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夏威夷海军基地

马歇尔和艾克是铁基友,自然也和艾克经常通讯,也对艾克说过类似的话,潜移默化之下,艾克和亨利的通信也越来越多,就连亨利会到夏威夷观看海军基地建设都有所提及,就不要怪为什么艾克会第一时间出现在亨利面前了。

“艾克,看起来你黑多了。不会是整天躺在沙滩上晒日光浴吧?”亨利和艾克的关系并不一般,艾克的哥哥内森可是亨利的好基友,更是亨利的姐夫,艾可自己也曾是间接下的部下,所以两个人说起话来,更加的随意。

“上帝啊。”艾克开始叫撞天屈,“我现在可是瓦胡岛的守备司令官,哪里有时间去晒日光浴啊。”

“呵呵,我会相信你吗?当年你就是一个huāhuāgō

gzǐ,欧战期间,你也没有忘了祸害法国小姑娘吧?”

“好吧,亨利。我承认夏威夷的气候确实让姑娘们都漂亮了很多,尤其是,大街上能看到遍地的大腿。”

“哈哈哈。”亨利大笑起来。和艾克的交谈让亨利十分的放松。艾克不像内森,也不是马歇尔,他是可以让亨利肆无忌惮的胡说八道的几个人之一,平时亨利总要注意自己的父亲、上司、导师、老板等等不同的身份,唯有和艾克在一起的时候,是真正放松的时候。

“不过,亨利。说真的,我现在还真是没有时间去沙滩晒日光浴。每天都忙着在建设各种设施,现在的黑脸也是在工地上晒的。”

“没必要着急那些地面上的建筑,先给海军建好办公楼和军营就可以了,其他的不着急。晚上,有什么节目?”亨利说着说着,画风突然一转,问起来艾克的安排来了。

“哈,晚上我都基地里有一个舞会,邀请的都是在夏威夷的富商和美女们。可不是专门为你组织的啊,每周我们都会有这么一次的。谁让今天正好是六月八号,周日呢。所以我才能来接你啊。”

“每周都组织舞会?看来你们的日子过得很惬意啊。“

”那是当然啊,小伙子们在远离大陆的地方生活,平时军纪要求也非常严格,总把他们距今在军营里实在不是个好事,总要给他们找一些可以发泄的机会或者地方。亨利,这种严格的军纪要求可是你最先要求,并且强烈倡导的!“

”嗯?这是你在向我表达不满喽?“

”不敢不敢。我知道这是好事,怎么会不满。只是现在是禁酒时期,没有酒,就只好干点别的了。比如拳击比赛,比如舞会,这都是我们想出来让孩子们放松的项目。“

”其实,你们只要记住一件事就可以了,操练、操练、再操练,让他们累得没空去想别的就好了。然后到了休息日,你们可以举办各种比赛,要有奖品和奖金,他们也就没时间乱七八糟的东西,而是会想方设法去在军营里显示自己,注意哦,这些比赛是要全体士兵都参加的那种!“

”好主意,以前我们怎么就没有想到呢。“艾克有些懊恼地拍拍自己的脑袋。

”你看,我们美国国内有各种联赛,比如篮球、橄榄球,为什么我们不组织军队里的比赛队伍呢?比如你这里是旅级编制,那么每个连或者营都可以组织一支球队,建立基地级别的联赛,还可以说动海军,两家进行选拔赛,然后最后决赛,说不定还能形成两大军种之间的竞争,到时候,孩子们谈论的会是怎么战胜海军那些家伙。注意力不就被转移了?“

