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菲律宾的雇佣兵25

捋清楚了在缅甸北部和滇缅边境的设想,亨利开始向滇南进发了。

这一站是南坎和瑞丽。

南坎此时还是华夏国土,三面被缅甸包围,一面是河的孤岛,但地处进入瑞丽小谷地的必经之之路,所以依然是很繁华的所在。这是一座街巷整齐,房屋院落错落有致的精致的古城小镇,不仅土地肥美,气候宜人,物产丰富,风光旖旎,还有一泓温泉,可供人疗养;而且处处是佛寺、金塔,绿树掩映之间,尽显悠闲人生。

这里的地势和精致的建筑群落,势必不能在镇内修筑钢筋混凝土结构的工事,那样会毁了这座小镇的风光——即使可能遭遇日寇的狂轰滥炸,但不管是亨利还是滇南政府都觉得,还是在镇外的入山路口处建设新的建筑比较合适。

所以亨利以仓库等建筑名义建设的防御工事,就建在了自南坎过来的山道口之处。

南坎设置的防御阵地,一个是面向山道,另一个是在山道之下深挖地洞坑道,目的就是万一前方两处防御要地都被日军攻克,那么就可以在南坎至兴威的公路上进行bàopò,截断山道,迟滞日军的行军、进攻速度。甚至可以放过一部日军之后再进行bàopò,吃掉冒进的日军一部,并为后续增援阻击的民党军提供时间。

在缅甸这种山道进行bàopò,不仅是破坏公路的完整,还会同时bàopò山道两侧的山体,形成多处山体崩塌,彻底切断日军进攻的道路。

对于山体崩塌形成的乱石堆积,别说这个时代没有好办法迅速解决,就是再过八十年也是一样的。没有别的,对于bàopò形成的堆积,是不可能继续进行bàopò清除的,那样只会造成山体的进一步崩塌,堆积只会增加而不会减少,而且即使清除了这一次的坍塌物,山体被多次bàopò松动,也随时会发生再次坍塌的可能,到时候跟进的部队和物资都会处于危险之中。

所以,面对类似的情况,日军要想继续进攻,就必须依靠人力清除,那时间可就不知道要用多长了。

还有一点是最关键的,就是这一处你清除了,可能过不了多远,就会发现还有一处,即使清除了所有的崩坍点,还可能存在没有被发现的zhàyào埋放处,华军随时可以再次引爆!要是华军在日军向前方补充dà

yào的关键时间和地点,来了这么一下,估计那些进入滇南的日军都会成为华夏军队盘子里的菜啦!

此外,腊戍和兴威都是亨利设计的坚固设防的重要防御点,如果日军攻占之后,应当已经付出惨重的代价,面对自兴威至南坎公路上的节节设防,步步为营的民党军或者就是纯粹的誓死保家卫国的滇军,还有没有继续进攻的勇气,呵呵,还是另一番事情。

总之,亨利在滇缅路滇缅边境一线的设想就是凭借坚固的工事,不断地给日军放血、放血、再放血,直到日军虚弱之后,再从容发起fǎ

g,一举在缅北的配合下将日军赶出缅甸,从而彻底稳定住印度这个大后方,为中东的英军输血。

同样,只要完据缅甸,美军就可以以缅甸为基地,向南直下大马和新加坡、印尼,向东可以透过泰国直接切断越南,封锁南华夏海这条关键的运输通道;同时攻占越南还可以顺华夏海岸北上,直扑湾湾,占据最重要的轰炸日本本土的基地——台北到东京的距离是两千公里!完全在b29的轰炸半径之内!而b29的轰炸半径是接近三千公里!

以华夏沿海为基地进攻湾湾,几乎不用考虑日本海军的作用,因为台湾海峡最窄处是两百多公里,最宽处也不过四百公里,根本就没有日本海军的作战空间,如果日本海军敢于在湾湾外海增援,等待他们的就是美军的无数航母,走海峡,那么他们就是路基飞机把玩的玩具,而湾湾岛屿上的日军,面对铺天盖地的轰炸机以及美军可能执行的空降任务,等待他们就会只有灭亡——这里毕竟是华夏领土,岛上会有民党的潜伏人员,也会有依旧爱国的华人为美军和登陆部队的民党军带路,日军就是想藏起来,都是不可能的!

