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菲律宾的雇佣兵23

如果联想到美国国内对华人的歧视,伯恩哈德觉得,华人要比很多拉丁裔移民和黑人要强的太多了!伯恩哈德对那些只知道索取而不愿付出的人,一样是非常厌恶的。

“好吧,孙。你说服我了。但是你要注意一点。公司给你们的工钱,并不是你们让妻子和孩子过来干活的理由。你记住,我们的关系是雇佣,就是一种公平的交换。这个不是有你们华人来认定的,而是亚历山大公司的一贯标准。所以,你们没有必要这样做!这是第一。第二,如果你们愿意让妻子和孩子来干活,一样要听从公司的安排,同样,公司会给他们按照具体工作付给工钱。这是不容拒绝的。”

伯恩哈德站起身,拍拍孙裕鑫的肩头,“孙,你是个有知识的人,总不能让你们给公司白干活,而公司不付出任何代价吧?你们华夏有一句话,叫做,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你也不希望遇到一个不讲慈善的公司吧?”

“谢谢斯蒂芬斯先生,也谢谢亚历山大公司。我,我,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谢谢您了。”

不得不承认,亨利对安保公司的员工强调过的语言学习问题,让亨利的员工们基本上可以不担心在世界各地的任务执行——世界上最主要的语言:英语是美国人的母语;法语也有大量的人会{路易斯安娜州就是从法国购买的};德国移民的数量一点不少~~亨利自己就是德国移民后裔;而佛罗里达州和更是当年西班牙的殖民地,亨利的彩虹城堡就是典型的西班牙风格;还有俄语,自从俄国发生了十月革命,就有大量的白俄破落贵族和旧军官移民到美国;另外就是在美国社会独树一帜的犹太人......

可以说,美国这个移民国家是名副其实,国民来自全世界各国、各地,欧洲的、亚洲的、非洲的,还有南北美洲的原住民,可以找到任何语言的使用者,对于语言的学习,安保公司的雇员们足不出户就可以学到任何他们想学的语言——亨利为掌握除母语之外的其他语言提供了奖金,而且,掌握的语言越多,工资级别和职务可能提升的越快,这也极大地调动了雇员们学习语言的热情。

至于汉语,由于司徒和他的致公堂主要是来自于广东、福建一带的移民,所以教授的汉语普遍带有南方口音,并不是现在华夏中央政府——北洋政府使用的北方腔,而广东话倒是这些雇员们掌握最好的,倒是让亨利有点哭笑不得,要知道亨利的前世可是来自华夏北方的中心——帝都啊。

所以伯恩哈德能够和孙裕鑫正常的交流,不使用翻译,不过,云南官话和伯恩哈德学习的广东腔官话还是有很多细致的地方不一样的,伯恩哈德也是在云南生活了不少时间后才适应。当然,这也多亏了唐继尧和他的手下在于伯恩哈德交流的时候,尽量捋直了舌头说话的结果。

人和人之间的好感是怎么建立的?还不是从互相开始迁就开始的。当然喽,在华夏,白人,特别是有钱的白人会更受迁就,而有钱更有势力的白人、特别是列强中的领头羊就更受尊敬——即使是土匪强盗,最多就是勒索了事,不敢真的伤害任何一个洋人!即使如此,如果真有土匪强盗抢劫了洋人,那也会是比较轰动的事件,会导致当地政府和军队的疯狂清剿。——强盗们可不会干这种只图一时的买卖。

所以,在这条滇缅公路和铁路施工现场的众多美国来的工程师也好,工人也好,保安也好,是安全的很。

华夏的土匪和强盗往往并不是真的像文学作品里的那样轴,只会抢qiā

g抢,他们更多的会是当地的一方势力,和山下的各家富户、地主,还有城里的豪绅、富商都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一般的双方属于合作关系,一方提供钱财,一方负责自己势力范围内的安全。

