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菲律宾的雇佣兵15

麦克阿瑟在马尼拉的住所距离郑崇阳家的别墅并不远,都是属于一个高档居住区。不过郑崇阳家的别墅属于这个居住区的wàiwéi,麦克阿瑟的住宅属于核心地区,不仅比郑崇阳的别墅更大,而且更豪华,与菲律宾总督伦纳德·伍德是邻居,和一位菲律宾著名的政治家、菲律宾参议院参议长曼努埃尔·奎松也是邻居。

正是在这里居住的日子,让麦克阿瑟和奎松建立了身后的友谊,在退役后,麦克阿瑟就接受了奎松的邀请,出任菲律宾军队总司令,并在被重新召回现役后出任西南太平洋战区司令官,司令部依然是在菲律宾。

而另一外邻居,伦纳德,更曾经是老罗斯福的手下,也在老麦克阿瑟的麾下担任过美军驻菲司令官,无论是亨利还是肖恩都是人家的晚辈,说起话来也往往都是长辈对晚辈的方式,即让亨利和肖恩头痛,也是享受——所有的事到了伦纳德这里都可以顺利通过,要不你在苏比克湾海军基地那里建设一个重装整编师的训练基地,试一试?看看港口里的美军舰艇会不会用大炮轰你!

亨利是卡着晚餐前的时间到达的,守卫肖恩别墅的士兵进去通报的时候,亨利就站在大门口打量肖恩占据的这所别墅,很有段历史感,就冲别墅外墙上攀爬的藤蔓植物就能知道,这所别墅的历史很久了,估计,这还是当年老阿瑟当总督时候修造的那所。倒是省了肖恩的事了,父业子承啊。

肖恩出来的速度很快,不愧是训练有素的军人,没有让悠闲的生活消磨掉军人的素质。

麦克阿瑟出来的很快没错,他根本就只是听到哨兵说了一句亨利先生,就跑了出来,一直跑到别墅房门才收住步子,改跑为走,这样一来,能不快吗?

亨利看出来了,因为肖恩从别墅房门出来时,脸还有些红,这是突然改变身体状态憋红的那种情况,亨利的视力可是好得很的,估计肖恩是跑了两步,然而出了房门却变成了走,看来肖恩还是放不下自己的面子。

亨利没有揭穿肖恩的小心思,过去碰到的次数太多了,揭穿没有任何意思。

肖恩还未来到亨利跟前,就已经张开了双臂,热情非常的和亨利拥抱,一年没见了,真是很想念啊......

拥抱之后,肖恩也不撒手,直接拉着亨利就往别墅走。

“喂,松开啦。都四十多岁的人了。我也不是女人,不要拉着我的手不放啊。”

“哈哈,你可是我最好的朋友,就不能表示一下亲热吗?”

“不,亲热可不是这样表达的,你这是猥亵。”

“算啦,永远说不过你,放过你了。”说着,肖恩松开了亨利的手。

“在菲律宾过得怎么样?”

“很好。这是我第二次到菲律宾服役了,很适应的。”

“肖恩,我觉得菲律宾可是你的福地啊。你看,到了菲律宾,你连白头发都没有了!”

“真的吗?我都没有注意。如果真是这样,那么菲律宾还真是我的福地啦。”麦克阿瑟表现出一副很得意的样子。

“怎么,欺负我没有来菲律宾服役过吗?”

“不不不,我可是由衷的。”

“我怎么知道你由不由衷?你得那点说服我的东西出来。”

“咦,不对。是你说的菲律宾是我的福地,怎么一转头变成我要掏东西满足你了?”

“哈哈哈。”两个人一起笑了起来,这一刻,肖恩显得放松了很多。

“亨利,这是我的妻子路易斯。路易斯这是亨利,参加过我们的婚礼。”

“好啦,肖恩,我认识路易斯,路易斯也认识我,不用再介绍了。尊敬的夫人,你好。”亨利对着路易斯来了一个绅士般的鞠躬礼,就是右手抚胸,左手背后的那种,要是让亨利和路易斯拥抱或者吻手,那是亨利绝对不会做的。

虽然,亨利也是一样的好色,也在艾丽丝之外有过几个"qingren",但是大多都属于身体反应,就连香奈儿都属于各取所需,不过要是让他和路易斯发生点什么,却是亨利肯定会拒绝的。

