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彼得的震惊

回到洛杉矶家中的亨利第一时间就打电话给了彼得鲍尔默,这笔财宝需要动用大批人手和运输工具,还需要有充足的存放地点,这些都不是卡尔乃至亨利能办妥的,只有彼得这个家族族长才有这个权利。当然,如果哪一天亨利拥有了自己的私军就另说了,但是起码现在对于亨利来说还是没有实现的现实。刚刚二十二岁的亨利能在家里有两个跟班就不错了,而这次卡尔能跟着亨利去寻宝也不过是跟老爹耍赖借过来的人手罢了,虽然亨利知道卡尔很忠诚很忠诚,但想挖彼得这个便宜老爹的墙角,不会是想太多了吧。

电话的通话质量虽然不咋地,但亨利还是听出来老爹那震惊的心情,买个破房子结果挖出来价值数千万的金银窖藏,这也太他猫的天方夜谭了吧!亨利坏坏的猜测着老爹的心理,就是吓你一跳,有了这一次心跳,下一次不管要做什么都会直接在老爹那里通过而不是要先解释半天啦!

和老爹通过电话之后的第二天,鲍尔默家在加州棕榈泉的温泉度假庄园就几乎空巢而出,除了赶往洛杉矶通知亨利的一辆马车两个伙计之外,剩余的大部队足足七十多个人全部赶着足足三十辆马车去了库卡蒙加荒原的小庄园。按照彼得的安排,荒原小屋的财宝先保存到棕榈泉的温泉度假庄园,那个庄园附近也都是各家富豪的庄子,安全上边比洛杉矶和旧金山搜要好得多。而且庄园本身也有武装,总共庄园有八十个人左右,但持有庄园自身的女人只有七八个,其余的男人基本都住在庄园附近鲍尔默家给他们改的住宅,每天都会有超过二十人住在庄园负责守卫,每三天轮换一次,即使如此,每个员工家里都有马,能保证一旦庄园有警,二十分钟内即可组织起来增员庄园的保卫。而洛杉矶只是一栋别墅,旧金山则是酒庄,地方有限且鲍尔默家的政治影响力比较好,而两地政府可是把警察局都安排在这些富豪居住区附近了,所以实际上棕榈泉才是鲍尔默家可调动人手里最多的一处。

亨利从来人嘴里了解了这个情况后,也对自己便宜老爹的安排挑起了大拇指,便宜老爹把自己的力量明明放在大家眼皮子底下,可有谁把这眼皮子底下的事情放在心里呢,典型的大隐隐于朝的手段,看来自己要跟老爹学的东西还多着呢。原来对自己在伊莱休鲁特跟前是的小手腕还有点沾沾自喜,现在想起来,如果不是伊莱休把自己当做有前途的后辈,有心思培养自己的话,估计不仅会挨上一顿臭骂,自己的计划也没有成功的可能,甚至以官僚政客的传统,自己都会被打入另册,自己在联邦军队的前景简直堪忧。一定找个时机跟伊莱休叔叔承认自己的错误,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伊莱休叔叔只会对我更认可的。

让棕榈泉来人在别墅休息了一晚,亨利再次出发前往三十英里外的荒原小屋。

马车比汽车慢多了,原本开汽车一个多不到两小时的时间被拖慢到了三个多小时,幸亏出发的早,不然赶到地方就得吃午餐了。找到卡尔后,由卡尔陪着来到地下室入口,原本地下室上方还覆盖了一块块铁板,现在也被揭开了几块,入口被扩大了不少,更加方便搬运地下室的藏宝木箱。亨利到达的时候,棕榈泉过来的伙计们不顾只休息了不到六个小时,就开工了,用他们的话讲:鲍尔默家对他们有恩,待遇那么好,既然是搬东西,自然是越快越好越早越好。于是到亨利到达的时候。这些伙计已经用简单的三脚架和滑轮调出了将近三分之一的木箱。当然了,按卡尔的话讲,听说了少爷给他们这些干活的人分配的一成宝藏,这些伙计就跟打了鸡血一样,干起活来嗖嗖的,那叫一个快啊。

