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菲律宾的雇佣兵28

一个月前,民党刚刚在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上重新解释了孙逸仙的“三mí

zhǔ义”,通过了红党人起草的以反帝反封建为主要内容的宣言,确定了联俄、联红、扶助农工的三大政策,从而把旧三mí

zhǔ义发展为新三mí

zhǔ义,形成了第一次民红合作。

两党的第一次合作,意味着整个华夏的局面将得到彻底的改变。

因为今后大量支撑起民红两党军队的中坚将领,都将在民红合作的黄埔军校学习、毕业,加入军队,英勇作战,他们是打败日本入侵者,取得战争胜利的保证!

而这个决定了未来二十多年战争走向的军校,就将诞生于不久之后的六月份。

当然,现在亨利还是要先去蒙自。

龙云字志舟,从小练武,曾与表弟卢汉、好友邹若衡并称昭通三剑客,颇有侠义心肠,也为人仗义,善交朋友。和伯恩哈德相识也是因为亚历山大公司招收老兵一事。当时龙福生劝解唐继尧,结果给自己带来了麻烦,正好亚历山大公司招收老兵,就求龙云给说情,让唐继尧同意放龙福生离开。

至于为什么龙福生会找龙云帮忙,是因为龙福生也是彝族,是龙云的本家堂兄弟。只不过龙福生先进的军队,在云南巡防营,而龙云则是去了四川,在四川加入的军队;有这层关系,唐继尧也不好跟自己多年的手下较劲,这才让龙福生脱离樊笼。

不过龙云给堂兄讲情一事,却也让唐继尧开始觉得不是所有的手下都和自己一条心了,猜忌从此而生,也奠定了未来唐继尧被手下的四大镇守使逼宫下野一事发生了。

蒙自到师宗县的距离比昆明到师宗县的距离要远,如果亨利和龙云同时出发,先到师宗县的肯定是亨利,而龙云作为地主,是不会让客人等主人的,所以龙云派了人在昆明,时刻注意亨利和唐继尧的谈判。

对于这次的谈判,唐继尧手下的四大镇守使都十分关注,这里边都关系着他们各自的利益。比如,亨利提出的遍练后备役,就关系着他们能掌握的军事实力的强弱;另一件开发矿产的事情,则关系到了他们的腰包能不能鼓起来。

所以,尽管具体谈判的人员都是唐继尧信任的人,但谁都知道这些人里少不了要和几位手握重兵的镇守使联络,所以不仅是龙云,胡若愚等其他三个也对谈判进程一清二楚。

只不过,和龙云不同的是,胡若愚等人没有收到龙云要和亨利会面的情报,也不知道亨利已经和龙云达成了基本的合作意向。

要说胡若愚此人,也是一个心系桑梓、愿意造福家乡的人,也曾修造水利设施,不过此人的结局并不好,为人有些过于江湖义气,曾俘虏龙云而又释放,之后还因受过李德邻的好处,而支持李德邻竞选总统,最后还因抵抗红党统一华夏而被击毙。

所以,亨利是不打算和这样一个运气不好的人合作的。

而龙云、卢汉,这些人都是历经了辛亥革命、军阀混战、国民革命、抗日战争、解放战争而不倒的人物,就是亨利选择的刘湘,也是是留名千古的英雄,未来要合作的常凯申也是一时的豪杰,又怎么看胡若愚这类失败者呢。

三月初,完成了全部谈判内容之后,亨利离开了昆明,谢绝了唐继尧护送的好意,带着自己的卫队经宜良,向师宗县而去。

和龙云的见面是很愉快的。龙云小了亨利四岁,今年刚刚四十岁,正是人生最精彩的时候。尤其是龙云主张建立广泛的兵役制度,很符合亨利的西南四省“后备役”的设想,而整肃军纪,建立纪律严明的职业军队的思想,也很对亨利的胃口。