麦克阿瑟和亨利不一样,这家伙是个huāhuāgō

gzǐ的属性,和潘兴有得一拼。仅就亨利知道的,在西点期间,这家伙就有过不下八个女朋友,军校毕业后,仅仅就在华盛顿的两年{1912~1914,不足三年},麦克阿瑟就有不下四个女人在同时交往。亨利是怎么知道的呢?麦克阿瑟经常开玩笑的嘲笑亨利是只爱一棵树而没看到整片森林,还向怀里炫耀他同时应付四个女人,还游刃有余,记得那次是被亨利灌了足足一瓶苏格兰威士忌,让麦克阿瑟耽误了他和一个女友的约会,事后据说肖恩花了不少钱才摆平。

不过以前的女友再多,也不能跟这个法国女人路易斯相比,那些女人和肖恩之间不会互相伤害,这个女人可是肖恩真的付出了感情,给肖恩的伤害也是最深的。

麦克阿瑟要庆幸他有一位伟大的母亲,在肖恩最颓唐的时候,他的母亲玛丽·平克尼·哈迪给了他最大的支持,就在肖恩第三次赴任菲律宾,担任奎松政府军事顾问,在船上,玛丽不幸摔伤,但给肖恩拉住了一位后来陪伴他终身的女人——麦克阿瑟的第二个妻子,他两个儿子的母亲——琼妮·费尔克洛思。

但是现在,肖恩还要继续忍受这个和自己志向不一致的女人,这个浮华放荡的女人,而且为了保持自己的形象,麦克阿瑟是不能主动提出离婚的。

别墅里是一如既往的豪华,麦克阿瑟本人就是这个样子,无论到哪里都会装13,即使后来被日军赶出菲律宾都要宣誓一般喊“我还会回来”这样的话,就别说他的别墅装修的怎么样了。

反正,在菲律宾出了伦纳德就是麦克阿瑟最大了,只要麦克阿瑟一个眼神,就会有无数的菲律宾富豪、土王一类的人哭着喊着给麦克阿瑟送上重礼,把别墅摆满,仅仅别墅装修这点事真不算什么,反正,这别墅的地板是新换的印尼黄金黄花梨木地板,金黄的颜色、棕黄色的花纹,本来是做家具尤其是古典华夏家具的最好木材,但这里就被制作成了地板,一副皇家尊贵的感觉。

红褐色带有浅黄色调的西式家具则是榄仁木制作的,还有博古架是坤甸铁木,别墅的柱子是马来甘巴豆,全都是南洋最好的木材。

当然,托肖恩的福,亨利这些年可是一样没少弄到这些东南亚特产的木材,运回美国后,都变成了一件件精美的家具,又变成了银行里的存款,唯一不能少的就是美国国税局的税是不能少交一美分。

而这些木材交易里也有肖恩一份,亨利做事从来都是拉着大家伙一起挣钱,这是鲍尔默家的传统,总是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人,朋友越多,敌人就越少,如果不是顾忌美国的《反垄断法》,鲍尔默家很可能就会把收购放到名处,那么鲍尔默家族的财产可能会让洛克菲勒和摩根大吃一惊,估计会超过1910年洛克菲勒的10亿美元。

不过鲍尔默家族向来都是属于潜水的那种富豪家族,很多海外资产都是不会暴露在世人面前的,就好比西澳的大片的相当于2/5澳大利亚面积的红土地和红土地下的矿产,那是集美欧两个鲍尔默家族的资金购置下来的,而是用的名义是在法属圭亚那注册的空壳公司的名义,出面与澳大利亚政府谈判的人也不过就是显露了一下背后有美国鲍尔默家族的背景罢了。

所以,论财富,亨利要想按照麦克阿瑟的别墅同样装修出来一栋来,这不算什么。但关键是,麦克阿瑟在这栋别墅上没有花过一美元!不不,不能说麦克阿瑟是受贿,因为麦克阿瑟是花钱了,恩,不多,五十美分。——相当于给一个菲律宾女佣的工资——半天的清洁工作的工资。

弄清楚亨利是特意来看望麦克阿瑟的,法国女人路易斯显得很热情,亨利的身价地位在那里摆着呢,再说亨利又不是到了肖恩婚礼的时候才和路易斯认识,在法国就认识了,潘兴有段时间就住在路易斯家,亨利去那里找过潘兴,就那么认识的。后来潘兴还带着这个女人去过美国远征军的司令部,亨利更是见过很多次。而肖恩那会儿还在彩虹师里折腾呐。

