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菲律宾的雇佣兵11

亨利知道用不了多久,麦克阿瑟就会和那个法国女人离婚。所以也不着急过去,还是先处理好自己公司的事物比较好。尤其是东南亚地区海盗哦众多,一直到后世二十一世纪都没有清理干净,要知道那可是卫星满天飞的时代。

对于一支军队来说,长久的和平是会逐渐丧失血性的,而丧失了血性的军队即使训练的再好,上了战场也要有适应的时间,但你的敌人会给你适应的机会吗?不会!看看美军在二战初期的表现,哪里有一支强大军队的样子?几乎是被日军轻松击败,一投降就是数万人!到了太平洋战争后期,面对日军的顽强抵抗,一样的可以殊死搏杀,宁肯付出超过日本守军的伤亡,也绝不退缩,那时候才能说,经过血火浇筑,美军才有了强军的样子。

所以,军队这个本来就是嗜血怪兽的组织,要想保持低伤亡的常胜之师,就必须不断地有作战任务执行,这同样是后世美军一直维持低烈度、小范围战争的目的。{老猪一家之言,别当真}

亨利实在麦克阿瑟通过驻菲美军给亚历山大公司下达剿灭海盗任务时,才知道这件事的,自家公司自然不会瞒着老板,尤其是还是第一次接到这种命令或者任务。以往,亚历山大公司接到的任务基本都是保护政要或者大公司老板,没有接受过这种明显的杀戮任务,是以亨利对这件事很重视。

亨利也不能不重视,因为这意味着公司的业务将开始转型,从单一的安保向安保和对外作战转变,这意味着公司将更具有进攻性,也意味着公司将需要更多的进攻性装备,包括海空武器都要相应地装备了。在这个和平时代还好说,但是十几年后拉开的战争年代公司要走向何方呢?这都是亨利必须考虑的问题——无数的雇员指望着亨利吃饭呢。

所以,当龙福生小队休假归来,汇报销假事项就被亨利的召见取代了。

龙福生这是第一次见到这个传说中的老板,很是拘束。不过很快,龙福生就感到了亨利身上那种浓郁的军人气息,那是一种大权在握的领袖气质和铁血狰狞的杀气混合交融的一种感觉,即使背靠在窗前的男人摆出了一个很随意的姿势,但龙福生还是有一种惊悚的感受,仿佛那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头懒洋洋的猛兽,随时可能亮出锋利的爪牙,扑上前来撕碎面前的猎物,而自己,就好象是猛兽面前的猎物一般。

如果不是还清醒的知道这里是安保公司的办公室,很安全,恐怕龙福生下意识地就要从腰间拔qiā

g了,这种危险的感觉,就好象是来到了尸山血海的战场一样。

亨利饶有兴致地看着面前这个一下子紧张起来的前华夏军人,值得“非常敏感,是个好兵,值得培养”十二个字的评价{霍克斯的评语};看来华夏军人的军人素质很好,只不过原来受限于低劣的物资供给和缺乏系统的训练,才不能发掘出华夏军人的真正价值。怪不得,后世的华夏军队被称为世界第一强军{陆军},就凭着两个月的系统训练,这个原来似乎是烂泥扶不上墙的前滇军士兵就脱胎换骨了。

亨利可以不说话,还可以笑眯眯地看着龙福生,但龙福生可不敢不说话,按照亚历山大公司的规章制度,他必须先敬礼汇报身份,所以龙福生一边心里打着鼓,一边精力报告:“报告长官,龙福生小队休假完毕,奉命前来销假。”

