的菜了。韦石蛋命令这些投降的海盗先一对一的把同伴捆上,然后最后一个人高举双手,剩下六个人一个一个上自己这边的快艇,。上来一个,就换一艘快艇,上来的那个就被重新捆一遍。所有海盗都照此办理,让还有点小算盘想翻盘的海盗一点想法都没有了。

回到岛上,龙福生看到七个被捆得像粽子一样的海盗,高兴的很,对于接到的任务来说,这是超水平完成,绝对能得个优秀的评价。但还有痛苦的呢。

岛上最后边的竹楼里关着两个白人女子,海盗在袭击中为了反击都站起来或者蹲着,结果被射击技术大涨的前滇军士兵击毙了,但这两个白人女子和其他被海盗掠来的女人可是都没有起来,死死的趴在竹楼地板上,结果一个都没有死,就连受伤的都没有。

等到龙福生带着士兵打扫战场,这些女人确认安全了,才开始大喊大叫——她们也怕被来袭的人贸贸然给打死啊。问题是,龙福生等人学的英语基本上都是作战用语,日常对话还能听懂两句,别的可就是鸡同鸭讲~雾沙沙了,听不懂啊。

于是头痛的就来了。两个白人女子非常大胆的抱住了龙福生,还一个劲儿的亲吻,要不是龙福生的脸上涂着黑色的迷彩,估计颜色一定非常好看。而一旁的士兵们根本就不往前凑,就站在一边哈哈大笑。弄得四十多岁的孩儿嗲龙福生那个不自在。

好在获救的女人并不到,算上两个白人女子,一共至于五个。龙福生绞尽脑汁才想起来“雇佣兵”这个词怎么说,然后用磕磕绊绊的英语,告诉两个白人女子自己的身份,于是再次收获了两个女人的香吻。

直到韦石蛋带着被俘的海盗回来,龙福生才感觉解脱了一样,赶紧命令韦石蛋带人将几个女人分乘两条快艇,送到接应的军舰上。这下轮到韦石蛋挠头了。

花小林从山洞里出来,看到的就是这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