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菲律宾的雇佣兵29

亨利在越南总督的地盘上可是也有一批货存着的,亨利从德国弄到的机器设备现在都已经运到攀枝花了,轻武器基本上储存在攀枝花和昆明各一部分,但还有一批dà

yào和火炮没有完全进入华夏,还在距离钦州最近的海防港。从1919年到现在已经存放了五年多了。

不过海防的仓库,亚历山大公司并不止一个,而且单个仓库的规模也是很大的那种,这一批火炮总数是两千门75mm以上的重炮,其中包括六百门105,三百门150,都是拆成零部件存放的,本身就不引人注意,而其余近八千门火炮基本上都是迫击炮和xiǎokǒujì

g火炮,运输方便,早就运到昆明和攀枝花了。

按照亨利的安排,未来云南要组成五个美式整编师,要配备的火炮近重炮就要四百多门,存在海防的三百门150也就是将将够——装备的大炮是还要有一部分作为后备的,五个师就是240门150,剩下的六十门正好作为后备。同样还要单独划出三百门105,剩余部分还可以装备后备役一部分105,其余的就可以卖给孙逸仙了。

亨利为这批准备卖给孙逸仙的105重炮{?}开价是三万美元一门,炮弹三十美元一发。这是独家生意,如果民党甚至整个华夏要买都找不到买的地方,更不会有卖主,因为不向华夏出售重武器已经成为欧美各国的默契。

但亨利不一样啊,虽然他曾经是美军的高级将领,但现在不是了;虽然他的公司和美**方关系密切,几乎就成了美**方编制外的军队,但毕竟是挂着私人企业的招牌;虽说亨利卖掉的武器是德国货,但那是亨利从法国买的,和德国没关系,而法国也不在乎,所以,亨利要卖重炮,还真是没有谁能有办法禁止——美国政府也没办法,海外交易,连美国本土都没进,也算不上是出口啊!

至于海防港的仓库,这里是亚历山大公司负责进行保安警戒,仓库是亨利旗下的家具公司和矿业公司使用的,用来转运滇越铁路运来的云南货物以及从缅甸分流而来的翡翠原石。五年来不断的进进出出,就和正常使用的仓库一样,但除了亚历山大公司的人,谁也不知道整个仓库区的五座核心仓库是用来放置火炮和dà

yào的。

运输火炮和dà

yào,亨利用的的蚂蚁搬家的方式,将拆散的火炮零部件混杂在运往云南的其他货物里面,放止被越南的法国殖民地当局发现,到时候虽然法国政府奈何不得亨利,但也打破了各国心照不宣的潜规则,对亨利未来在欧洲的活动不利。

亨利这次去海防,有两个目的,第一是见一见在海防的公司负责人,另一个是要等民红合作建立的黄埔军校成立的消息,只要接到黄埔成立的消息,就是亨利向孙逸仙推销大炮和步qiā

g的时候了。当然了,还有就是现在从广西招募的工人还有一部分因为路远,暂时未到,不过也就是多等几天的时间,对于亨利来说,正好可以到海防转一圈。

这一次只要和孙逸仙谈好,亨利就准备一次性把储存在海防的装备全部起运,不能再停留在海防了,这些大杀器总是闲置不卖出去,不是个事儿啊。

经过很多年的舆论推销,如今的美国对华夏的认识已经有了很大的不同。原本对华友好的人士,大多是一些曾经长期在华夏生活、工作的人,这里边就包括后来成为盟军亚洲战区参谋长的史迪威,也包括美国《时代周刊》老板的父亲亨利·温特斯·鲁斯,他们实际都在潜移默化中配合了亨利的宣传引导,因此,亨利还在昆明时,就接到了不少与亨利有联系的美国各界人士的电报,询问资助华夏教育、医疗等方面的问题。