滇缅公路和铁路的修筑,具有什么样的意义,不用有人专门给这些各占山头的势力讲,他们也明白会给他们带来什么样的好处。

就在滇缅公路和铁路勘察阶段,就已经有各个山头的代表找到了地方政府,详细了解施工的全部条件,甚至直接找到伯恩哈德,要求参与工程的安保事宜。不过,伯恩哈德拒绝了他们,只答应让他们负责工程wàiwéi的安保事项,理由就是,工程施工的安保包涵了很多技术上的要求,不仅是防范有人干扰的问题,比如,如果进行山体的bàopò,就需要有专业技术能力,能估算bàozhà威力影响范围,这是华夏人没有掌握的技术,存在巨大的危险性。

亚历山大公司的解释,让各家山头也为之动容,人家并不是贪图利益,而是实实在在地出于实际考虑,根本不存在什么歧视不歧视的问题——亚历山大公司表示,各家山头可以派人来学!甚至可以为他们提供全套的军事训练课程!

这下了不得了,这时代的很多山头山寨实际上都是披着两层皮,一层是强盗,一层是民团,看情况披哪种,你官面来,我就是民团,你来暗的手段,我就是强盗......不过即使是民团,也没有多少受过正规军事训练的合格军官,民团士兵也最多就是背上一杆步qiā

g了事,打不打得准天知道。

再说,就是有军校毕业的军官就行了吗?要知道从前朝开始,华夏建立的军校不少,但水平呢?前朝开始建立军校是聘请的就是德国和日本的教官,使用的也是德国的军事教材{日本陆军学习的是德国,海军学习的是英国},而华夏其他省各自建立的军校基本沿袭的也是保定军校的教材或者说教学方式,即使明年民红合作建立的黄埔军校也使用了大量的保定毕业的军官作为教官,一样并未完全脱离二十多年前的巢臼。

受到过正规军事教育的人都清楚,军事理论、战术战役乃至战略思想都是在不断进步发展的,有时候一种新技术的应用,就会改写整个军事战争历史,让社会发展走向另一个方向,所以,军事教育也一样要与时俱进,时刻盯准技术前沿。但华夏不同,华夏现在依然属于半封闭的社会,对外军事交流基本没有,对外部的了解也往往因为国内军阀混战而无法开展,军事教育就更显落后。

有人说,当年蔡锷等人号称民国三杰,其中的蒋百里更是被誉为民党第一军事家,提出的《国防论》更是民党抗战的指导性纲领性文件,怎么还能说民国的军事教育落后呢?需要说明的是,第一,蒋百里先生的《国防论》是在先生去德国等欧美国家考察后的著作,可以说是接受了德国很多最新的军事理论后的结果;第二,军事理论是军事理论,还有一个实际教学问题,军队将领们同样要接受这种理论的指导,改变自己习惯的指挥思路,这,并不容易;第三,还有战术问题以及战斗技术、配合等问题,这都属于军事教育范畴。

华夏红军为什么从创立就开始越打越强?最后,还能在朝鲜把联合**也揍得不轻?还不是不断总结、不断改进!洪学智将军访美时,在西点军校回答西点学生的问题,他说道:华夏军队的后勤是美国帮助建设起来的——很幽默的告诉西点的学生——抗美援朝时期,美军对华夏志愿军后勤通道的打击,是华夏军队学会建立现代化后勤体系的老师。

所以,亨利才指示伯恩哈德可以让云南地方势力参与滇缅路的建设,还可以为地方民团提供军事训练——华夏军人是最好的军人!这一点,亨利毋庸置疑。

让这些地方势力参与建设,以及训练民团,有一个最大的好处,就是和云南地方势力建立了非常紧密的合作关系,和普通民众之间的融洽交往,更是得到了普通民众的信任和感激,如果有什么人散步对亚历山大公司不利的言论,不出一两天,就会被当地民众自发的打压下去,造谣、传谣的人甚至会被送到公司,任公司处置。

