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菲律宾的雇佣兵10

在强悍的雇佣兵,也不如自家的子侄好使啊。这个道理,各个家族都懂的。在南洋,华人家族的生活并不是向人们想象的那样好,多少年来,各国殖民者都利用华人来繁荣市面,然后让懒惰、贪婪的土著túshā华人、从华人手里掠夺财富,再被殖民者转手收走,无数的华人移民曾经惨遭túshā,所以几乎所有的华人大家族都会建立自己的武力,这些武装力量主要集中在各家族在各地的种植园里,而在城市就只能靠联系功夫的家族子弟保护了。至于qiā

g,各家族肯定有,但没有人敢把qiā

g放到明面上,这是遭殖民政府忌讳的,不管是英国人还是西班牙人,美国人也是一样的。

如果能够得到亚历山大公司的安保人员,哪怕只有一个小组,对于在南洋的华人家族来说,也是难能可贵的,最主要的是,很多武器装备都可以拿到台面上使用了。

除此之外,还可以借助美国人训练自家的子弟,受过军事训练的和没有受过军事训练的子弟之间,区别之大,每个家族都清楚得很。不仅如此,很多家族子弟都会想办法进入美军组建的菲律宾军队中去,但此时的菲律宾军队的大量成员都是被混血华裔和土著把持,混血家族虽然也是华裔,但跟纯正的华人家族还是不同的,其间也不乏矛盾。

所以,最终包括郑家这样的华人家族还是希望能直接得到美国人的僻护,这是最稳妥的。

现在,龙福生就是郑家等家族的希望,如果能得到龙福生通传到亚历山大公司的高层,那么这些家族就有可能得到雇佣亚历山大公司安保人员的机会,大不了华人家族可以用高出别人一倍的价格雇佣人手。钱,对于这些华人家族来说,怎么能跟安全和生存相比呢。

龙福生听到郑崇阳的问题后,多少就明白这位华人家主想要的是什么了,不外乎就是要抱美国人的粗腿,求得安全保障,看来这些家族的日子过得也是整天提心吊胆的啊。不过,这种事,怎么说呢,龙福生还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机会见到公司高层,汇报这个事情。

果然,郑崇阳接下来的话就证实了龙福生的猜想:”龙队长,在下也不拐弯抹角,就是想问一问,有没有机会麻烦您跟您公司的老板汇报一下,我们这些华人也想雇佣亚历山大公司的安保人员,价格方面都好说。实话说,要不是知道来了一批大陆过来的华人,我们都不敢有这个想法。看到了你们,我们琢磨着是不是亚历山大公司有意扩大在南洋的业务规模,所以才...“

”郑家主,您的意思,咱姓龙的明白。话说到这,咱不瞒您,咱也是一个小兵,不知道能不能跟那些大鼻子说上话,不过呢,您也别急,既然公司要了这么多大陆华人,肯定不会让咱们吃干饭的。咱听说,后边还会有更多的人过来,估计到时候肯定有机会。但是什么时候,咱就不知道了。“

龙福生的话,虽然一样的含混,但郑崇阳还是能听出一些话外之意,就是今后还有大批的华人来到苏比克受训,也对,通过对恶龙基地建筑面积和占地面积的估算,那是能生活两三万人的一个巨大的建筑群,如果亚历山大公司没有扩展业务的打算,要那么多人吃干饭吗?显然是不可能的。

当然对于不能立刻得到肯定的答案,郑崇阳还是感觉有些失望。不过混老了商场的郑崇阳是不会让人看出来的,他依旧能用非常热情的态度来招待龙福生一行人。

很快,郑崇阳的管家就进来汇报,给龙福生小队的人马的吃食都准备好了,专门给龙福生以及韦石蛋等人的准备的酒宴也准备好了。郑崇阳根本不容龙福生推让,就把人拽到了大厅另一侧的宴会厅。

