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菲律宾的雇佣兵20

这架水上飞机,本来就是波音特定为亨利改进的,使用了四台135马力的发动机,机身更加庞大,也只有这样才能装更多的油料,更大的空间,可以携带12名乘客{不算四名飞行员,两两一组},飞行一千公里。

回到马尼拉,亨利好好的休息了两天,两天后恢复了全部精神的亨利再次出发,经文莱到吉隆坡,曼谷,最后到仰光,到了仰光后再北上曼德勒,先去看看附近的红蓝宝石产区,这里出产的红宝石是世界上最好的红宝石,从玫瑰红到红色不等,其中最纯正靓丽的就是所谓的“鸽血红”了。

然而,造物主真的很神奇,就在这片地区,不仅是缅甸最好的红宝石产区,同时还是缅甸最好的蓝宝石产区,两种不同颜色的极品宝石共处一地,很神奇吧?不仅如此,这片土地共生的红蓝宝石里还有两种宝石里的极品:鸽血红和皇家蓝。

红蓝宝石是钻石之外的被欧洲上流社会应用在珠宝首饰上最重要也是最多的宝石,钻石在很多时候都是作为红蓝宝石的配石出现的,就比如阿尔伯特亲王送给维多利亚女王的胸针,就是以一块硕大的皇家蓝为主,并且用十二颗圆钻作为配石的珠宝,也是维多利亚女王最喜爱的首饰之一。而这件首饰象征了阿尔伯特亲王和女王之间深厚的爱情和亲情,亲王去世后,女王睹物伤神,就从此再也没有佩戴过。

可见,缅甸莫谷产区出产的皇家蓝是多么的受到欧洲上流社会的青睐,和克什米尔矢车菊蓝宝石一样,缅甸皇家蓝的产量也很低,如果不是还能在莫谷的产区偶尔发现一颗的话,估计就会同克什米尔矢车菊一样宣布绝产了。

而缅甸红宝石莫谷产区的红宝石在品质上是最好的,并使得缅甸鸽血红这个名字成为了所有红宝石里品质最高的级别,也就是说,如果印度出产的红宝石达到莫谷红宝石的水准,也可以被称为缅甸鸽血红。

作为最顶级的上流社会成员,手里财富可以说一人敌国{比如列支敦士登呵呵},亨利怎么可能不对缅甸出产的红蓝宝石不感兴趣呢。而且缅甸旁边还有一个同样出产蓝宝石的地方——斯里兰卡,不过那里正好位于印度次大陆的角上,离缅甸远了点,倒是距离喀拉拉邦不远,有拉玛瓦尔玛在,斯里兰卡的蓝宝石倒是帮亨利收购了不少,——缅甸只有亨利自己来了。

莫谷的红蓝宝石生产是管理的很严格的,所有进去出来的工人都必须进行严格的搜身检查,毕竟红蓝宝石的价格就在那里摆着,只要能带出去一颗,就够普通缅甸人生活十几年了,所以为了钱财,从来都有人干冒奇险的。

不过这种规矩,对于亨利这种开着飞机过来的权贵是屁用没有,人家还会贪图你一颗半颗宝石吗?

对于这些矿主来说,如果亨利等人能够自己捡到一颗宝石,那就是自己可以利用进行宣传的大事,看看贵人的运气多么好,随便走走就能发现一块优质的宝石——即使是品质不佳的宝石,也要换成最好的!这才是会做生意的人!

不过,亨利到矿区里走一走是可以的,但进采矿点...就算了吧。

那种人工挖掘出来的矿井和巷道,狭窄污浊,尽管用粗大的原木做了支撑,但谁敢保证安全?但是参观一下矿主的收藏室则是没有问题的。估计每年开采出来品相最好的红蓝宝石,都会被矿主收藏起来,品相略差的宝石就是平时出手进行上规模的交易,而品相最好的则待价而沽,目标就是自己这种上流社会的权贵,所以去收藏室肯定会大有收获,不过也会肉痛罢了。