所以,两个人用了大量的时间来讨论军队的具体运作。亨利还在龙云的陪同下,视察了龙云部下的操练。

不得不承认,龙云部下在操练中显示出来的士兵素质还是很高的,无论是射击还是拼刺,可以说都是非常出色,但龙云的部下和这个时代的华夏军队都存在一个共同的问题,就是受到保定军校的影响,没有学习西方最先进的军事思想,对于进攻和防御战术也没有改进,使用的还是集团冲锋或者是线性防御,在这个大量使用机qiā

g、重炮的时代,有多少军队都填不满伤亡这个大坑。

简单的来说,机qiā

g阵地的设置和使用,现在龙云的部下就是将机qiā

g火力布置在阵地正面,而经过第一次世界大战洗礼的亨利,却知道这种布置方式起不到机qiā

g火力发挥的最大效果,因为研究过具体战例之后,就会发现,机qiā

g正面射击能够控制的只是几个点,而侧射火力却是一条线乃至一个面,也就是说,速射火力最好是布置在阵地侧翼,这样才可以从容发挥速射火力对进攻阵型的压制和杀伤效果。

至于线性防御的最大弱点,就是兵力分散,一点突破则全线动摇,导致整个防御失败;而分散布置的兵力,还会使防御被突破后,无法组织足够的预备队进行反击、补上缺口,也不利于部队的收缩和后撤,结果就是一条防御阵地的一点被突破,导致整只军队被击溃。

而最好的防御方式,是建立纵深防御阵地,不仅缩小了防御正面、集中了防御兵力,也可以不断地分散进攻的敌军兵力,还可以不断地给予突破敌军以侧击和反击,利用坚固的阵地瓦解和消灭进攻的敌军——这可是典型的华夏古代兵法里有名的撒星阵!

自从《孙子兵法》被亨利引入西点军校并成为教材后,华夏古代的兵书就成了西点的热门参考资料,不仅是亨利在收集,就连美国驻华使领馆都在收集这些古代华夏军事思想的结晶。

亨利没有客气,作为一个曾经的美军高级将领,也不需要对龙云客气,直接就指出了滇军在具体战术和战斗技能方面的缺陷。亨利是经过欧战那种大规模战争的将领,而龙云在国内的多次战争中遇到的情况,两厢一比,就是小巫见大巫,而经验就是两人最大的差别。

令龙云最服气的一点就是,亨利并没有那种居高临下、盛气凌人的做法,而是很专业的就事论事,不仅和龙云一起自己动手堆沙盘,还一点一点说明美军在欧洲战场遇到的各种环境:平原、沼泽、山地、坑道等等,以及因此美军使用的战术、装备间的配合。尤其是令龙云羡慕的就是美国的工业实力,可以制造出的重炮、坦克、飞机、军舰,让龙云坚定了在云南大力发展重工业的决心——钢铁冶炼是绝对要优先发展的。

亨利不仅和龙云探讨从国家战略到步兵战术的军事理论思想,还传授龙云自己对未来战争的猜想,以及针对一战后发展出来的新装备的战术应用,不仅让龙云眼界大开,也让龙云深深惊悚——云南虽然远离北方,远离日本,但战火一起,云南就能独立于战争,不受影响吗?

kèláosāiwéicí的《战争论》讲得很清楚,战争是政治的延续,如果未来日本铁了心的要征服华夏,并以华夏为跳板,去征服世界,云南就能远离战火吗?

