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菲律宾的雇佣兵33

如果苏联顾问不满意黄埔军校还请了美国教官,这也没有关系,孙逸仙完全可以用苏联教官的人数不够来说事,而苏联也不敢太明目张胆地向华夏派遣大量顾问——西方的封锁可是刚松动没几年,难道苏联还想把哈默这条线掐断吗?那毕竟是美国教官!

常凯申是把黄埔军校当作自己发迹的根基,此时在黄埔军校上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心血:无论巨细,均躬亲处理,不假人手;殚精擘画,只要军政事务处理停当即抽空参与校事,并且直接指挥和训示黄埔军校军事与政治训练。这种细致的工作都称得上婆婆妈妈了,但也正是因为黄埔军校初建,才需要从各个方面策划周到,这就是一个良好习惯或者传统的养成,也是一所军校要传承下去所必须的。

幸亏常凯申曾就读于日本振武学校,虽然只是日本正规军校的预备学校,但一样是按照日本正规军校的规则行事,所以,常凯申也算是了解军校的具体运作的,这一点,是比其他只在国内就读过保定军校的人有利的,也是最后常凯申脱颖而出的一项原因。

黄埔军校正式开始招生实在四月二十六日,这一点没有改,但在这之前就已经有很多心向黄埔的学生前来报名了,原本计划仅招生三百,但还不到招生时间就有超过六百人报名,经过紧急协商,最终决定第一期先招收五百人;考虑到还有很多学子因为路途原因会陆续到来,作为革命政府是不能让这些心向革命、心向黄埔的学子或者热血青年失望的,那就间隔半年在招收一期,之后就要按年度招收学生了。

常凯申为了招生一事,也向亨利进行了咨询,主要还是对第一次办军校心里没底,不知道一次招收多少学生为好,亨利则向常凯申介绍了美国西点军校的招生情况,一个是西点招生的条件,比如需要有各州参议员及以上级别的推荐书,还有入学考试等等制度,入学后的第一年还有淘汰机制等等,最后,还对常凯申说到:“常先生,如果有机会,等我回国后,看看能不能建议国会通过和黄埔军校的交流访问活动,让你的黄埔军校也有机会近距离观察美**校的运作。”

常凯申大喜,能与美国交流,就代表他的学生能接触到国际上最新的军事技术,是什么样的意义?这绝对是亨利对他的示好,更是一份大礼!即使常凯申不了解亨利的背景,但仅亨利这一句话,就能看出亨利是属于那种金大腿的人物,关系好了的话,肯定还会有好处的。

亨利怎么不会知道常凯申的想法呢,这也正是他说出两校交流的话的用意。因为在亨利看来,美国一直在意图拉拢华夏,从返还庚子赔款,到建立大学,现在在多一个提供教官和两校交流,根本算不上什么麻烦事。

亨利很遵守他和孙逸仙的约定,就在黄埔学生入学的第二天,亨利为军校准备的第一批基础步兵训练的教官。就已经和部分武器一起到达了广州,这些教官都是直接从亚历山大公司的菲律宾恶龙基地抽调的,这里边即有退役老兵,也有驻菲美军的现役军人,当然现役军人也是以亚历山大公司的名义出现的。

这批教官的到来,第一时间就让黄埔军校的教育进入了正规。而亨利也就可以放心地离开华夏,返回美国了。

华夏之行,告一段落,虽然还有有一些事情不尽如人意,比如没有说动曲焕章一起合资扩建他的白药厂,没有去四川见一见刘湘,但说动了唐继尧,与孙逸仙达成合作,就已经基本上算是完成了在华夏的布局,今后就看民党会不会如同原时空的轨迹进展了,那已经不是亨利可以干预的问题。