亨利听到卡尔略有夸张的描述,也不由得哈哈大笑,转身看了一圈,杜克就站在三脚架旁,就对杜克招了招手:“嘿,杜克!”杜克听到叫他,循着声音方向看去,“少爷!”屁颠屁颠跑了过来:“少爷,啥事您吩咐!”“杜克,这附近你熟悉吗?有没有牧场?去买上足够的牛排,今天中午我们...嗯,还是晚上合适,晚上我们篝火烤肉!对了还有酒,多买点啤酒,到时候让大家喝个痛快。听到去买肉买酒,杜克一蹦三尺高,大声吼道:“少爷万岁!少爷说了大家晚上烤肉,啤酒管够!呜呜呜......”一下子,人群都叫嚷起来:“万岁!”“感谢上帝!感谢少爷!”这年头,即使是美国,也不是是个工人能够天天吃烤肉喝啤酒的,更何况管够,平时大家最多也就是来上一大杯啤酒或者一小杯威士忌罢了,要想喝个痛快首先要想想自己的钱包鼓不鼓,如果一个月的收入半个月花光,估计老婆会立即离婚的。

有了酒肉的刺激,伙计们干起活来更快了,原本一上午调出了将近三分之一的木箱,结果有了烤肉啤酒的动力,在夜晚到来时,地下室的木箱就剩下了十个左右,如果不是顾忌人少了运输时的安全问题,有部分伙计都有点迫不及待的想把箱子运回温泉度假庄园了。就这样还有的伙计打算晚上吃完饭继续抢工时,加班加点把木箱全部弄出来好尽早让这笔财宝放进庄园,让小可爱们安全落地呢!

不得不说伙计们的行动力很强悍,深夜两点,所有的木箱都被装车了,三十一辆马车和两辆汽车都被装满了。四轮载重马车一直到一战时代都还是运输主力,到了二战号称机械化的德**队还照样是有大量的马车作为运输部队的主力。可是就是这样,一共三十三辆车不过才拉走了一半的木箱!黄金制品太重了!亨利不得不让卡尔安排人手分批运送这些宝藏。不过因为这里本来就处于库卡蒙加荒原,而小庄园也被视为不详之地,很少有人前来一探究竟,所以很幸运的亨利很幸运地运出了窖藏,下一步就看运到棕榈泉会不会引发觊觎了。

卡尔也是深得鲍尔默家闷声发大财的精神,卡尔知道,自打度假庄园的伙计倾巢而出,不管棕榈泉这时有多少人会在这边度假,三十多辆马车出动都会引起各个庄园的注意,要想掩盖运输窖藏的金银就要让注意自家庄园的人误会,所以卡尔提前安排马文跟随亨利回市区通知彼得鲍尔默的时候联系了家族在洛杉矶负责采购海产品的管家理查德.杰克逊,准备了大量的海带海菜,跟随亨利二次来到荒原。现在这些海菜排上用场了!大量的海菜盖在木箱上,用海腥味压住了土腥味和过火了的木头味。卡尔嘱咐伙计们,如果有人问起这些海菜是干什么用的,就说是少爷要用海菜做实验!至于做什么实验,我们不懂。

亨利听了哈哈大笑,卡尔选择了一个似是而非的理由来进行遮掩,这样所有人的注意力都会集中在亨利身上,对亨利拿海带之类做实验的怪癖表示关注罢了。想明白了卡尔的用意,亨利表示很期待看着邻居们看自己那怪异的眼神。卡尔吩咐完伙计们,转身对亨利说:“少爷,这样做,可能有损您的声誉,还请你...”话未说完就被亨利打断:“没有必要,卡尔。你的主意很好。哎,等等,让伙计们等等。”亨利突然想起一件事,记得前世看报纸时看到过一个中日之间交流的报道,其中说日本的某某就是从海带中提纯出来的味精这种调味品的,亨利心中一动,日本人能弄出味精,我也同意可以!“告诉伙计们,这些海带是真的要做实验的,到了庄园给我找地方收拾好。另外,”亨利转头看了看,“马文呢?马文!”莫名其妙的马文跑了过来,“少爷,您有什么事交代?”“马文,还得辛苦你,再回洛杉矶,两件事,一是继续采购海带,第二是联系加州大学化学系的教授,说我要资助一个实验室,专门研究海带提取物的。嗯,就是这样。马文,你现在就回...哦,算了,明天早上再回去吧。”