这些朋友的意愿,也是亨利和孙逸仙要提及的一项内容——民国的专业医生,特别是军医的数量实在太少了,在战争期间,那点数量的军医简直就是杯水车薪,而亨利要做的首先就是要让孙逸仙同意在黄埔开设军医课,培养大量的一线外科医生,当然在广州捐赠一所医科大学也是同时要做的事情。

广东自四百多年前,就是华夏的对外贸易的窗口,风气开放,民众敢为天下先;而孙逸仙就是广东人,所以不断探索华夏的强国之路,就成了孙逸仙自认的使命。

自前清开始,不断的失败,让孙逸仙很是茫然,不知道华夏的强国路到底该怎么走,而与苏联以及gò

gchǎ

国际代表的接触,让他看到了另一种结局,就是发动群众的力量,然而,此时的民党基本支持力量还是来自于华夏广泛的资本代表——买办、企业主、大地主士绅,而不是苏联所强调的工人,也不是华夏的主要阶层——农民。

两种不同主张代表的阶级,让孙逸仙看到了联合的机会,同时孙逸仙因为他的反复无常,也失去了国外资本的支持:孙逸仙在美国筹款时,就以自己的洪门身份得到了司徒的大力资助,而当时北美洪门的条件就是一旦孙逸仙上位,当允许华夏建立或者承认洪门组织的政党为合法政党,但孙逸仙反悔了,在辛亥革命中他当选临时大总统,却拒绝了洪门返回华夏建立政党的要求。

这是第一次出尔反尔。

第二次是他发动护法运动,迫使北洋政府垮台,按约定他应当取消在广东的临时政府,但再次出尔反尔,拒绝解散临时议会和政府,造成和陈炯明的彻底决裂,两人兵戎相见,最后孙逸仙被迫离开广东。——这就是后来所说的孙逸仙蒙难记,或者陈炯明叛变革命。

所以,孙逸仙可以说是一个为了实现国家强盛而可以放弃一切的理想主义者,但也恰恰是这种人才是不断推动华夏一步步革命成功的动力来源。

亨利对孙逸仙是即佩服其不屈不挠的精神,而又不齿其很多举措。明明能和风细雨,偏偏急功近利。但,现在孙逸仙是最合适的合作伙伴,也是华夏最有希望和朝气的政治团体。

其实,黄埔军校的建校案已经在两个月前就已经通过了,当时的决定是以程潜为校长,以及常凯申、李济深为副校长,但遭到常凯申的拒绝,并跑回了溪口老家。黄埔建校的工作陷入停滞,这才是亨利没有着急前往广州的原因。

亨利在等那位民党日后的真正主宰者到位!

必须要承认的是,这位常凯申先生是亲自到过苏联考察的,那是1923年率领“孙逸仙博士代表团”赴苏联,考察、学习苏联的政治、军事和党务体系,这次考察学习给常凯申带来的经验在后来他的统治里,都可以看到苏联的痕迹,比如他搞得两大特务组织,就是仿照苏联的契卡和格别乌;还有党务,就有很多苏联模式的痕迹,比如设立各级党部和具体机构;民党的三青团也是是苏联的模仿者。

但同时,由于出身和支持者不同,让常凯申对苏联的政策有很多的不满,尤其是苏联的大国沙文主义,更是让常凯申不满至极,认为可以学苏联,但绝不能照搬苏联模式。同时,对于国内的红党也有所警惕。但警惕归警惕,此时的常凯申还是希望苏联和华夏红党可以帮助民党完成统一大业的。

常凯申并不是像孙逸仙那种理想主义者,可以说是一个现实主义者,有很多时候都能表现出他十分功利的一面,就比如,当孙逸仙任命他为副校长时,他就觉得很委屈,也很不甘心,宁肯发泄似的回到老家,也要辞职。

实际上,以当时孙逸仙的处境来看,唯有常凯申是他可以放心掌握民党军队未来的人!不要以为孙逸仙在国外生活久了,就不懂华夏传承几千年的尊师重教传统!正是因为他清楚,所以常凯申在孙逸仙众叛亲离的时候还能陪伴在他身边的人,才会得到孙逸仙的真正认可和信任!