不过,回国说动国会同意西点与黄埔的交流,还需要亨利花费一些时间,这毕竟是属于国家之间的交流,不是亨利可以一言而决的,里边还需要有一定的利益交换,并且也对未来美国对战争采取的策略有关——一个和美国友好,愿意以美国为首的国家,可是比总是自觉高人一等的英国要强的多,这一点,估计很多军方的人物都会支持自己,在欧洲作战的时候,他们可是没少收到英国人那种高人一等的眼光,没有哪个美**官会对英国人有好感。

大战后,回到美国的远征军从军官到士兵,就没有喜欢英国人的,倒是对法国充满了友好的感觉,只是美丽的、fē

gsāo的、多情的法国女人,跟他们留下了美好的印象。

亨利在五月中旬离开广州,六月初回到夏威夷,这里是新设立的美国海军太平洋舰队锚地。

自从亨利提出建议,美国海军就积极准备成立新的太平洋舰队,建设或者说扩建夏威夷珍珠港海军基地。

而珍珠港作为基地的建设起始于1909年,开始修建舰艇的修理厂、干船坞、燃料供应站、码头和必要的海军设施。随着1919年干船坞的竣工,配备了舰艇,又添建了潜艇驻泊工程和训练设施,设立了潜艇基基地。

随后,又修建了机场和海军飞机起降的各种设施,于1922年设立了航空站。因为华盛顿条约规定珍珠港不属于美国大陆,也就不在禁止扩建的海军基地名单上,美军扩建珍珠港就成了必要的举措。

但由于航母的建造问题,珍珠港虽然被指定为太平洋舰队的母港,但现在太平洋舰队还没有正式建立。算起来,现在只有部分战列舰等火炮类舰艇,以及两个陆基飞机的机场,相应的配套设施,根本不能满足未来以航母为核心的舰队需要。

当然,这就是亨利在夏威夷停留的目的,干涉基地的建设。

如果按照常规基地的建设,基地的储油装置基本上都是露天的,没有考虑防空问题,但后来可不敢想象因为自己这只小蝴蝶一扇翅膀,就改变了日军偷袭珍珠港的历史进程,所以必要的准备还是要做的。就比如建设地下储油罐和以山体为掩体的储油仓库——地表储油罐还是要建设的,一个是方便,一个也的给日军造成个错觉啊。

还有亨利设想的山体内开凿的起飞跑道和隐蔽机库,一部分山体还要开凿出干船坞和保存必要的维修设备,所谓未雨绸缪,不外如此。在现在这个时候,日本尽管已经有了和美国较劲的想法,但还不是日本间谍进行密集活动的时候——一个有用的高级间谍要在珍珠港扎根也是要时间的,而且很多这种间谍都会是死间,不到关键时刻是不会启用的。

作为夏威夷群岛的一员,瓦胡岛是整个群岛的主岛——这是夏威夷王国政府时期就形成的,首府火奴鲁鲁{檀香山}就在瓦胡岛上,而夏威夷王国结束后,曾经的王室成员就迁居到了夏威夷群岛的最大岛屿上边去了,而那座岛才是夏威夷群岛名字的来源,——夏威夷岛。

这个群岛由于位于北回归线以南,以及受加利福尼亚暖流的影响,常年保持23摄氏度到32摄氏度之间,气候温暖,降水受信风影响,多在岛屿的北侧和东北侧,靠近大陆方向,而地势以山地和森林为主,有大量的河流,要找到几块很平整的大面积平原是不可能的,只有小块的平地,于是都被建成了适于人们居住的城市,包括夏威夷岛在内,美国只建设了三个大型的机场,分别是位于瓦胡岛的火奴鲁鲁国际机场以及紧邻的希卡姆空军基地和巴博斯角海军航空站,夏威夷岛上的怀梅阿—科哈拉机场、希罗国际机场{均为现有夏威夷使用的}。

不过,这个时代,航空技术还不过关,航程不过才一千公里左右,还在不断挑战北美至英国的跨大洋飞行的竞赛当中,不过成功者寥寥无几。直到1927年,才有查尔斯·林德伯格实现单引擎飞机的不间断飞行,跨越大西洋的壮举,而林德伯格也因此被美国社会视为英雄,并为他攫取了大量的政治资本。

