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菲律宾的雇佣兵9

龙福生等人不知道这种规则,也没有人告诉他们,在美军开来,亚历山大公司的员工和美军是没什么区别的,因为一到战时,这些员工只要是年龄合适的,都会被军队重新召回、再次服役,而且很可能就会成为他们的上司。

这种情况很正常,比如麦克阿瑟,就在1937年从美军中退出现役,成为菲律宾军队总司令,然后在1941年美国准备参战前再度被征召,恢复原军衔不说,还获得了正式晋升中将~终身军衔的晋升,而后在美军菲律宾战败后还得以晋升上将,于1944年晋升五星上将,就说明了美军对退役军官的待遇了。

亨利也是做的这种打算,别看他退役比麦克阿瑟早很多1919年,但一直以来他在美军中的地位和影响力是麦克阿瑟无法比拟的,按照时间表计算,二战参战前,德拉诺担任总统、马歇尔担任陆军参谋长,肯定会再次征召亨利回到原有的岗位,负责整合美军的后勤和装备体系,不仅会恢复原有的少将军衔,还会直接晋升上将——亨利退役时就是终身少将,二十多年的时间足够在军中晋升上将的了。甚至如果需要,亨利在得到五星上将的军衔都会比麦克阿瑟更早——关键看亨利愿不愿意要这个军衔了。——因为作为当时美军军衔和职务最高的马歇尔都是1944年因为诺曼底登陆后才授予的五星上将军衔,亨利只能排在马歇尔后边。

派人邀请龙福生的是菲律宾郑氏家族的族长郑崇阳。

郑崇阳是第一代赴菲律宾创业的华人,福建人,主要经营进出口贸易,因为华人的传统美德,他的生意在菲律宾获得了很大的成就,而当时的很多菲律宾的华人家族的主要生意都是以种植园为主,所以这给了郑家机会,几乎就成了菲律宾华人和美国殖民政府交流的代言人,由他出面邀请这些来历不明、杀气腾腾的大兵是在合适不过的了。

龙福生等人接到马尼拉华人领袖的邀请,也是一阵发懵,他们可是没有啥地位的穷丘八啊,怎么可能和那些大佬们平起平坐?还是邀请?这是他们没有想到的,不过也不怪他们这么想。就算是在国内,当兵也不是一个正常家庭的好选项,一直以来,国内都有一句话,叫做:“好男不当兵,好铁不打钉”,对军人的看法很是负面,而国内军人的社会政治地位也很低{不包括手握重兵的军阀,指的是一般的士兵}。

换个角度想,就知道龙福生等人把自己看轻了,为什么?因为他们现在是美国公司下属的雇员,以前清时代开始屡受挫折的华夏社会风气来说,崇洋是正常,媚外是平常,不仅洋人在国内高人一等,就连为洋人打工的华人都受到尊崇,何况龙福生等人属于后一种呢。

在国外,就得加上一层,本来国外就是洋人统治的地方,华人比洋人地位低,那么洋人的华人雇员就可以和在国内地位高的华人肩并肩了,更何况,龙福生等人携qiā

g带械行走闹市却无人敢管呢。

在海外生根发迹的华人家族哪个不是眼睛雪亮?看到这种情况,早就觉得不同寻常了。换作一般的菲律宾华人要是把qiā

g露在明面,那些菲律宾黑狗早就围上来盘问了,哪里像现在,就当没看见一样?再说,五辆全钢的军用卡车,就连驻菲美军都没有装备好吧?!这还不能说明这帮大兵背景很深,还能说明什么?

至于,驻菲美军盘查?当麦克阿瑟是摆设啊?那可是亚历山大公司老板的好友,弄不好里边还有老麦克的股份呢,哪个美军宪兵愿意过去给自己找麻烦?

