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有求必应的彼得鲍尔默

当彼得鲍尔默回过神来,已经是晚上了。从下午三点左右赶到温泉,彼得在仓库足足占了四个小时。等彼得缓过劲来的时候,已经迈不开步了。还是不知从哪里钻出来的亨利缠着,才走回温泉庄园的主客厅,缓过劲来的彼得坐在沙发上,看着亨利一字一句地说:“亨利,爹地年龄还是老了,今天都一下子有点受不了。以后,你自己组织队伍吧。你只要做的事情,不要非要征求我和妈咪的意见,只要告诉我们就可以了,让我们知道你在哪里,去做什么就可以。具体过程和收获,我们都不管,所有的一切都有你自己处理就好。”

彼得对亨利彻底放权了!

喜出望外!喜出望外!亨利没想到这一次还能有额外收获,估计是这一次的寻宝给老爹的刺激太大了!为了将来还收到这种刺激,嗯嗯嗯,老爹就干脆放权,有点眼不见为净的感觉。

虽然这么想,但是没敢说出来。谁会在这个时候给自己找不自在呢,亨利也是如此。两辈子加起来跟老爹差不多的年龄,让亨利比一般的同龄人稳重得多,面子上还是要表现一下子的。亨利对自己的便宜老爹说:“爹地,谢谢。不过大事情还需要爹地的支持,没有爹地把控和支持,我有能做的好什么呢。”彼得很满意,自己虽说给了亨利权力,但哪个掌权者会轻易放弃权力,即使自己的儿子也不行,现在亨利的话让彼得听着很舒服,这个突发光彩的小儿子是个让自己放心的。

彼得拍了拍亨利的肩膀,“去吧,做你的事去吧,爹地有点累了。”

亨利很了解这种掌权者的心理,毕竟曾经在后世看过不少的电影电视剧,那里边的领导基本上都是这么个调调,这是领导满意了才会说的话。亨利心知这是过关了,于是不再多说什么,安安静静地退出了客厅,让维罗妮卡阿姨去准备一顿丰盛的晚餐,不仅父子liǎ

ghuì好好喝一顿,干活的伙计们也不会让他们吃的差了,必须肉管饱酒管够。自家员工,自家不对他们好一些,让谁对他们好呢。

丰盛的晚餐暂且不提,先把时间拨回一个月前。亨利刚刚从纽约出发的时候。

道格拉斯.麦克阿瑟,此人不愧是美国历史上毕业分数最高、最年轻西点校长、最年轻陆军参谋长,能力之强、交际人脉之广,都远超亨利。要知道人家父亲阿瑟麦克阿瑟就是美军名将,曾荣获荣誉勋章的老战士,当过菲律宾总督,一战名将荣获美军历史上第一个陆军特级上将的约翰.约瑟夫.潘兴,此时还是一个上尉,正在菲律宾也就是老麦克阿瑟手下服役。由此可见,麦克阿瑟家在军届的影响实在不是鲍尔默家能比拟的。

自从肖恩{小麦克阿瑟的别名}接受了亨利的委托,找到勃朗宁先生设计生产轻重机qiā

g后,就深深爱上了这两种速射火力,一个移动方便,一个火力持续性很强,无论哪个都具备短时间内的强大打击能力,实在是美军这种兵力员额少的军队必须之装备。而且,即便按照亨利预想的欧战爆发,美国参战,即便短时间内美军疯狂扩军,对于美国人非常重视人权{其实就是惜命}的一贯舆论,大量装备机qiā

g火力也是必然:能有金属风暴替代人命消耗,总比人员的大量伤亡要好得多~~伤亡多了,政府要支出的抚恤就要多得多。有钱多给不必要增加的抚恤,不如把钱交给军工厂,多生产更多的武器~自己用不了或者不用了还可以卖出去嘛。都是小钱钱啊!谁和钱有仇呢!即使麦克阿瑟家也是需要更多的钱的,老阿瑟在菲律宾不也是划拉了很多菲律宾的“工艺品”吗?现在有了名正言顺的搂钱机会怎么能放弃呢。更何况,在小麦克阿瑟眼里,自己的同学一肚子新鲜玩意,还都是对军队对自己有好处没坏处的东西,前途光明是可以期待的,跟自己关系莫逆,还能拉着自己赚钱,不尽力帮亨利办事都对不起两个人喝的酒。

