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菲律宾的雇佣兵30

亨利到达广州的消息并没有传播出去,这也是因为现在孙逸仙和苏联人走的比较近,这时候出现一个美国的军火商人肯定是不方便的,即便是哈默来到广州,也是一样。

亨利是通过在广州的洪门弟子联系孙逸仙的。而孙逸仙接到洪门弟子的邀请,也是满头雾水,他知道自己已经和洪门之间产生了裂痕,这回洪门的邀请不会又是想回国建党吧?不过,询问洪门弟子后,更加糊涂了,上门的洪门弟子并没有被要求隐瞒邀请人是谁,但是也不会知道亨利的真实身份,司徒给亨利写的介绍也没有透露亨利的背景,只是讲了亨利是一个长期资助华人的美国商人。

所以满头雾水的洪门弟子自然是说不出更多的情况,不过这也让孙逸仙好奇心大起,对亨利的邀请也大感兴趣。在他看来,倒是要看看亨利这个美国人想要什么。

其实,广东作为华南大省,也是经济最发达的大省,还是有很多优质的矿产资源的。按照美国人的一贯思维,矿产是先开采别人的最好,自己的留着。亨利也不例外。虽然他前世是一个华夏人,但今生毕竟出生在一个美国的大地主和矿业大亨家族,对开发别国的矿产也是最上心的。

广东的矿产里有一项,就是锗,这可是制造晶体管的重要原料,在固体物理学和固体电子学的应用上左右十分重要。随着各种电子方面的技术进步,锗的应用会更加广泛,地位也会更加的重要。

目前,在美国开发的锗金属矿并不多,尤其是很多的矿产并不在鲍尔默家族手里,这就会有一个问题,就是鲍尔默家族并不能通过控制原材料的方式来控制锗的工业应用,无法形成垄断。这就要求鲍尔默家族要控制这个应用所形成的产业,就必须不断地形成技术突破,利用专利壁垒来限制或者拉拢在这个领域里研究、生产的企业。于是就需要对这种研究,投入大量的金钱。

但现在,广东的锗矿,就成了亨利压制国内开采锗矿的价格的有力手段,会迫使国内的矿主关闭原有的矿区,让家族有机会进行收购整合。垄断形成的利润是不必多说的。

还有,广东还有铀矿,这可是未来的核工业必须的原料。目前,国际上公认的铀矿产区主要在南非,不管是后来的德国、英国,还是美国,在二战期间进行研究的铀矿来源基本上都在南非,只不过对核研究最早的德国没有研制成功yuá

zǐdà

,反而是最后投入的美国制造成功。

不过,现在就不一定了。亨利虽然也知道核反应是怎么回事,但也不可能现在就讲出来,否则,即使他是亨利,也一定会被那些科学家切片研究喽。亨利也一样的等着,直到1935年费米发现了中子轰击铀原子核导致的分裂,这一结果揭示了链式反应的一角,从此开启了世界核平的脚步——直到美国把yuá

zǐdà

扔到日本。

虽然不能提前太早开启原子能的研究,但亨利可以提前准备核原料啊,即使造不了yuá

zǐdà

,但也可以作为辐射源来制造x光机呀。另外,澳大利亚北部也有储量丰富的铀矿,但那是英国人的地盘,在英国没有从世界霸主的宝座上下来之前,开发澳大利亚的铀矿是不合适的,难免会在开启了核研究之后,这些矿产被英国政府强行没收,即使亨利是矿主也顶不住一个强大国家的压力。

所以,现在对亨利来说,广东的铀矿就是最好的选择——华夏太弱啦,何况华夏也没有人认识到广东铀矿的作用。

以孙逸仙的为人来看,只要能实现他武力统一华夏的理想,什么都不是不可以出卖的——只要出价够高就行。而亨利给出的条件,即使以国家的角度来说,都可以说是优厚的,所以亨利不担心不能和孙逸仙达成谅解。