果然,看到亨利对巷道的环境敬而远之,矿主也没有介绍,直接把亨利一行人带到了收藏室。那里是整个矿区防守最严密的地点,各种或明或暗的警卫不下几十人,而且还在最显著的两个地方架设了重机qiā

g,两挺一战时期德国使用的mg08马克沁7.92mm重机qiā

g,在收藏室的防卫上形成了交叉火力。几个哨兵看着收藏室前方的道路,目光炯炯,十分警惕。

矿主不是缅甸人,是一个英国白人,但应该带有一丝北印度贵族的混血,皮肤比较黑——和在热带生活时被太阳晒得黑色不同。所以,来之前就知道这个矿主一些身份、底细的亨利自然就不会在乎矿场的武力。

再说,以亨利的为人,向来都是被无数人关注着自身的安全,就算亨利自己微服私行都不可能,身边不跟上几个警卫,出去,想都别想,就更不用说到缅甸这种政府约束管制能力低下的殖民地了。只要亨利没有在第一波袭击中发生意外,凭借身边的警卫,支撑十几二十分钟,就能得到布置在矿区之外的大队安保人员的接应支援。

要知道,亨利坐水上飞机从琣斯赶回马尼拉,就已经被霍尔姆斯埋怨了整整一天的。

所以等亨利再次乘飞机来到曼德勒,亚历山大公司在缅甸的人手,至少有五百多人就已经集中到了这里,这还是必须要保持其他地方最低安保级别,不然估计一千多人都能赶到曼德勒。

矿主的藏宝室真是名不虚传,打开厚达一英尺的钢铁大门,里面还有一道岗哨,一挺和外边布置的一模一样的mg08重机qiā

g的qiā

g口正对着大门,不仅如此,那挺机qiā

g还带有一面厚厚的机qiā

g盾,只留下一道十厘米宽的缝隙供射手观察。

在这挺机qiā

g瞄准的大门后,还有另一个哨位,这是用来盘查进来的人的。

矿主说到:“亨利先生,这里,”说着用手比划了一下莫谷,“很不安全,到处都是随时可能铤而走险的缅甸人,除了我这个矿因为守卫比较多之外,其他守卫少的矿都曾经有过被矿工或者强盗抢劫的经历。不得不防啊。这里,如果不是我本人,或者拿着我的信物,进来就会被机qiā

g干掉,没办法,这里存放的宝石价值实在是太高了。”

紧靠着机qiā

g位置的,是另一道厚厚的钢铁大门,钥匙就掌握在矿主和第二道机qiā

g哨位手里,只有两个人同时开启大门上的锁,才能打开大门。——这些都是对付土匪或者强盗的,对付军队就算了。没有一个矿主是能对付得了正规军队的——至少人家有大炮!

进了第二道铁门,才是真正存放宝石的仓库,这里边没有一扇窗户,只有一道大铁门通向外部。为了显示诚意,矿主没有让人把第二道铁门关上,并亲自拉开电灯,陪在亨利身边,为亨利介绍那些摆放在货架上的宝石原石,以及少量经过打磨的半成品宝石,这些宝石里有色泽最好的鸽血红和皇家蓝。

即使在有些昏暗的白炽灯的照明下,这些宝石依然闪烁着迷人的光彩,真是让人垂涎万分。

“亨特先生,我就不挑选了。还是请您为我介绍一些您觉得表现最好的宝石吧。放心,钱不是问题。”

“好的,亨利先生。我们先说价格吧,国际市场上最好的鸽血红大概是六百美元一克拉,皇家蓝七百美元,你到这哦这里来直接选,我给您打对折,不管是红宝石还是蓝宝石,都是三百美元,您看可以吗?另外,我还希望您能让我雇佣一支安保小队,帮我护送这些宝石到英国的通道,可以吗?”