亨利没有回礼,龙福生的敬礼的手就不敢放下,只能看着这个让他能冷到骨髓里的男人围着他转了一圈、两圈,让龙福生的冷汗都下来了。

看出了龙福生的紧张,亨利这才说话:“礼毕。龙队长。”用的是带着潮汕味道的广东话,倒是听得龙福生一愣。

确实让龙福生感到意外,因为他曾经跟随唐继尧逃亡香港,在广东生活了三个多月,后来又随唐继尧回师云南驱逐顾品珍,本来属于有功之臣{对唐继尧来说},但唐继尧回滇后大肆清洗曾追随顾品珍的人,龙福生不忍滇军老兄弟之间的残杀,仗着自己是唐继尧当营长时期的老兵,想劝唐继尧手下留情,结果要不是看在龙福生一直追随他的份上,差点被唐继尧给qiā

g毙了,幸亏还有其他老兄弟给讲情,这才给打发到菲律宾来。按唐继尧的意思是,让他负责看着自己给出去的这些老兵,争取给唐都带回去,但现在,龙福生心里改变了不少,他有点不想按唐继尧的布置做事了。

这种心理状态的改变,才会在看到亨利的时候,不由自主地以为对方是看透了自己的身份,心中自觉有愧,冷汗能不下来吗?

亨利倒是没想那么多,因为自始至终,亨利就没有把这些华夏士兵当作一般的雇佣兵来看待。对于亨利来说,这些士兵都是种子,在华夏增强军队实力的种子,而不是专门为他挣钱的炮灰。以亨利现在的身价地位来说,安保公司更是一件保持自己与美**方联系的工具,一条纽带。

一战后,美国的财政也并是想象中的那么宽裕,因为英法两国开始赖账了,大量的战争债券得不到英法两国偿还,还要支持德国的工业复苏,所以美国的财政收入还真是紧巴巴的。大量的退伍老兵需要回到原来的工作岗位上,但经过一战的发展,很多老兵离开后的岗位被妇女替代,他们回去就会迫使很多出来工作的女性回归家庭。

独立自主、支持家庭一段时间的女人们当中肯定有不愿意的,尤其是很多职业都非常适合女性工作,比如纺织厂,比如制衣厂,格瑞斯管理的那家制衣厂从1904年发展到1919年的时候,已经是拥有七家分厂的大企业了,而且在战争时期,招收了大量的女工。

这些女工工作了一段时间后,格瑞斯发现,女工们比男人更细致、效率更高、残品率更低,而且,女工的工资水平普遍比男人低,你说看到这种情况,格瑞斯愿意要男工还是女工?

资本家都是逐利的,人工成本降低,就代表着利润提高,那么谁还会在把男工找回来给自己找麻烦?

可是这样一来,就会有不少的退伍老兵没有了工作,再说他们往往是那种除了会打仗别的啥不会的那种,能不让战争部头痛吗?幸亏亨利成立的安保公司吸收了大量的退伍老兵,还有不少大家族雇佣了不少人手,不然,战争部哪里会像现在这样处理起来还有余地?!——只用了一个军方专门组建的建筑队就给解决了。~~~虽然还是亨利给出的主意。

也正是亨利的安保公司给军方解决了这么多的问题,才有了今天安保公司可以得到的各个方面的优待,比如可以使用军方的交通工具,包括军舰,比如可以替代军方进行新武器的各种测试{新款柯尔特1911和勃朗宁轻机qiā

g都是这么来的},比如像龙福生这次的任务......

所以,这同样也是亨利召见龙福生的原因之一,他需要龙福生给出详细的作战过程的报告,评估一下今后类似任务的可行性,是否直接引入驻菲美军的实战训练——亨利始终记得自己还是要回到军队的!