勃朗宁先生办公室。

“肖恩,你提议独立出机qiā

g工厂的建议没有问题,股份分配也没有问题,但是现在战争部一直没有对机qiā

g进行采购的意愿,生产出的机qiā

g如果多了,我们就面临亏损。即使我是工厂的大股东,也无法承受长期亏损。”约翰.摩西.勃朗宁面色并不是太好,长时间的研究工作让勃朗宁始终顶着两个黑眼圈。麦克阿瑟笑了,这会儿麦克阿瑟真实越来越佩服自己的这个同学了,都说大个子四肢发达头脑简单,自己这个同学可是个妖孽,在和勃朗宁商谈合作建立专门的独立工厂之前,就已经断定勃朗宁先生肯定不会在意除了担心没有收益,会对不起朋友{实力强大的家族是天然的盟友,背叛的代价实在太高}之外的其他事情。“约翰,不必担心这一点。放心大胆的生产,我和亨利既然选择与您合作,自然就已经考虑到了这种情况。我们的打算是除了少部分尝试对国外进行销售,用以试探市场反映之外,只要战争部不大规模采购,其余生产出的都有我们囤积起来。这部分囤积起来的武器先按照成本加10%的利润进行结算。一旦战争部进行大规模采购,按当时的实际价格在重新结算,补足利润部分。您看怎么样?”勃朗宁有点发蒙,还有这种操作?囤积武器可不是一件小事,按照这间独立工厂的设计,月产重机qiā

g500挺,轻机qiā

g1000挺,一年下来就是一万八千挺,就算不分轻重型号都算一百美元成本加上利润十美元,一年也要近两百万,两个小伙子即使背景雄厚,家族财力充沛,也不能这么干呐!这里边肯定还有别的问题,没有谁会拿钱不当钱的。勃朗宁用一种怪异的目光看着麦克阿瑟,尤是麦克阿瑟内心强大,这会儿也有点儿心里发毛。“咳咳,”干咳了一声,麦克阿瑟知道面前的老头虽然是个造qiā

g的专家,但不代表人家是个技术高手但不通人情世故的那种,自己的说辞是瞒不过这种老狐狸的,于是也干脆的把亨利的分析给一股脑倒了出来:“事实上,我们就没有打算囤积多少。您知道,前几个月我们一共从您这里获得了一共六百挺机qiā

g,您知道这些qiā

g的去处吗?”麦克阿瑟小小的卖了个关子,“是的,都去了西点军校。亨利负责牵头在军校利用本应1903年毕业的军官搞了一个实验性质的部队,六百挺机qiā

g全部装备了进去,目的就是实验在机qiā

g这种速射火力支援打击下的步兵火力配置以及进攻防御战术。”停顿了一下,喝了口水,“所以,如果机qiā

g对步兵影响很大的话,战争部就不得不重视这种武器在战争中的应用,大规模采购虽然一时间不会规模太大,但对我们来说资金上的压力就不大了。”“所以,你们需要的是尽可能的展示机qiā

g的火力威力,对吧?如果威力强大,战争部的采购就是必须。而一旦有战争爆发,采购量会剧增。即使没有战争,按照欧洲疯狂进行军备竞赛的局势,我们一样可以大量销售到欧洲去。对吗?”勃朗宁服气了,我面对的是什么样的妖孽啊!对未来设计的面面俱到,比自己这个军火商人还军火商人。“如果不是你们都心在军队,我都想让你们接手公司了,你们才是真正有远见的军火商。”勃朗宁感慨的说道。“亨利说过,西点军校才是全美国乃至全世界最好的大学,因为最好的管理者永远是西点的毕业军官。能管理好一支军队,就能够管理好一家企业。我深表赞同。不过,我们两个都深深热爱军队生活,如果没有意外,估计我们这一生都会是军人。不过,约翰,如果你需要,我可以给你推荐非常优秀的退役军官,要知道我们的联邦军队总员额不过十万,我说的是常备陆军,军官们晋升的机会太少了,会有很多军官因为服役期满而又无法晋升而退役,他们可都是非常好的管理者。”“呵呵,你的建议我收到了。肖恩,其实你现在就可以拿出名单了。”两个人相对大笑,都收获到了满意的结果。