云南地方民众的所作所为,让亚历山大公司不经意之间就掌握了云南的大量外国间谍网络,只要愿意,亚历山大公司可以在一天之内让他们消失干净。而这些间谍里还是以日本人居多,少部分是英法两国收买的当地人。

伯恩哈德对这种事也算是习以为常了,对于英法两国收买的人,伯恩哈德干脆就上门拜访,既然你已经被收买了,那么就继续做间谍,多服务一个主人、多收一份钱,不是更好?对于日本间谍和被日本收买的当地人,伯恩哈德是请和自家公司亲近的当地人严密监视,不去干扰,只摸清和间谍联系的人就好,现在是时间未到,不是清理日本间谍的时候。

可以说,亚历山大公司基本掌握了滇缅路一线的风吹草动,什么都瞒不过公司无意中建立的庞大人脉网络。用毛大帅的话讲,就是人民战争的海洋。

于此同时开展的还有对瑞丽、芒市、盈江和保山地区的民团、保安团的基本军事训练,由亚历山大公司提供教官和步兵装备,地方上提供粮食和军饷,这种合作式的训练已经进行到第三期了,就连担任滇军第五军军长一职的龙云都十分重视。

同样现在已经离职的前滇军宪兵司令官的朱玉阶将军也曾多次到滇南视察地方民团、保安团的训练情况,那是伯恩哈德和朱玉阶将军第一次接触。但仅仅是第一次接触,伯恩哈德就对这位仿佛农民一样的滇军高级将领产生了好感。

伯恩哈德也是农民出身,然后参加军队,并在随亨利参加古巴战争时得到了亨利的提携,最终到亚历山大公司任职,属于亚历山大公司第一次大规模扩张开始时期的元老。

而朱将军是出生于四川一个农民家庭,也是先是农民,而后考进的云南讲武堂开始从军的。两个人有着共同的出身——即使一个是美国的农场主家庭,一个是佃农家庭,也有着共同的起家路线——由军校到军队,还一样是凭借自己的努力,一刀一qiā

g打出今天的成就,于是顺理成章地就成为了知交好友。

当朱将军在云南接触到了从北京和上海传播到云南的gò

gchǎ

主义学说《资本论》后,逐渐接受了马克思主义,为此和伯恩哈德还进行了争论,虽然没有能在争论中说服伯恩哈德,但也解决不了伯恩哈德的问题,这一度让朱将军感到困惑——资本主义国家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没有见过又怎么能有发言权呢?于是接受了伯恩哈德和其他朋友的建议:出国!去亲眼看看老牌的资本主义国家是一个什么样子!而马克思的祖国,就成了朱将军的首选目的地。

哥根廷大学因为他开放的自由的风气,以及科学探索精神声蛮欧洲,所以成了伯恩哈德为朱玉阶将军推荐的留学首选,在这里,朱将军可以最方便的了解欧洲的哲学和社会学的各种理论和发展。而朱将军也愉快地接受了伯恩哈德的推荐。就在1922年8月,朱将军辞去了在滇军中的一切职务,不远万里地去往欧洲,开始了探索真理的道路。这一去,和伯恩哈德再见面的时候,就已经是十几年之后了。

伯恩哈德和龙云的交往是从亚历山大公司招收滇军老兵开始的,即使龙云也曾经多次考察滇南的民团、保安团的训练,但两人没有机会见面,直到龙云在送龙福生等人参加公司开始,才第一次见到伯恩哈德。

当时龙云的母亲刚刚去世{1923年1月},伯恩哈德还特地登门祭奠。也就是在那个场合,开始了龙云和伯恩哈德的合作。后来,唐继尧再次主政云南,龙云被任命为第三军军长,就开始从亚历山大公司引进美**事教官,帮助龙云训练军队,结果还引起了唐继尧的防范之心,龙云也因此被唐继尧从昆明打发走。,到了滇东,改任第五军军长,也就是亨利刚到西澳的考察铁矿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