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盟友

短短几句话的功夫,一笔战争部采购就定了下来,而亨利设计的第二阶段步兵进攻防御战术中的机qiā

g火力演示还没进行呢。真是朝里有人好赚钱,估计这是亨利和肖恩都想不到的。给亨利说好话的是战争部负责采购的将军叫皮克斯.杜拉斯,出生于阿肯色州,家里的农场就在鲍尔默家旁边。不过因为鲍尔默家一直以来的低调作风,这个位于阿肯色的庄园彼得很少去,主要是由戴维管理,因为主要是以棉花为主,所以尽管低调,这个庄园和杜拉斯家的庄园还是相距有十几英里,所以并不是有很多人知道杜拉斯家和鲍尔默家的关系良好。皮克斯杜拉斯为亨利说起话来一点也不担心有什么人说闲话,再说,战争部的采购什么时候不讲人情世故了?如果不讲人情,那就讲钱吧!不然以联邦军队将领们那可怜的收入,呵呵......

虽然战争部的将军们已经基本同意采购了,但下一阶段的演示还是要继续下去的,面子功夫做全套,不能让人在其中挑刺儿。

亨利设计的步兵连进攻战术是以近四十年后德军的步兵战术为标杆设计的,即是以轻机qiā

g为班组核心,崇尚机qiā

g压制,步兵进攻,辅以shǒuliúdà

的模式。不过因为引信的技术问题,现在演示部队的shǒuliúdà

使用的是木柄shǒuliúdà

,使用拉发式导火索,延迟时间不够稳定,虽然亨利以及委托爹地与杜邦先生合作研发适用引信和新的安全zhàyào,但一种新的引信和zhàyào的研究可不是短时间就可以完成的,而亨利又不敢高举自己的金手指,不然亨利还不让人给切片喽。所以新的shǒuliúdà

暂时还是等待中。

不得不说的是,二战时期的德军把步兵班组战术演绎得淋漓尽致,亨利这里虽然用的不是mg34或者mg42,但使用弹匣和弹鼓的勃朗宁轻机qiā

g除了射速不如前者外,其他是一点儿也不差的。当然,因为历史上勃朗宁生产的轻机qiā

g实际上应该被称为自动步qiā

g,经常被大兵们吐槽,什么无法更换qiā

g管啊;什么qiā

g管冷却差,打一会儿就得歇一会儿啊;换弹匣还得直起腰啊什么的,亨利干脆窃取了捷克的Zb26的设计,反正现在才是20世纪初,真实历史上Zb26是1923年才开始研制的,在这个时代,谁敢说不是我亨利设计的呢,于是亨利把Zb26命名为hb1902,h是亨利,b是鲍尔默,1902代表第一批次生产年限。粗粗一看,亨利已经美军很多装备改得面目全非了。如果这次战争部下达了大批量采购,那么原本历史上美军1917年才开始向勃朗宁采购勃朗宁1917式重机qiā

g的历史被改变了,这是其一;其二,原本历史上被缩写为baR的勃朗宁自动步qiā

g/轻机qiā

g也被Zb26——现在是hb1902替代了,还有如果今年也就是1903年shǒuliúdà

新引信研制成功,原本历史上1904年才开始重新在大规模作战中应用装备的shǒuliúdà

也将提前在美军中装备;还有弹匣、弹鼓、金属弹链......

亨利这只小蝴蝶开始掀起暴风了!虽然现在还是刚刚起于青萍之末,但总有一天会掀起滔天大浪!

与此同时,亨利还正在乘坐火车,再一次开启横跨美国的旅行,第一站,旧金山。目标:旧金山洪门致公堂。目的:为服装厂走私人口。

旧金山的洪门,是北美华人从太平洋铁路完工后由于排华情绪上涨而开始自发的组织起来自保的组织,由于清政府不把海外华人当做子民,这些海外游子就直接打起了洪门的招牌,在加州两个主要城市旧金山和洛杉矶以及加拿大设立了分支,旧金山则是主要力量所在,时任总堂主的是黄三德先生,其后司徒美堂先生成立的致公堂更是广为人知,最为后世津津乐道的是后世连任四届总统的富兰克林罗斯福还曾担任过致公堂的法律顾问,在华人中传为美谈。而这位司徒大佬更是曾经站在共和国成立的开国大典的城楼上,全程参与了这一伟大历史事件。

现在,别的不说。亨利站在洪门致公堂所在的唐人街牌坊下,看着这高大的牌坊,心里也是感慨不已,重生二十多年来,始终往来于伊利诺伊、纽约、华盛顿之间,即使纽约也有华人聚集,但是自己可没有那么多时间四处去转转,基本上不是在军校就是在华盛顿的战争部,今天看到这个牌坊不由得一阵亲切。

许是亨利看着牌坊的时间太长,从牌坊后走出几个穿着对襟小打扮的青年汉子。“这位先生,”话未出口先作揖,来人很是客气,估计是看到亨利衣着不凡,不敢轻易招惹,《排华法案》让旅居北美的华人十分紧张,“您是有什么事情吗?”实话说,来人一口的潮汕味的英语,让亨利听起来有些吃力。亨利也是很客气,今天亨利是来办事的,有求于人嘛。首先要自报家门:“我是来自帕纳溪谷鲍尔默家的亨利,亨利.鲍尔默。有一些事情求见司徒先生,不知道这位先生能否为我通报一下?”虽然现在美国排华情绪严重,但大佬毕竟是大佬,司徒先生还真不是随便什么人想见就见的。即使这位大佬仅仅比亨利年长了一轮,而且此时的司徒刚刚回到旧金山参加洪门大会,,还没有后来一言九鼎的社会地位,但因为司徒为人正派、豪爽仗义也拥有一大批拥趸,此时以隐隐有致公堂内第一大派系{安良堂}的雏形了,所以亨利要办的事找司徒应该会比较方便。