彼得鲍尔默自从接到亨利的长途电话后,很快就从旧金山出发,和亨利不同的是,彼得没有坐汽车,这个时代铁路旅行比坐汽车舒服多了,作为豪富一员,彼得还是优先选择舒服而不是追赶潮流,用他的话说:“追赶潮流是年轻人的事情,我已经是人到中年,只要不被小子们拉下太远就好了。”所以,在鲍尔默家,你永远不用担心找不到和彼得聊天的话题,任何新潮的话题、事物,彼得即使不了解,也不会显得落伍,加上和家人和朋友相处,彼得似乎永远都是笑脸很少在公众场合与人发生争执,所以彼得给人的印象就是一个和蔼可亲、时尚不落伍的中年大叔的形象。

彼得到达温泉时,伙计们已经把全部的木箱卸载一个大仓库中了,亨利和卡尔正在带着人整理。温泉庄园的女管家是老管家彼得的女儿维罗妮卡,比彼得鲍尔默还要年长几岁,不管是彼得鲍尔默还是亨利的大哥菲利普、二哥马可、三哥戴维,还有唯一的姐姐格瑞斯都是维罗妮卡带大的,这是一个慈祥而严厉的女人。现在这个女人正领着彼得鲍尔默走进仓库。虽然亨利没有让维罗妮卡带大{亨利脑子傻,所以妈妈斯嘉丽亲自教育的},但是亨利一样尊重和喜爱这个在鲍尔默家服务了好几代人的管家世家,尤其是对维罗妮卡,亨利从未在她那里感受过父亲和哥哥姐姐们感受的严厉,所以从小亨利对女管家就只有亲近而没有害怕。走进仓库后,看着打开的十七八个大木箱在白炽灯下散发出的金环光晕,维罗妮卡用双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天哪!这是多少金子啊!

彼得也被仓库里的情景镇住了,即使彼得这个鲍尔默家的族长,美利坚顶级豪族成员,也没有见过遍地黄金的景象!

望着这一片璀璨金光,彼得鲍尔默彻底地震惊了:自己这个小儿子到底是何方妖孽转世投胎啊!刚刚发现一块方圆几十英亩的钻石矿脉,这才几天的时间又发掘了一个废墟下的藏宝地下室,收获的金银比之钻石矿脉毫不逊色,甚至短期效应比钻石矿脉还要大很多:钻石还要靠时间慢慢获得,可这金银窖藏是一股脑呈现在自己面前了。

不得不承认,彼得鲍尔默小看了自己这个儿子的妖孽程度!这不,马上新的震惊来了。

亨利看到便宜老爹在维罗妮卡阿姨的陪伴下进入仓库,立刻跑了过去,不等彼得说什么,亨利就开口了:“爹地,我又有了新的想法,我想资助一个实验室,研究一下海带这类海产植物提取物,看看有什么食用或者医疗价值。”

“哦,亨利,亲爱的儿子,你先等一下,先让我消化一下眼前的惊喜,再说别的吧。”彼得还深陷于面前的灿灿金光不能自拔。如果一箱黄金制品——不是金砖,而是黄金制品,哦,还是按照金砖来说吧,一块金砖1000克,这么大的箱子组能放一百块,重量合计一百千克,那么足足七十五箱就是七千五百千克,七吨半啊,按照美元金券算一美元金券折合黄金约1.6克,那么七吨半黄金就能折合美元金券468万!但是,再次强调一下,这里的黄金大部分是黄金制品,或者说是黄金艺术品,价值和单纯的金砖是无法比较的,如果金砖能直接换美元,那么黄金艺术品的价值至少能换三倍的美元,这还是简单的黄金艺术品,更加精美的倍数更高,而这里出现的黄金艺术品几乎都可以成为精品了,而且还是精品中的精品,即使彼得鲍尔默不是专门研究艺术的,可自幼开始接受的教育,也足以称得上是半个专业的鉴赏家。虽然还有绝大多数的箱子没有打开,但也足以对这次收获的黄金窖藏给予比较恰当的估价了。彼得鲍尔默得出的估价结果是五千万,就是50000000,接近鲍尔默家族总资产的五十分之一了!如何不让亨利这个便宜老爹陷入震惊,久久不能平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