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菲律宾的雇佣兵19

西澳南部也是一块神奇的土地,尤其是玛格丽特河这里,和法国波尔多的气候、土壤环境都非常相似,都是表层沙砾土,第二层黏土层,能够为灌排水提供相当好的环境,而且紧邻海岸,有印度洋暖流带来的丰沛水汽,有玛格丽特河、尉亚普溪、布积杜溪,让这里可拥有充沛的阳光和灌溉。

不过,玛格丽特河属于山间河谷,适合葡萄种植的大块平整地面是没有的,只有小块的山间平地可以利用,不想波尔多地区,属于平原地形。但小块平地有小块的好处啊,就是可以种植各种不同的葡萄品种,所酿出的葡萄酒也就会出现各种不同的口味,变化上更胜波尔多一筹。

事实上,后世玛格丽特河一带也是西澳葡萄酒产业里的一颗明珠,虽然出产的葡萄酒产量只占澳洲葡萄酒产业三分,但生产的优质葡萄酒却占据了澳洲葡萄酒的两成,可见,玛格丽特河产区的质量如何了。

虽然后世玛格丽特河产区是如此的优秀,但亨利前世可不是多有钱的人,也没有多关注过葡萄酒产业,就连法国的五大酒庄也好,吕撒吕斯也好,都是在大学生社团里听一帮二代、三代们聊天时听到的。

要想当年,在大学时,作为一个学霸,亨利也是很风光的。关键是亨利依仗一颗聪明的脑袋,根本就不是埋头读书的死宅,反而是在大学的各种社团活动中都尽显fē

gsāo,跟一众纨绔、二代们照样能打得火热,比如帮他们炒炒股啦,提供一些华夏名酒啦什么的,所以对于上流社会中流行的高档消费品、奢饰品都有所了解,但玛格丽特河葡萄酒产区,就呵呵了。

当亨利的手下,无意中到琣斯这边度假,来到了玛格丽特河口冲浪,这才发现河谷的特殊气候环境,这个手下是曾经跟着亨利到过巴勒斯坦的安保队员,也跟着亨利去过玛歌酒庄,对当地的气候环境和土壤情况也是略有所知,看到了河谷山坡地的土壤情况,觉得似曾相识,就建议亨利请专业的葡萄种植师去当地考察。

对于葡萄酒,亨利向来就是管喝不管酿——只要有专业的种植师和酿酒师就好嘛。考察土壤气候适不适合种植葡萄和酿酒,这些活都是让·于连的事情,谁让他在玛歌酒庄干了几十年了呢。

一个电报,亨利就把老管家于连和酒庄的酿酒师和种植师都打发到西澳去了。这一考察就是一年半,当然老于连心系玛歌酒庄的事情,只在玛格丽特河谷待了六个月——北半球的夏天是这里的冬天,春天使这里的秋天,老于连是在1921年的秋季,待玛歌酒庄完成当年的采摘之后出发的,到西澳正好是西澳的春天,两个月的时间后就是西澳这里的盛夏里,,等坐船回到法国,还是盛夏,老于连还感叹说过,在西澳和法国来回一趟,过了一整年的夏天。

老于连很幸苦,毕竟年龄在那里了吗,他的感叹,虽说没有带着什么不满,但后来还是对现在的交通运输速度再次起了不满之意!现在,亨利真是极为期待长程飞机的出现。无奈的是,就算有亨利开出来的金手指,令美国的飞机发动机技术得到了巨大的提升,但是现在陆基最远的飞机距离也不过才八百多公里,要想飞跃大西洋,都必须有中途加油的地方,属于接力飞行,而不是直接横渡。也就是说,如果亨利要是坐飞机从琣斯回雅加达至少中间要歇六次。而换了波音最新型号的水上飞机航程也不过一千多一点,到雅加达5500公里也要休息四次,进行加油。

然而,这样连续飞行是不可能的,最好的飞机发动机的最好状态,现在的记录是44小时无故障,也就是能飞行4400公里,并且基本不敢保证使用最大飞行速度——那样发动机坏的更快。