在召见龙福生之前,亨利调看了龙福生的履历,这东西做不得假,作假也没有用,因为公司本身就是做安保这行的的,要求所有雇佣人员都必须身家清白,有犯罪记录、不良习气的一概不得录用。对这次引进的滇军和在广东、山东招收的兵源的要求是不同的,滇军的兵是按照安保人员的标准招收的,因为他们的身材普遍瘦小,容易让敌人放松警惕,是安保wàiwéi人员的最好选择,而广东招收的兵源,基本上都是练过功夫的,而且各有特长的功夫,比如飞刀、袖箭、九节鞭之类,只要加强军事训练,就会是最好的特种兵人选,而来自山东的兵很多人都有不错的水性,而且山东还是当年北洋水师的基地,所以是海军的最好选择,而且和可以培养飞行员——海军飞行员,相必他们的先人也会在泉下安息吧。

龙福生的履历是没有太多问题的,经过公司的安保调查发现,龙福生隐瞒了自己和唐继尧的关系,虽然对亨利来说、对公司来说,这不算什么,但毕竟是隐瞒或者说被故意疏忽掉了,那么这里边就会有问题,为什么唐继尧会派出自己的亲信加入?给自己找后路还是想挖公司墙角?要知道当初的协议是亨利帮助打通滇缅交通,而唐继尧给出工人和部分曾经的老兵,由亨利公司训练后承担缅甸段交通的安全保卫事项。

不过联想到唐继尧曾经在1920年被顾品珍逼迫下野一事,亨利就明白,即使有自己的支持,但如果底下的大将zàofǎ

,唐继尧也是没有什么办法,看来实际上滇缅公路的修筑速度放慢跟这个有关系,不过修筑滇缅公路属于全滇各界一致的意见,不管是谁主政云南,都不会影响到的。

“说说吧。你的详细履历。不要有任何隐瞒。你要知道,公司会对所有加入的人员进行调查的。”亨利打破了沉寂。不过亨利的第二句话就让龙福生再度出了一身冷汗。

龙福生知道老板的话绝对不会是诈自己,因为过去的两个月中,龙福生见到过来到基地的美国华人,从这些人带着潮汕味的英语里就能知道这些人是广东移民到美国的,而在唐继尧身边的时候,龙福生见到过司徒美堂,知道司徒就是广东人,那么亨利派人到云南调查他们的底细简直太简单不过了。

广东、广西、云南过去都是两广总督辖区,广东人的生意遍布三省,那是一张密不透风的人脉大网,要查个小兵还可以说有点困难,但查他龙福生,那可是一点问题都没有——他龙福生可是做过唐继尧警卫营长的主!

“还是实话实说吧。”龙福生有点沮丧的想。“长官,不是卑职想隐瞒什么,实在是不好意思说。我是被唐继尧赶出来的。”说到这里,龙福生的黑脸都红了。

黑里透红,红里发着紫,让亨利想起了前世听过的相声段子,差点没笑出来。幸好是自己可以走动,而龙福生不敢,才让亨利没有丧失自己的威严形象。

“继续。”

“是,长官。”龙福生不敢怠慢,继续说道:“唐总司令回到云南,以总司令的名义执政云南,就对当初跟随顾军长的人开始算帐,很多人被杀,很多人被迫出走。我觉得都是滇军的老兄弟,想劝司令饶过几个兄弟的命,结果惹得司令大怒,然后就被司令踢出了军队,赶到这边了。所以在履历里就没有说明我这个人还当过营长,只写了过去当过连长的职务。”

“不错,有情有义,是个汉子。”亨利一边摸着下巴,一边回到办公桌后,然后突兀地喊道:“龙福生!”

“到!”军人的习惯让龙福生立刻立正,立正的时候还不忘记磕一下脚后跟。

“鉴于龙福生小队执行任务时表现出色,现给予晋升职务,授予中队长职务。待遇比照少校军衔。此令。”说完,亨利递给了龙福生一张崭新的委任状。

“谢长官!”龙福生的眼睛都红了,眼泪差点流了出来,被他强忍在眼眶里。这是对自己的肯定,也是对自己这些华夏士兵的肯定。

“好了。回去把这次行动的具体细节做成文字,汇报上来,公司要留档。你去吧。”亨利可不想看大老爷们流眼泪的场景,立刻就把龙福生打发走了,本来还想聊聊别的,今天算了吧。不过,龙福生这个四十多岁的汉子还真是一个胆大心细的人才,还干过警卫营长,很适合公司安保方面的工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