要想前方打得好,就必须要有一个准备良好的后勤和后方基地,南坎和瑞丽就是紧接着前方的第一后方基地,同样是不能有失的。

同样为了打造这个战略性的后方基地,亨利是准备在云南平静下来后,向这里提供投资,建设包括工矿企业在内的专业学校和医院等设施,当然还有一项很重要的生产企业,就是——医疗药品的生产厂。

任何战争,最能令士兵丧失继续战斗勇气的,不是阵亡,而是受伤!根据不正规的统计,华夏八年抗战中阵亡的数字中有一半是因伤阵亡,原因基本上都是伤口化脓发炎、破伤风!

而华夏救治伤员所需要的西药,基本靠进口,抗战后期,一支盘尼西林{十万单位青霉素}就能卖四块大洋,最高时卖到一两黄金五只盘尼西林的恐怖价格。如此可见战争时期,华夏是多么缺乏医疗药品和器材。

到时候,亨利建立的医药厂必然就会成为军队方面的救命稻草。要知道,抗战初期,华夏军队损失了大量的有经验的老兵,知道抗战后期日军的主要精力被美军牵制在太平洋上,才使得民党和红党有时间加强整训,提高士兵的战斗素养,才能打赢了fǎ

g缅甸的战役,即使民党军依然伤亡惨重,但胜利就是胜利,这一点不容否认。

瑞丽这里与南坎隔河相对,一样属于山谷河流之间的河谷平原,地势比较平坦以背后的山区为分割,形成两条古商道,靠东侧的山谷通道通往芒市,西侧的山谷通道通往盈江、腾冲,最后两条古道在保山汇合,汇合点就是怒江上的通惠桥。

要是想在瑞丽设立医药厂,就必须建设在瑞丽北部的山区,只有那里才有条件防空、反谍。只要腊戍和兴威那里负责开挖山体的施工队伍完成工程,就可以到瑞丽开山凿石了。

其实在瑞丽建厂的好处还有一点,就是这里距离缅甸很近,随时可以在战前的和平时期得到英缅政府的呼应,赶走那些民党内部觊觎的目光!再有,只要控制了保山,云南方向过来的任何人就都在亚历山大公司的控制之下,可以将危险消灭于萌芽状态!

在保山到瑞丽的近两百五十公里的路上,处处都会有亚历山大公司的目光,那些心怀鬼胎者,估计连瑞丽都到不了,就会从山崖上跌落谷底的。

所以,只要掐住两头——腊戍和保山,中间的瑞丽、南坎就是亨利在云南建立各种工业的最好地点,至于是否或污染环境?只要能打赢战争,别说污染了瑞丽,就是把云南全境都污染了,估计云南人民还会大声叫好呢。

瑞丽虽然没有军火生产必须的钢铁,但缅甸有啊,亨利完全可以陆续从缅甸囤积,而且,瑞丽那里还有一条江水,瑞丽江。在瑞丽江的上游,完全可以建设一座水电站用于发电,供给钢铁冶炼使用——这里的冶炼只会使用粗钢,而冶炼出来的成品供生产qiā

g械和dà

yào使用。

比如,主料制造qiā

g炮的qiā

g管和炮管,切削下来的钢屑和铁屑则是制造榴弹、地雷的最好原料,只要经过低温铸造就可以爆发强大的杀伤效果。而医药厂也完全可以用掏空的山体来安置,不仅安全,还能够隐蔽,而出山就是瑞丽小平原,交通便利,可以把药品和dà

yào、qiā

g炮迅速送到前线,给战士们提供补给。

所以在瑞丽和南坎,亨利并没有打算建设多少防御用的钢筋混凝土大楼、仓库,而是尽量离开市镇建立迟滞性的防御工事,而各种工厂也都建立在山区,易守难攻的地方,还要设置最终的破坏装置,一方万一。