所以亨利说起来认识路易斯还在肖恩之前,不过那会儿亨利是一身的杀气、总是生人勿进的样子,令这个女人不敢接近,不然路易斯要勾引的就不是潘兴的干儿子而是亨利了。也就是因为知道路易斯的过往,所以亨利才会在私下劝肖恩不要和她结婚的。

两个人都是玲珑心窍,谁也不会流露出早就相识的样子,默契地保持了刚刚接触的程度。

在麦克阿瑟这里吃晚餐是必然的,吃得也不是菲律宾的菜式,而是流行的法式大餐,当然是简化版的法式菜式。酒还是当初亨利从法国带回的玛歌酒庄的酒。亨利回美国后,肖恩从亨利那里洗劫了七八箱的样子,后来就都带到菲律宾了。

喝着酒,肖恩又想起亨利的酒庄了。

”亨利,禁酒有一段时间里,你家的酒庄还能维持吗?“麦克阿瑟指的是加州的雷顿酒庄。

”没问题。你知道我家不缺那点钱。那里的葡萄酒基本上都是我们自己家喝的,最多朋友来了送几瓶。现在禁酒,那就放酒窖里放着吧。怎么,想喝酒了?还是你手里的玛歌酒庄的就快喝完了?“

”没错。“麦克阿瑟竖起了大拇指。”伦纳德经常到我这里拿酒,当然还有别的朋友,你给我的酒,到了菲律宾就没剩下几瓶了。这一年来,只有招待朋友,才会拿出玛歌酒庄的葡萄酒,别的时候就只能凑合了。怎么样,什么时候能满足我的心愿?“

”该死的,“亨利有点气急败坏,”就这么轻易送啦?!“

”那又怎么样?伦纳德你也知道,那是你岳父的老部下,你见了一样没招,的乖乖送上。“

”不对!一定是你跟老头子显摆来着,即使你招待他喝玛歌,他也不会从你这里拿走!肯定是你说自己这里很多,而且来得容易,老家伙才没有跟你客气,把你的外交辞令当了真!我没说错吧,肖恩!“

这回轮到麦克阿瑟气急败坏了,“就知道瞒不过你!那又怎么样,那老家伙拿走的时候,我也后悔了,可是说出去的话收不回来啦!我不管别的,亨利你要是不管,我...我...我跟你...“

”得了得了,看你的样子。不就是几瓶酒吗?不过,肖恩,玛歌的酒这几年就不给你多少了,每年一箱12瓶,够你招待朋友就行了。平时喝的酒,我给你介绍一个新的牌子,澳大利亚的牌子,这个牌子的酒喝着口感一点都不差,你来尝一尝,要是可以,这个牌子的酒每个月可以给你三箱。哈里逊,去车里把美人泪拿来。“

”不对啊。亨利,你这么极力推荐,莫不是这是你新收购的牌子?“

“肖恩,你长了一个很灵敏的鼻子。来菲律宾之前,我刚到澳大利亚的新南威尔士州的猎人谷收购了一家小酒庄。那里出产的白葡萄酒有非常好的口味,是赛美容贵腐酒哦,仅仅贵腐酒这个名字,就知道这酒会怎么样了吧?”

“哦,那可要品尝一下,看看有没有你说的那么好。哦,正好,哈里逊进来了。快,倒上一杯,让我们好好品一品。”前一句肖恩还是对亨利说话,后一句可就是对着哈里逊了。肖恩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酒鬼,而贵腐酒和冰酒都是属于产量很少,而且优质品更少的品类,现在亨利居然能送给自己大量的贵腐酒,显然是非常的够意思。

贵腐酒属于白葡萄酒类别,但酒液并不是无色或者白色的,而是类似香槟酒的蛋黄色,或者说金黄色,看着就是极为赏心悦目。喝起来,更是带着蜂蜜般的甜香,入口润滑而不腻,香醇而刺激,更是带着香草的和谐气息。猎人谷的贵腐酒其实产量也不大,但是亨利只是打算用来自己喝或者送给朋友亲戚,所以送给肖恩一年三十六箱并不是很多——对于一年三千箱的产量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