”天哪,亨利,怪不得马歇尔总把你当作怪物来形容,就你这一会儿一个主意,就不是一般人能办到的!“

”滚!“亨利在艾克屁股上踹了一脚,根本不管这家伙已经是将军了,”你才是怪物,你们去啊你啊都是怪物!“

”不不不,“艾克不顾自己也是四十几岁的人,在亨利面前开始耍宝,”你别忘了,内森可是娶了你姐姐,那你姐姐也是怪物了,你这个怪物的名字是逃不掉的啦。“

亨利有些哭笑不得,那么稳重的内森怎么就有这么一个跳脱的弟弟呢。

其实,内森是不敢跳,他可是家族长子,即使一样是huāhuāgō

gzǐ,但他的那种huāhuāgō

gzǐ和艾克这种是截然不同的两类。内森属于哥有钱,可以慥的那种,无论是吃的喝的还是用的,都要最好的,就连一个摩托艇竞速,都要亨利帮忙玩技术碾压。

而艾克,那就是什么都要尝试,无论是女人,还是酒、毒品、赌博,只要是刺激的,都敢尝试,不过自控力还是蛮强的,而且进入军校后也收敛了很多,至少毒品是不沾了{指的是美国认为是软毒品的dàmá,dàmá这东西在美国有些州是合法的},要不内森也不会拜托亨利在军中照顾一二。

艾克其实在部队中也是很受欢迎的,主要是这家伙没有架子,跟哪个士兵都能聊两句,再加上这家伙记忆力惊人,几乎只要见过的士兵都能被他记住,就是分开好几年,都能够在见面后立刻说出这个士兵的名字。

正是因为他对士兵们是如此熟悉,了解他们每一个人的专长,所以在欧战的时候,他的部队是大红一师里仗打得最漂亮、伤亡最小、战果更大的!也就是因为如此,艾克被美军高层将领认为是带兵的好手,打仗的悍将,因为他总能在最合适的时间派出最适合的士兵去执行任务,然后取得意想不到的战果,或者提前完成任务。

艾克的这一点特长,是连亨利都羡慕而且学不会的。

当然了,承认这一点不如艾克,并没有什么,亨利本来就不擅长做艾克这种基层带兵的工作,这一点亨利自己是有自知之明的,亨利清楚自己的长处就是自己熟知原时空的历史轨迹,并善于利用这些一已知的资讯,提前安排布局而已,真要是没有了金手指,亨利明白自己并不比其他军官强到哪里去。

别看亨利曾经是马歇尔的长官,但是马歇尔擅长的是组织和统筹,这同样也不是亨利的长处,亨利是典型的甩手掌柜,擅长的就是挖坑,技术的、战略的坑,然后让别人去填上。就连当年的秘密报告,都是亨利集合了两世的经验总结,以及后世无数智囊机构的研究结果,才炮制出来的。

唯有一件事是亨利最值得骄傲的,就是艾丽丝。原时空的艾丽丝是嫁给了一个参议员郎沃斯,还曾经出过轨,但今生,艾丽丝是嫁给了亨利,也无暇顾及其他,整天不是围着孩子们,就是忙于基金会还有基金会控制的一些时尚类和传媒类企业的运作,前年还开始了和香奈儿合作的珠宝首饰的生意。

要说亨利这一招,还真是很厉害,艾丽丝最忙的时候,也是她最风光的时候,就是向每一个舞会或者宴会上遇到的同级别的女人们展示她的珠宝首饰以及最漂亮的裙子等香奈儿最新的设计,很多时候也是纽约、旧金山、巴黎这样来回穿梭,时不时还要在时尚类报纸杂志上,发表一篇文章,比如呼吁女***啊什么的。

要说亨利的忙碌,有时候还比不上艾丽丝,被妻子放了鸽子都不止一次,那还是两人结婚十七周年纪念日。

那一天,亨利早早准备了礼物,就等艾丽丝回来,给她一个惊喜,结果说好晚餐前回来的艾丽丝没有按时回来。结果那天亨利等到晚上十一点坐在沙发上睡着之后,艾丽丝才回到家。

——亨利倒是不担心艾丽丝和谁去约会了,有亨利挑选的精锐华裔女保镖跟着,那个男人想跟艾丽丝约会?早就被女保镖仍哈德逊河里了。艾丽丝是和香奈儿一起设计翡翠首饰用什么配石和什么贵金属配合镶嵌,结果一时争论的忘记了时间。后来,亨利看到了那枚引起争论的首饰,那是一枚胸针,一颗硕大的打磨hú

yuá

的祖母绿翡翠,周边镶嵌了一圈三克拉的白钻,白金的底托,还用红宝石在翅膀似的延伸出做了点缀,看起来不仅雅致而且尽显富贵。

男人和女人不同之处,就是男人更容易花心,亨利也不例外,欧洲大战期间,亨利一个人在法国,也没少享受到法国少女的热情服侍,而且法国女人的热情奔放也是有历史的,只不过亨利这家伙有洁癖,不愿意和那些已婚的法国女人鬼混,只喜欢未婚的,为此潘兴还取笑过亨利不懂成熟的法国女人的风情,不过,这倒是也让潘兴和亨利的关系更近一层。

