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菲律宾的雇佣兵31

要知道,广东最好的兵工厂就是位于广州郊区的石井村的兵工厂,这是前清时代的两广总督张之洞建立、岑春煊扩建的,不过并不能自产qiā

g管和huǒyào,实际上只是一座来料加工工厂,可是那也是广东军队的仅有的武器来源了。

对于孙逸仙来说,这座兵工厂实在是个鸡肋,来料加工能做什么?命脉还不是掌握在外国人手里,只要掐断你的huǒyào来源,你的兵工厂也就是一堆无用的机器而已。

而亨利提供的大量的装备足够孙逸仙使用很长时间了,而北方就有金陵机器局、汉阳兵工厂在,还有河南的巩县兵工厂,那都是可以自己生产武器的,有了这批武器打底,也许有一天,华夏军队就可以摆脱外国的控制呢?

亨利这是可不知道孙逸仙怎么想,不过亨利打算在国内建立军火生产企业的想法,还是有必要和孙逸仙打个招呼的,免得到时候生产出来的武器不能进入军队采购清单。

亨利的话一说出口,就等于是给孙逸仙带来的今天第二个惊喜。

广东春季的夜晚到来一般也是七八点钟的时间了,亨利已经和孙逸仙为了第一件武器的事情谈论了两个多小时的时间了,期间仅仅是咖啡,宋庆龄女士就给两位添了不止七八回,要不是宋女士脾气好,而且也知道这批武器对孙逸仙事业的重要性,早就不耐烦了。

刚刚以为两位的事情说完了,孙逸仙可以去休息了,不料亨利再次抛出了一个更令孙逸仙欣喜的话题,这时,再好的脾气,也有点忍不住了,“先生,你的身体一直不太好,我看还是把这个惊喜留给明天吧。今天就请亨利先生留在这里休息,”说着转头看了亨利一眼,送上一个白眼,“想来亨利先生也是不会拒绝的,对吗?

这等于就是对亨利不满加将军了,亨利也不由得苦笑,的确,两个人一聊起来就忘了时间,不知不觉就已经接近午夜了,难怪宋女士不高兴。

“对不起,是我失礼了。今天晚上我就住在您的元帅府,孙先生也早些休息,我们明天再谈不迟。”亨利先致歉,“麻烦宋女士派人告诉我的卫士,让他们先回住所休息,可以吗?”

“真实不好意思,”孙逸仙一看夫人担心自己的身体,也有些过意不去,而且亨利还是那么的善解人意,也就没有勉强,反正明天再聊不迟,也就同意了夫人的安排,“那就委屈亨利先生,在我这里休息一晚了。”

亨利是可以放心地在孙逸仙的大元帅府休息一晚,但他的手下却不愿意啊,在他们看来,自家的老板在一个陌生的势力的地盘上休息,是一种冒险的举动,怎么可能让他们放心的会自家公司的地方休息呢,于是也要求在元帅府休息。对于保镖卫士的要求,孙逸仙自然无可无不可,在他看来,只有两个全副武装的卫士,能够给他元帅府造成什么影响,也就同意了。

孙逸仙当然不会知道这两位可不是一般的卫士,那是即使在亨利卫队里都属于出类拔萃的,不仅精通长短qiā

g械,而且近身搏击、潜伏潜行都是一样的出色,如果孙逸仙的卫士不是同样的功夫高手,仅仅这两个人就可以在一夜之间杀光元帅府的全部人马,而且,即使算上孙逸仙的功夫高手组成的卫队,在有心算无心的基础上,也当不了这两位多长时间。