在瑞丽和南坎,亨利只停留了一天,安排伯恩哈德派人在瑞丽以北的山区寻找适合的工厂厂址,随后,就在伯恩哈德带领下北上芒市直趋保山。

进入保山县城之前,惠通桥是必经之路。此时的惠通桥还是一条仅供骡马通行的小型铁索式吊桥,是近半个世纪前修造的,名叫腊勐桥。{惠通桥这个名字是1935年建造的新桥使用的名称,但这个名字是最令人熟悉的,就没有改,直接使用了。}

原时空,这里是在928年才开始设计新桥,到1935年是在缅甸华侨梁金山先生捐助下完成。不过,如今梁金山已经成了亨利在缅甸合作招募建筑、修路工人的合作者,惠通桥的建设也已经提上了日程。至少,在亨利开始布局滇缅开始的两年时间里,新桥的选址测绘已经完成,正式进入了建造阶段,预计用两年的时间完成这一钢索斜拉大桥的建造,标准是可以供两辆美制军用卡车同时通行,而桥面也不会使用软式钢索桥面,而是会使用全钢制的硬质桥面,增加惠通桥的通过性能。

但现在,亨利还得下车步行通过这座时不时会被雨季淹没的桥面的老桥,也就是有这座桥的通行问题存在,才是滇缅公路腾冲到保山段进度缓慢的原因之一。也是亨利下决心一定要提前建好这座桥的原因。不然,辛辛苦苦在云南建设的成果不能出口换回必要的发展资金,岂不是亏本。要记住,这一年刚到1923年年尾,距离美国参加二战还有十八年呢——谁受得了连亏十八年嘞?!只有国家了吧?亨利可是私人资本呐!

而云南还有一个令亨利关注的人或者是这个人和他的药,——外用伤药!

————百宝丹和曲焕章。

曲焕章是彝族人,生于江川县,师从武当姚洪钧,1914年研制出了曲式白药,1916年获得云南省警察厅卫生所检验合格,列为优等。从此开始公开出售。直到1923年唐继尧复政云南,给曲焕章题词,才开始名传西南。

而伯恩哈德早在1921年就开始接触曲焕章,想要与之合作,共同开设工厂、大规模生产。但始终被曲焕章拒绝,弄得伯恩哈德是恼火之极,但又无法可想,因为伯恩哈德知道亨利对这类搞科研和搞医学的人是什么态度,所以,最终还是以强迫的方式,让曲焕章接受了伯恩哈德帮忙购买的临街铺面,开设了伤科门诊。不过,开设工厂一事,不知道是伯恩哈德提出的条件太好,反而让曲焕章心存顾忌,还是因为伯恩哈德是美国人,曲焕章不想让秘方外流,总之,曲焕章始终没有统一伯恩哈德的建议——工厂没开起来。

伯恩哈德出马失败,就只有请来自己的老板出马了,看看老兵能不能搞定这个温和而执拗的中年人。顺便提一句,曲焕章和亨利同岁,都是1880年出生的。

过保山、大理、楚雄,之后才是昆明。等亨利来到昆明时,已经是1924年了。马上还有二十多天就是亨利四十四岁的生日了!不知道亨利今年的生日会在哪里度过?

此时正在昆明的唐继尧正在期待亨利的到访。两人是闻名已久,但还未见过真容,以前都是通过司徒以及司徒的门生、或者是亨利安保公司的派出人员接触,见面这还是第一次。对于亨利给予的军事支持、经济支持、教育支持,唐继尧都是十分感激的。尤其是司徒专程回到华夏,邀请他和广东陈炯明两人参加明年在旧金山举办的华人恳亲大会,更是透露了亨利对华人的友善,以及亨利提出的发展华夏西南的规划,更是令唐继尧对亨利好感更深。

不管亨利是什么目的,只要亨利不会对华夏、对他唐某本人有什么坏心思,不就是挣钱吗?尽管挣,反正不仅他唐某能收到税金,民间也能得到实利,没什么不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