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菲律宾的雇佣兵14

按历史进程算,四川到了1923年、1924年混战就基本格局已定了,虽然还是不时就来一回混战,但刘湘的地位在四川算是被确认下来了,成为四川军阀公认的代表人物。刘湘就任北洋政府的清乡督办和四川共推的善后督办,是刘湘坐稳四川军阀第一人的开始,这期间还有和熊克武、和袁祖铭、和杨森、和他的叔叔刘文辉等人的时战时和、或敌或友的混战,之后还有和红军的征战,一直到全面抗战爆发,四川才彻底停止了大小军阀之间的战火,转向出川抗战。

这是原本四川的混乱历史,但绝不是亨利希望看到的。亨利希望看到的是四川能装备出强大的军队,而不是出川抗战时被戏称的“叫花子军”!要想达到这一目标,就要结束四川的内乱,实质性地统一四川的军zhè

gquá

力,而不是大家各自为战、争权夺利。这就需要一个前提,让这些军阀共同认可的利益前提。这个前提,亨利给的了!

军阀时代的特点就是,大小军阀求得不外乎是几个目标,权势、金钱还有安全。在华夏,金钱和权势的地位是和欧美不同分,欧美国家是财大于权,有钱就有权;但在华夏不一样,这是一个封建历史过长的国度,官本位已经深入人心的,信奉的是有权才有钱,无权依靠,就是被掌权阶层割韭菜的对象;而保证这个权势的工具,就是军队,有了军队才有安全,才能保证自己的权势。

所以,四川军阀不管是怎么打,都不会赶尽杀绝,经常可以见到类似的景象:打仗前,两个军阀在一处喝茶,喝完茶,两人的军队开战,打完后,哥两个又坐一块儿喝上茶了,至于底下小兵的伤亡,那就是一个数字而已。——这是川军内部的混战。

换了外省军队入川,那就不一样了,就算是刚刚打得七窍生烟,也会立马和解,一致对外,先把外省军队赶出去再说,典型的“兄弟阋于墙御辱于外”。前清时期湖广新军入川是如此,北洋时期滇军入川是如此,民dǎ

gzhō

gyā

g军入川是如此,抗战时更是如此!川人,对于孰近孰远,谁亲谁敌可是分得清楚得很咧。

正因为川人的这个奇葩属性,才让亨利对川人更加重视,在华夏的第一个投资点就是四川,选择了后世的四川钢铁中心攀枝花,但是没想到的是从攀枝花去云南必去成都还方便{谁让前世亨利的地理没学好呢},于是只好一边建设攀枝花,一百展开云南攻略,而展开了云南攻略,那么缅甸就是必须确保的通道,而属于云南侧翼的广西就是亨利接下来的选择。

和广西、云南、四川这些大西南、大后方不同的是,广东是国民革命的中心之一,北伐统一华夏的起点,也是亨利必须布局的地点。此外的山东则是直接就是有美军的基地,原本在天津的海军陆战队基本转移到了青岛,还有部分远东舰队也部署到了青岛,如果不是天津还有美国租借地,恐怕一个都不会留下——在天津圈地盘的可不止美国一家,但青岛被美国人买下之后,可就是美国一家独占啦。

山东历来是人口大省,如果亨利要想借助华夏的人力加快潜伏在东南亚的军事力量,山东的人口优势就是亨利最大的助力。即使抗战全面爆发,这些受过严格军事训练的士兵脱离公司、返回国内参加战斗,也必然会形成不一样的格局——见识越多,思路越开阔,给日军带来的威胁就会越大。

山东和江苏接壤,两省海岸线很长,肯定不缺良港,只要有良港,亨利将来就可以通过潜艇为自己曾经的部下们提供军事物资的补给,给日军尽可能的打击。这是一盘大棋,布局甚远的大棋。但也是只能暗中慢慢布局的大棋,连美国政府都要隐瞒。这就是为什么从山东招收的兵源被送往西雅图训练的原因。

在亨利估计中,广东这帮练家子只要训练进入正轨,城市巷战的课程估计最多两个月就可以初步成型,下一步就是实战训练了,这,需要和麦克阿瑟进行协商,以剿匪的名义出动。

说实在的,现在亨利对广东练家子没什么深刻印象,不想龙福生竟然还曾经是唐继尧的警卫营长。不过唐继尧现在再次掌控云南军政了,是不是可以加快进行滇缅铁路的修筑了?