最有意思的是,有一次潘兴居然把他的一个法国qí

gfù的女儿介绍给了亨利,两个人来个了干爹与干女婿。虽说潘兴是个老不羞,但是在美**队的建设上却是非常重要的一个人,如果没有潘兴的全力支持,亨利要想以负责后勤补给的副参谋长的身份,指挥美军的战役布局,那就是开玩笑了,要知道美国远征军里比亨利资格老、职务高的不止一个两个,至少亨利上边还有参谋长、分管作战的副参谋长,且轮不到亨利指手画脚呢。

战后一结束,亨利就立刻退役,同时出任威尔逊的代表团军事顾问,也有潘兴在里边出了大力,那时候亨利才刚刚三十八岁,在代表团里是属于能说出话的小字辈的。

今天晚上的舞会,也是亨利喜欢的节目,在纽约时,亨利就经常在长岛的家中举办,不过那时候一般都是艾丽丝也在,所以亨利倒是没有借机会勾搭女孩子。不过今天就不一样了,亨利这一年基本都在亚洲盘桓,没有接近女人的机会,也算是憋得够久了。

舞会是在瓦胡岛美国陆军的沙福特堡基地大礼堂举办的,几乎所有在岛上的中产以上家庭都出席了,可谓是热闹的很。美国家庭能够在夏威夷生活的,基本上少有贫困的家庭,一个是美国在夏威夷的特殊地位传统,另一个是船票还是比较贵的,大陆上的美国贫民一般掏不起钱,另一个即使是贫民,但来到夏威夷后也有很多机会发财的——夏威夷可是美国糖产地!只要肯下工夫,就能在十年之内小有身价,不如中产行列。

这也就造成在夏威夷的美国人更愿意找一个大陆来的配偶,而女孩们在军队中找伴侣就是最多的。不过,等更先进的飞机实现大载客量洲际运行后,这种情况估计就要成绝响了。

在后世,夏威夷更成为度假圣地,谁还稀罕美国大兵啊!沙滩上可能一个不起眼的小伙就是某家的富二代呢。

舞会上,一身休闲装的亨利,显得很是儒雅,一点看不出曾经身上围绕不散的铁血峥嵘,况且亨利也不知道是重生的原因,还是天生如此,四十多岁的亨利看起来不过三十许人,更显得风度翩翩,迷倒一片夏威夷的女士们。

亨利手里端着一杯诺丽果的果汁,在礼堂的边上游走,看着礼堂里处处人头攒动,遍地luǒlù的小腿,心里感叹夏威夷岛女孩子们真的很热情啊,就在亨利进入礼堂不过几分钟的功夫,就已经有两个女孩过来和亨利搭讪了。不过亨利惦记着艾克和自己的约定,婉拒了姑娘们,更主要的是亨利也在好奇艾克给自己准备了什么惊喜。

诺丽果据说是一种神奇的水果,长相坑坑洼洼的,不好看,但却是有着延长寿命、净化身体的功效,喝起来有一种奶酪的味道。亨利并不是很喜欢这种味道,但现在是禁酒时期,没有亨利最爱喝的葡萄酒,也就只好用诺丽果果汁将就了,至于舞会上大家都爱喝的可口可乐,亨利前后两世都喝了几十年了,今天就算了吧。

艾克并没有第一时间出现在舞会现场,估计是有什么事耽误了,亨利对此并不在意,这是经常的事,艾克作为驻夏威夷陆军的司令长官,临时有事在正常不过了,亨利自己在参联会任职时不也一样吗?