就在亨利结束了温泉庄园的清点,准备返回西点的时候,西点军校的试验部队也迎来了第一次验收。

伊莱休鲁特在负责评估的将军们陪同下,来到了西点。

伊莱休首先观看的就是机qiā

g射击。先安排的是轻机qiā

g,后安排的是重机qiā

g。表演射击的是上千名军官参加淘汰所剩下的一个连中选出来的几名优秀射手。一个多月的训练,这帮学员基本掌握了射击要领,每天要打光5000/轻机qiā

g和10000/重机qiā

gzǐdà

,几乎每个人晚上都抱怨训练量太大,什么肩膀都肿了之类,但第二天不让他们打都会被骂,那些勃朗宁先生派来指导的工程师背后都在骂这帮人贱骨头。

“哒哒哒,哒哒哒”的声音响彻射击场。这些轻机qiā

g用的是二十发的弹匣,上供弹,所以射击持续性并不强,但更换弹匣很方便,一推一拔在一拉一压就可以更换,间隔比较短,如果是正副机qiā

g手配合的好,间隔会缩得更短,火力持续性就不显眼了。使用弹匣射击之后,这些轻机qiā

g又迅速更换了三脚架,把上方供弹改成了下方弹鼓供弹,使用的是七十五发的弹鼓,这下火力持续性得到了很大的改观。不过在不怎么了解机qiā

g的将军们和伊莱休的眼中,弹匣和弹鼓并没有什么太大区别,一直在震惊中,都贪婪地看着机qiā

g不停地突突冒火,没有心思关心其他。

下一个表演的是重机qiā

g。更加的震撼。

重机qiā

g是亨利直接拿来的1936年改进型的勃朗宁重机qiā

g,原来时空的编号叫m1917a1,曾经在二战时期生产并装备了5.4万挺,是二战美军的主力装备。该qiā

g射速为600~800发/分,有效射程为1000米,7.62毫米口径重尖弹,比轻机qiā

g的射速高多了。射击时只看到一条火焰长鞭,靶标处尘土飞扬。当一条500发弹链射击完毕的时候,伊莱休和将军们已经看不到靶标了,那里木质的靶标此时只剩下了一地碎末!

“上帝!”一种观看演练的将军们惊呼!伊莱休鲁特好歹听亨利描述过这种速射火力,有点心理准备,这是还能强作镇定:“这次射击打了多少发子弹?”陪同在伊莱休身边的米尔斯校长冲旁边负责指挥演练的教官点了点头,示意上前给部长先生介绍。负责介绍的教官是勃朗宁先生派来的工程师,工程师先生向米尔斯校长点了点头,介绍道:“500发,两条弹链。部长先生。”回答很简单,表情很淡定。伊莱休鲁特身边的一位将军用有些不可思议的语气问道:“先生,你的意思是这么短的时间射击了500发子弹吗?”“是的,将军阁下。”工程师点了点头,对好奇的众人介绍:“这种重机qiā

g之所以称之为重,主要是使用三脚架,还有水冷套管,理论上只要套管还有水,就能保证qiā

g管不会过热。将军们都知道qiā

g管一旦过热就会弯曲,射击会失去准确,甚至无法射击,水冷套管只要有水就能保证qiā

g管冷却。这两点是这挺机qiā

g全qiā

g重的主要部分。射击速度上,这挺机qiā

g最高800发/分的理想射速,但亨利先生说过,如果在真实的战场上,也许理论射速的下限600/分都有可能达不到,400/分到有可能保证。”“这位亨利先生是谁?”一个将军小声问身边的同事。“中部和西部的大地主鲍尔默家知道嘛?亨利是鲍尔默家的小儿子。去年毕业后留在西点担任教官。”一个在战争部大厦办公的将军比较熟悉亨利,不仅看过亨利的毕业论文,还知道部长先生很看重这个年轻人,自己也在亨利在战争部大厦临时办公时和亨利有所接触,很满意这个小子的为人,这时也主动给亨利说好听的话,“这种速射武器,去年那个小伙子介绍过,不过那时你还在夏威夷,虽然这玩意的鼻祖马克沁机qiā

g已经出现了二十年,但是一直不是那么好使。不过今天看起来好像亨利的机qiā

g比马克沁好得多。”并不怎么了解重机qiā

g的这位将军解释起来有点语无伦次,但其他人还是多少听明白了一些,至少知道亨利也是背景雄厚,深得部长先生喜欢,不能轻易得罪,qiā

g也不错,可以考虑采购一批,至少卖个面子嘛。那个称赞亨利的将军忽然又说:“我听说阿瑟麦克阿瑟的儿子也和这个小家伙一起在搞这个玩意。”真是神助攻,旁边的人立时秒懂,大家和老阿瑟关系不错,还要卖老阿瑟的面子,多采购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