郑家在马尼拉市区并没有住宅,而是在马尼拉紧邻市区的别墅区居住,这里不仅有众多菲律宾华人家族的住宅,还是美国驻菲总督府高管、美国众多大公司高管的住宅区,基本上菲律宾在马尼拉地区的上流社会都聚集在这里,属于高档住宅区。

这里的别墅都是占地极广的那种,外部有绿植遮掩,内部是修剪整齐的草坪,假山、喷泉一应俱全,奢华无比。这一切都让龙福生这类土包子瞪大了双眼,一脸的羡慕嫉妒恨。

为龙福生引路的郑家的管家看着龙某人的一脸呆像也是一脸的忍俊不禁,但是又不敢当面笑出来,脸上的那种别扭,真的是很难受。龙福生倒是不以为意,自己本来就是土包子进城嘛,没什么需要遮掩的,不过,对方也不过就是一个管家,自己没必要跟让人家较真不是?

进了别墅的缠花铁艺大门,往里走还有很长一段距离,郑家的管家当然不会让龙福生一行人走进去,当然开着卡车进去也不雅观,就准备了敞篷马车,给六十几位大兵代步。

马车还未行到别墅主楼前,龙福生就看到从主楼里走出来几个男女。这应该就是主人了吧?这么早就出来迎接,看来主人家是很知礼好客的。

人未下马笑先行,主人家的礼遇让龙福生是浑身的不自在。要知道龙某人也不是那种一点场面没见过的人,至少当年最高也干过营连长的职务,在云南乡下地方也曾经是一方诸侯{太小了点的军阀哦,能驻守一县之地},那时候县里的地主乡绅有事求他就是这么一副待遇。当然了,他带队一走就不是那么回事了。就算没走时,都有人到省里告他纵兵扰民,还不是他拿了钱,却不给那帮地主办整那些农民的事嘛。

现在看到郑家家主也是这样一副样子,龙某人立刻把当年的回忆再次翻了出来,于是脸上也挂上了一副笑脸——怎么看怎么假的笑脸。

“这位长官,在下郑家郑崇阳,添为郑家家主,冒昧请长官前来,还请多多包涵。长官,请。里面请。”

“郑家主客气。在下是美国亚历山大国际安保公司亚洲分公司龙福生,不过只是公司的一个战术小队队长,不敢当长官之称。郑家主就称呼在下......哦.......就叫我龙队长吧。”

“那好。龙队长,里面请。各位弟兄请。”

“那个,郑家主,在下的兄弟们都是粗人,就不要都进去了,免得给家主添乱。我只带几个兄弟就行。韦石蛋、花小林、马云相、李红民、谭八斤还有刀志明,你们几个跟我进去。其他人就在外边等着,听郑家主安排。”

“是。”韦石蛋几个立刻应声。

看着郑崇阳不好意思的表情,龙福生根本没有在意,”郑家主,兄弟们人太多,都挤进去也不好看拿,就让他们在外边呆着吧,没关系的。您要是过意不去,就找个地方让他们吃点喝点就行了。“

龙福生很善解人意的话一出,就让郑崇阳感觉不同,这个龙队长很有点底子啊,于是借坡下驴,伸手招呼过来管家,两人耳语了几句,龙福生听不懂,不是华语,应该是菲律宾土语,不过应该是郑崇阳让管家给安排吃食去。等郑崇阳安排好了管家去干活,转过身来再次招呼龙福生几个进入别墅主楼。

郑家别墅的主楼就是用来招待客人的,进了大门,就是一个敞亮的大厅,大厅顶上不是天花板,而是无数彩色玻璃拼起来的穹顶,价值不菲,上午的阳光透过彩色玻璃,在地面上、人身上、大厅的植物盆栽和摆件上留下一缕缕彩色的光斑。让整个大厅显得美轮美奂、富贵逼人。

大厅的左侧被一扇八幅的屏风遮挡,看不见里面的摆设,但估计是宴请的地方,右侧也有一扇八幅的屏风遮挡,这会儿郑崇阳就带着众人向那里走了过去,应该是会客室一类的地方。

整个大厅虽然大,但很多的摆设都是极具华夏风格的物件,让大厅在西式风格里融入了华夏风格,既不冲突,又显融洽,称得上匠心独具。即使龙福生不懂里边的道道,但看着很觉得舒服。对郑崇阳也多了几分认同——这个人没有忘本。