和孙逸仙的见面,并没有在大庭广众之下进行,而是找了一个无月的夜晚,亨利偷偷地来到孙逸仙在广州的寓所。

孙逸仙的大元帅府,位于广州市区海珠区,现在的纺织路东沙街,原本是水泥厂,1917年孙逸仙组织护法运动时当选大元帅,就将水泥厂改造为大元帅府,1923年孙逸仙再次重建大本营,也是在这里。

这座大元帅府的主要建筑就是一座三层混凝土大楼,孙逸仙本人就住在三楼,而其他楼层则安排了诸如参军事、武器库、医疗室、参谋处、秘书处等机要部门,而最重要的无线电台则被安排在三层的北楼。

整座大元帅府戒备森严,但陪同亨利的是孙逸仙的卫队的一位队长姚观顺,所以,负责大门警戒的士兵就没有就进行检查,直接让姚观顺将亨利带了进去,至于亨利的卫队自然是没有都带上——人多太明显,亨利只带了两个卫士,此时也留在了元帅府的门卫处,那里有休息室,可以休息。同时,为了掩人耳目,亨利带着的两个卫士,都不是白人,而是纽约华人,很早就加入亚历山大公司的老人,足够的可靠。

这个带领亨利进入元帅府的姚观顺也不简单,他是出生在加州的美籍华人,也是西点毕业,土木工程学专业,不过他上西点的时候,亨利已经离开了西点,到战争部任职了。但亨利留下的步兵教材却给姚观顺留下来深刻的印象。

所以,当孙逸仙收到了洪门弟子带来的邀请后,姚观顺就自告奋勇地要求代替孙逸仙去见一见这位亨利,看看是不是就是自己的那位西点学长兼教官。而孙逸仙也是大大地惊喜了一下,这位亨利先生如果真的是那位西点的亨利,那么肯定会给自己带来意想不到的好处。孙逸仙可是依稀还记得当年自己在美国募捐的时候,司徒曾经告诉自己的一件事,就是美国有一位能量很大的军官也曾给孙逸仙捐过款,不知道这位亨利先生是不是就是那位呢?

正因为对亨利怀有很大的期望,所以今天晚上的见面很顺利,几乎没有人会盘问亨利以及带路的姚观顺,而招待亨利的不仅是孙逸仙一个人,还有他的年轻漂亮的妻子,后来被尊称为民国guómǔ的宋庆龄。

宋庆龄曾经在美国留学,而且是在佐治亚州梅肯的卫斯理安女子学院,获得文学系学士学位,可以说也是文采出众,出口成章的女才子,而与孙逸仙结婚后,更是有一种民国大家的风范,与其交谈,有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亨利本来就很佩服这位民国guómǔ,,此时也不禁受到感染,尤其是宋庆龄亲手送上自己炮制的咖啡,更是让亨利有种得意满满的感受——有几个人能得到民国guómǔ亲手送上咖啡的待遇啊。

有了宋庆龄在身边,亨利和孙逸仙的交谈也变得温和了许多,原本商业谈判往往会出现的剑拔弩张的紧张气氛,也因宋庆龄在场,而看不见了。

亨利提出的交易,本来就没打算跟孙逸仙要多高的价钱,第一是他提供的武器装备是一战德军的二手货,第二就是亨利知道孙逸仙手里没钱,就没想让孙逸仙掏现金出来,而是希望易货,就是用广东的矿产和其他资源换自己手里的装备。尽管如此,这也是需要讨价还价的,毕竟很多东西都要计算价格,也有很多矿产是广东方面不愿轻易出手的。

不多,其中最好解决的倒是那些现在广东没有发现并开采的,限于民国此时的勘探水平,广东还有大量的矿产资源是没有被勘探发现的,而亨利有着重生的金手指,对广东后世的各个矿产可是心知肚明。惟一需要斤斤计较的就是税金,以亨利的要求,广东应当对亨利自己勘探出来的矿产免税,毕竟亨利开采矿产,也是可以给广东创造就业机会的,而那批武器装备交换来的矿产也需要亨利的再次投入,这里边的时间成本是要计算进去的。