对于珍珠港的建设,亨利有自己的想法,第一是很多必须建立在明面上的东西,第二是必须保证珍珠港即使遇到袭击,也必须能保留维修设备和大量的储油,第三,还要避免太平洋舰队受到过分的损失——战列舰对于亨利来说并不重要,重要的只有航母!也就是说为了迷惑日军,即使太平洋舰队拥有超过三艘航母,其他的也要进行隐蔽,比如在夏威夷建设隐蔽的山洞船坞,在里边改造应拆除的战列舰,包括准备战时对战舰进行升级改造所需的零部件、图纸。

在珍珠港,亨利遇到了一个熟人——埃里克·亚当斯。

在夏威夷能见到艾克,确实让亨利感到很吃惊,不过这也是亨利很久不再国内,没有关注美军现在的军官调动了,就连马歇尔就任青岛美军司令官,要不是接到了马歇尔的信件,亨利都是不知道的。

当然喽,马歇尔在青岛对亨利还是有很多好处的,有了青岛美军的保证,亚历山大公司更容易在青岛和山东乃至周边的河北、京津一带招收工人和安保公司预备队员,并且可以直接在青岛美军基地就开展基础训练。虽然青岛政府还是由北洋政府任命的市长,但这个市长服从的可不仅是北洋政府的命令,而且如果北洋政府的命令和青岛的美国人的命令发生冲突,那么青岛市长只会执行美国人的命令。

换句话说,青岛作为美国购买的殖民地,因为面积太小,执行的是军事管制,那么马歇尔的话就是青岛的最高命令。这一职务,为马歇尔带来了丰富的政府管理经验,也是日后马歇尔出任杜鲁门政府国务卿的基础——美国可没有几个军人退役后出任政府要职——总统不算,因为他不是具体管理者和政策执行着者。

“嗨,亨利!见到你真是很高兴。”艾克见到亨利之后,第一个动作就是一个大大的拥抱。

艾克是十分的感谢亨利的,如果不是亨利的大力提拔,他和马歇尔如今可能还在校级军官上晃悠,那里能像今天一样,挂着准将军衔。虽然准将只能算是不入流的将军,但也是将军。上校和准将之间,可是有一道巨大的鸿沟的,不能跨过这道鸿沟,就只能在校级军官上晃悠,也称不上高级军官。现在,艾克已经是准将,跨过了这道鸿沟了,能不感激亨利吗?

这就跟马歇尔对亨利的态度一样,别看亨利已经退役,不再是马歇尔的长官了,但马歇尔知道总有一天,亨利会重新被军队征召——只要美日之间,按照亨利预测的那样发生战争的预期!到了那时,尽管马歇尔和亨利的职位可能颠倒,但最这位老长官来说,那根本不算什么,要不怎么会战争刚结束就退役!不贪恋权势,以及一切从美国根本利益出发,还有长远的战略考量,这是马歇尔对亨利的三点最大的印象,至于热心提携后辈,在马歇尔看来那是亨利的人格魅力,比起亨利在军事领域的成就来说,并不能成为重新征召亨利的理由,而前者,则是美国和军方必须的。

马歇尔自己都不敢保证他制定的所有计划都会切合未来国际局势的发展,但亨利做到了,从战前开始,亨利的对战争的预测和布局,都已经验证了亨利的能力。所以,马歇尔认为,当美国看不清前路的时候,军方还是需要亨利再度出山,把控美军这艘战舰的前行方向的。

马歇尔是这么想,也是这样做的,这些年来,每到一地、每更换一个职务、职位,都会写信给亨利,向亨利通报自己看到的和听到的,让亨利可以随时了解马歇尔了解的局势和情况,尽管马歇尔知道亨利有自己的渠道。但是,出自马歇尔嘴里的,肯定和亨利从其他渠道获得的有所不同,这也就足够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