一个是,这两个都是经过了严格的特种作战的训练,掌握的是无数的杀人手段,另一个,是他们身上的装备,不仅有短qiā

g,而且不止一柄,柯尔特1911a改进型7.62mm口径的手qiā

g就有两支,还带有亨利自己研制xiāoshē

gqì,芝加哥打字机也有一支,身上除了qiā

g械之外,还有bǐshǒu、钢针、钢丝锯,就连鞋子的鞋底都是特制的,里边藏着两颗微型的zhàdà

,简直就是一个移动的军火库。

他们的装备标准是能够在被包围的状态下,支持一个小时,那么仅凭两个人支持一个小时,所需要的dà

yào量就是一个可怕的数量,所以他们身上的子弹就不是一百两百发,而是更多。

另外,为了便于携带身上的dà

yào和装备,他们身上穿的也不一样,表面上是华夏普遍的长衫大褂,内里是亨利专门设计的仿制后世特种兵的携行具背心,只是材料上没有后世那么好,用的不是后世的凯芙拉纤维,而是坚韧的鳄鱼皮,即使防不了子弹,但抗一抗刀具的砍劈还是有一定作用的。

如果有了这么多的装备在,还打不过孙逸仙的卫队,那只有承认孙逸仙的卫队队员的功夫太高了,亨利的卫士技不如人。

一夜无话,第二天早上,亨利刚刚起来不久,孙逸仙就在宋庆龄的陪同下过来请亨利一起进早餐。

亨利不是广东人,所以也没有广东人的生活习惯,他依然保持了军队的作风,每天不管多晚休息,第二天必定是六点钟起床,洗漱之后,就是早锻炼,锻炼完毕才是吃早餐的时候。不过今天是没有锻炼的时间啦。

因为往常休息的晚,起来的也晚的孙逸仙,是一改常态,早早的就起来了。

亨利可没有看宋庆龄的白眼,因为这时候,亨利看见的只有孙逸仙一夜未休息好的黑眼圈。本来就身体不好的孙逸仙,这是看起来更加憔悴。亨利知道年底孙逸仙应北洋政府之邀前往北京和谈,但不久就确诊癌症,从确诊到逝世进四十六天。也就是说,此时孙逸仙已经是肝癌的患者,只不过还没有剧烈发作而已。

对于一个时日不多的长者{孙逸仙出生于1866年,长亨利十四岁},亨利自然也不想耽误时间,于是就和孙逸仙一起进早餐,事情则边吃边说——虽然亨利没有吃饭时说话的习惯。

亨利给出的第二项惊喜是:为黄埔军校和中山大学提供教官以及招募美国学者任教。这些人以基层战术和基本战斗技术为主的军事教官,和以医生{包括军医}为主的医学教授。军事教官,亨利自己的安保公司就可以提供几百人,而医学方面,亨利也可以通过纽约皇后医院和教会提供不少于三十人的数量。

不等孙逸仙合起嘴,亨利的第三项惊喜到了:兵工厂。亨利打算与民党合作,再次扩建石井兵工厂,为石井兵工厂形成实实在在的武器装备的制造能力,而不是组装。

能够完全自己制造武器装备,这对华夏军工来说,是一个难得的机会,也是让民党军队再次提高战斗力的机会。虽然,亨利并没有把德国的军火制造设备当成一件大事!

谁让这些机器设备都是按照废铁价,从法国人手里弄来的呢!而且,对亨利来说,这批除了精密度还是属于世界领先水平外,其他都已经属于老旧而应该被淘汰的东西呢。

其实,这后边的两项惊喜里,受亨利最重视的还是那些军事教官。这些来自美国本土的退役老兵,在美国闲着也是闲着,当教官也是要收费发工资的,也算是额外收入不是?再一个,这些美国教官教授的肯定是美国人的经验,亨利觉得,这会比苏联教官教的东西强多了,那些lǎomáo子懂什么?除了人海战术,就是人海战术,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只会浪费华夏那些忠勇的将士!

等到德国人来训练华夏士兵时,他们用的也是一战时期的战术,除了战术呆板之外,还没有教会民党军各兵种之间的协调作战,这就让民党军在抗战初期吃了大亏!