不同于会客厅的装饰、摆设的格局,宴会厅更像是西方的风格,长条宴会桌,锃光瓦亮的银烛台,隐约缠绕着幽香的雪白蜡烛,还有天花板上的水晶吊灯,无不显示着西方贵族的奢华。

郑崇阳看出来龙福生对宴会厅装饰和会客室的不同有些疑问,就向龙福生等人解释:”龙队长,这栋别墅可不是我自己建造的,是我从一位西班牙贵族手里买下的,那位贵族年龄老了,准备回西班牙养老,就把这栋别墅卖给我了。除了会客室换了一些家具,这里因为顶上的水晶吊灯,如果换成中式家具的话,反而不协调,最后干脆就保持原样没动了。“

对郑崇阳的坦诚,龙福生也感到很痛快,也愿意给帮忙,但问题是他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帮,毕竟现在他和他的这些手下还没有进入到亚历山大亚洲分公司的高层,说不上话啊。

餐桌是西方常见的长条桌,主客对坐在长桌两头,其他人分坐餐桌两侧,这种方式便于西方的分餐制,不适合华夏习惯的大圆桌或者八仙桌的方式。龙福生等人倒是没有什么不适应,因为两个月的美军军营管理方式已经适应了美军那种分餐制了。

美军的分餐制就是一人一个铁盘子,然后由厨师负责一人一大勺子主菜,另一个厨师再给盛一勺汤,再给一大块面包或者米饭就完事了。当然喽,美军标准的伙食还是非常充足和有营养的,因为主菜一般是土豆炖牛肉,汤也是肉汤,面包米饭更是管够,但是不准浪费。有时候,驻菲美军的伙食也会选择菲律宾本地特色饭食,比如各种鱼、肉菜烩饭等等。

要说菲律宾的美食也是很多,大概和华夏移民也有关系吧,不管是猪肉、牛肉、鱼肉,菲律宾都有相应的菜式,尤其是善于在米饭中添加可可、炼乳、盐还有水果,做出来的米饭更是香甜;还有各种炖菜,烤乳猪、炒面,品种也是多如繁星,口味上更是以酸、甜、咸为主,很和龙福生这些云南人的口味。

今天,郑崇阳给龙福生等人准备的菜肴更是以肉为主,第一个抬出来的就是烤的金黄的小乳猪,这道菜不管是在华夏西南还是在菲律宾,都是招待贵客时才会上的大菜。看来郑崇阳是把龙福生等人实实在在的当了贵客了。龙福生等人也也看得出来,郑崇阳就没有打算利用他们的想法,只是单纯的想交好自己,对于能不能联系上公司的高层的话,也就是一个试探。至于将来,说不定真有求到龙福生等人头上的情况,但那可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这一顿饭,龙福生等人吃的是心满意足,被郑崇阳安排到别的地方的弟兄们吃得也是沟满壕平,舒服的不得了。不过吃归吃,但是酒是谁也没有喝,这时候,亚历山大公司的规章已经成了佣兵们的习惯,除了休息日,在基地里可以饮酒,但不能多喝外,想喝醉就只能等回老家探亲了,别的时候,喝酒?如果没有被发现,还好说,一旦被发现,那就是两种结果:一,退出公司;二,受到经济处罚,保证罚的你这辈子都不想喝酒。

在郑崇阳家的别墅吃也吃了,龙福生小队也就没有多待,还有一堆事情等着嘀。

虽然,龙福生等人给郑家或者菲律宾的华人家族帮不上什么忙,但是只要交好就可以了,华夏人从来都是讲究细水长流,做长线投资,又怎么可能在龙福生等人身上例外。不仅如此,郑家还派出了家族嫡系成员,给龙福生等人做向导,陪着他们在马尼拉游玩。

其他家族自然不能让郑家一家专美与前,也派出了各自家族的嫡系成员,负责陪同,甚至各家族的主事人还放了话,吧龙福生等人在马尼拉的花销全部记在各大家族身上。

这一下,倒是让龙福生等人尴尬了,原本花自己的钱,可以不在乎,但如果花别人的钱......大家都不好意思啊。都是大老爷们,又不是没有钱!