“价格可以,雇佣安保也没有问题,不过,安保队员的出外勤补贴和战斗津贴有你支付。”亨利看了一眼,没有别人跟进来,只有自己和矿主,压得了声音说:“你要知道一点,佣兵就是用钱堆的,如果你给他们发放战斗津贴,他们会更积极主动的完成任务,而不会在遇到他们感觉无法抵抗的情况,放弃雇主任务的。”

亨利看着惊讶的亨特,耸耸肩,“你知道,各**队都会有相应的条例,遇到类似情况,军队都是可以投降的,我的安保队员也不例外。但是,如果给他们额外的钱,说不定可以爆发出空前的力量呢。”

亨特一想,亨利先生说的也对,如果遇到前进一步必死的局面,自己也会投降的,保住小命比什么都重要,自己不能要求别人做的更多,即使是自己花钱雇佣的佣兵。

“好吧,先生。我想我们合作愉快。”亨特想通的很快,马上就伸出了右手,两个人重重一握。

挑选宝石和原石,亨特这个矿主可比亨利要高明多了,因为亨特自己就是毕业于剑桥的地理学专业,并且因为个人兴趣和家业,对宝石类矿石的研究更加深入,更是在剑桥获得了博士学位。

可是看看现在的亨特,那里还有剑桥博士的风采,眼角血丝不散,头发打卷,一副狼狈的样子。这说明,亨特这个矿的环境的确不好,周围觊觎这里的势力太多了,时时刻刻处于紧张中。

不过,这现在可不是亨利的事,只有自己在菲律宾训练的滇军第二、第三批完成,能够集结起至少一千人以上的兵力,亨利才会会同印度总督一起看展缅甸地区的剿匪事宜,按时间算,至少还要等一年的时间。

从亨特的矿区出来,亨利还在感叹,越是在贫穷的国家开采昂贵的宝石,就越是危险,到处都是不怀好意的眼睛,到处都是想要伸手分一杯羹的权贵,如果势力小一点,背后权势不够大,迟早面临巨鳄大饕的吞噬。

想一想后世的那些血腥钻石吧,尽管有世界上无数人的谴责,可是那又怎样?如果不是戴比尔斯和他后边的利益集团大肆宣传,有谁会注意到?还有俄罗斯的钻石矿,那才是对戴比尔斯沉重一击的来源!因为,那是俄国!五大常任理事国之一,拥有巨量核武器的存在。在强大的国家武装力量的面前,戴比尔斯也不过就是一只蝼蚁!

有亨特珠玉在前,就让亨利更加地坚定了自己建设强大家族的决心,有强大的美利坚在前边遮风挡雨,鲍尔默家才会过得更好。

从亨特这里拿到了红蓝宝石各五十块,最小的都有鸽子蛋大小,总共两千多克拉,七百万美元,不过亨特表示不需要亨利立即付款,在一年内支付即可,就算是为了亨利痛快地答应雇佣亚历山大公司的人员的报酬。

亨利这趟到缅甸来,实际就是一路的“花,花,花”,不仅会在莫谷购买大量的红蓝宝石,还会到密支那再挑选一批翡翠原石,不过此时的翡翠比红蓝宝差了不是一个级别,而且可以选择的原石数量也多的太多。

艾丽丝和香奈儿合作的第一套翡翠首饰已经拍卖成功了。,卖出了两百三十万美元的高价,如果换到后世就是至少两千万美元。随着这套首饰的拍卖,翡翠这种原来并不出名的宝石,也开始在美国的上流社会中有了一定的名头和影响力,有不少的贵妇和名媛都对这个新出现的祖母绿色是新宝石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和喜爱,就连华夏的老式翡翠首饰都价格上涨了不少——即使那些首饰看起来没有拍卖的这套款式时尚精美、颜色靓丽。

至少在拍卖之外,从艾丽丝和香奈儿手里流出去不小十套经过精心设计的首饰套装——不是纯翡翠饰品,都是有钻石或者其他名贵宝石或者贵金属做配石的,香奈儿和艾丽丝毕竟不是华夏人,审美观还是要符合欧美国家上流社会的眼光的。即使是属于私下交易,这些首饰的成交价格也都并不低,最低一套成交价也在百万美元,这让艾丽丝特地要求亨利专门绕道密支那去在选一批原石回去——赌石,赌石,不是所有的原石解开后质量都是顶尖的。

妻子的吩咐,亨利是必须要实现的,再说,这可是难得的时间段,还没有几个欧美国家的上流社会成员认识这东西是什么品种以及它的产地在哪里,如果搞清楚了,原石的价格必定会上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