所以,以亨利看来,如果不能在军校的第一期学生里就普及兵种之间的协同作战的理念,等民党北伐成功,再开始训练就来不及了。

以亨利当年就大力提拔的马歇尔为例,如果不是跟着亨利去了古巴,又在欧战时给予重任,现在liá

zhǔ

将都干不上,弄不好也就是上校到头——原时空马歇尔是在1936年才晋升准将的,而现在已经是准将了,今年晚些时候,马歇尔将担任驻青岛美军的司令官,旅级编制。然后,按照一般的规律,马歇尔会回到美国,并出任本宁堡步兵学校的校长或者副校长职务,同时可能晋升少将军衔。

所以,如果不是黄埔军校的学兵们还没有毕业就参加了东征——征讨陈炯明,统一广东zhè

gquá

的军事行动,他们也不会获得实战经验,并在随后的的北伐大扩军中迅速成长为师团级别的军官——第一位团长是孙元良{1926年},第一位师长是范汉杰{1927年},这里边还不算曾经官拜民党海军局代理局长的李之龙,授中将军衔。

也就是除了少数出挑的,到了1927年的时候,大部分的黄埔一期生最高不过团长和营长一职,但是随后在第一次民红反目的内战当中,这些黄埔一期生逐渐进入到了民党军的中高层,在第一次淞沪会战和后来的长城抗战当中,就是这些黄埔生掌握军权了。

如果,这些黄埔生不掌握或者了解协同作战的技术,那么就不要指望他们可以打赢熟练使用步炮协同作战技术的软件了。所谓抗战之初,日军一个大队就敢进攻民党一个师的部队,不就是被日军欺负民党军不掌握什么是步炮协同吗?!

所谓日军的战术三板斧:步兵冲完炮兵轰,炮兵轰玩步兵冲;侧翼进攻;以及掷弹筒压制敌方机qiā

g火力。其中虽突出的就是最后一项压制敌方机qiā

g火力,说的简单,实际上是一整套进攻战术和战斗动作组成的。

那么,亨利有办法应对此种战术吗?有,其实很简单的方法,就是压制火力增加,而且形成侧射和倒打火力,就足以压制日军战术,不过以民党军薄弱的后勤补给能力和略胜于无的dà

yào生产能力,亨利的办法和没有差不多——民国可没有美国的军工生产能力。

可是日军的战术就无解吗?也不是。只要民党军建设防御时不搞一条直线的防御就可以,也就是设置纵深防御就可以,毕竟机qiā

g和掷弹筒也是需要步兵配合的,如果深入的日军步兵被消灭,后边的机qiā

g和掷弹筒还能干什么?纵深防御阵地的交叉火力,足够让突进的日军步兵享受四面八方射来的子弹盛宴!

所谓娃娃教育要尽早,这对军校教育也是一样。如果不能从第一期军校生开始就灌注协同作战理论,那么一旦形成部队的传统,再想改造可就困难了,弄不好就是邯郸学步的效果。

后世民党军入缅作战的二百师就有装甲兵团的编制,解放战争时常凯申也编制了十个快速纵队,可是他们没有一个真正起到决定作用的!

这就是前边的老学长没有学会,等学弟们学会了,可是学长才是军队的实际指挥者,他不会用,就按自己的想法拆着使,结果浪费了这些兵器的巨大作用!

看看二战时期,德国和苏联是如何使用坦克的?都是大规模使用,集团冲锋,而且其中还有很细致的分工。这才是民党军队应当学习的。可是不管是苏联教官,还是德国教官会教华夏军官这些吗?

答案是:不会!

即使德国和华夏远隔万里,苏联当时和孙逸仙志同道合,他们一样也不会教给华夏的。

但亨利会。不管怎么样,亨利相信美国和华夏会成为盟友,是一起对抗野心勃勃的日本的盟友。所以,将各兵种协同作战教给华夏,亨利没有任何的顾忌。华夏越强,就能牵制住越多的日军,对美国在太平洋的作战就越有利。

其实,不仅如此,亨利还打算游说国会,同意出卖一些太平洋上的岛屿给日本,以吸引日本对太平洋的觊觎,并且消耗日本的资金,就连青岛,只要是日本能给出合适的价格,也不是不能转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