缅甸和云南的铁路联系原来只有一条马帮惯走的山道,后来亨利以在缅甸投资开矿的名义,要修筑腊戍到瑞丽的铁路,得到了印度总督的赞同和投资,到1923年,这条铁路已经基本完成了勘探和初期的路基划界,从腊戍出发的修筑队已经向瑞丽方向前进了100公里,就是到了北回归线的位置了。

只要瑞丽方向的修路队能和腊戍方向汇合,这条铁路就算是修筑成功率,不过这条道路上同样是深沟高山,地形十分破碎,需要修建的桥梁和隧道一样不少,先期修筑的基本都属于绕山而走,不仅比直线距离远了近一半,而且工程量是一点不少,甚至更多,但苦于开凿隧道对专业工程机械的要求更高,所以进度一直远远落后于绕道的方式。最重要的是,架桥还好,开山凿洞的花费可是十分的高昂的。

如果不是源源不断地从缅北采伐的优质木材带来的收入,负责修筑铁路的工程师和施工经理都打算辞职了。施工经理是要计算成本的,这个美国人习惯地把招收的缅甸工人和华夏工人的工资,都按照美国工人的工资折半计算了,但是架不住公司找来的工人多啊,再加上工期的结束遥遥看不到,你说怎么能不焦虑?——原本制定的施工期限一再被缅甸破碎的地形和多变的恶劣气候所拖延,一再地延误!

缅甸的气候是分干湿两季,干季是干活的季节,除了正常的施工外,还必须做好已完工部分的防护,不然到了雨季,漫天的大雨就能把修筑好了的工程给冲毁,这是英国人在缅甸修筑铁路时的心得,如果不是有了印度总督阁下的入股,估计这条真正联上了云南的铁路可能还要延长建成时间。

雨季对修筑铁路不变,但对于从密支那附近的翡翠矿场的生产却还是有点好处的。倒不是让人继续挖坑,那可就太不人道了,越下雨,越容易发生山体滑坡,那就是故意让人送命的事了。有利的是,可以从容在山坡上的红土被冲走后,检视土下的岩石结构,便于发现新的矿脉。——实际上就是再看看被雨水冲过的石头里,还有没有漏网的原石。

矿场的选矿是不可能没有漏网之鱼的,反正现在的开采不想六十几年后,都野蛮开采了,现在的开采还是用的原始的办法,人力开挖,而不是zhàyàobàopò。开采量也没有后世那么疯狂,短短十几年就能采空一层。

还有就是雨季方便上游的木材运输,干季开采的木材可以使用火车,但是运量一般不是很大,运输的都是开采木材里的精品——很少磕碰,可以保留最完好的品相;水运就不同了,雨季水运木材基本上会使用原木木筏,捆绑加上钢钉固定,然后顺着河流就顺流而下了。到了下游水流平缓的地方,则有专人设置拦阻网,将木排拦截下来,用长柄铁钩钩到岸边,然后再转运到港口货轮。但是这样就难免在原木上留下伤口,很可能破坏一部分原木的图案、花纹。

密支那上游有两条江,分别是迈立开江和恩梅开江,到密支那北方几十公里的地方汇合成为一条,然后在八莫附近汇合从华夏云南南下的盈江一起形成了伊洛瓦底江,然后就可以顺着伊洛瓦底江一直达到安达曼海,实在是运输大量木材的捷径,也是这会而筑路队最爱干的工作,不仅能完成运输任务,还能到仰光休息一阵子——他们是坐大船跟踪木排,可不是坐在木排上一起漂流。

看着恶龙基地的训练都走上了正轨,看了加紧建设的新的营房和训练设施,一想到即将扩大28倍的训练规模。亨利就感到一阵阵的满意,一个整编师的人数,虽然在大战中不算什么,但要是这两万八千名军事教官呢?班排长呢?按照美军三角形师的编制办法,一师三团,一团三营九连,一连280人,需要至少四个排长四个副排长和二十四个正副班长,一共三十二人,那么两万班排长能编制起多少军队:625个280人的连队,就是二十三个师,整编师,五十万大军啊!