面对强邻的觊觎,华夏应当早日结束战乱,为抗击侵略做准备,但现在即使龙云有心,也肯定无力。如果不早日加强云南的军事底蕴,云南就连参加国战的机会都没有。

未来的恶劣前景,让已经开始对唐继尧产生了不满的龙云,心里思索是否和平duóquá

的可能,毕竟唐继尧还是有功于云南的,而唐继尧下野之后,云南肯定会发生争鼎之战,准备工作会被影响,再度推迟完成。

不过,即使龙云肯放弃duóquá

掌控云南的机会,胡若愚就会放弃吗?和胡若愚共事多年了,龙云怎么不清楚胡若愚的脾气性格和所思所想呢,胡若愚的野心是瞒不过龙云的。

要想掏空胡若愚,还得求助于亨利先生,只有亨利先生不会引起胡若愚的警惕,派出美国教官拉拢胡若愚的部下,就算不架空胡若愚,也要让他的部下不愿意介入滇军领导权之争。

不提龙云在脑子里想什么,亨利是对这几天和龙云的探讨大为满意,至少龙云会在他的部下和控制区里实行美军的战术训练,使用美制装备,就可以了。亨利很期待,抗战爆发后,日军突然发现面对的是一个机械化的滇军时,会是一种什么样的表情!

亨利不担心滇军装备、编制的改变会给抗战带来什么重大进程的改变,因为日本的工业实力是远远超过华夏的,即使有了亨利在西南建设和即将建设的大量的军火生产线,也是一样,不会改变多少。尤其是制空权方面,华夏空军有多少架战斗机?从美国购买的霍克还是双翼机,而日军则是单翼全金属战机,而亨利只能保证可以囤积大量的飞机发动机,能不能在战前生产出来,还有看民党政府会不会花钱!

没有了制空权的机械化部队就是空军轰炸的靶子,即使滇军能装备几百辆坦克装甲车,但到了前线还能剩下多少?

所以,装甲部队要参加战斗,就必须得到空中掩护,这是必须的。

不过,对于云南来说,只要不出省作战,空中掩护还是可以办到的,因为唐继尧已经在巫家坝建设了机场,开始了对飞行员的培养,和飞机的制造。

此时主持云南空军建设的是广东人刘沛泉,后来还是云南第一家民用航空公司的总经理,还负责过滇军赴港运输工作,可惜一样是英年早逝。

亨利对空军的野望,刺激了龙云,原本龙云是看不上那种简陋的双翼木质飞机的,但听过亨利对制空权的讲述,让龙云改变了看法,为后来云南培养了大量的飞行员,还培养出了全国仅有的两个女飞行员,这些飞行员后来都成为抗战时期华夏空军的中坚力量。

在师宗县没有停留多久,不过一周时间,还可以说是游山玩水,不引起唐继尧的不满,时间长了就不好说了,就连龙云都是经过简单的化妆,才和亨利会面的。

三月中旬,亨利进入了广西境内——西林。

西林属于后世的百色地区,就是邓希贤和韦拔群、张云逸发动起义的那个百色。

从西林开始就是珠江水系的上游了,可以顺水而下,直达百色市、南宁、贵港,直达广东肇庆,若从南宁南下,依旧可以走水路,到达钦州,那里就是广西的入海口里,钦州附近有广西最大的港口防城港。是联通越南的水路要道。抗战初期日军进攻广西就是在这里登陆的,这一路从钦州到南宁无险可守,反而是南宁东北方向的昆仑关是抵御南下民党军的险要所在。

亨利现在并不想一直走广西的内陆河流水道,不仅慢,而且还不安全,所以没有在南宁停留,直接南下钦州,在钦州上了自己公司的邮轮——这是负责接送来自广西工人的,亨利会乘坐这艘船直达广州,然后这艘船还要在装上从广东招募的工人,再转向菲律宾,这会是菲律宾恶龙基地训练的第二期。

没办法,孙逸仙重回广州,亨利的人不好再直接以招兵的名义招募,只好改成招募工人的名义,而且缩减了在广东招募的数量,而广西因为比广东更加贫穷,所以增加了招募的数量。

这次与亨利同船的广西工人和募兵一共有一千人,而广东只招募了两百人左右,就不敢再招了——此时的广东各派系都在积极控制自己地盘里的青壮,战火随时可能爆发。

因为,随着孙逸仙引进来苏联的力量,以及和红党合作的开始,他与陈炯明之间必然还有再次爆发战争,以决定广东能否一统,并实现孙逸仙北伐统一华夏、建立中央政府的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