不过,就算龙福生一行人不好意思,可是华人各大家族的人可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地方,每到需要佣兵们花钱的地方,都是抢着上前付账,根本不给佣兵们机会。没办法,这是华人的好意,大家伙不能不领,那就少花点吧。

可是等到龙福生等人菲律宾特产给老家寄送回去的时候,又尴尬了,因为很多店铺都是华人的产业,有陪同的人在,竟然没有一家店铺肯收钱的,连带着菲律宾土著店铺也不收钱了!

但是这些陪同的人看出了佣兵们的不安,直接告诉大家,不必客气,这些东西如果卖是要不少钱,但是自家的东西是什么价格,他们自己难道不知道吗?如果大家真的要选非常昂贵的东西,那时候肯定收钱,家业再大也不能亏本的,就是朋友也是一样的。这下子,佣兵们放心了,原来我们选的的东西,在人家眼里是不值钱的东西。的,这下没有什么不安了,该买什么买什么吧,反正大家也不会买太值钱的。大家自己心里都有一杆称,自己老家是什么情况,自己还不知道吗?如果太好的东西给家里寄回去,那肯定就会被当地的地痞流氓觊觎,给家里招灾惹祸的事是不能干的。

一周七天的休假很快就结束了,龙福生小队基本上是空手去空手回,在马尼拉买的大大小小的物件基本上都交给华人家族,由他们的商船和人手负责给送到小队家人手里,自己的奖金也委托邮局寄回去了,可谓是无事一身轻。

不过,龙福生倒是还惦记着郑崇阳询问的事情,还要找机会看看,能不能汇报到公司高层那里,这叫吃人家最短,拿人家手短。

回到基地的第一件事,就是销假,这同样是军队的规章制度。

但是这回,原本销假的对象是负责培训龙福生小队的主教官霍克斯,现在变了,要求龙福生前往基地主管的办公室销假,霍克斯还透露了一点,就是公司有高层从美国过来了。

没错,亨利对东南亚和南亚的布局又有了新的想法,加上美国国内有没有什么需要干涉的事情,就借机会跑到菲律宾来了,顺便见一见肖恩,毕竟从肖恩结婚时两人不欢而散到现在已经一年了。

亨利知道,以麦克阿瑟的脾气,就是发现自己错了,也不会认错,估计现在开始和他的法国老婆发生矛盾了吧。那个女人对麦克阿瑟来说就是个麻烦,她并不希望麦克阿瑟总是在军队里服役,更愿意跟着麦克阿瑟在美国国内,到处出席上流社会的各种宴会,出风头。这个女人不仅比麦克阿瑟大一岁,而且生性风流,怎么可能跟着肖恩屈居在菲律宾这个远离欧洲和美国的那种灯红酒绿的生活氛围呢。

亨利相信,一年多时间,足够两个人开始闹矛盾,甚至互相厌弃了。但以肖恩的脾气,是绝对不会主动开口要求离婚的,只能等那个女人受不了提出分手,麦克阿瑟才会采取行动。所以,现在自己过去,对肖恩绝对是个好事。至少可以让他有个可以发泄不满的机会吧,总是将不满淤积在心里,对身体健康不利的。

亨利到达菲律宾没有告诉麦克阿瑟,他打算先了解一下自己公司的情况,然后再去看望肖恩,一个是给肖恩一个惊喜,另外,也好知道公司还需要肖恩帮助的事情有什么。有时候,好朋友之间即使要互相麻烦的,不然你对朋友还有什么用处?朋友嘛,没有了利用价值的朋友,还是朋友吗?只有不停的互相麻烦,才会让彼此认识到双方还都有互相利用的价值,友情才会继续下去。

看看那些”君子之交淡如水“的家伙,他们身边还有能帮上忙的朋友在吗?大家的交情都是白水了,我还要帮你吗?帮不帮你对我都没有任何好处或者利益,你还不记得我的好处,我为什么还要帮你?大家一转身不就是陌生人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