果不其然,过来跟亨利打招呼询问的这位还就是司徒的拥趸,一听来人要找自家大哥,立刻就警觉了起来。由于华人此时在北美屡遭白人的打击迫害,此时的华人对白人虽不能说有所仇视,但警觉都是习惯了。“你到底是什么人?找大哥什么事?”“啊,这位先生,不要激动。我是商人,自然是有买卖找司徒先生做啊。”亨利略有悲哀地摇摇头,看来这狗屎的《排华法案》一出,北美华人过得更困难了。精装汉子听了亨利的话,对身旁的其他人说了几句话,亨利听不懂,听口音应该是潮汕的,只见这个汉子转身向唐人街里面一路小跑而去,留下的几个汉子却盯着自己,似乎有点虎视眈眈的味道。

亨利等待的时间并不长,半个小时左右,刚才小跑去找司徒的汉子陪着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壮汉走了过来。这壮汉也是一副短打扮,腰里扎着一副黑色的布质宽腰带,头上带了一顶灰色圆顶小礼帽,一双眼睛分外有神。这就是司徒美堂吗?亨利也暗暗打量来人,龙行虎步,果然如历史书中所说,司徒美堂一身好武艺。双方互相打量了一番,壮汉向亨利伸出右手,“我就是你要找的司徒美堂。请先生随我来,这里不是谈事情的地方。”亨利暗暗竖起大拇指,不愧是后来北美华人的领袖,确有风度。“你好。司徒先生。我这么称呼你没有错吧?我是亨利,亨利鲍尔默。你可以叫我亨利。”面对这位为了华夏崛起不予余力的司徒先生,亨利前世还是非常尊敬的,此时讲话中不自觉的就带上了一丝尊敬的味道。司徒美堂大概是没有想到从一个美国青年的嘴里听到尊敬的味道,也有一瞬间的愣神,但马上就遮掩过去,快的没有让亨利看出来。

简短解说,两人在几个汉子陪同下来到唐人街一处茶楼,很清净雅致的布局让亨利甚感满意。两人分宾主落座,司徒摆手叫过服务生准备一壶绿茶,然后才对亨利说:“慢待了。亨利先生。这会儿您能说出来意了吗?我想不出一个军人找我能有什么事情?”“哈!好眼力。”亨利举起大拇指,好奇的问:“从哪里看出来的?我虽然上了几年军校,但这身衣服可也是手工定制的高档货啊。”“气质,你一身的铁血的味道,再看不出来你的身份就是我眼瞎了。”“好吧,好吧。再次介绍一下我自己,我是亨利鲍尔默,美国联邦陆军上尉,现在在西点军校任教官,负责一只实验性的战斗部队。”亨利用手做了个不要的手势,不等司徒发问继续说:“当然,今天找你有私事也有公事,私事和公事可以一起说一起做。简单的说”,我需要建立一个服装厂,生产新式军服,需要工人,也需要保密。而华人是我认为的最好的工人族群。所以我需要大量的华人为我工作。由于该死的《排华法案》,我无法通过正常的途径得到,因此找你帮我办这些事。我知道你在华人之中的影响力。所以你不要推辞。另外,我需要从今天开始,华人也要高调一些,对于政治积极一些,显示出自己族群的能力和力量,方便我说动家父的朋友们动用他们的力量改变现在的被动。你只要知道,我们有共同的利益就可以了。我需要工人,需要华人给我赚钱,而华人需要有支持自己的政客,推动对华人有利的法律等等,这是对双方都有好处的事情。”正好沏好的绿茶端了上来,亨利也不管茶水烫不烫,一口就把小茶杯里的茶水喝了进去,嗯,幸亏水已经不烫了。“我是军人,不习惯拐弯抹角,目的也很清楚。我想司徒先生能够明白吧?”司徒没想到亨利说出的是这样的原因,一时无法做出决定,“亨利先生,我明白您的意思,这的确是对双方都有好处的事。但您也知道,这种事并不是我一个人能够做主的,我需要和其他管事商量。”“当然,如果你刚刚十分痛快的答应了我,我想我可能就会放弃这次合作了。”亨利很坦白的说出自己的担忧。两个人对视了一会儿,同时伸出右手,“合作愉快。”“司徒先生,我不会在旧金山停留,马上还要回东部。如果华人这边做出决定,您可以到纳帕溪谷的雷顿酒庄找卡尔,他会代我完成后续步骤。因为负责服装厂的虽然是我母亲,但母亲不会长期在这里,所以具体管理工厂的会是卡尔,卡尔.斯内克。去的时候你拿着我的名片就可以了。”说完递给司徒张亨利特别红枫树制作的木质名片,正面只有亨利的名字,背面则是鲍尔默家的徽章:狮鹫与盾和剑。司徒说:“回东部?很巧,过几天我也会回东部。我现在一年有大部分时间在波士顿。如果方便,等你去波士顿的时候,我们还有机会一起吃饭喝茶。”“很荣幸接受您的邀请。到时候我一定不会客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