走进右侧的隔间,里边一样是一个宽敞明亮的房间,看房间中的摆设,没错,就是龙福生刚才想的会客室。这是围绕面对如露放置桌椅的三面布局,随便两张椅子之间就是一个高架茶几,正对入口的方向只有两把椅子,明显是主人和主客的位置,其他两面都是摆了四把。椅子也不是像恶龙基地里的那种西式椅子,而是中式太师椅,弧形的臂搁就是典型的中式太师椅的造型。

华夏习惯,右为上,所以郑崇阳请龙福生坐在面对入口这边的右手,自己坐在左手,这是符合华夏礼仪的。龙福生虽然是军人,号称大佬粗,但毕竟没少接触过这些,也不陌生。宾主落座以后,就是正题要上场了。

龙福生惦记着还有基地战友托付的事情没有处理,根本就不想和郑崇阳多寒暄客套,耽误时间。所以一坐下,就准备开门见山了。

”郑家主,我呢,就是一个丘八出身,就是一个老粗,刚才在门口拽了两句文就已经到头啦。有啥事,您就说,能告诉你的告诉,能帮到的,嘿嘿,不一定帮,看是什么事了,带个话之类还行,要是办别的,就是咱们愿不愿意了。“

”好。龙队长爽快!在下也不藏着掖着。是有几个问题想问问龙队长。“

”您说。“龙福生伸出右手做了个请的手势。

”好。龙队长,能告诉在下各位的来历吗?各位不像是海盗土匪,倒像是军人?“

”好眼力!郑家主。你说的没错!咱们就是兵,以前是,现在也是。实话实说吧,咱这伙人,原来都是滇军!现在不是了,但现在是美国公司的安保队员!亚历山大公司知道吧!咱就是亚历山大的雇员,说难听点,咱就是亚历山大的雇佣兵!“

亚历山大公司的名字,郑崇阳当然听说过,这家美国公司实力强大,很多美国殖民地政府的私人保安都是雇佣的这家公司的人手,号称安全保卫铜墙铁壁。自从把业务开展到菲律宾以来,凡是雇佣了他们公司安保人员的美菲高官就没有被刺杀成功的,和驻菲美军的关系也是非同一般的密切。

郑崇阳到菲律宾发展也不是一年两年了,他早就想雇佣一批亚历山大公司的保安人员,像他这种固有的商人,有无数的菲律宾土著众多贪婪无耻之辈觊觎他的财富,明抢、暗杀都已经遇到过好几次了。但亚历山大公司.......第一,他跟人家公司联系不上,人家在菲律宾只有一个驻地,还是在马尼拉美军基地里办公,而且这里没有开展业务的部门,那些佣兵根本不管业务拓展的活儿;第二,亚历山大公司亚洲分公司一直没有成立,确实是人手紧张,即使是菲律宾政府的高级官员也只有少数被美方认可的几个得到了亚历山大公司的安保,其他级别差点的都没有能享受到。

而这次郑崇阳能等到龙福生他们也算是巧合,也不算巧合。为什么呢?自打大批的华人涌入苏比克后,菲律宾的华人家族就得到了消息,但恶龙基地戒备森严,他们进不去,而受训人员即使休息,也是在基地内部——整个基地包括未完成建设的部分都是被铁丝网圈住的,就是建筑工人也属于半军事化管理。

于是,就有华人家族在苏比克的族人负责盯住基地的动静。当龙福生这一行五辆军用卡车出了基地,就被附近的华人看到了,然后电报就到了郑家手里——郑家自己有一部商业电台,在菲律宾政府注册过的,合法电台。再然后就是郑家代表菲律宾的华人家族出面宴请龙福生这帮人了。

对于龙福生等人,不管是郑家,还是其他华人家族来说,都是不存在敌意的,第一都是华人,大家要抱团;第二,华人能在亚历山大公司受训,说明这家公司在进行人力扩张,大家都有机会得到人家的安保服务了,不仅安全能得到保障,而且还可以偷学点东西,毕竟华夏的老祖宗曾经说过:求人不如求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