到全面抗战开始时,民党整编出来的德械师一共才多少?抗战初,完成了编制、装备的德械师不过八个师和一个税警总团,而德械师的编制比美军的编制要少一倍!也就是说美军的整编师编制实际上是和日军的驼马制师团,人数是一致的,考虑到抗战初期民党德械师的训练水平,亨利以为,这样的整编师编制足以一对一阻击日军而不落下风。

而遍观中央军意外的民党军队,在训练水平上能和德械师水平相当的还有桂军和滇军,川军则是在装备上差了很多,素质上并不落后于德械师或者滇桂两军。但是不管是德械师还是其他军阀军队,都存在一个共同的问题,就是没有适应现代化武器条件下的作战,包括常总裁也是一样,常总裁请的德国顾问泽克特将军也是一战名将,但古板的德国退役将军接受现代化军事变革的速度太慢,还局限于一战时期的格局,在对民党军队的训练上,依然还是落伍的一战思维,这条同样是全面抗战之初,民党军队落入疲于防备窘境的原因。

反观红党领导下的红军,有一个睿智的领袖,充分利用自家军队的长处,避实击虚,倒是在敌后战场上搅得日军日夜不宁。

虽然美军在整个二战战场都是属于面对面的作战,但后期跳岛战术实行的时候,每一个岛屿的争夺实际都属于反游记作战的方式,因为日军充分利用了前期修筑的大量的地下工事,在避免美军优势火力的打击的同时,给予美军最大的杀伤。举个例子,硫磺岛战役,日美两军伤亡对比,第一,双方伤亡总数接近;第二,美军伤亡总数高于日军;第三,美军拥有远超日军数倍的火力优势。就此可见一斑。

附:硫磺岛战役,日军守备部队阵亡22,703人,被俘1,083人,共计23,786人。日军其他损失为飞机90余架,潜艇三艘。

美军从1945年2月19日至1945年3月26日,阵亡6821人{其中陆战队阵亡5324人},伤21865人,伤亡共计28686人。双方伤亡对比1.23:1。以上仅是登陆部队的伤亡,还没有计入海空军的损失。

这说明,美军也要学习如何与深藏地下工事里的敌人作战,不仅包括游击战范畴还属于类似城市巷战的类型,都是美军将要学习的内容。亨利甚至打算在第一次淞沪会战之后,把大量的因“福建事变”而被解散的第十九路军的士兵招到美国,让他们提供上海巷战的经验呢。

现在,考察完恶龙基地的设施之后,亨利准备去马尼拉找麦克阿瑟了。真想看看麦克阿瑟在那个法国女人身边的表情,是不是还是那种到处炫耀的表情!

现在正是麦克阿瑟第二次来到菲律宾,上一次还是西点刚毕业时,那时的麦克阿瑟是少尉,时隔18年后,再次来到菲律宾的麦克阿瑟是准将,离更加正式的永久军衔少将仅仅一步之遥,两年后,麦克阿瑟就会离开菲律宾调任他职,并会正式晋升少将军衔,赶上七年前的亨利。当然正是这一点总是让肖恩耿耿于怀,“我才是当年西点毕业生里成绩第一的那个,而亨利不过还排在我身后啊。”也是每次见到亨利必定要敲诈一些好酒或者好雪茄、甚至一些古董金币之类的东西,不然不舒服斯基。

对于麦克阿瑟的只能占便宜不能吃亏,吃了亏就一定要报复回来的性格,亨利是深知肚明,每次都让肖恩占点便宜,毕竟那些东西算不了什么,而肖恩也不会肆无忌惮——大家都不是缺钱的主,不能太过丢脸的搂东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