作为孙逸仙来说,他并不懂工业生产,也就不知道所谓的时间成本,况且,时间成本这个概念还是要再过几年也就是到了三十年代才开始提出,属于微观经济学的概念之一,现在,就是专业的经济学大拿也一样不懂的。所以,孙逸仙并不认同亨利的观念,认为即使是交换的矿产,亨利也是应当是交税的。

其实,关键不在别的,而是现在的孙逸仙大元帅府的资金是在是紧张的很,不然,孙逸仙也不会多次催促苏联和gò

gchǎ

国际的代表,要求尽快得到苏联给予的援助——资金和武器。

不过,有着宋庆龄的居中调和,亨利还是很快和孙逸仙达成了一致,税,亨利还是要交的,不过可以在正式开采后的前几年免税,或者一次性缴纳几年的税金,而后获得长达十年的免税期,或者每年将保持一个递增的税率,十年后达到正常的交税水平。在亨利看来,这三种方案各有利弊,不过,未来广东还有十多年的时间是属于和平时期,采用第二个方案,会对亨利最为有利。

而孙逸仙则对亨利要求的全部武器装备都给即将建立的军校,而感到不解。

“亨利先生,我不明白为什么您会有这样的要求?现在我还有其他的军队需要这些武器来装备的。”

“尊敬的元帅先生,您难道不觉得那些军队并不是百分之百听从你指挥的军队吗?我为什么要装备一支并不完全听从指挥的军队呢?“

”看来,亨利先生也看出了我主张建立一支党军的目的了。没错,过去多年的革命生涯告诉我,依靠军阀是不能实现我的理想的,所以在考察了苏联的模式后,我觉得建立一支由三mí

zhǔ义信徒组成的军队,才是正确的事情。那些由坚定的三mí

zhǔ义信徒组成的军队,会是一支有信仰的军队,可以不畏艰险、不惧牺牲,才可以成为未来强大的华夏的中坚力量。“

”孙先生,“亨利换了一个称呼,”你知道吗?我是很佩服你的。你那种百折不挠的精神,必定会让你实现你的理想。“

”谢谢亨利先生的吉言,我也坚信这一点!“

”所以,在我看来,你的军校必定是按照你的理想培养军人的,他们会成为你最好的助手,和可以完全控制的力量。同样,这也是我会决定,我提供的武器只能交给他们,而不是被其他军队浪费。然而,孙先生,你就不想知道,这批价值上千万美元的武器都是什么吗?“

”愿闻其详。“孙逸仙不是不想知道,这批武器到底都是什么,可是正因为太想知道,所以他更不会流露出自己的迫切。

”这批武器,包括三十万支步qiā

g,和一百五十门105mm口径的重炮,以及数量众多的迫击炮、xiǎokǒujì

g速射炮和战防炮,数量最对的中口径火炮则是德制75mm山野炮。怎么样,对这批武器满意吗?“

孙逸仙这时是真的被亨利吓住了,作为华夏一方势力的最高领导人,他怎么可能不知道这批武器,对他的军队是有多么重大的意义!这代表了至少五十万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精锐,用于北伐就可以席卷华夏了。

亨利摇了摇手指,“孙先生,先不要着急,我知道你急于北伐,但是你毕竟不想把北伐的成果交给那些军阀的手上,所以我建议你还是夯实你的基础再说,一支可靠的军队是不会用钱能买到的。所以你必须要等到你的第一批军校学生毕业再进行啊。而这批军校生最多不过四年就可以得到完全的学习,相信你是可以期待的。”

“谢谢你亨利先生。你永远是我的朋友!”孙逸仙这时已经是出奇的感激亨利了。所谓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亨利的作为,对孙逸仙来说不啻是雪中送炭,帮助太大了!仅仅三十万支步qiā

g,就不是孙逸仙可以买到的,何况还有那么多火炮!那根本就不是钱能解决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