跨洲际飞行的道路任重而道远啊。可是话又说回来,飞机就是飞得再慢,也比坐轮船快啊,就算是亨利拿出来的高速双体水翼艇也不过就能追上水上飞机的巡航速度,但航程?那就算了吧。所以,从西澳巡视完毕之后,来到玛格丽特河谷的亨利,在从皮尔巴拉出发前,就用电报通知在苏比克的霍尔姆斯在苏比克到琣斯之间开设水上飞机的补给站,准备好油料和检修设备,亨利可不打算再坐船会苏比克了。

来到澳洲的西南角,亨利还真的对玛格丽特河谷地区产生了巨大的兴趣。

这里的最南端的海岸线正好卡在南纬35度线上,属于yàrè带气候条件,夏季{北半球}温和多雨,冬季{北半球}炎热干燥,可以说一年四季都适合旅游度假。还有玛格丽特河出海口是三面环海,河流冲击出来的河口附近就是最好的海滩,而遍布海岸线上还有无数隐蔽的小港湾,非常适合隐蔽地潜水嬉戏,还有南印度洋带来的巨大海流,同样是一个冲浪的圣地,仅河口附近就有至少四十个最顶级的冲浪点。

美国的加州就有很多著名的冲浪胜地,每年都有无数的冲浪爱好者到加州体验冲浪的kuàigǎ

,但加州也是有气候条件束缚的,不是所有的时间段都适合冲浪,但这里不同,这里是南半球,和加州的气候温度正好相反,只要交通工具能解决速度的问题,这里发展成全球的知名冲浪胜地就指日可待了。

除了冲浪、沙滩、潜水,这里还有无数时光流转下形成的远古洞穴,可以供人们寻幽探秘,一观蕴藏超过三万五千年的厚重历史。还有大量的卡拉树生长在这里,形成了并不幽闭的森林环境,非常适合在林间悠闲的散步。

亨利在玛格丽特河谷一下子停留了一个月的时间,除了抽出一小部分时间关注手下和琣斯政府的谈判,剩下的全都用在玛格丽特河谷地区的寻幽探秘和冲浪、潜水上了。

亨利来到玛格丽特河谷的时间可以说刚刚好,九月份,正好是这里度过了雨季,进入干季的时间,天气也热了起来,非常适合在海里的运动。而与琣斯政府的谈判进展也很顺利,虽然没有公布西澳的北部基本被鲍尔默家族收入囊中的消息,但琣斯作为西澳的最大城市和政治中心,怎么可能不了解鲍尔默家的政治、经济影响力呢,况且,这次回来选择的是没有多少人会注意的玛格丽特河谷地区,卖也就卖了,大不了多要点价钱。

——玛格丽特河谷在原时空是到了六十年代才开始有人种下第一株葡萄藤的,现在,还没有人认识到这一点,最多在河口处有一些冲浪爱好者活动。大部分地区还都是人迹罕至的原始林地。琣斯附近的葡萄酒种植和酿造现在主要集中天鹅谷那里,但主要因为属于偏热的地中海气候,所以生产的葡萄酒以厚重醇香的浓香型葡萄酒为主,虽然也是高品质的白酒,但出名的品牌基本没有,更多的是在当地居民中自娱自乐,他们对远离琣斯近三百公里的玛格丽特河根本不感兴趣。

拜时代的限制,这年月,出行虽然有了汽车,但公路还是一个问题——没有普及,向华夏知道改开以后才提出的“村村通”工程,在二十世纪二十年代,就跟开玩笑一般,如果没有大型的居民点,政府,政府才不管给你修路呢,至于你自己修,没关系,只要你有钱,连公路两侧的土地我都一块给你,还是免费的。

所以,亨利购买玛格丽特河谷根本就没有表明真实用意,摆出的一副我喜欢冲浪,但去河口没有公路不方便,在买下河口以及附近的冲浪点位置的土地后,就要自己修一条从琣斯走河谷的公路,那么河谷两侧的山坡甚至河谷都要被收入囊中,不然不安全。