换个角度来说,常凯申跑回溪口老家,未尝不是孙逸仙逼迫资格比常凯申老的程潜、李济深等人自动让位呢!

按说,常凯申担任的职务是何等重要的,大元帅府大本营参谋长啊!常凯申能不懂吗?为了一个军校校长的位置,就抛弃一切回老家?就不怕孙逸仙一怒之下,把他原有的职位全给了别人,让他常凯申一朝如洗?

所以,如果猜测这是常凯申与孙逸仙演的双簧,恐怕更贴近事实吧?

亨利到海防视察的时候,正值孙逸仙的好友、出身南浔张家的张静江北上淞沪,为说服常凯申南返广州,接任筹建军校的重任。

与张静江北上一同散发的招生信息也传播了出去!!!

并且预订了入学考试的时间——1924年5月出,而报考学生报名投简历的时间则更是与四月就展开了。

其实,就在亨利要搭乘的邮轮上,就已经有打算投考黄埔军校的年轻人了。其实不是这些学生愿意上亨利的这条船,实在是这是开船时间最早的一艘,越早到,他们就会也越了解报考的条件,也就越有把握。

不过,这条船本来是专门为了运输工人和士兵的,所以条件并不好,没有普通客轮或者豪华游轮的各种隔舱和单间,有的只有大型的半敞开式的大房间大通铺,甚至还有很多吊床——这可是亨利为一战时运输陆军物资建造的货轮改装的!

这条船唯一比普通客轮好的地方就是他很结实,按照军用标准和民用标准建造,能一样吗?

三月二十二日,是这艘货改客船开船的日子,最后一批广西工人也到位了,要搭顺风船的人也登船了,亨利医生令下,万吨巨轮的螺旋桨缓缓转动,一道隐约的白线在船尾渐渐散开,只留下一片白色的泡沫。

兴奋的学生跑到客船的船头,迎着海风,大喊:“黄埔,我来了!广州,我来了!”{黄埔军校一期生有不少的广西人!}以广西革命气息之浓厚,报考黄埔军校这个被视为革命军队发源地的青年人大有所在,比如,远在山西陕西都有人赶到广州,那距离可是不近呐!而且过去的铁路和轮船的速度都并不快,可想而知,他们为了报考黄埔,肯定是第一时间就出发了!

有这样多的有志青年的报考,这才是民党北伐成功的最大保障!也是华夏国内久经战火之后,对和平的渴望,希望能有一支有理想的军队统一华夏,为人民带来和平安宁,才使得民党军北伐几乎就是势如破竹一般,席卷了华夏南国。

这是自明朝太祖朱元璋之后,第二次以南伐北获得胜利,也是华夏历史上最后一次!

亨利储存在海防仓库的里军火是不会都跟着亨利一条船的,他们会在下一条专门的货轮上到达广州,而三百门重炮和绝大多数炮弹还是要走滇越铁路去昆明的。

亨利估计,等自己和孙逸仙谈好了军火的价格,以及对其中山大学的赞助之后,就是常凯申回粤就职的时候。办军校嘛,不像一般的小学、中学,只有教案、粉笔、黑板就成了,军校不仅要有军服消耗,要有大量的粮食消耗,甚至还有大量纸张、灯油的消耗,当然少不了军人必须的——武器装备,至少步qiā

g,每个学兵要人手一只,机qiā

g、火炮、绘图及其观测用具,工兵工具、bàozhà用品,种类繁多,数量是一点不能少。

其中最重要的是粮食!任何士兵都是每天要消耗大量的体力进行训练的,也就需要补充大量的营养,不仅仅是粮食,还要有肉食,青菜,而这都需要一样东西,就是钱!所以很多人才说,没钱才是常凯申不愿就职的原因之一。

亨利到广州不是给孙逸仙,而是直接给黄埔军校;不仅给黄埔军校找来现成的教官,还有足够学兵使用的武器装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