好吧,这个理由很任性,但也很强大,谁让亨利是可以让澳大利亚总督都出门相迎的存在呢。简简单单地,整条河谷以及两侧的山体都成了公路的附赠品。至于琣斯政府的条件就是,除了河口亨利保留的冲浪点之外,其他的冲浪点应当是归属公众的,并允许建设其他商业设施和酒店,而公路也应当允许公众通行。

对于公路,亨利不可以设置收费站收费,因为两侧的山体上是可以进行开发的,而不管亨利做什么,都不需要再琣斯政府缴纳任何费用~该交的税费还是要交的~这些收益用来抵偿公路修筑费用是绰绰有余了。

同样,河口的土地归属亨利,但允许其他人修筑商业设施和酒店所需的土地,是要向亨利购买的,只不过会减免一半的税费而已。这样的交易,才容易得到琣斯市议会的通过,双赢嘛,这是琣斯市政府和亨利都愿意看到的。

不过,琣斯市政府后悔的还在以后,因为亨利这边的什么冲浪点,什么公路,都是为了在河谷开辟葡萄园打掩护,只要有了优质的葡萄园和优质的葡萄酒,玛格丽特河谷发展拿起来就是眨眼间的事情,仅仅将河口开辟为旅游区,就能给亨利的子孙每年带来源源不断的收益,远远超过现在这条公路的支出,而葡萄酒庄园的优质葡萄酒会给亨利带来更多的收益。

记得说过的,这里的葡萄酒产量只占澳洲的3%,但优质品牌占了20%!综合一下,这里的葡萄酒利润将占据整个澳洲葡萄酒市场的10%不过分吧?而澳洲葡萄酒产业在2016年的数据是年产量10亿升,出口8亿升,价格多数都属于适合普通家庭饮用的,只有少数酒庄才产出高档酒,这里就包括了西南澳洲的玛格丽特河谷以及南澳的猎人谷、维多利亚等地。

所以,情报信息的收集真的是很重要呀,亨利就钻了琣斯政府一帮尸位素餐的官员的福利了,如果不是玛格丽特河谷地区道路难行,官老爷又吃不得苦,又会有亨利什么事呢?只有亨利手下一帮子到处冒险追求刺激的人,才可能到处探险,给亨利带来意外的收获。

玛格丽特河谷的景色在漂亮,亨利也不可能在这里久住,第一是这里的居住设施还几乎为零,只有少量冲浪者搭建的木屋;第二是华夏的民党和红党的谈判已经基本取得了共识,就等明年一月民党召开代表大会确认了。

如果亨利现在就乘船出发,按行程安排,走缅甸入滇南,进四川再南下广东,一路下来估计就要1924年的3~4月份了,半年的行程啊,亨利更加痛恨没有大航程飞机的时代了!

不过还好,亚历山大公司早就有从马尼拉到仰光到密支那的水陆两栖飞机的航线,现在一个多月的时间,从琣斯到马尼拉的航线应该也没问题了,不然,亨利一定会回国把国内一帮飞机公司拆了不可。发动机上亨利前前后后大概投入了不下两千万美元的资金,到现在不过才有航程一千公里的水上飞机!陆基飞机的航程还不如水上飞机!

是亨利给的钱少吗?不少!那么缺什么呢?缺名声吗?如果缺的是荣誉,那好办,给他们荣誉,还有竞争,现在国内的各公司还是太安逸了!真是“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啊,古人诚不欺我!回去就搞他们!

亨利乘水上飞机用了一整天的时间,就从琣斯回到了马尼拉,下了飞机之后,亨利感觉浑身上下都快要散架了。没别的,这个时代的水上飞机就是在舒服,你也得坐着,而且噪音巨大,飞机的机体震动也不小,如果不是每隔两个小时左右就会停靠到补给点加油加水吃点东西,能不能坚持下来还是两说呢。但对于长途乘飞机旅行,亨利可谓是上流社会第一人了。不过就是没人会给亨利发勋章了。

对于这次旅行,亨利还是能算得上满意的,不是对飞机本身满意,而是对飞机发动机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